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番外:愿我如星君如月【038】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三王爷又岂会给?

    他如此处心积虑,而且,他此番带棠婉来大齐,目的本就是两个。

    一个,利用棠婉跟樊篱的关系,成全二人,卖人情给大齐帝王,让对方同意帮助自己夺嫡撑。

    另一个,就是拿到回血珠嫜。

    因为他的老父皇一直想要得到这个玩意儿,他准备投其所好,让其对自己刮目相看。

    如今,第一个目的显然没戏了。

    这第二个好不容易到手,他又岂会再还出来?

    不仅不会拿出来,面前的这个男人还不能活着,知道的太多了,必须让其永远闭嘴!

    伸手缓缓探进袖中,装出在掏回血珠的样子,与此同时,目光警惕地一扫左右,看看是否有人前来。

    见没有人,他一枚银针入手,快速自袖中抽出,朝前面的男人一甩的同时,戒备地后退两步。

    动作一气呵成、快得惊人。

    棠婉惊觉过来,脸色大变,惊恐地睁大眼睛。

    原以为一场悲剧就要这样眼睁睁发生,却没想到樊篱当即作出了反应,火红的身影一偏,那枚闪着幽蓝寒芒的银针就轻擦着他臂膀的衣料凌厉飞过。

    樊篱又不是傻子,他早就窥破了三王爷的心思。

    一个方才都要杀棠婉灭口的人,又如何会放过他?

    有惊无险,棠婉微微松了一口气。

    可是下一瞬,三王爷又再度提了掌风,朝樊篱劈了过来,不给樊篱一丝喘息之机。

    樊篱没有内力,只能躲避。

    三王爷步步紧逼,两人痴缠打斗在一起。

    樊篱避无可避的时候,也会接几招,只不过,都是徒手不带一丝内力地相接。

    三王爷招招狠厉,一副迫不及待置樊篱于死地的样子。

    恐被伤到,棠婉稍稍避开了一些,蹙眉看着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然,脑中还是快速活动开了。

    如今形势樊篱完全处于劣势,三王爷杀樊篱势在必得。

    她不想樊篱死,非常非常不想。

    其实这个时候,如果她能帮樊篱,保住性命,并杀了三王爷夺回那颗回血珠,她跟樊篱的关系完全可以扭转。

    这是最好的一条路,因为她很清楚,如果樊篱死,就算三王爷不杀她,将她带回去,她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可是,让她郁闷的是,这最好的一条路,走不通啊。

    因为,樊篱没有内力,她又不会武功,她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她完全无能为力。

    没有办法,不得已而选其次,她只能走另一条路。

    也是唯一的一条路。

    那就是站在三王爷那边。

    这样,至少应该能保住性命。

    所以,她就站在那里未动。

    可是,她终究还是不忍心亲眼看着樊篱在自己面前被杀,略略撇了脸,她看向别处。

    但,眼角余光还是能感觉到那抹大红的身影被中伤踉跄的样子,以及倒地又爬起、顽强搏击的样子。

    完全没有内力,完全凭着一个普通人的力气,空有招式地搏击,让她想到以卵击石这个词。

    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她蹙着眉头,将脸别得更厉害些,不敢看,不忍看。

    她听到了樊篱隐忍闷哼的声音。

    心口一颤,紧接着,她又听到三王爷唤她的声音:“棠婉,过来!”

    她将别过的脸转回去,便看到樊篱已经被三王爷钳制住。

    看樊篱无法动弹的样子,应该是被点了穴位。

    她长睫颤了颤。

    三王爷将一个什么东西朝她这边一扔:“杀了他!”

    棠婉呼吸一滞,朝地上看去。

    赫然是一把匕首。

    瞳孔一敛,她愕然抬眸。

    这个男人是让她用这把匕首,亲手杀了樊篱?

