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大结局!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我来接你啊。”

    宋暖对孙文颖笑笑,接着亲自走过来推孙文颖,不需要龚姨。

    “谢谢……撑”

    在宋暖推着她走的时候,孙文颖转过头,看着宋暖,声音很轻,却极为真挚地对宋暖说了这饱含着复杂情绪的两个字嫜。

    “谢什么,其实……你和我,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也算是亲姐妹,不是吗……所以你不管有什么事情,都是不需要和我客气的,知道吗?”

    宋暖慢慢地推着孙文颖,说话的声音也很轻,好像很随意一样,但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孙文颖的眼眶不由狠狠一涩。

    对宋暖的这些话,孙文颖没有马上回话,而是微微地低下头,牙齿微微用力地咬着嘴唇。

    她很清楚的知道。

    宋暖到了现在,都仍然在相信她的本性不坏,不然,不会一直在用言语去暗示她,暗示她和她之间的关系,是如同亲姐妹一般的,所以不管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有什么难处,是完完全全可以跟她说的,不需要有所隐瞒和害怕的。

    但她最终还是让宋暖再一次的失望了。

    “嗯。”

    她低低的这一声答应,让宋暖和她之间的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轻轻地推着她往公寓那边走去。

    ……

    一进到公寓里。

    韩世爵的电话就紧随着打了过来。

    宋暖在吩咐龚姨招呼孙文颖后,就急忙走进卧室去接听韩世爵的电话。

    “怎么回事?孙文颖怎么会过来的!”

    韩世爵在她一接起电话的时候,不等她开口说话,就对她一派低喝,那严肃又严厉的声音是充满了气恼的怒气!

    这气恼的怒气,可不是对孙文颖,而是对擅自把孙文颖给放进家里来的宋暖!

    这女人!

    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安全的防范意识啊!

    明明知道孙文颖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还轻易的放孙文颖走进家里,并且还是在他不在家看着她的时候!

    她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吧!

    接着。

    还是不等宋暖在那头说些什么,韩世爵就已经对宋暖可以用严声厉气地直接下达命令:“现在就叫龚姨把她从家里给我赶出去!现在!立即马上!”

    他可不能让孙文颖这一只居心叵测的豺狼在家里陪着宋暖,那太危险了!

    万一孙文颖那豺狼心里在打什么坏主意怎么办!

    “把小颖赶出去,那不行!”

    宋暖掐低着声音,不同意韩世爵这一个命令和吩咐,暂且不说在她的心里,她觉得孙文颖其实很有可能是有所苦衷被威胁的那个,如果孙文颖当真是和舒云是一丘之貉的话,她这样贸贸然的孙文颖给从家里赶出去,那岂不是打草惊蛇的告诉舒云,他们已经对她们产生了怀疑和防备吗!

    所以。

    宋暖是绝对不同意韩世爵这一个命令。

    “世爵,你不用担心的,楼下有你派着的人看着,家里又有龚姨看着我,再说了,小颖现在就是一个双腿不方便的人,她就算有心想要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她也造成不了的,你放心,你真的放心,我就算不在乎自己,也会保护好我们俩的孩子的……”

    宋暖十分耐心地对那头的韩世爵细声说道。

    “不行!不可以!”

    但韩世爵还是一口拒绝了宋暖的这个劝说,低沉的声音更为不容抗拒地肃声说道:“现在就把孙文颖给从家里赶出去,听到了吗!”

    “世爵……”

    “那行!我叫人上去赶!”

    韩世爵见宋暖还是一点都不听话,那行,他自己叫楼下的保镖上去把孙文颖给他赶下来!

    说完这一句。

    韩世爵那个强硬的态度是不想要再和宋暖说话下去的了,直接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宋暖急声叫住他:“好好好!”

    宋暖一连对那头的韩世爵说了三声好。

    这男人……

    算了!

    虽然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

    但是……

    毕竟他也是为了她好,不让他分心和担心,是她应该做的!

    所以。

    她也就只能答应把孙文颖从家里“赶”出去。

    最重要一点是。

    这个男人才不会管她同意不同意,孙文颖是必须要从家里给赶出去的!

