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鹿晗归国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郑秀妍的事情终于就在一片骂声中结束了。

    却没想到,更在的事情接踵而来。

    这天,金泰妍在电脑上跟我聊天,她神秘的问我:“小云,边伯贤告诉我,说是你们夏氏收购了影视公司了。”

    “是呀,轩有说过,想做一些90后00后喜欢看的电影跟电视剧。”我在电脑前咬着一颗樱桃,手中还拿了一堆的电影票在视频面前晃了晃,“这些,是他安排的功课,说是让我学会鉴赏好的电影。”

    金泰妍拿了一个皮圈,把自己的头发绑绑,找了一个枕头抱在胸前,似乎有话想说,又不太敢撑。

    “说吧,边伯贤还跟你说什么了?”我看她一直在犹豫着自己都有些急了,本来也是了,我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现在的公司已经不是在高高在上的,更不是以前我们所想的那种神秘到不敢去想嫜。

    “鹿晗这一周没有参加EXO的活动,听说现在已经回中国去了。”金泰妍终于把想说的说了出来,“我还听说,这次他们在南京的演出很成功,但不知道为什么,演出后,鹿晗跟家里人吃了一顿饭,就突然变得不合群了。”

    我嘻嘻一笑,拿出一颗大苹果用力的咬了几口,滋滋的水冒出来,金泰妍着急的问:“你知道什么?告诉我呀。”

    “今天多少号?”我含糊的问。

    “10月10。”金泰妍看了看电脑的上的日期回答道,“那就成了,我告诉你吧,你刷一下网站,能知道为什么。”

    “阿,这样吗?”金泰妍还真的去刷了刷,她摇头道:“没有呢,什么也没有,娱乐新闻没有呀。”

    我把自己的弄的截图,发在了电脑上。

    那是关于今天鹿晗正式向韩国法院申请合约无效的起诉书。

    金泰妍手中的抱枕歪在了一边,滑到了地上,她的手捂在嘴上,难过的指上面的一行字:“鹿晗也以同样的理由要离开?”

    我把IPAD放在床上,自己歪在床边,看了一眼她的表情:“前辈,这个是迟早的事,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这个,太意外了。为什么?”

    金泰妍一直在公司的训练下成长,有些事情,她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而在男生眼里,能有自己的一片天才是理所应当的。

    “小云,这是为什么?”

    她的为什么,一直在问,我却不想多说了。

    这是文化的不同。

    也是目标的不同。

    要是用过去评论吴亦.凡的标准,去看鹿晗的话,那只能说公司在这种事情上一直就没有反省过。

    他们认为只有吴亦.凡才会做这样的事。

    但他们错了。

    郑秀妍更加要得多,她还要把自己的品牌做成一个流行,而自己是自己老板,不用受制于人。

    他们认为用开除的方式把郑秀妍从云端打到尘埃里,就能告诫所有的练习生,还有当红的出道艺人,不能跟公司说不。

    但他们又借了。

    鹿晗已经在夏宇轩的安排下,开始跟国内的公司谈合作了。

    电视台的邀请,黄金节目的安排,全部都在向他们招手。

    一个被他们认为人傻钱多的国度,已经知道借鸡下蛋,将他们陪养几年,十年的成果,用红票子,用无限大的平台,还有满足年轻人的追求的丰富发展道路,成功的收回了这些游子们。

    金泰妍小脸一垮:“小云,不是我说,你们的人太没有良心了。”

    我笑了笑:“前辈,我跟你说一个中国的故事吧。”

    “好呀。”

    她坐直了,支着脸认真的听我说。

    “在中国有一种父母把小孩在两三岁时,出租给一些成年人带出去。”我慢慢的开始说,回忆起自己的小时候。

    “嗯,这么小做什么呢?”

    “当乞丐,当作可以让人生怜的道具。”

    “哦,小孩子可怜。”

    “后来,这些父母才发现,自己的孩子虽然可以赚到一些钱给家里,也不用家里养,但是却是用最没有尊严的方式活着。”

    “那他们的父母会怎么样?”

    “后来,中国年轻人看到小孩子被带出来做这些,就会拍照,然后报案,让警察来查,看是不是被拐或是被亲生父母安排的。”

    “哦,警察管?”

