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汤圆【正文终】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尽管已是深夜,法庭依旧灯火通明。

    控辩双方都到了,安澄和楚乔互相看了一眼,都紧张入席,等待陪审团裁决结果。

    巴顿法官入座,朝陪审团点点头:“首席陪审员,你们是否已经就本案达成了一致意见?”

    安澄的心此时已经提了起来。

    对于涉及一级谋杀罪名的指控,十二位陪审员必须达成一致,本次庭审才能是有效庭审。她对整个案子是有一定把握的,只是不敢保证十二位陪审员里是否会有一两位摇摆的。

    只要十二位陪审员能达成一致裁决,那她就敢相信他们十二位都是倾向于她的撑。

    白胖戴眼镜的首席陪审员站起身来,朝法官点头:“我们已经有了一致意见。”

    简作为资深人士,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登时就低低一声欢叫,跟安澄击了个掌。

    安澄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不敢出声,生怕是自己高兴错了。

    巴顿法官点头:“请宣读你们的裁决意见。”

    首席陪审员看了控辩双方一眼,嗓音洪亮而庄严:“我们一致裁决,被告的三项一级谋杀罪名——成立!”

    首席陪审员话音刚过,简已经一声尖叫,起身抱住了安澄。

    可是安澄反倒站不起来了,她觉得自己的腿软得就像两根面棍儿,支撑不住自己的体重。于是她只能坐在坐席上,与简拥抱在了一起。

    这一刻有许多的话想说,可是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觉得嗓子眼儿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只能让清凉的泪一颗又一颗不断滑下眼眶。

    赢了,终于赢了。

    .

    巴顿法官一敲法槌:“法警,将被告即时收押。等待伺后具体量刑。”

    法警上前给楚乔戴上了手铐。

    楚乔狠狠盯住安澄,走上前来的刹那还阴测测地冷笑:“不会有死刑的,这是全国的大趋势。而且你别忘了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检察官,监狱里到处都是我的人……我跟你保证,不到二十年我就会出来。安澄,咱们来日方长。”

    他眯起眼睛算了算:“到那时候,你跟汤燕犀的孩子,也就才不到二十岁。正是半大孩子,什么还不懂的时候,你说是不是?”

    安澄登时眼都红了。

    可是法警却不许两方再说话,径直扯住楚乔朝外去。

    一直走到法庭门口,恰好大门打开处,有个人不早不晚走进来,与楚乔走了个碰面。

    那人看见楚乔便笑了,同样声音低柔地说:“……当了多年的检察官,各个监狱的狱长和狱警你都认识,我知道。可是你别忘了,监狱里不止有狱长和狱警,还有数量更加庞大的犯人。”

    那人调皮地眨了眨眼:“凭菲力集团的罪大恶极,本州任何一个监狱里都有庞大的菲力集团手下……楚乔,你放心地去吧。我现在就可以跟你预言20年后的事:我跟你保证,无论你是用手段换得了减刑还是保释,又或者是正常的刑满释放,你都会在出狱前一天,遇见菲力集团的人。”

    那人一张玉白的脸,薄唇却红得像血。他修长而苍白的手指带着冰一样的温度,滑过楚乔颈侧,拍在楚乔肩头:“……你会永远留在监狱里,就这么定了。”

    楚乔头发根都竖起来,狠狠盯住眼前这魔鬼一样的年轻人。

    “汤燕犀!你威胁我!”

    他扭头朝法警吼:“你听见了,他在威胁我!”

    法警也是皱眉:“他在预言二十年后的事,我现在真管不着二十年以后。你快走吧!”

    .