    见她未动,三王爷皱眉不耐道:“快点!本王把话说白,在本王的眼里,你知道的事情并不比樊篱知道的少,而且,你跟樊篱有过旧情,谁知道你对本王是不是忠心?只有你亲手杀了樊篱,本王才敢相信你。快动手吧,如果你不想给樊篱陪葬的话。”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没有说。

    若他日大齐帝王发现樊篱被杀,那也不是他杀的,而是被这个女人所杀。

    棠婉苍白着脸,微微抿起了唇。

    这个男人的意思她自是听懂了。

    如果她杀了樊篱,他会放她一条活路,如果她不杀,他便会将她跟樊篱一起杀掉。

    所以,她……

    别无选择了吗?

    怔怔看向樊篱,樊篱却并未看她,轻凝着眸光,不知看往远处的哪里。

    棠婉缓缓将视线收回,垂目看向脚前方不远处的那把匕首。

    犹豫了片刻,才艰难地迈出步子,上前,徐徐弯腰,将其拾起,五指一收,紧紧攥住匕首的把柄。

    再抬眼看向两人时,樊篱已经将落在远处的目光收回,也朝她看过来。

    四目相对,他的眼中一片深邃。

    眼帘颤了颤,她低垂了眉目。

    “磨蹭什么呢?快点!”三王爷再次沉声。

    棠婉这才抬起沉重的双腿,一步一步,缓缓朝两人走过去。

    才几步的距离,她的心里已是百折千回。

    行至两人面前站定时,握住匕首的那只手更是难以抑制地抖了起来。

    “这里,用点力!”

    三王爷伸出食指点了点樊篱左心房的位置。

    棠婉的手心有冷汗冒出,她再度看向樊篱。

    樊篱却面色沉静,淡漠地看着她,似是在等着她执行,又似是看她到底怎么做。

    她心跳砰砰。

    从未杀过人,她很怕。何况还是自己爱的男人,让她如何下得了手?

    “本王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里耗,你如果再不动手,本王可就动手了,只不过,你应该知道,本王动手,那可不是只要一人性命。”

    棠婉心口一撞。

    他的意思,他动手,就会连她的性命一并取了。

    轻轻咬了唇,她紧紧攥住匕首,一点一点举起来,不敢再看樊篱的眼睛,她直勾勾盯着他的胸口,方才三王爷食指轻点的那个地方。

    头皮一硬,她闭眼,刚准备刺过去的时候,空气中突然一股异流涌动,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腕上陡然一下刺痛。

    “当啷”一声,匕首因为吃痛掉在地上。

    她骇然睁眼。

    与此同时,三王爷也一惊,刚准备对樊篱下手,却有人比他更快,甚至都没看到对方从哪里冒出来的,只觉得眼前明黄一晃,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樊篱已经被人扯走。

    再看,一身明黄的男人已经长身玉立在不远处,樊篱被他护于身后。

    三王爷跟棠婉皆是脸色大变。

    是大齐帝王郁墨夜。

    “三王爷,朕看你来大齐是客,一直以礼相待,为了替三王妃解毒,甚至将唯一的一颗回血珠都给了王爷,王爷就是这样回报朕的吗?”

    帝王边说,边回头,伸手解了樊篱的穴道,末了,又转过头来,看向三王爷。

    声音不大,却寒意毕露,面沉如水,眸中却冷色昭然。

    三王爷跟棠婉都心口一颤。特别是三王爷,惶恐之余,脑中也快速思忖起来。

    事实已摆在面前,此时若再解释这只是一场误会,显然不可能。

    脸已彻底撕破,所以……

    三王爷突然想起他还有两个随从,两人也都是高手。

    回头看向亭中,刚准备发号施令,却赫然发现,亭中站着一个女子,黑发长衣,发丝和衣袂被风扬起,猎猎飞舞。

    女子他并不陌生,是大齐皇后池轻。

    在池轻脚边的地上,他的那两个随从横卧静陈,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了,还是被击晕了。

    他呼吸一紧。

    ---题外话---谢谢【幽兰66】亲的月票~~扑倒,狂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