    说到这里,我的手摸了了下自己的肚子,里面有两个小家伙在跟我闹呢。

    “现在这样做人,很少了,因为会有人谴责,会有人报警。”我停了一会,“这个故事就是说,以前父母太天真了,以为孩子活着就好,但现在的父母知道了,有比活着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尊重。”

    “小云,你是在说,这些练习生没有活得像样吗?”金泰妍脸色一冷,她可能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她觉得一切天经地义的。

    我摇了摇头:“我只是在说,在人弱小时,会被人欺负,利用,但长大了,还心甘这种生活,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你不会说公司里的艺人,没有走的全是有问题吧。”金泰妍不满意的盯着屏幕,发了一串的喷火的图片给我看。

    很快,电脑屏上已经全是她的情绪图片。

    各种打呀,杀呀,掐的图片,像下雨一下,整版的出现,整个的全是闪闪的红色光芒。

    “小云,你是不是高级黑,以前在公司里,没有觉得你是这样一个人。”

    “你以为我是玛丽苏加呆瓜是不是?”我轻笑了一下,“公司里的人都会成长,公司的规矩却是把人越勒越紧,让人透不过气,知道为什么有些公司百年不倒,因为时代变,他们都跟着变,有些做的事情,后来都不做了,转了做别的,但公司不倒。”

    “我们是歌手,我们不唱歌,去当搞笑艺人吗?”金泰妍笑起来,“金希澈现在是搞笑艺人,你觉得他不错是不是?”

    我苦笑一声:“一个为了练舞把脚练到断掉的人,有什么搞笑的,他只是无奈的选择用别的方式留下来。公司这种练习方式就是变态到把一个好好的人练到废掉,这有什么好励志的,这是一种自虐式的文化。”

    金泰妍原本笑嘻嘻的脸,瞬间石化了,边伯贤也受过伤,很多练舞的同行都有这样的伤。

    但以些为荣,以此来宣传,的确让人觉得歌手不是在比自己的歌声,而是在说自己在这条路上曾经有多么的难和非人的磨难。

    这是她们的伤,但不是用来宣传的卖点。

    她顶着丸子头,想了想,把肩头上的T恤一拉,我看到上面一片红色的,她苦笑一声:“小云,这是我回来后,公司在开会时,被前辈教训所打的。”

    “啊,为什么?公司现在还打你们?”我简直不敢相信,“你要投诉他们吗?”

    她低下头,神情落寞的说:“我不能,我走入这行特别的不容易,也许我的学历不高,而且17岁就出道了,直到三年多后,才开始能赚钱给家用。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除了呆在公司还能做什么。”

    “前辈,我没有要你离开的意思,你只要觉得自己过得不错,你就好好的过吧。我只是把那些出走的人的心里话说出来而已。”

    我急了,生怕自己的话又刺激了她。

    “我知道,哪一个人走,我心里都会默默的说,你们解脱了。”金泰妍歪在枕头上,冲我淡淡一笑,“我没事的,只要跟心爱的人在一起,这些风雨,我都能接受的。”

    我看她那么的懒懒睡着,像一个睡美人,窝在自己的小天空里。

    粉色的小脸看着让觉得想像保护她,但她的内心比任何人都要强大。

    不说,不是没有想法,只是她想像的现在有了,她就满足了。

    而鹿晗不同,他想要的不仅是一个平台,一个独立于林的舞台,更加是对家人的思念,还有对家的渴望。

    在中国他更能立足,更能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提升到前所未有高度。

    “小云,说真的,我希望他们都好好的,吴亦.凡、鹿晗不要像郑秀妍一样,被公司封杀,让她没有商演才好。”

    我坏笑的冲她比了一个胜利的姿式:“怎么会呢,现在中国的春节晚会已经正式向他们发出邀请了。”

    “哦,春晚是什么?”

    “就是过年办的全国大晚会,有十几亿华语人在看,这才超越所有人的大平台。”

    “啊,多少十几亿?”

    “是,比演唱会,要多太多了倍了。”我伸出十根手指,试着数数上春晚的好处,“上一次台,比一辈子的的演出还有成就感。”

    “别在说了,说得我都心动了。”她笑着重新拿起枕头冲着电脑屏挥了一挥。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少女时代一直很忙碌,但都不及鹿晗因为一场官司带来的关注度。

    李秀满以为接下的行程不会对少女时代有任何的影响。

    其实他错了,后面的几站,可以说一站不如一站。

    那些宣传见面会的,说成是演唱会。

    让不少的学生,为了来看她们,不惜逃课,有些用了一个学期的零花钱才搞到一张黄牛票。

    看到的却是像是见面会的那种效果。

    虽然仍旧因为巨大人气,很多的事情没有再报道出来。

    可是我在一路跟随中,再也没有看到中国粉丝像在深圳那样,疯狂的追,又变态的骂了。

    她们的来到来变得不温不火起来。

    而接下来的事情,更加让他们无法应对。

    学生粉一边很狂热,一边也更加直接,而且没钱。

    她们会为了一条几百的裙子去花钱,却不会为了少女时代去花一张门票钱。

    有些会在官网上列出对比的清单,大意是花同样的钱可以看一场不错的演唱会了。

    这天,正是某视频网站推出的《来自星星的你》见面会盛况被国台转播到最大的平台上。

    这部剧不仅让国内的一线艺人转发追看,而且被点名称赞。

    李秀满没有想到,自己放在年底的少女时代宣传,依旧没有能敌得过这部剧的火热程度。

    金秀贤打来电话问我:“小云,有看我的剧吗?”