    所以。

    与其让他吩咐保镖上来强硬冷漠地把孙文颖从家里赶出来,还不容她找一个借口把孙文颖给“请”出去,这样才不会让孙文颖觉得难堪。

    她也不会说觉得很尴尬和不好意思。

    不过。

    在她一走出卧室的时候,就看见孙文颖手里拿着手机,一脸慌张又不知所措!

    那个这样子好像受到了什么措手不及又可怕的惊吓一样!

    “小颖,你怎么了……”

    看见孙文颖那个仿似大受惊讶的样子,宋暖走近过去,不由关切地轻声问道。

    谁知道。

    她这一声才启口,就把孙文颖整个人给吓了一大跳!

    看着孙文颖如果不是只能坐在轮椅上,否则一定会蹦起来的惊吓害怕的样子,宋暖也被吓到了,“小颖,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是啊。

    此时的孙文颖整一张面容是脸色惨白就跟拍僵尸鬼片一样,吓人的很!

    看着就让人觉得担心!

    “小颖……你怎么了?”

    见孙文颖惨白脸色,眼神依然惊恐又害怕,好像惊魂未定地看着她,宋暖不由微微蹲下肚子微隆的身体,伸手握住孙文颖的手,很是关切。

    然而。

    她的手才刚碰触到孙文颖的手,孙文颖就好像是受到触电一般,又慌又猛地一下子把宋暖伸来的手给一下子甩开!

    宋暖措不及防。

    被孙文颖这样猛然用力一甩,本是微微弯着的身体不由有些一个不慎,差点摔倒在地板上!

    刚好从厨房里出来的龚姨刚好看见,当时就吓了一大跳!

    幸好宋暖反应及时地一手撑住地板,才没让自己的身体摔倒在地上。

    “夫人!”

    龚姨惊呼一声,急忙地跑过来,蹲下身把差点摔倒在地上的宋暖给扶稳住,“你没事吧?”

    急切地问询了一声宋暖,确定宋暖没有什么事情后,龚姨当即皱眉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孙文颖,“孙小姐,你怎么能那么用力的甩开我们家夫人呢,难道你没有看见我们家夫人怀孕了吗!”

    由于对之前的孙文雅,龚姨是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的耳闻的,现在看见孙文颖和孙文雅长得一模一样的样子,尤其是,就在宋暖刚刚和韩世爵结束通话,韩世爵就立即马上转而给她打来电话,叫她看好夫人,别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接近夫人。

    韩世爵口中所指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龚姨当即就马上反应过来,指的是孙文颖!

    现在!

    却是又亲眼看见宋暖被孙文颖这样用力一拂,整个人差点不慎摔倒在地上,虽然就算摔倒了,也很有可能会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别说她有十个脑袋都负责不了,对宋暖,她那是已经在心里和对自己的女儿没有什么两样的了,怎么能容许他人对宋暖有所伤害!

    而此时……

    听着龚姨声音眼里的斥责,孙文颖脸上的惊慌又更甚惨白了一分,她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暖暖,你没事吧……”

    孙文颖惊慌失措地解释着,便微微探着身体,伸手想要看看宋暖有没有事情。

    但是。

    她的手还没有碰触到宋暖,就被龚姨给毫不客气地一手拂开,然后是自己亲自把宋暖给扶了起来。

    并且不等宋暖回答孙文颖什么,已经率先开口说:“不好意思,孙小姐,我们家夫人现在身体不便,需要休息,麻烦你先离开好吗!”

    龚姨这逐客令下得那可是没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或者有所尴尬的,而是非常坚决又冷漠的态度!

    这让一旁的宋暖都不由一时看愣了。

    果然是什么样的主人,跟久了,都会学到主人的那三分模样。

    看看这冷漠的样子,还真是和韩世爵挺像的,当然,如果韩世爵在这里的话,只怕是会更为冷漠!

