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九章 琴音悠扬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不知何年何月,她有一把剑,唤为凌君剑;

    不知何时何地,他得剑灵心,愿护她往生。

    不知这宫移羽换中唱尽了多少瑾瑜霞帔;

    不知那琴声悠扬里藏匿了几多悲欢离合。

    一幕良辰美景到底辜负了珠圆玉润,还是天然孳息成全了一对良人。

    这一池新荷澄空明镜是多少埋藏在心底的故事换来的岁月安稳,谁又能说的清?

    世人总说故事里的巧合出乎意料,又哪知轮回里造下的念力恰如其分。

    ------

    简单包扎完的洛琴音慢慢走到东方瑞珠的面前,此时此刻,她的话其实是苍白无力的,但却不得不说。

    “东方总裁,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只要你放下过去,我愿意不参与到你的未来。”

    一切都在凌君的意料之中,果然如何去努力,洛琴音仍旧顾念的太多。

    “你肯放下和凌君的过去?”

    “肯!”

    坚定的一句话,这个小丫头从来都是坚决的,不留余地。

    “只要你肯放下过去,我愿意再不打扰东方家,我妈洛瑾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洛瑾站在洛琴音的身后,这丫头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这性格的确和自己一样,又傻又决绝。

    那一天晚上,凌君今时今日回忆起来仍心有余悸。

    泛着寒光的匕首,白净的手臂身上红色的血,言语温润却不容拒绝的决绝,倔强的哭泣,哭的天昏地暗,像末日潮水一般。

    这些记忆在凌君的脑袋里无法褪去,不停的回忆,像凌迟一点点吞噬他,这一个月以来他已经接近无法呼吸,但经历了东方瑞珠的崩溃之后,他竟不敢行差走错了,那样的姐姐让他心疼,也让他无助,而洛琴音他连想都不敢想,提到洛字他就开始痛,全身都痛。

    但,看到东方瑞珠,他只能笑,只能表现出一切良好。

    天高云淡也好,冷风习习也罢,他似乎感觉不到,这诡异的冬天似乎蕴藏着以往很多年的怨力,心里吹过的寒风让他形单影只的生活,像个行尸走兽,只知道一味工作,听不进关心,看不到尽头。

    冬天还未消退,东方公司的办公室里少了不食人间烟火,多了些人情味。

    “姐,你这行李箱是怎么回事?”

    “我很多年没放过假了,我想出去转一转。”

    “旅游?”

    “不是有一句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是吗?那我也跟你请个假吧。”

    “好吧,等你旅游回来。”

    “这段时间,公司交给你了。”

    “放心吧。”

    “还有,这个是爸爸的胸针,和妈妈手里你的珍珠胸针是一对,都送给你吧。”

    “姐?”

    “本来就该成双成对的。”

    成双成对多美好的一个词语,以前他成日里带着,无非想刺激一下东方瑞珠,现在他不想带了,让父母成双成对一直是东方瑞珠的期望,而不是他的。

    “姐,全部给你吧。我不要。”

    “为什么?”

    “更适合你。”

    “也行,免得你带了也给洛家人招堵。”

    提到洛家,凌君仍旧浑身不知名的疼,忍耐的疼痛让他吞咽口水都困难。

    此时的东方瑞珠深呼吸了一口气。

    “安集团的业务和筱氏的资金链,我已经全部恢复了,去找她吧,这段时间我出去旅游,你别光顾着恋爱,把公司搞砸了。”

    “什么意思?”

    “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懂?”

    这个地方的冬天没有北方的凛冽,仍旧有和煦的阳光,只是凤凰木的落叶提示着萧瑟。

    今年的木棉树提前生出了枝桠,木棉花开冬天不再来,摇曳生姿的春天就要来了。

    “筱孳,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帮着那姑娘?”

    “我猜你一定会问我,但是没想到语气这么和缓。”

    “我也以为我会咬牙切齿。”

    “你玩过游戏吗?”

    “游戏?”

    “我的员工里有人喜欢玩斗地主。”

    “还真是接地气。”

    “我看了几局,你知道斗地主最怕的是什么?”

    “不知道。”

    “最怕的就是财大气粗时的心浮气躁和一无所有时的犹豫不决,只要不失误的前提下,胜率会大大增加。”

    “你把聪明才智都用在这方面了吗?”