    此时的我,早就不许外出,只能在一些关键时刻出来一下,大多时间我都在房间里,院子里过。

    “前辈,当然看了,不过你来上海时,我没有在国内。”

    “知道,你在为自己的事奔波了。”

    金秀贤电话里问:“小云,现在中国的春晚在邀请我去表演,你觉得要不要上春晚?”

    “这么好吗?鹿晗跟吴亦.凡也会上呢。”我从沙发上坐起来。

    “他们也能上春晚?”金秀贤吃惊的问,“鹿晗的官司打赢了吗?”

    “当然赢了,这个你知道的,经纪公司对艺人压榨得太厉害了。”我一想到韩国很多艺人自杀,就觉得这个行业,的确没有什么人情味。

    金秀贤叹道:“现在做演员,做歌手都不容易,大家对传统的东西不认同,反而对一些表面的东西很喜欢,很追捧。”

    “前辈,你想过来中国发展吗?”我问。

    “我?没有这个打算,只是没想到《来自星星的你》在中国有这么大的反响,在韩国收视很一般的。”金秀贤有些气馁的说,“现在做戏剧,真的不知道要去往哪个方向,一群不懂戏剧的人在吵着要改这里,动那里,但脑子里空空如野,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前辈,你是说的那些制作人,还是投资人?”我听出他话里的无奈,“其实现在人的到底喜欢什么?我也搞不清,迷茫了,翻唱老歌,还是创作新曲,自己找不到方向了。”

    “你有宝宝了,还打算要在娱乐圈里闯呀?”他问。

    “哈哈,不是我想退,就能退的。”此时,我的电脑屏上蹦出了一份新的电子邮件。

    不看不知道,一看,我才明白,里面的内容。

    我匆忙的挂掉了金秀贤的电话,把电子邮件再次看了一遍。

    这一份是来自S.M.公司的合作邀请函,大意是希望我能回归公司,并且开一个华语区的总代理,一边做歌手,一边做代理人打理这边的一切事宜。

    “嗡嗡”手机又响了。

    “轩,什么事?”我问。

    “看到了吗?夏氏正式成为了华语区的娱乐经纪总代理,你是老总了。”

    “是吗?我只是个挂名的吧。”我自己边笑边指着那电子邮件上的名字,“为什么在我的名字前还加了一个夏?”

    “你是我们夏家的儿媳妇,当然要加上去才行。”

    “是怕我跑了吗?还是怕我被人拐跑?”我问。

    夏宇轩在手机里沉默了一会:“跑哪去?你带着两个宝贝跑得了吗?”

    “夏总,这份合约就是你给我砌的金屋呀。”我笑道。

    “当然,你永远是我的手下,永远为我打工,我是你的老板,我才放心。”夏宇轩催促道,“快签好回邮给S.M.公司,以免生变。”

    “再在是他们要跟我们合作了,我们又不急。”我慢慢的答。

    “但是鹿晗已经离开了,现在黄子韬马上就要走了,公司已经乱了,签了合同好稳定人心。”

    “早知道有今天,李秀满就不要那样霸道不听劝。”

    的内心正代表着80后90后00后,对于回归的中国艺人表示欢迎,他们的离开,才让那家霸王公司终于做出了让步。

    “那我今天签了就行吧。”

    “不行,你得十分钟内搞定,我叫苏代表去你那里接文件。”

    “为什么急成这样呀?”

    ……

    夏宇轩经不住我左问右问,只得说:“张艺兴马上要开工作室了,现在很多的中国公司在接洽中,我们当然要成为他的总代理。”

    “轩,这才中国艺人的胜利,公司终于开窍了。”我嘻嘻一笑,从打印机里,把刚打印好的文件拿在手里,准备再看看。

    “当当当”门外的敲门声,已经响起。

    “怎么回事?”夏宇轩问。

    “是苏代表来了吧。”我起身就去开门。

    苏代表站在门外,拎着一篮子水果。

    我让他进来,他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太辛苦你了,让你受累了。”

    我低头盯着自己的肚子,圆圆的像个球一样。

    “这个文件我签了。”我把文件拿给他。

    苏代表,接过来一看,乐坏了,从里面抽出一张:“这张不是。”

    我接过去一看,这张是夏宇轩用电子笔画的一张全家福,上面画着两只猪,一只威严高大,一只小小的,头上戴了朵花。

    在大猪的身前站着两只小绵羊。

    一只小羊的身上写着谢谢,一只小羊的头上画了一颗心。

    “哦,画得不错。动物世界里的猪不一般很胖吗?这两只太瘦了。”

    我一乐:“这两只猪,一只是我,一只是夏宇轩……你没有看出来吗?”

