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 只是上午半天,一会吃过午饭我陪你一起去省院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他还在睡,气息均匀。

    米初妍刚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是被他一把握住,贴在唇上,轻吻后,才说话:“几点了?”

    他的声音还带着未睡醒的朦胧感,沙哑沙哑的。

    “六点三十八分。”

    “嗯,还早,再睡会。”他挪了挪身,更紧的将她揽在自己怀中,沙哑的嗓音中,有着些微的疲累。

    搂的太紧,米初妍感觉有些透不过气,踢了踢他脚跟,想让他挪开点,结果他却是一个翻身,仰躺着,却依旧没把她放开撑。

    “到底是有多困。”米初妍嘀咕。

    原本是在自说自话,可是他却回了声:“昨晚上被你榨干了,难道还不许我多睡几分钟?”

    米初妍:“……”

    她自然知道昨晚上他们干过什么,身体的酸痛感是最诚实的答案,但她并不清楚,酒后的她到底跟他激烈到什么地步,于是,不服气的反驳:“到底是谁榨谁!”

    “你。你榨我。”他依旧如此答案。

    米初妍:“不可能。”

    他忽然侧过头来,双眼半开,反问:“不可能?真该把昨天的你拍下来,让你看看……”他粘过来,在她耳边细声说了几个字,让米初妍当即又是羞臊的脸红耳赤!

    她连说不可能,宁呈森却像是故意逗她,将喝酒后的那些情形描述的极富画面感陈述在她眼前。以致,她有些受不了的去捂他的嘴,捂的不够严实,他的口中仍旧有话音漏出,米初妍只觉得耳朵都是污的,情急之下,撑起酸痛的身体,翻身就骑到他身上,纤细的十指往他脖子上掐,掐着让他喘不过气来说话……

    可是,当她的行动实施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使劲浑身解数,对他来说也不过是缚鸡之力,非但没有阻止住他的说话声,还被他调侃:“别再压我,昨晚体力用光了……”

    米初妍:“……”

    双目怒瞪着,他却是不疼不痒,泰然自若,米初妍泄气的翻身下来,倒在他的身侧,耳后根传来他的呢喃:“乖,再睡会。”

    “不睡!”

    “你不困?”

    “我全身都痛,睡不着。”

    “刚刚骑到我身上的动作多利落,怎么那会儿没听见你喊痛?”

    他如此欠揍的声音,让米初妍受不了的往后踢向他的小腿腹:“不准再说了!再说小心我让你……”

    “你能让我怎么?”

    “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哦。”他顺从的应了声,好像很配合的闭嘴,可是没半秒又开口:“我每次要吃你,你哪次有拒绝过?”

    米初妍:“……”

    她闭嘴,闭嘴总行了吧!

    “妍妍?”他喊了她一声,没听见她的回答,便探着头过去看,看见她闭着双眼,便低头磨了磨她耳根:“再躺会也行。”

    米初妍以为他也会跟着躺的,毕竟他刚刚一直喊困,可是,那话之后他就下了床,听着他去了浴室,又听着他出了房门。

    时间尚早,起来也是无事可做,再加上米初妍确实痛的起不来床,就那样瘫在床上,混混沌沌的,起初还在努力的回想昨夜的情形,可是除了宁呈森叙述的,她自己的记忆里根本就没什么内容保存。

    后来也就不知不觉真的睡了过去……

    睡的一塌糊涂,根本忘了时间,会醒来,完全是宁呈森进来喊她的。

    当时她被他从床上挖起来,满脸懵圈的看着周围,看着床头已指向十的闹钟,反应了好几秒,才尖叫着跳下床:“我迟到了,你怎么不早喊我!我刚刚转正不久,你是不是存心害我!”

    她在没完全清醒的状况下一路蹦跶着跳向浴室,宁呈森怕她磕碰,忙大步跟上,喊着:“你小心点,别在浴室里滑着。”

    米初妍哪里管得上,完全是暴走的状态:“烦死你了!都说了我今天要上班!你怎么能让我迟到!”

    “我给你请假了!”

    这一句话,让米初妍听后像是湖中炸开的鱼雷,双脚狠狠跺地:“你为什么要给我请假!我有让你请假吗?!”