    带着万般不甘,楚乔还是被法警推出了门外。

    安澄转头望过去,他收起冰冷,面上点点浮起桃花一般绯红温暖的微笑,远远迎着她。

    安澄那两根软了的腿,不觉又找回了力量。她含笑站起,走向他,视野却一点点被泪水模糊。

    结束了,终于都结束了。

    她终于可以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他,而他们也终于到了团圆的时刻。

    他就站在原地,等着她走过来。他不急,他也不用上前扶住她。因为他比这世上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多清醒又坚强的女子,她永远都知道她的方向在哪里,她永远都有能力独自走完那条通向目标的路。

    而他只需要等在那里就好了。

    她终于走到他面前,眼中的泪早已一点点变成澄明。

    她与他并肩而立,面上气势不输半点。她与他一样倨傲微微扬起下颌,用与他一样悠闲的目光望向他:“我知道你现在一定羡慕嫉妒恨。赢得这个案子,也是你的梦想,可惜你没机会实现。”

    “我呢,从前是输给你不过不少次,可是我却赢了这最关键的一场。所以我建议你以后千万不要再在我面前摆胜利者的架子。更何况——你现在连律师执照都没了,只能做你最不愿意做的事:借着你父亲的树荫,才能有个唐朝来做管理工作。”

    汤燕犀咬牙切齿地笑:“嗯哼,可惜你没说全。谁说我就没赢?你别忘了你我之前刚刚打完的那个赌。”

    他眨眼朝她:“我赢了。”

    安澄呲呲牙,煞有介事掏钱包拿钱:“不就是一块钱么?我给你就是,不欠账。”

    他却伸手一把扯住她的手,顺势将她整个人都拉进怀里去:“一块钱?谁说这次的赌注还是一块钱?一块钱是你说的,可不是我的决定。”

    他才不管多少人正在惊愕地望向他们两个,他说完就照直了吻下去:“……我这次要的赌注,是你接下来的所有。所有时间、所有爱、所有的一切一切。”

    他的唇落下来,他傲娇又温柔地在她唇齿之间低哼:“……收账了。”

    众人都愣,简却第一个含笑哭出了声,她跳起来鼓掌。周遭众人才隐约寻思过味儿来,登时掌声如潮水般响起,将他们二人湮没。

    大门外,一位气质绰约的50多岁的女子,蹲下来扶着一个小小的、眉眼如画的小男生。小小男孩儿竟天生沉静如玉,仿佛丝毫不受大人们的气氛所影响,一双清亮的黑眸只静静打量着那两个拥吻在一起的人,仿佛在沉思,他们在干嘛~

    那女子落泪含笑,指着那两个人对小孩子说:“去……”

    小小的美男子,迈开蹒跚却沉静的步伐,走向那两个难分难解的人。伸开小手,虽然还是不肯说话,却以实际行动代替——悍然以“三儿”的身份,坚决插足;从此时起,直到永远。

    这一刻窗外月光如洗,不温不凉,正是春末最好的时光。

    .

    那一晚直到很久之后,安澄再回头找楚闲,才发现他早已不知何时悄然离开了。

    次日到办公室,刘易斯率全体同事夹道迎接,送上热烈的掌声。

    可是安澄还是没有找见楚闲。

    安静下来后,她去楚闲办公室。楚闲秘书说他今天没请假,可是不知为什么还没来。

    安澄纳闷儿地走进楚闲办公室——

    却见他办公室已经收拾得一尘不染,一向堆满卷宗的桌上竟然清空了。

    除了,上面静静躺着的两封信。

    安澄走过去看,两封素白的信封上分别写着她和刘易斯亲启的字样。

    安澄心下莫名一颤,连忙拆开写着她名字的那封。

    楚闲优雅的手写体呈现在她面前:“……昨天与你聊起那么多,重新面对曾经的那个我,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继续担任检察官职务。我已决定离去,所以另外那封信是我写给刘易斯的辞职信,请你帮我转呈给他。”

    “安安,请恕我在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别为我的离去而感伤,其实,我早已心生向往……”

    “还记得我那辆银灰色的保时捷么?你说过,你因为那灰色而窥知我内心也是介乎黑白之间的。安安,你说对了。这么多年我讨厌汤燕犀,其实仔细想想,又何尝不是我在崇拜他?”