    不过宋暖很快就反应过来,对龚姨微微瞪了一眼,然后抱歉地对孙文颖说:“那个,小颖,你别介意,龚姨她这话没有什么意思,她是……”

    不等宋暖这话给解释完,就听龚姨是冷着脸色一口打断宋暖的话,“不好意思,孙小姐,我们家夫人一向人好,所以有些她都不太好意思说,但我们先生说了,不许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来靠近我们家夫人,所以很抱歉,孙小姐,我对你不熟,所以请你现在马上出去好么!”

    “……”

    孙文颖一听,脸上的惨白更甚了!

    “……”宋暖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龚姨,一时都不知道是该出声跟孙文颖解释,还是该出声喝斥丝毫不给孙文颖面子的龚姨!

    “孙小姐,现在请你立即出去!”

    龚姨说着,就伸手去握住孙文颖轮椅的把手上,直接要把孙文颖给推出去,却被宋暖给一手阻止了,“龚姨你做什么,放手!”

    宋暖叫龚姨放手,龚姨是完全没有一点反应,最后宋暖急了,“龚姨,我叫你放手,你听到没有!”

    “夫人……”

    “我叫你放手!是不是连我的话,你也不听了!那行,你就听韩世爵的话,把我也给一起赶出去把!”

    最后,宋暖是对龚姨放出了狠话。

    “夫人……”

    龚姨顿时面露难色又着急,眼前这个孙文颖虽然是坐在轮椅上,看起来是什么没有杀伤力,但是,只要宋暖站立在孙文颖的面前,孙文颖趁着宋暖一个不注意的时候,伸手一推,那可是分分钟钟就能够把宋暖给一下子推倒的!

    到时候。

    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但宋暖却说要把她给一起赶出,她这个下人的怎么敢啊!

    最后。

    在宋暖不悦又没有一丝表情的面容下,龚姨不得不放开孙文颖轮椅把手上的手,但她仍然不放心地紧紧站立在宋暖的一旁,非常紧张又谨慎地看着孙文颖,严峻地防范着孙文颖对宋暖的一些不利举动。

    宋暖看了一眼龚姨,知道龚姨的站在一旁,会让孙文颖觉得非常的难堪,但没有办法,说实话,她虽然不同意龚姨把孙文颖给赶走,但龚姨站在她的一旁,她还是默认的。

    因为。

    她也是要小心为上才好。

    只不过……

    她仍然不相信孙文颖还是有想要害她的心。

    “小颖,你怎么了?”

    宋暖虽然心里还是有那么谨慎的防范,但她仍然是非常友好又充满关切地微微弯身站立在孙文颖的面前,对孙文颖很关心。

    孙文颖看着眼前差不多和自己近在咫尺的宋暖,依然惊慌而害怕的眼神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宋暖那微微隆起的肚子……

    心想。

    如果她现在猛地伸手把宋暖一推!

    宋暖往后一倒……

    估计,里面的孩子也很有可能会掉!

    但她不敢……

    也实在不是忍心!

    怎么办!

    就在宋暖刚才进去接听韩世爵的电话的时候,她也接到了舒云打来的电话,只是她在接听电话的时候,是一个字都没有说,而是静静地听电话那头的舒云说……

    舒云说:“想办法,把宋暖肚子里的孩子弄掉!你放心,你弄掉了宋暖的孩子,我会保你平安无事,你只要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就行了!五分钟内,必须要给我弄掉!要不然,你懂的!”

    孙文颖怎么也没有想到,什么叫宋暖甚至韩世爵一起搬回去别墅去住,根本就是舒云骗她的谎话,她就是骗她去接近宋暖,然后最终的目的是要指使她去把宋暖肚子里的孩子弄掉!

    舒云这个女人,太残忍,也太冷酷无情了!

    而现在……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了……

    孙文颖心里很是挣扎和着急,因为舒云的那一句“你懂的”的威胁,她非常的懂,因为上次她偷偷从云城过来接近宋暖,并试图想要提醒宋暖,舒云的恶毒之心的时候,舒云是冷酷又残忍地把她妈妈的一根手指头给切了下来快递给她,让她当时看了,差一点就吐了,又惊又害怕!

    这一次……

    舒云要的是宋暖肚子里的孩子,她是怎么都下不了这个毒手的!

