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单相思119,心急如焚,他挂了她的电话,失了踪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欢欢,这到是底怎么一回事啊?好端端的,你怎么又和楚家那孩子闹出绯闻来了?而且还是这种不清不楚的照片……”

    靳媛也看得瞪直了眼,没好气的伸手又想戳这个爱惹事的小孩额头来了。

    一事还没消停呢,这一事又起了,怎么就这么能闹腾呢嫜?

    “妈,他们胡写的呢……我边上还带着邝姐,而且,我们才不是去开房,只是去找人好不好?找的是老彭,就是我以前那个神眼老大彭柏然。是楚亦来有事要请人家帮忙……那些狗仔,这是为了吸引眼球,胡乱编的,跟我完全没关系……撑”

    萧璟欢觉得好冤,一边躲着母亲的一阳指,一边为自己抱不平,心下委屈极了:

    “你们要是不信,可以把邝姐找来问问的。又或是,我可以把老彭找来,或是找酒店拿访客登记资料……都可以说明这事,绝绝对对是编的……”

    萧至东见女儿说的这么有板有眼,自是信的。

    他才不信自己这个挑剔成性的女儿,会看上那个才见过没几面的楚家小子呢!

    这倒不是说楚家那孩子不好,只能说那孩子,没有太多能吸引他女儿的特质。不像当年那个邵锋,不光脑子好使,而且,长得好看,一下子就征服了女儿的眼球。

    “那这亲吻照怎么回事?”

    靳媛指着那有点不堪入目的照片,仍是横眉竖目的。

    照片上,是萧璟欢把人压在墙头在吻楚亦来,距离虽然有点远,但是画面感还是很真切的,不像是P出来的。

    “冤死,冤死……我脚下不是溜了一下么,那楚亦来就扶了我一扶,两个人脚下都没站稳,然后一个错位,就变成这样了。事实上,我们根本没亲上好不好。我发誓这绝对只是视角问题。”

    萧璟欢几乎都要举双手起誓了。

    只是,说着说着,她突然以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而后,有点焦急的,很是怀疑的质疑了起来:

    “这新闻什么时候发布出来的呀?长宁哥不会是因为这该死的绯闻,生气了,才不回家的吧!”

    想想啊,昨晚上,他前脚还在为她重金拍下旧情人的玉扳指在不高兴呢,要是后一刻,再瞧见她和“绯闻男友”闹出这么一出,谁受得了?

    “好像是半夜发上来的。”

    萧至东查看了一下说。

    现在点击已过千万。

    靠,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多爱看热闹的闲人啊!

    萧璟欢猛翻白眼,郁闷啊:

    “妈,这事,真不能怨我啊……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偏偏现在找不着长宁,她想解释,也无从解释,脸上不由得浮现了焦虑。

    “你先别急。长宁不是那种不问清楚就和你生气的人。他一定一定是被别的事情给耽搁了。别急,别急……”

    萧至东生了有四个孩子,这几个孩子当中,只有萧璟欢是女儿,也只有这个女儿,从一出生就得到了他满满的疼爱。

    因为疼爱,所以特别的关注,所以知道这个孩子,身上汇集了他和靳媛所有的优点。

    比如,遇什么事,都很镇定,临危不乱,那是她的特质之一。

    可这一刻,他在女儿眼里清楚的看到了紧张。

    是的,这个嘴里口口声声说要离婚的孩子,是那么的紧张她的丈夫,会因为这个误会生气。

    他突然意识到,这孩子同时也遗传了他身上那个毁他一辈子的缺点:后知后觉。

    明明喜欢着,犹不知,这可不行啊!

    回头,他一定得好好提醒她一下才行。

    “是啊,别急,既然是误会,既然有人证,这事就不是大事。现在,乖乖坐下,乖乖吃饭。再等一会儿,长宁一定会打电话过来的……”

    靳媛也宽慰起女儿来。

    可她还是没心思用餐:

    “我哪还有胃口啊!”

    她狠狠戳着那枚吃了一半的蒸饺,生生就将它戳烂了。

    正郁闷着呢,搁在餐桌上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上头显示的号码是公寓那边的:

    “是长宁。”

    她欣喜的叫了一声,接通,没等他说话,就喊了过去:

    “你跑哪去了?”

    声音是那样的急切。

    电话那头,却是一阵沉静。

    这情景,太过于反常。

    她的心一下变得七上八下了:

    “长宁?是……是你吗?长宁,你手机怎么打不通?”

    “手机坏了。”

    那边传来的声音有点暗哑,和平常时候很不一样。

    “怎么坏的?”

    “过程不重要。”

    那声音也太过清冷了吧!

    “长宁……你……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她咬着唇,轻轻的问:

    “你等在家里,我马上过来,然后,我们好好谈谈……我有话想和你说……马上……”

    “欢欢……”

    靳长宁淡淡的打断了她的话:

    “你乖乖留在别墅那边。不要过来了。”

    她一呆直叫:

    “为什么啊?”

    “我有事,得出去一趟。你和妈……你和靳董事长说一说,这几天,酒店那边,由她去监管几天……”

    这话,让萧璟欢心里狠狠的咯噔了一下。

    怎么叫她妈叫成靳董事长了?

    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生疏了?

    “你,什么意思?”