    “智慧来源于生活,我总结了很多。你问我为什么要帮洛琴音,很简单,这姑娘都从来没有穷途末路的犹豫不决,更没有顺风顺水时的嚣张跋扈。更多的是稳扎稳打的昂扬向上。我从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她能成气候,因为她像我,年轻时候的我。或许,更是下一个你和我!虽然从最底层爬上来,但一直以指数的方式成长,性格倔强不低头,而外在又有千金小姐的大气端庄。”

    “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好,但你要把她夸上天了。”

    “是与不是,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呵,老实说,筱孳,你约我出来旅游不会真的是为了散心吧?”

    “我说是,你肯定不信,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联盟?”

    “你拿什么跟我联盟?”

    “我觉得咱们俩斗没什么意思,不如一起闯一闯吧。我在外面沉淀的差不多了,回去之后会正式掌舵筱氏,这样,你有兴趣了吗?”

    “听起来不错。筱孳,我对筱氏做的事情我不后悔,但是曾经骂你弟弟的话,我收回。”

    “等一下自己对他说吧,前面那个地方就是他游学的学校,精修沉淀一下,才能更好的起航。”

    “这个主意不错,我要不要让凌君也来读两年。”

    “那这个学校就太热闹了,一个纨绔子弟尚可,两个的话,咱们就要热闹了。不如休养两年,羽翼丰满了,再让他们两个好好折腾比试比试。”

    “也好。”

    “不过,你真的接受洛家人了?”

    “那天晚上我就接受了,只不过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凌君能为了我一直忍耐,洛琴音为了他而离开他,那一匕首下去,我基本已经清醒了。”

    筱孳晃了晃手里的红酒,这一杯,果香恰到好处。

    东方瑞珠回到东方公司的第一天,凌君就请了假。明峰看凌君恢复了阳光打心里高兴,两姐弟联手,东方公司势必会超越东方权的时代。

    “瑞珠姐,你就不问问凌君请假去哪里了?”

    “能去哪里,自然是去找琴音了。”

    明峰耸耸肩“那我能不能也请个假,我吧,也想和爱琳出去看看大大的世界。”

    “请假呀?”

    “对对对。”

    “那你祈祷我帅气的弟弟早点回来吧,他不回来,请假的事情你想都别想!”

    明峰一脸尬笑,凌君走的时候说的可是他姐姐没回来他别想休假,这两姐弟果然魔鬼的属性没有变!

    春寒料峭,但是心里的暖意徜徉在脸上的时候,会让人忘记时间,忘记寒冷,忘记曾经一切的伤痛,爱情最为动人的时候莫不是大喜大悲过后,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洛琴音在凌君的怀里看着晴朗的星空,这星星她看过多少次了,仍旧不厌。

    漫天繁星,指引过她的迷茫,给予她信仰。

    无论在安集团有多大的挑战,她未曾放弃过,工作给予过她慰藉,而接下来她仍然会全力以赴,她管理培训生的身份会告一段落,而新的征程正在招手,她还是她,安集团逃不开的音容笑貌小姐。

    脑袋里无数的回忆涌现,凌君似乎看出来洛琴音的出神,正要揪她的鼻子,自己的鼻子倒吸一口凉气,打了三个喷嚏,洛琴音觉得北方的凛冽让凌君水土不服了。

    “要不我们进屋吧。”

    “不用,肯定是明峰那小子骂我!”

    “为什么?”

    “因为我不让他休假。”

    洛琴音轻笑,多好啊,他们能说说笑笑,能相偎相依。

    她的朋友们也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她的亲人终于可以如释重负。

    “你看我外婆家的星星是不是比Z市的亮很多。”

    “是,但我怀里的最亮。”

    “我不是宠物吗?怎么又变成星星了?”

    “太爱你,所以语无伦次。宠物,回去咱们把咖啡店开起来吧。”

    “真的?”

    “嗯,换个名字。”

    “叫什么?”

    “繁星咖啡店。”

    “真俗。”

    “俗点好,平平淡淡。”

    “对了,你从没给我开过工资呢。”

    “用一生给你,好不好。”

    “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