    要知道。

    她平时连蟑螂,都不敢踩死一脚,现在要她去害死一条小生命,她就更加的不敢,并且这个小生命还是她已经视如姐妹一般的宋暖的孩子!

    最重要一点!

    这条小生命还会分分钟钟牵扯到宋暖的生命,她下不了这个手,不敢,也根本不可能这样无情和冷酷!

    可是……

    她不敢,舒云会不会又把她妈妈的手指头再切下来一只啊?

    孙文颖心里的这个担心和害怕是不知所措地一直在她的胸口里拼命地跳动着的时候,她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短信的响声。

    手机的这一声来短信的声音,可是把孙文颖整个人给吓得猛地在轮椅上一颤,下一秒,她手里拿着的手机是“啪”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小颖……”

    宋暖关切地叫了一声孙文颖,便转身下意识要帮孙文颖把手机给捡起来。

    “给我!把手机给我!”

    孙文颖一看见宋暖把她的手机从地上捡起来,立即惊得对宋暖大叫了起来,这可是把宋暖整个人给吓了一大跳,就连旁边的龚姨也被吓了一大跳!

    宋暖看见孙文颖那样着急的要她立即马上把手机还给她,也就没有多想的把手机递过去给孙文颖,没想……

    在把手机递向给孙文颖的时候,宋暖是清楚地看见孙文颖的手机上显示了一条信息:告诉宋暖,饭饭和粒粒在我这里!

    而发送这条短信的人不是谁,正是舒云!

    “快!把手机还给我!”

    看见宋暖突然定睛地看着她的手机屏幕一动不动的样子,孙文颖顿时大惊又大慌,以为是舒云又把她母亲什么残忍的图片给发送了过来,担心会因此吓到宋暖,同时也更为担心母亲安危地不由拔高声音叫宋暖赶紧把手机还给她!

    然而。

    宋暖在死死地瞪着她手机屏幕整整十秒钟后,是把那条未读,却显示在手机屏幕上的信息举到她的面前,问她:“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饭饭和粒粒在她的手上,这是什么意思!”

    “啊?什么……”

    对宋暖的这些话,孙文颖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先是愣了三秒钟,随即立即反应过来宋暖所说的这些话是个什么意思,她一手拿过宋暖手里递着的手机,随即点开一看!

    瞬间和宋暖刚才一样,死死地瞪大了眼睛!

    没有想到……

    舒云竟然丧心病狂地把饭饭和粒粒给带走了!

    一旁的龚姨听见饭饭和粒粒的名字,立即有所紧张地问宋暖:“怎么了?夫人,饭饭和粒粒怎么了?”

    不等孙文颖说一些什么,舒云的电话马上就给孙文颖给打过来了。

    这一下。

    整个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孙文颖更是死死地瞪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舒云!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好一会儿,这才把目光缓缓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宋暖……

    只看见,宋暖也瞪着眼睛,死死地瞪着她的手机。

    不过。

    不等她说些什么。

    此时的宋暖已经是一手从她的手里抢夺过去手机,自己径自接听,然而,宋暖都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只听见饭饭和粒粒清脆又欢快的声音一起响彻在她的耳膜上:“妈妈——!”

    立即马上!

    在宋暖听到饭饭和粒粒的声音,整个人不由呼吸一紧的时候,饭饭和粒粒两人都一起发出清脆又欢乐的声音,这让宋暖整个人再也无法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下一秒。

    饭饭和粒粒的那清脆又欢乐的声音就像是突然被人给掐断了一样,瞬间消失了个无影无踪,接着便是舒云很是轻柔的声音:“暖暖,有空过来,我想和你谈谈……”

    说着。

    舒云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停顿了一下,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继续说:“对了,记得带好你的护照和身份证过来啊,还有……也记得叫你楼下的那些保镖上来把小颖给赶走啊,知道吗?”

    对舒云的前一句,叫宋暖记得带护照和身份证过去,宋暖是不懂的,但后一句,舒云叫她把世爵安排在他们公寓楼下监护他们的保镖给叫上楼来赶孙文颖走,宋暖是听懂了。

    舒云这是要把韩世爵保护在她身边的保镖给支开!

