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恩宠入骨13(二更)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席恩新租住的地方也是一处套二的小公寓,面积不大,杜春帮她把东西又搬上来之后便先离开了,杜晓留下来继续帮她整理东西,等全部都弄完了两人也已经累的完全动弹不得了,席恩叫了外卖两人吃完之后就各自倒头睡了一大觉。

    这几天席恩几乎是没有睡好,因为一直焦虑着苏虹的手术问题,现在手术是成功的,她紧绷的精神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终于能好好睡上一觉了嫜。

    *

    穆启帆那边,在苏虹手术成功之后就无声无息地驱车离开了医院。

    在穆启帆的心里,至此,他跟席恩之间就再没什么瓜葛了。

    刚驱车出了医院呢,就接到了莫锦岩的电话,莫锦岩在那端热情邀请着她,

    “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苏虹的手术做了好几个小时,所以现在都已经是中午时分了,穆启帆欣然接受了莫锦岩的邀请,其实穆启帆也差不多知道莫锦岩这么热情地邀请他一起吃午饭目的是什么,无非是想八卦一下自己跟席恩的事情。

    从那天莫锦岩主动说自己认识脑外科的专家穆启帆就知道他的目的了,不然莫锦岩平日里是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的。

    驱车直接赶到了莫锦岩说的餐厅,找到了莫锦岩所在的位置,在莫锦岩对面坐下撑。

    莫锦岩招了侍者来点完餐之后便直接问他,

    “苏虹手术结果怎么样?”

    穆启帆喝了口水,淡淡回了他三个字,

    “很成功。”

    惜字如金。

    弄得莫锦岩想再多跟他聊点他跟席恩的事情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然而却又想着撮合着,于是又笑着对穆启帆说,

    “席恩这个女孩我调查过,其实是挺不错的一个女孩,无论是品性还是其他方面——”

    穆启帆幽幽看了他一眼,

    “你觉得繁繁要是知道你暗地里调查别的女孩,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莫锦岩瞬间噤声。

    半响之后就那样恼怒地瞪向穆启帆,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吗?”

    莫锦岩郁闷的要命,他找人将席恩查了个彻底,还不是为了穆启帆好吗,他竟然这样没良心的要把这件事告诉穆繁,存心让他遭罪。

    要不是为了穆启帆,他何必去查一个陌生的女人?

    他每天疼自己的老婆都来不及,哪里有那么多闲工夫查别的女人,又哪里有那么多闲工夫找医生给别的女人的妈做手术!

    穆启帆却是丝毫都不领他的情,冷峻的眉眼直逼莫锦岩,

    “而我却觉得你只是在多管闲事。”

    莫锦岩,“......”

    气得他直接别开眼看向了窗外,真是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

    就在莫锦岩兀自气着的时候,是穆启帆沉稳的话语不急不慢地传入了他耳中,

    “不过我还是应该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帮忙找了好的医生。”

    莫锦岩冷哼,

    “千方百计帮人家找好医生,还说自己不是惦记着人家?”

    穆启帆微微笑了一下,

    “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之所以帮她,不是因为我惦记着她,仅仅只是因为我想补偿一下两年前那一夜而已,现在我的补偿完成了,以后我不会再跟她有什么瓜葛。”

    然后在莫锦岩愕然的表情中冷冷警告了莫锦岩一句,

    “所以,收起你那些乱点鸳鸯谱的八卦心思,好好用在繁繁身上。”

    莫锦岩被他的话给噎的好一会儿没上来话,更没想到他做了那么多只是为了跟席恩划清关系,所以说这位大舅子的心思真的是太难猜。

    最终也只能应了下来,

    “OK,我以后再也不管你的事了,省得好心没好报。”

    故意抱怨了一下,总要让他知道自己一番好意付诸流水有多受伤。

    莫锦岩真的是太郁闷了,他原本是想着以帮穆启帆找了好医生来邀功呢,然后让穆启帆以后别再说什么让穆繁出去拍杂志的事情了,谁知穆启帆完全不领他的情。

    餐点上来,两人开始用餐,抛却那些私人情感,两人又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穆启帆的工作室已经步入正轨,开始承接各种设计业务,穆启帆本身主攻服装设计,但是旗下也招揽了许多优秀的建筑设计师或者是室内设计师,总之各行各业都有涉猎。

    也许对于服装之外的其他行业,深一点的一些技术上的东西穆启帆不太懂,但艺术家的审美总归是在那里的,设计出一样东西出来,无论是服装还是装修还是一个建筑方案亦或者是一样珠宝,首先要在外表上抓住人的眼球才行,而对于穆启帆来说,这种审美能力是与生俱来的,所以他可以没有任何压力的领导其他才华横溢的设计师们。