    “只是上午半天,一会吃过午饭我陪你一起去省院。”

    半天……半天……上午……上午……

    米初妍脑中这几个字眼总是盘旋,总觉得哪里诡异,可是想不起来!

    揣着不太好的心思去刷牙,满口白泡泡的时候,她看着宁呈森还等在门口,问了声:“舒阿姨的手术日期安排下来没有?她这样的手术,不是应该趁早做更好吗?”

    “安排好了,周四上午十点。”

    “周四啊……”米初妍含糊着,默了默声,大约是在思考她的时间安排,而后道:“那天我记得我下午有手术,我今天回去看看跟谁换一换。”

    “不用换。”

    “为什么?难道我还不能到场了?”

    他笑:“想太多!”

    “那不就得了呗,我想怎么安排我的时间是我的事。”米初妍翻了翻白眼,自己刷牙,漱口。

    宁呈森依旧勾唇,却不再回话。

    等米初妍洗脸的时候,他忽然间来了句:“出国学习的事,你考虑好了没有?”

    站在洗手盆面前,双手揉着脸颊的米初妍,忽然间顿了动作:“一……一定要去吗?”

    “对你的未来会很好。”宁呈森没说一定,也没说不一定,只是很中肯的回了句。

    “我……还年轻,大把机会的。”米初妍稍稍迟疑,却还是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在公立医院,出国学习的机会有多少人挤破头的竞争,你真的以为,机会会大把吗?”宁呈森抱着双臂倚在门框上,语气略微发凉,似是因为米初妍的不上进而不悦。

    摊开了牌,摆明了态度,米初妍也索性不掩饰,拱着手心捧着清水将自己脸色的泡沫洗净,她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撑着自己依旧发软的身子,却是言语坚定:“我不想去!至少,我现在不想去!”

    “为什么?”他不咸不淡的问。

    米初妍转过身,蹙着秀眉:“那你又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走?”

    “我说了,对你未来的前途有很大的帮助。”

    “宁呈森。”米初妍脸色有些白,哆着唇:“舒阿姨手术后的恢复治疗,要不要人陪?只有护工在真的好吗?法安年纪多大了?这样熬,能熬几天?还有,纽约那个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纽约的事情下周我就过去处理,不会有什么事!我妈这边我也自会安排!不管我这边有什么事,我也不可能耽搁你学习的好机会!”

    “宁呈森!”米初妍忽然吼了声,眼底发红:“所以你又要把我送走了是吗?!就像当初你在伦敦处理事情,我不得不离开,就像你即便回了国内,也不肯告诉我,非要我缠着徐暮川,缠着瞿安带我去到北方城市找你?!就像你那次去纽约,几乎死了也不让我知道你的消息!宁呈森,我不去不去就不去!你就算给我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我也不去!”

    宁呈森看着她,不说话,似是没有想到她的反应如此激烈,也似是没有想到她已经把事情想的那么远,喉结处微微滚了滚,缓声:“好,那以后再说……”

    他这么安慰,米初妍喘急的气才似有了消缓,在他面前叉着腰:“最好记得你说的这句话!现在我要方便,你赶紧撤开!”

    话落,不等他的回应,甚至不看他的眼神,直接在他面前,甩了门。

    宁呈森原本就在门框上,她甩门甩的极快,他差点没躲闪及,门板碰到他些许的鼻尖,让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同时叹声,对她,他是无尽的无奈……

    她的反应如此激烈,当下他的应对,就只能顺着她的情绪,让她缓神。确实,手续他都办好了,所有该准备的,该落实的他都已经办好,他如今只剩的,就是要她同意而已。

    原本他在门外想等着她出来,可是等了好几分钟她都没出来,不由敲门:“妍妍,你好了没?”

    “没有。”她的声音,硬邦邦的,显然,还没怎么消气。

    “你想吃什么?我让莲姨做。”

    “随便。”

    “饺子?还是面条?吃点能垫肚子的,到医院可能就赶不上饭点了。”

    “你出去。”米初妍在里头斥了声,闷闷的:“毛病,现在这情况你让我怎么想吃的!”

    宁呈森:“……好吧,那等会再说。”

    讨得没趣,这当口,宁呈森也不敢反驳她的脾气,只好摸摸鼻,乖乖退出主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