    然后。

    宋暖趁机下楼!

    对宋暖周围的情况,舒云可以说是已经是了如指掌!

    末了。

    舒云那轻柔的声音是突然严肃了起来,“还有,你一个人过来!你也要记住,我和小颖可是一拨的。”

    舒云这话的警告和威胁是明显到不能再明显了,意思就是宋暖一个人过来,并且不能有所声张,更不能告诉韩世爵!

    此时无论舒云对宋暖提出怎样的要求,宋暖都是会统统答应的!

    因为饭饭和粒粒在舒云的手上,那可是比她的命根子还要重要的啊!

    她可不能让饭饭和粒粒有任何的闪失!

    一个能连续去害四条人命的人,那手段和心胸有多么的凶残,她就算是闭上眼睛,都能清楚的想象到!

    和舒云结束通话后,宋暖的手是紧紧用力地握紧住孙文颖的手,在龚姨一声紧张的问询:“夫人,饭饭小少爷和粒粒小小姐他们怎么了?”

    宋暖是突然眼神凶狠地看向孙文颖,接着对一旁的龚姨厉声吩咐:“龚姨,把人给我叫上,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

    说着。

    她把手机往孙文颖的腿上一丢!

    龚姨一听到宋暖终于肯把孙文颖给从家里赶出去,自然是开心得不得了,立即得令走过去,拿起座机话筒,就给楼下的保镖打电话,在她刚刚打通的时候,宋暖又对她补充了一句说:“把人都给我叫上来,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

    “诶!是!”

    龚姨听了,立即得令,对那头接通的保镖,是按照宋暖所吩咐的那样,把楼下的保镖全部都给一起叫了上来,在她的眼里,此时此刻孙文颖就是最大的危险,所以她觉得保镖也是很应该全部上来解决孙文颖这个大危险!

    而宋暖则趁着龚姨忙着给保镖打电话和严严实实地看管着孙文颖的时候,是回到房间,迅速拿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护照,然后在龚姨一个不注意的时候是迅速地溜了出去……

    还是孙文颖发现了宋暖偷溜出去的,急忙对一旁告诉看她看得就像是犯人一样的龚姨,“龚姨,暖暖走出去了!”

    等龚姨反应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宋暖早就跑出去了!

    这一下!

    龚姨可就慌了!

    这个时候,保镖一起全都上来,龚姨一下子突然明白了过来,宋暖这是故意引开她的注意,并且支开楼下的保镖,然后趁机跑出去!

    想起刚才宋暖在电话里提到饭饭和粒粒那样紧张的神色!

    龚姨连忙制止住一进来就想要把孙文颖给强制推出去的保镖们,然后立即转身拿起座机话筒,给公司里的韩世爵拨打过去电话。

    因为孙文颖还在公寓家里,所以韩世爵在召开高层重要会议的时候,都还把手机给随身携带这,并开着手机,一副随时准备公寓家里打来的电话。

    所以。

    在龚姨的电话一拨打过来的时候,会议室的气氛就被停顿了一下,但韩世爵就是当着那些高层人员的面,对一旁的吴宇森示意了一下,示意吴宇森替他主持一下会议。

    接着。

    他就拿着电话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龚姨,有什么事?”

    一走出会议室,韩世爵就马上接听了电话,同时看见是公寓的宅电,他也不需要那头的龚姨开口出声,他都能猜得出来是龚姨打过来的。

    并且。

    能让龚姨在他的上班时间随便打电话过来,绝对是和宋暖脱不了关系!

    “先生,出事了!夫人她……”

    那头的龚姨慌慌张张的!

    “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韩世爵的俊容骤然一紧张严肃。

    “夫人她趁着我们不注意,偷偷跑出去了!”

    龚姨着急地对那头韩世爵的汇报说,接着她是把宋暖如何引开她和把楼下的保镖们给支开上来的事情给一一告诉了韩世爵,当然也不忘告诉韩世爵,宋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接听了孙文颖的一个电话,那个电话来电人,她清清楚楚的看到是——舒云!

    “没错,是舒云!”龚姨说,“并且,好像还和饭饭小少爷和粒粒小小姐有关呢!具体是什么事情我还不太清楚,不过我已经让人看着孙文颖,不让她离开!”