    “我羡慕他能活得那么恣意,羡慕他能不将家庭的重望当成自己的压力,他能活出他想要的自己。即便站在黑白之间,也依然可以一身银灰,任意披两肩日光或者月色……”

    “所以我走了,不再担任检察官,我去转作私人律师。索性放弃检察官正义凛然的面具,去如汤燕犀一般自由游走于黑与白之间,只做自己认定是对的事,不在乎是否会遭世人唾骂。”

    “所以安安……你瞧,我其实是自由了。所以,祝福我吧。至于我手头的工作,以及我副检察官的身份,我已向刘易斯推荐都留给你。安安……或许不久的将来,你和我还有机会在法庭上,以对手的身份重逢。”

    “期待那一天。祝你——永远幸福。”

    .

    【尾声】

    后来夏日来临的一个中午。

    汤家所在的山间,蝉声如海,叫得人更是昏昏欲睡。

    饶是薛如可,竟然也坐在门廊里的条凳上睡着了。就更别提宅子里的汤老爷子,以及汤家的大人们了。

    这样的昏睡时光,也只有“生猛”的小盆友们才能抵抗得过了。

    例如解忧。

    解忧无聊,晃荡到大门口来。这时只见远远开来一辆车子,车门打开,走下一个小小的男孩儿。

    男孩儿走路还有些不稳当,可是却不准后面跟上来的一位奶奶扶着。

    解忧坐在门槛上,看着他有趣。更好奇一个小不点儿,明明生得那么好看,怎么一张脸绷得这样严?

    她眨眼朝他笑。

    他却还是小脸紧绷地盯着她,毫无表情。

    解忧无奈了,便耸耸肩起身想回去。

    却冷不丁听见外面传来稚声:“……喵。”

    解忧愣了下,回头看向那小家伙。

    那个奶奶更是一脸的惊愕,蹲下竟是要哭了,揽着他哀哀说:“我的小祖宗,你终于肯说话了?!”

    解忧觉得奇怪,便道:“奶奶,他没有在说话,他是在学猫叫。”

    那小小的男生却抬眼定定盯住解忧的眼睛:“猫。你,猫。”

    解忧这才猛然意识到他说什么呢。她是碧眼,他说她是猫!

    刚刚那一声,敢情他是在学她叫!

    “哈你个小孩儿!”解忧真是哭笑不得,忍不住跳下台阶来教训他:“我是姐姐,不是猫。”

    小男孩儿却黑瞳幽深宁静地伸手摸她眼睛,再度坚定地说:“猫。喵……”

    解忧都被气乐了,捉着他的小手:“哎你个小坏蛋……你叫什么呀?”

    那奶奶担心地盯着小男生,低声解释:“他……才开口说话,可能还不会叫自己的名字。”

    却孰料那小男生一挺胸膛,亮堂堂发了个音:“Tang-Yuan。”

    那奶奶一听,登时眼泪就下来了。

    解忧不知奶奶为何这么激动,只是耸耸肩:“你说啥?汤圆?”

    奶奶含笑纠正:“是汤玉安。”

    汤玉安,汤燕犀遇见安澄;汤家与安家,玉成姻亲。

    玉安,也是汤燕犀和安澄一番心事:只愿儿子随遇而安,不必受任何的约束。

    可是那小小的男生却眨了眨眼,朝解忧悄然一笑:“汤圆。我是,汤圆。”

    团圆的圆。

    圆满的圆。

    缘分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原地,回到彼此身旁,画下的那个“圆”。

    圆了的缘。

    汤家,团圆。

    ---题外话---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文中还有些没来得及写到的细节,比如艾米跟安澄说了啥,光碟是怎么掉包的等等,会在番外里以闪回的形式揭开。此外还有啥是大家想知道的都在留言区告诉偶,如果没有了,那就封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