    她问得涩涩的。

    “就这样吧!过几天,我会再找你的。”

    “喂……”

    不等她说再见,他就匆匆挂了电话。

    她还有好些话要说呢……

    “怎么了,怎么了?”

    靳媛听得那个急啊,又没按免提,具体说了什么,她又听不到,隔靴抓痒的,最是急人。

    萧璟欢不答,回拨,却没有人接了。

    怎么就不接了?

    为什么不接啊?

    长宁,你就不能把话给我好好说清楚的吗?

    你就非要这么急死我的吗?

    拨了两遍,依旧没有人接。

    心急如焚的她当即立断:“妈,我要回公寓看看,小邝,给我备车。我要去公寓。”

    “行行行,爸爸妈妈陪你过去。”

    萧至东马上应下,现在,他们可不敢放这个宝贝女儿出去,这精神状态,要万一出点什么,他们一定得急死。

    于是,他们一行人,顾不上吃早点,就驱车走了出去,虽然错开了上班高峰,但是,抵达公寓还是花了有四十几分钟。

    一到家,她就冲了进去。

    公寓内,的确有他来过的痕迹,茶几上搁着他那只被摔坏且湿透了的手机,对,肯定是摔的,屏幕碎成了那样,而且还下过水,闻着有茶的味道,显然,是被茶水浸的,两张卡还在里头。

    也就是说,现在,她和他算是彻底失去了联系。

    这个社会,手机拉近着所有人之间的距离,一旦离了手机,就等于失去了那个人的所有音讯。

    除此之外,他有在浴室那边洗了个澡,里头还有一些潮湿之气,以及他用过的洗浴精的味道,热气也还未散尽,脏衣篓里还有他换下的衣服,她拿起来闻了一下,满满的全是烟味道,也不知之前他抽了多少烟。

    这人啊,不像她哥哥,有烟瘾,他烟酒都不怎么沾的,昨天他这是怀了多大的心事啊,居然就抽成这样了,而且……

    衬衣的领子上,还有一个红唇印……

    看到那个口红印,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心,钝钝的就疼了起来。

    昨晚上,他去哪了?

    身边怎么会有女人?

    今天他又是去哪了?

    这口红印是怎么一回事啊?

    无数疑团在心里奔腾着。

    靳媛也看到了,并且有留意到女儿的脸色,于一瞬间内惨白的样子,让人心疼极了。

    虽然她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但是,基于她对于长宁那孩子的了解,她绝不相信他会因为在妻子这里受了刺激,就会跑出去找其他女人来报复。

    他绝对不是那种人。

    “欢欢,这些都不重要……你看着我,看着妈妈……千万别胡思乱想,阿宁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听懂了吗?肯定是有事发生了,但那事,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就像你的绯闻,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实际上是那样的。现在重要的是阿宁呢?刚刚他都和你说什么了?”

    靳媛拍了一下女儿的脸孔,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他没说什么,他只说他要出去一趟,过几天,他就会回来。他让妈妈您回酒店主持大局。”

    她把靳长宁交代的事简单的说了,心里却乱成了一锅粥,怎么也静不下来。

    那抹口红,深深的扎痛着她的眼睛。

    “出去一趟?”

    靳媛眯了一下眼,和身边的萧至东交换了一下眼神,提出了一个疑问:

    “既然他本来就在外头,那他为什么要刻意回一趟家来?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萧璟欢想到了什么,往床头柜前跑了过去,打开了属于靳长宁的那一只,里面的东西没了。

    “妈,他的护照不在了。他回来是拿护照的。给机场打电话,马上查一查这个时间段的所有飞往各地的航班……”

    虽然这是一个麻烦事,但是,凭父母的能力,想要做到并不难。

    然后,他们真就这么做了。

    半个小时之后,结果出来了,靳长宁乘坐班机飞往北京了。

    北京?

    他上北京干什么去了?

    而且如果只是坐国内的航班,他干嘛刻意回来拿护照?

    难道,他还打算出境吗?

    “我也去北京。”

    二话没说,萧璟欢想订机票飞北京,却被靳媛给一把夺走了手机:

    “去北京很容易,但去了北京之后呢,你怎么去找他?他手机一天不买新的,一天不补卡,你觉得你找着他吗?”

    答案是肯定的,哪可能找得到。

    “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乖乖给我在上海待着,安心等他回来……”

    “可我怎么安得下心?”

    她急的都快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相对的,靳媛是见惯风浪的,非常的沉得住气,横以一眼,居然就来了一抹不阴不阳的假笑:

    “呵,现在知道操心是什么滋味了吗?想当初,你跑去撒哈拉大沙漠玩命时,一连可关了足足有两个月的机。我想问问了,那个时候,你有想过长宁的感受了没?现世报来了吧……”

    “……”

    这是她亲妈吗?

    一句话把她堵得那是哑口无言。

    “行了行了……淡定点。急什么急,不管发生什么事,总会有真相大白的时候。走,我们到门卫那边查查监控,看看他是一个人回来的呢,还是带了人回来的?”

    靳媛冷静的不得了,拉着萧璟欢去门卫那边查了监控。

    最后确定,靳长宁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由一男一女陪着回来的。

    那两个人,萧璟欢自是认得的,不是别人,正是燕不悔和郦洛那对夫妻。

    ---题外话---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