    而且艺术家的灵感和奇思妙想也存在于他的脑海中,目前成功被他招入麾下的设计师在跟他交谈过后,都对他很是钦佩和膜拜。

    更何况穆启帆终归是在设计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从念书的时候就主攻设计,到今年三十六岁,仅仅是这近二十年在设计行业的阅历,也足够让他们望尘莫及的。

    所有人都以为穆启帆新成立的工作室会纯粹的只做服装方面的设计,可谁知他却搞了这样一个大动作,表面上看起来他云淡风轻的,实际上却是野心勃勃,在莫锦岩看来,穆启帆这是想要几年之后完全掌控D城设计界的节奏。

    莫锦岩想起自家老婆的叮嘱,让自己多帮一下穆启帆,有心想要将自己手下一个商场的设计方案交给穆启帆的公司来做,谁知穆启帆继续不领情,

    “还是公平竞标吧。”

    莫锦岩觉得自己今天找穆启帆一起吃饭简直是找罪受,

    “繁繁让我多关照你一下......”

    穆繁交代的事情莫锦岩不敢不从,也不能不从,然而穆启帆这里却又不领情,万一穆繁以为是他没帮,那岂不是遭罪的又是他。

    所以莫锦岩觉得穆启帆的存在就是一个让自己心累的角色,所以他特别特别希望穆启帆能赶紧找个女人去过自己的日子去。

    穆启帆的表情淡淡的,

    “帮我谢谢她,也谢谢你,不过比起这种裙带关系来,我更愿意用实力来说话。”

    于是莫锦岩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客客气气的道谢,可是也明明白白拒绝了他的帮助,最后莫锦岩没好气地跟他说,

    “你自己去跟繁繁说,说你不想要我们的帮助,省的她整天折腾我,嫌我不帮你。”

    穆启帆勾唇笑了一下,脸上尽是看好戏的神情,

    “她不相信你的话,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为什么要我来帮你澄清?谁让你没有什么信誉呢。”

    “穆启帆!”

    莫锦岩咬牙切齿,

    “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节奏,难道你愿意看着我们俩吵架?”

    穆启帆继续无所谓的姿态,

    “反正你也吵不赢,我看看热闹又怎样?”

    莫锦岩这下真是要气坏了,对于这位大舅子,他决定以后再也不要跟他单独相处。

    无论什么时候,莫锦岩永远都不会占了上风,因为他有穆繁这个软肋握在穆启帆手里,想他莫锦岩在D城风光无限,走到哪儿别人都得对他恭恭敬敬的,可是到了穆启帆这里,就只有吃瘪的份儿。

    一顿午饭,莫锦岩吃了一肚子的气,穆启帆却是吃的优雅舒服。

    饭后两人告辞,穆启帆坐进自己的车子里,驱车离开。

    其实穆启帆知道,自己真的在D城定居开拓事业的话,穆远航还有莫锦岩肯定会出手相助,但是他并不怎么想接受这些帮助,他知道他们的好意,但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希望凭实力说话。

    他相信他自己的能力,也相信他旗下的设计师们的能力。

    他将那些优秀的设计师招入麾下,是因为他看中了他们的才华,与此同时他也应该相信他们的能力,因为相信他们也是对自己的眼光的一种肯定。

    *

    后面的好几天席恩都是日夜耗在医院里照顾苏虹,家也搬完了,她也收拾的整齐干净了,剩下的就是好好照顾苏虹了。

    医生说后面看苏虹的恢复情况才能确定出院日期,不过最少是要半个月左右的。

    最艰难的护理是手术刚结束的前三天,因为手术的原因,苏虹的语言功能暂时还没有恢复,也没法怎么动弹,席恩需要经常帮苏虹翻身,亦或者是按摩,防止肌肉僵硬血液不流通,夜里几乎也是不敢合眼的,因为还打着吊瓶。

    到后面苏虹慢慢自己能坐起来了,稍微活动一些了,席恩还能轻快一些。

    原本杜晓还有杜晓的母亲也说要过来帮忙一起照顾的,因为跟杜晓关系好,所以杜晓的父母对席恩也都很好,如今苏虹这样,她们也都很心疼席恩,想帮帮她,不过席恩委婉拒绝了。

    因为席恩知道苏虹这个人向来要强,自己现在这副狼狈又虚弱的模样,肯定不会愿意让第三个人看到,所以就没有麻烦杜晓她们。

    在苏虹手术后的第五天,苏虹慢慢能开始说几句简单的话的时候,席恩接到了席宝昌的电话,说是要来探望苏虹。

    席恩当场气的差点把电话挂掉。

    在她跟苏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非但没有帮忙,反而做出要将她推给那个什么郑厂长这样落井下石的事情,现在苏虹都快康复了,他要来探望,这样假惺惺的事情,他怎么好意思做得出来?

