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双陆篇062对不起,我不认识那个女孩(第一更)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抵达机场的时候,时间刚好11点30分。

    利用一些私人关系,陆锡远查到陆棠苏确实买了12:00航班的票,可当他心急如焚到飞机上找人时,却始终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陆总,您要找的人不在飞机上,您是不是应该……”

    起飞时间到,机长不由得委婉提醒他。

    “Sorry,我这就离开。”

    陆锡远赶忙对人家点点头,急速下了飞机。

    一边走,一边拿起手机拨打陆棠苏电话,对方却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究竟是去哪了?

    应该不会出事吧?

    这一刻,陆锡远禁不住心慌,索性给助理打电话,吩咐他在H市地毯式搜索陆棠苏的踪影。

    然,几个小时过去,依旧没有任何所获。

    没有航班记录,在H市也找不到人,这丫头,到底在哪?

    会不会是去了临市坐飞机?

    陆锡远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于是让助理改变查找方向。

    果真,半个小时后,助理就对他说:“陆总,查到了,陆小姐坐的是下午的航班去香港,现在人应该已经在香港了。”

    “香港?”

    这个答案倒是在陆锡远的意料之外。

    “是的。可能是因为今天H市去香港的几趟航班都满了,所以陆小姐才会到隔壁市坐飞机。”

    隔壁市的机场离这也很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而已。

    “OK,了解了。谢谢!”

    陆锡远挂掉电话,眉头不自觉纠成一个川字。

    知道她的下落之后,心里的担忧总算稍稍减少一点点,只不过……

    一想到她突然就跑香港去了,他终究还是没有办法淡定。

    正打算启用直升飞机去香港找她,手机却突然响起。

    是陆景明打来的。

    “爸,您找我什么事?”

    按下通话键之后,陆锡远语带恭敬问。

    不知道为什么,太阳穴在这时突突直跳起来。

    果真——

    “锡远,法国那边的项目出了问题,你现在必须马上过去。”

    ……

    ——————

    香港。

    陆棠苏之所以会选择来香港,是因为在圣诞节那天早上,她突然接到约翰的电话——

    “糖酥酥,这几天有个冬日时尚展在香港举行,有没有兴趣去看看呢?我刚好也在香港喔。”

    约翰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兴高采烈。

    饶是陆棠苏心情低落,听到他的声音,也忍不住嘴角上扬:“你什么时候去香港?”

    数一数日子,约莫她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约翰了。

    约翰,这个全世界对她最好的人……

    嗯,对的!

    以前她会毫不犹豫认为大哥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可在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她,改变了看法。

    “我现在就在香港了喔。糖酥酥,香港的平安夜好美呢,听说今晚圣诞夜维多利亚港还有表演呢,怎么样,要来吗?”

    约翰兴致勃勃问她。

    “嗯……好!我等下就坐飞机去。”

    陆棠苏沉吟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了。

    眼前这样的状况她也肯定没有心思回C市工作,倒不如跟约翰出去散散心。

    于是,下定决心之后,陆棠苏不顾医生护士的劝说,当场就出院了。

    很不巧地H市飞香港的航班全满,她才叫了辆车直奔临市机场。

    到香港之后,约翰亲自去机场接她。

    两人玩了一天,第二天中午,结伴抵达会展中心参加时尚展。

    一到那,约翰就提出要带自己去见一位设计大咖。

    陆棠苏还好奇他指的是哪位,却万万料想不到,竟是Y.K品牌的创始人珍妮思。

    印象中,自己在巴黎被退学就是因为珍妮思给校方打了报告,所以见到珍妮思,陆棠苏原本挂在嘴角边的笑容瞬时僵住,杏眸不自觉溢过一丝尴尬。

    倒是珍妮思主动跟她打招呼:“嗨,棠苏。”

    对方友好热情的态度,总算让陆棠苏没那么不自然,于是,她也笑着回应:“您好,珍妮思。”

    两人互相问候之后,陆棠苏就听约翰对自己说:“对了糖酥酥,我有把你之前的作品给时尚展的组委会,他们很满意喔,所以如无意外的话,等下你应该可以在展馆里找到呢。”

    “噢,真的吗?太谢谢你了约翰!”

    身为一个设计师,最高兴的莫过于自己的作品被肯定了,陆棠苏当即就露出会心的笑容。

    “哎呀,咱们谁跟谁嘛。”

    约翰顺势搂住她的肩膀,“珍妮思,可以给我跟糖酥酥合个影吗?”