    “饭饭和粒粒?”

    听到龚姨嘴里提到饭饭和粒粒,韩世爵整个人是骤然捏紧了手机!

    宋暖这样任性又不听话,肯定是因为饭饭和粒粒!

    但是!

    现在的他已经完完全全的知道,宋暖上当了!

    因为。

    饭饭和粒粒根本就不可能会出事!

    他就是为了预防有人会对饭饭和粒粒动手,虽然饭饭和粒粒每天都正常去幼儿园,但每隔一小时,他都会收到关于饭饭和粒粒在幼儿园的相关情况。

    并且。

    就在十五分钟之前,他才刚刚收到一次关于饭饭和粒粒在幼儿园的情况,此时的饭饭和粒粒如果没有正常的话,应该正在上着室内绘画课。

    宋暖……

    被舒云给骗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

    韩世爵的手机被占线打进来一个电话,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让他整个人不由一愣。

    来电的人,不是谁。

    正是舒云的丈夫,孙中宇。

    ……

    此时此刻。

    宋暖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舒云给骗了。

    她出了田心公寓,一口气跑到舒云所说的地点——景城国际机场旁边的酒店。

    对舒云约到这样地方,宋暖是挺意外的,因为舒云又是叫她拿身份证,又是拿护照的,并且还约在距离机场旁边的酒店,这让宋暖觉得,舒云是要把她给拐卖出境的感觉。

    但宋暖没有多想些什么,现在她满脑子都饭饭和粒粒那两个小家伙!

    她生怕自己去晚了一点点。

    饭饭和粒粒就会被舒云给有所伤害到!

    站在舒云所说的房间门口面前……

    不等宋暖按下门铃。

    房门就“咔”的一声,被人从里面拉开。

    “暖暖,你来了!”

    一看见宋暖,舒云那脸上就开心得不得了,并对宋暖伸出手,非常亲切地想要拉宋暖进房间里面。

    但宋暖是有所防备也有所厌恶和排斥地躲闪开舒云伸过来的手。

    接着。

    宋暖就大步走进房间里面,紧张又急切地四处张望着,看看饭饭和粒粒有没有在舒云的房间里,然而,别说饭饭和粒粒的影子,就连饭饭和粒粒的声音,她都没有听到一丝一毫!

    “饭饭和粒粒呢?他们在哪里?”

    宋暖当即一脸肃容地转身看向已经把房间门给关上的舒云。

    “暖暖,你刚跑过来,应该很口渴吧?要喝点什么?咖啡可以吗?”舒云依然是一派亲切又和蔼地态度和样子看着宋暖,说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现在怀疑了,不能喝咖啡,那牛奶可以吗?”

    说着,舒云便走向吧台去给宋暖倒牛奶。

    “饭饭和粒粒在哪里?他们在哪里?”

    宋暖走上前去,站在正倒着牛奶的舒云旁边,非常着急又带有愤怒地再一次喝问舒云,她的儿子和女儿在哪里!

    然而。

    舒云却把手里已经倒好的牛奶递向给宋暖,依然是那一副温柔到不能再温柔的样子看着宋暖,“来,喝一杯热牛奶,看看你这一路过来,冷吧。”

    说着,她抬起一只手便想要碰触宋暖额前的发丝,却被宋暖猛地抬手一挥!

    “够了!

    随着宋暖一声不耐又着急的喝声,舒云手里端着的牛奶应声倒洒在地毯上,由于地毯柔软,玻璃杯子没有碎,但杯子里面的牛奶却是狠狠地洒了满地毯都是一片白白的,看起来很是狼藉!

    看着宋暖一再不领情的样子,舒云不由苦笑一声:“暖暖,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吗?之前你和我不是挺亲近的吗?”

    “我问你,饭饭和粒粒,他们在哪里!”

    宋暖不想再和舒云在这里啰啰嗦嗦的说些什么,不耐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怒和着急。

    舒云似乎也不想和宋暖再东拉西扯些什么,看着宋暖,直截了当地说:“行,只要你跟我一起上了飞机,我马上就让人把饭饭和粒粒他们送回韩世爵的身边,你放心,我说到做到。”

    “我跟你一起上飞机?”