    而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席恩就猜到了席宝昌这样前来示好,肯定是心里不知道又打了什么如意算盘。

    席恩很是警惕,于是也就直接拒绝了,

    “我妈已经快好了,不需要探望了,你不用来了。”

    席恩看到是席宝昌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是拿着电话在病房外面接的,她不愿让现在这副样子的苏虹听到她跟席宝昌吵。

    席宝昌在那端也没有生气,反而继续笑着,

    “恩恩啊,我跟你妈毕竟夫妻一场,我来探望她一下也不是情理之中吗?”

    “上次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好,但是我们毕竟是父女不是吗,父女之间哪有隔夜仇的——”

    席宝昌在那端腆着脸一直在不停地说着,席恩却是一句都不想听,她也确实没听进去,她只知道自己的心麻木冷硬的没有一丝的感觉,早在上一次席宝昌要将她推给那个郑行长的时候,早在席宝昌打了她一个耳光的时候,席恩的心就已经死了。

    什么父女之间没有隔夜仇,席恩觉得,她对席宝昌的痛恨和厌恶,会一直延续下去。

    所以在席宝昌的话语落之后,席恩只是冷漠说了一句,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挂了,我还要去照顾我妈。”

    然后就打算挂了电话。

    “恩恩!”

    是席宝昌急急拦住了她,

    “我已经在医院楼下了,或者你希望我这样直接找上去?”

    席宝昌沉不住气之下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他打这通电话来,不是为了探望苏虹,而是因为要找席恩。

    席恩心里冷笑着,是席宝昌在那端继续说着,

    “我在停车场,你下来我们见一面,爸爸有话跟你说,你也不希望我直接上去到你妈的病房里找你吧,你应该知道,你妈并不愿意见到我......”

    席宝昌用直接上来打扰苏虹而威胁着席恩,逼席恩下去跟他见面。

    对于席宝昌的卑鄙,席恩已经习惯了。

    所以也很是淡定,漠然说着,

    “你要上来就上来吧,你不怕我直接报警就行。”

    席恩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客气,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席恩也做好了准备,待会儿她就去电梯门口等着,如果席宝昌真的那样卑鄙的上来,只要他一出电梯门,她就打电话报警,说他***扰病号,争取不惊扰病房内静养的苏虹,哪怕到最后他的罪名不成立,但是光是这么一闹,也足以让席宝昌颜面扫地的了。

    其实在这之前席恩一直是那种温和的性子,以前哪怕席宝昌对她再冷漠再过分,她也没有强硬的跟席宝昌对抗过什么,只是在这几天席宝昌做了这么多让席恩寒心的事情之后,席恩才学会了强势应对。

    席恩想许是以前她那种不爱计较的性子,让他们都觉得她很好欺负吧,所以都一次次的欺负她。

    其实她也是有脾气的啊,她只是一直不愿像他们那样卑鄙而又无耻而已,如今她也学会了。

    席宝昌终究是没有上来,估计也是被她话语里的狠绝和冷漠给镇住了。

    下午的时候苏虹睡着之后席恩离开医院,打算回家准备晚饭,这几天苏虹慢慢能吃一些东西了,刚走出住院部的大门呢,就见席宝昌迎了上来,敢情他一直都没走,等在那里呢。

    而席宝昌如此的放低姿态,也愈发的让席恩觉得席宝昌是对自己有所企图。

    站定了脚步之后就那样看着席宝昌,什么都没说,等着席宝昌主动开口。

    席宝昌手里拿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走过来之后笑着往她手里塞,

    “恩恩啊,这是你妈住院我的一点心意。”

    席恩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席宝昌塞过来的那个红包。她现在不缺钱,房子都卖了,那笔钱除却苏虹的手续费还剩了一笔,足够给苏虹很好的经济条件来康复了。

    再说了,就算她真的缺钱,也不会要席宝昌的这些钱的。

    手术都做完了,他现在来给钱,有什么意思?

    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一点表示都没有,现在来表示她也不会领情,更何况,席宝昌现在是对自己有所求才给钱的。

    席宝昌有些讪讪,

    “恩恩,你一定要帮帮爸爸,爸爸现在真的是遇到难处了。”

    席恩的态度自始至终都很漠然,

    “有话就快说,我忙的很。”

    席宝昌只好开了口,

    “上次你也知道爸爸的公司遇到了困难,你能不能让你男朋友,也就是穆启帆,给爸爸的公司注资一下,帮爸爸度过这次难关......”

    “男朋友?穆启帆?”

    席恩完全不知道席宝昌在说什么。

    因为那天在警局的事情席恩完全不知道,而且杜晓回来之后也没跟她说起过自己说穆启帆是她男朋友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男朋友,所以恐怕帮不了你这个忙。”

    席恩说着就打算迈步离开,席宝昌拦住了她,

    “恩恩,爸爸知道你还在生爸爸的气,但是这一次你一定要帮爸爸,那天杜晓在警局亲口说了,穆启帆是你男朋友!”

    ---题外话---今天更新结束,谢谢大家阅读,因为有你们,这份枯燥的事业才有了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