    “为什么?你是猪,我觉得可以理解。”苏代表一脸研究的表情,指着那只威严的猪道,“夏总也是猪,那天下就是猪圈了。”

    “这是属相了,他大我一轮呢?”

    “哦,原来是属相,那这两只狗,是谁?”苏代表笑呵呵的问。

    我一看,急了:“明明是两只羊,怎么成狗了?”

    “这是羊?”苏代表再次凌乱了,对夏宇轩的画技只能表示沉默。

    “……”

    我在那张纸的下面,又添了几只动物,然后才满意的笑笑交给了苏代表。

    “这个文件算公事,你交给夏总,这张画算私事,你也交给他。”

    苏代表问我:“小云,你这是打算赚钱后,开一家动物园吗?”

    他看着纸上多了不少的动物,当然画得真叫一个惨不忍睹。

    “你送到公司去,他一看就懂。”

    ……

    春节来临了,吴亦.凡和鹿晗没有出现在的春晚舞台上。

    金秀贤也没有来。

    2015的春节,我医院里躺着看电视,同时待产中。

    这一年,夏氏全面接管了华语区的经纪合约。

    第一张最有有份量,最有历史意义的就是张艺兴成立了工作室。

    4月8日,S.M公司透过韩国媒体宣布:作为针对中国市场的多样化的本土化战略之一,S.M将通过“工作室”模式开展EXO中国籍成员张艺兴的中国活动。

    张艺兴的个人工作室于2015年3月在中国设立,将在张艺兴与S.M之间的专属协议框架内运营。“工作室”模式将带来的中国业务扩大效果及协同效应将值得期待。

    在中国成立个人工作室后,张艺兴的工作重心将适当转向国内,但其仍将作为EXO成员参加组合的集体活动,不会影响EXO整体的发展计划。同时,S.M公司给予张艺兴在中国独立开展其个人影视、音乐、商务合作等一切经纪事务的权利,不会干涉张艺兴在中国的工作安排,且对他在中国的发展给予充分支持。

    S.M公司同时表示,此次能够打破历史惯例,也是因为张艺兴用他的真诚和诚信,赢得了公司的信任。

    希望通过此次张艺兴个人工作室的设立,能够为后面艺人遵守合约精神打下良好基础。

    而张艺兴也表示,愿意将自己中国的资源和影响力辅助S.M公司,促进公司的成长和中韩文化的交流发展。

    而这一段时间,黄子韬的心理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吴亦.凡和鹿晗先后离开公司。

    公司都用一种很孩子气的方式,让成员们对这些前成员发表了一些看法。

    现在,黄子韬再次面对队友张艺兴成立工作室后,决定不再沉默。

    他的父亲出面找到了夏氏公司,为他找到了一条更新的路。

    当病房的门打开时,吴亦.凡、鹿晗、张艺兴都带着礼物来看我。

    “赵卓云,你怎么胖成这样了?”吴亦.凡笑问。

    “我也不想,但就是想吃东西,现在已经控制了很多了。”

    鹿晗把果篮一放:“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你知道了吗?”

    我一笑:“怎么要攀亲家吗?”

    吴亦.凡马上接道:“这个可以有,我觉得是男生,等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可以叫他们哥哥。”

    张艺兴觉得很扯:“你们才单飞一年,就想着结婚吗?”

    “不敢结婚,我的粉丝要知道了会难过的。”

    “我的粉丝还好,送很多的礼物给我,我一点也不孤单。”

    “不可能跟粉丝一过辈子的,你们该恋爱就恋爱,总之粉丝是最善良的人,不会因为你们有了女朋友,就不爱你们了。”

    吴亦.凡笑道:“还是让我的女粉丝们先结婚,我去给她们办一个集体婚礼,那样才有成就感。”

    “啊,老大,你太有爱了,我马上发到微博上,跟粉丝们分享。”

    鹿晗脸一红:“我都是遇到比我大的女粉丝,说要嫁给我。”

    张艺兴按着摇控器,不断的换台,但每一个台都是一个节目。

    “唉,春晚,我们都没有上去。”

    “急什么,你们是最优秀的男生偶像,保持到2016年,说不定就上了。”

    “2016年,好像有点远。”

    “不远……”我从床上坐起来,还想多说几句,自己的肚子已经痛得不行,我哼哼着,“我要生了,快帮忙叫医生。”

    “不是说一周后吗?”

    “好事提前了……”

    接下来,我就听到慌乱的叫喊声,自己拉去了手术室。

    2015年的春节,我的孩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