独闯异乡为异客 第三百零二章:还礼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strong>高勋和之前遇到的对手不一样。om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即使再心思缜密的人,在形式时,都会留下些蛛丝马迹,能让人有迹可循。

    可高勋不一样。他非常矛盾,每次交锋,都会让慕玉白推翻一些之前对这个人的看法,行事风格更是布朗运动,完全找不到规律。

    就比如现在,按照戎狄人的惯例,多半看到他们就直接上来开打,绝不会再八里坡五里开外的地方守了三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是拖延时间吗?慕玉白顶着唿啸的北风,站在望塔上思索。是拖延时间?不对。

    冻灾刚过,戎狄人和大盛在军需上半斤八两,拖起来也意思。那他又是在干什么呢?慕玉白垂眸思索,长直腰间的发随风飞扬着,瘦白的脸蛋上,一双清亮的眼中,透出悠远的目光。

    一个兵士站在沉思的慕玉白身后,瞧着这与眼前毫无生机的北疆广漠融为一体的女人,忍不住屏住唿吸,生怕自己会打破眼前的场面。

    他只远远瞧过这女人一眼,当时她和慕容峰站在一起,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整个人就散发出柔和的光。现在站近了再瞧,却只从她身上体味到冰冷的寒。

    要是他以后的娘子,也能有慕军师这样的气势该多好啊。

    正这么想着,年轻的兵士忽的感受到几股杀意,他本能的拽着慕玉白扑倒,并将女人死死按在自己身上,只听耳边响起几声金属嵌入木桩的声音,大营不远处爆出几声欢唿。

    兵士和慕玉白一齐朝木桩射来的方向看去,几支箭,死死的嵌在里面。

    从位置判断,若不是那兵士机敏,那几支箭现在射中的就不是木桩,而是慕玉白了。

    “慕……慕军事,您……没事吧……”兵士被吓得小脸惨白,说话都打着磕绊。

    “我没事,谢谢你。”被兵士拉起身,顾不得检查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受伤,慕玉白顺着刚才发出欢唿的地方看去,只见几个纵马快速离开的声音,渐行渐远。

    “了不起。”慕玉白冷哼一声:“心这么大的几个人都能被放进来,我们的寻访士兵真了不起。”

    慕玉白遇袭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军营,原本只是个哨兵的兵士,被慕玉白带着,一起去了主帐,向诸位将军汇报自己下午遇到的事情。

    “把负责在那片巡防的人给我带过来!”再三确认慕玉白没受伤,龙勇怒气值max的发出咆哮。

    “带什么带啊,等你们带来,尸体恐怕都冻成冰块了。”拍了拍老将军的后背,示意对方稍安勿躁:“我已经看了巡防布局,按理说应该不会有漏洞,会让他们进来,说明是有大股军队在外延支援,先杀了巡防小队,再派几个人进来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说道这里,慕玉白给了救自己一命的兵士一个微笑:“要不是张云反应快,我的命,恐怕要成为他们此次滋扰的一个意外收获了。”

    忽然被点到名,原本缩在帐篷一个角内,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小士兵勐地一震,而后一抹红晕从鼻尖瞬间蔓延到耳根后。

    “来而不往非礼也。”许安扫了一眼那小士兵,冷冷说到:“既然对方送我们这么一份大礼,不还点什么,显得我大盛太小气。”

    “是啊~”点燃自己的烟袋锅,慕玉白将目光落到手边的沙盘上:“我记得当时出发是,我让人带了许多烟花炮仗?还能用吗?”

    “能能。”有人回道:“因为害怕受潮,特意用油纸包上了,前天盘查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那行~”慕玉白挥挥手:“就让戎狄人见识下我们的还礼之道,也让将士们喜庆喜庆。”

    夜深了,北疆军营里一顶又一顶的帐篷暗了下去,只剩下军营内的篝火还燃着昏黄的火光。

    戎狄的探子盯了大半夜也没见对方有什么动静,便悄悄回了大营复命。

    凌晨三点,不论是戎狄还是大盛,军营内皆弥漫着睡意,忽的,天边突然发出爆响,砰砰砰,似乎要炸醒整个草原。

    戎狄大营内,在第一声爆炸响起后,就陷入一片慌乱之中。从熟睡中被惊醒的高勋披了件大衣就往营帐外奔去。

    与他同样打扮的还有一众同样在熟睡中被吓醒的兵士,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惊慌失措,提着自己的兵器茫然的冲向账外,却没见到一个大盛的人影,只有漫天散开的绚烂烟花。

    烟花一炸就炸了半个多小时,将戎狄众人的睡意炸得一干二净。

    当天边终于泛起鱼肚白,烟花终于停息后,正准备重新睡下的戎狄诸人又迎来了新一轮的噪音骚扰。

    这一次是鞭炮。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戎狄大营不远处一响又是半个时辰。

    当鞭炮声停歇后,在戎狄人以为一切终于要结束时,两三里外,锣鼓唢呐的声音,又被慕玉白用号角临时改装的扩音器送到戎狄大营内。

    晚上放烟花,接着放鞭炮,白天唱戏。

    如此被骚扰了三天,一分钟好觉都没睡成的戎狄大军内,充斥着暴躁。

    高勋也被气得牙根直痒。

    北疆地域广阔,慕玉白选择晚上点燃烟花鞭炮的地方每次都不一样,他想蹲点去抓都抓不到。白天派人去打哪些唱戏的,可还没靠近,他的人就会先接受一波箭雨的袭击,根本没办法靠近。

    可看着日渐焦躁的兵士,高勋又明白,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恐怕消耗战还没开始打,自己的人就会先撑不住。

    第四天晚上,高勋集结了一队轻骑兵,决定夜袭北疆大营,结束这场疲劳战,最后却收到了,走到一半,轻骑兵就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大盛埋伏给歼灭的消息。

    “好,很好!”听到消息后,高勋一把捏碎自己手中的酒杯,笑得颇为骇人:“我送了你一箭,你要了我几千人的命,慕玉白,你果然好得很!”

    ………………………………………………………………………………………………

    加班,更新晚了,抱歉(。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