    宋暖奇怪又疑惑地看着舒云,同时心里也涌起一阵隐隐不安的感觉。

    “是啊……我们一起离开景城啊,我让你带的护照和身份证你都带过来没有?”舒云突然伸手握住宋暖的左手,这把宋暖给惊吓得往后倒退了两步,避开舒云的碰触。

    “和你一起离开景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宋暖皱眉看着舒云。

    却只看见舒云轻轻一笑,双手抱胸地看着她,轻轻地挑了挑妆容精致的眉毛:“暖暖,我都把话给说到这个份上了,难道,我对你的意思,你还不懂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暖先是一愣,随即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舒云,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是越瞪越大,整个人都不禁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有着一股极度让不舒服的寒气从她的脚底里一下子蹿上了她的心脏口处,然后那寒气是瞬间散发在她全身上下的毛孔里里面,让她整个人都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

    眼前的舒云……

    她一直以为是对韩世爵有着不轨心思的,没想到……

    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

    让舒云有着不轨心思的人不是韩世爵,而是——她!

    我去!

    这也太扯了吧!

    宋暖看着眼前的舒云,很想要转身就走,但是饭饭和粒粒的安危却让她不得不忍受心口一阵阵涌起的恶心,继续留在房间里和舒云对峙。

    只听舒云再一次重复一遍刚才所说的话:“只要你答应和我一起离开景城,饭饭和粒粒我绝对立即马上送回去韩世爵的身边去。”

    宋暖:“……”

    看着舒云那一张让人排斥又恶心的嘴脸,宋暖没有得选择,为了饭饭和粒粒的安危,她只能答应舒云这可笑的要求。

    同时。

    她是在心里祈求,祈求韩世爵一定要快快找到她!

    ……

    与此同时。

    坐在车里的韩世爵的俊容是一片冰冷的冷峻!

    对舒云,他一开始和宋暖一样,以为舒云是对他有着那种龌蹉的心思,但自从舒云突然出现在他的私人别墅的后,他就立即怀疑,甚至可以说确定——舒云是有不轨心思,但她不轨心思的对象不是他,而是他的老婆——宋暖!

    没想到……

    他的这一个猜测,还真被他给猜中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当年宋暖被宋建设和王爱琳设计送上他的床,不是舒云指使,而是孙中宇指使的!

    原来。

    当年。

    孙中宇无意发现舒云对宋暖有想法的时候,是非常的愤怒!

    那个时候。

    孙中宇并不知道宋暖就是她的亲侄女,调查知道宋暖是韩念臣的初恋后,他当时是抱着毁了宋暖的心态来威胁宋建设和王爱琳……

    宋建设那个时候因为没有能力和孙家抗衡,便放手一搏的把宋暖将计就计的送上了韩世爵的床,其实宋建设对韩世爵是否会看上宋暖,他没有任何的把握,他只是对韩世爵颇为上欣赏,并且万一韩世爵当真看上了宋暖,那宋暖也就会因此安全的了!

    没想到……

    还真如他所愿,韩世爵当真看上了宋暖,并和宋暖结婚,但宋建设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当年威胁陷害他的人竟然是孙中宇,宋暖的亲三叔!

    孙中宇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当年想要毁掉的女孩竟然是自己二哥苦苦找寻的亲生女儿,顿时非常的愧疚!

    尤其是他的妻子舒云竟然还对宋暖念念不忘!

    于是。

    孙中宇是打算和孙老爷子他们坦白这一切的,但舒云担心自己的心思会因此曝光,竟然丧心病狂的杀人灭口!

    宋建设和王爱琳的死是舒云蓄谋而为的!

    至于韩念臣和韩念杰则是舒云无意的,用舒云的话来说,他们自己送上门来,那也是他们的倒霉了!一点都怨不得她!

    对这样的舒云,尽管是在韩世爵的意料之内,但他还是颇为震惊的!

    只不过呢!

    舒云是逃不过他的手掌心的!

    由于孙文颖的提供线索,他完全可以确定舒云现在妄想试图想要把宋暖给带离景城!

    只要舒云和宋暖一出现在机场,就立即会被团团监控住!

    这女人!

    这竟然敢抢他的老婆,真是滑稽至极!

    同时。

    他也清楚的知道,因为宋暖在舒云心里的分量,所以舒云对宋暖,是不会有所伤害的。

    但他仍然无法放心。

    因为,这狗急了都能咬人,更何况是人!

    还是那样丧心病狂又毫无人性的舒云!

    ……

    这个时候。

    如韩世爵所预料的那样。

    舒云在和宋暖一起过安检的时候,舒云就被暗中潜伏着的警察给一手铐住了她的双手。

    由于舒云的剧烈反抗。

    宋暖被不小心的碰撞了一下……

    ……

    当宋暖醒过来的时候,不是在医院,而是在韩家老宅,韩世爵卧室的大床上。

    韩世爵这个男人没有坐在床边上等她醒来,而是坐在距离大床不远的单人沙发上,双腿上放着轻薄的笔记本,骨节分明又修长的双手在噼里啪啦地轻敲着,对她醒来,也不过是抬眼看了一眼,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了一声:“醒了。”

    便继续低头轻敲他腿上的电脑。

    “世爵……”

    看见韩世爵,宋暖整个人都一下子激灵了起来,脑袋着急又有些慌乱地开口想要问询些什么的时候,韩世爵将手里的笔记本轻轻一合上,接着随手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然后。

    他就像是一只潜伏又优雅的豹子一样,用着“已经到嘴的猎物”的锐利而慵懒地看着宋暖,一步一优雅地慢慢走进了过来,带着极强的压迫感地俯身在宋暖的面前,一双深邃的黑眸缓缓眯起一道危险的光芒出来:“夫人,我觉得,咱们还是回到四年前吧!”

    四年前?

    回去什么四年前?

    宋暖不由一愣,这男人,她现在可是非常想要知道饭饭和粒粒他们是否安全无事,还有舒云是不是已经被绳之于法了,他倒好,竟要和她说什么回到四年前?

    回到四年前做什么?

    那个时候,他可是像个魔鬼一样让她惧怕,让她无时无刻都不许不听从他的话和服从他的命令!

    但下一秒。

    宋暖是瞬间反应了过来!

    韩世爵的意思……

    很快。

    宋暖是轻轻一笑,整个人都瞬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好一会儿。

    她是伸出双手,轻轻搂住眼前这个男人的脖子,语气很乖巧,也很甜地说了一个字:“好!”

    就在她的脸主动地微微靠近男人的嘴唇上面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咚咚咚”大力敲门声,接着便是粒粒那清脆软糯得非常可爱的小嗓音响了起来:“妈妈,太阳晒屁股了,你快起床呀,我要爸爸!我要爸爸给我骑大马!妈妈,你能不能把爸爸先借给我骑一下大马啊……”

    “妈妈呀……妈妈呀……”

    说到最后……

    粒粒那小嗓音是哀求的极为的可怜兮兮,宋暖就算没有打开卧室门出去看,也能想象得粒粒那个小家伙此时此刻正惨兮兮地双手拍在门板上,那可爱的小模样绝对是可怜得让人忍俊不禁……

    但宋暖却在心里得意又愉悦了回了粒粒两个:不能!

    因为……

    她现在得要好好用美色去贿赂一下眼前这个男人……

    要不然……

    她往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谁让她一而再的不乖!

    还那样不管不顾的一而再在没有他的保护下,也没有知会他的情况下,擅自去见危险的舒云!

    下一秒。

    她柔软的嘴唇便主动地亲吻在男人的薄唇上,一边仍然有些害羞和笨拙地亲吻着那两片薄唇,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那个……我们可以了……”

    紧接着。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下……

    她整个人就被韩世爵给轻轻压倒在大床上。

    很快。

    那两张原本冷峻的薄唇,是瞬间火热异常地化被动为主动……湿热的触吻在她的脸颊上、脖颈上……一路往下……

    房间里。

    气氛……

    瞬间一片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