    “当然没问题。”

    珍妮思勾唇笑笑,拿起拍立得帮他们照了一张。

    “喏,给你!”

    她把照片给了约翰。

    约翰接过,一边仔细端详着照片一边笑,“哈哈,太棒了。认识糖酥酥这么久,总算肯跟我合照了。”

    “别说得我好像很不近人情一样。”

    陆棠苏没好气白他一眼。

    见他捂着照片,就跟个小孩似的,她摇摇头,趁他不注意时就把照片抽过来,二话不说装到自己包里。

    “喂,糖酥酥——”

    好不容易才能有一张跟她的合照,这么快就被夺走了,约翰不由得跺跺脚。

    陆棠苏却不理他:“照片我保管,省得你拿我的照片干啥去。”

    “你……我……”

    顿时,他被她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珍妮思见状,不禁被逗笑了。

    她走过来问陆棠苏:“你们感情真好,是男女朋友吗?”

    “当然不是!”

    “当然不是!”

    两人异口同声回答。

    “那就是死党了。真令人羡慕。”

    珍妮思由衷感慨。

    “呵呵——”

    陆棠苏干笑两声,突然也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而这时,珍妮思却语带恳切对她说:“对不起,棠苏!当初由于我听信了别人的一面之词,没有经过查证就让你被退学,这件事在我心中始终是块大石头,压得我没办法睡好觉。我在今天慎重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话落,珍妮思郑重地给她鞠了一个躬。

    未料到她居然会给自己道歉,陆棠苏赶忙摆摆手,“我已经不放在心上啦,真的。有没有那张毕业证,其实对我来说也不是特别重要,您不要往心里去。 ”

    “无论如何,我还是对不起你。我已经跟校方讲清楚了,他们很有诚意邀请你回去,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意愿?”

    珍妮思试探着问她。

    陆棠苏一脸为难拒绝:“抱歉,我刚开了一家店,所以……”

    “喔,好吧,我明白的。”

    珍妮思点点头,紧接着伸出手,“虽然有些遗憾,但祝你以后越来越好!你的作品我看了,确实非常棒,你非常有天赋!”

    “谢谢您,珍妮思!”

    陆棠苏礼貌地伸手与她交握。

    能够不被人误解,她已经很开心了。

    而且,像珍妮思这样在设计界德高望重、举足轻重的人,能够认可她,这对于陆棠苏来说,无疑是最大的鼓舞。

    但,她怎么突然间会知道自己是无辜的呢?

    想到这儿,陆棠苏不禁一脸疑惑看向珍妮思:“能否请教您一个问题?”

    “嗯?请说!”

    “您怎么知道我是无辜的呢?”

    “这个……,是你大哥告诉我的。”

    “我大哥?”

    “嗯!当初他为了C市那家Y.K品牌店主动找我,希望我能够将那家店面让出来。我起初并不肯,但他却对我说,他想帮自己心爱的女孩圆一个设计梦。可能是被他对那女孩的深情感动了吧,反正后来我答应了,而且也跟他签了合同。刚好那时,我知道他是H市人,突然想起你,就随口打探你的情况,才知道你是无辜的……”

    珍妮思将实情一五一十告知她。

    陆棠苏听完,原本已经死寂的心,在此刻又不可遏制狂跳起来。

    娇唇蠕动着正想说些什么,就听珍妮思颇有感触地说:“你大哥真是一个特别绅士又有魅力的男人,被他爱着的那个女孩,挺幸福的。”

    “呵呵——”

    陆棠苏但笑不语。

    幸福?

    幸福吗?

    她怎么觉得心头益发苦涩呢……

    “可以打听下,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吗?”

    人都是八卦的,珍妮思当然也不例外。

    她很难得会欣赏一个人,而陆锡远则是其中之一,难免会比较好奇。

    陆棠苏当然不会告诉她,所以她轻轻摇摇头,违心开口:“对不起,我不认识那个女孩!”

    ……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陆棠苏在香港就呆了五天。

    来香港之后她就换了当地电话卡,并没有将号码告诉任何人,连云想和小艳,也只是微信联系。

    12月30日,明晚就是跨年倒数,想起陆景明之前给自己打的那通电话,陆棠苏心头顿时乱成一团。

    也不知道这几天父亲有没有再继续给自己打电话,更是不知道,大哥他……

    想起陆锡远,心,硬生生泛着疼。

    哪怕这几天她与约翰、珍妮思三人结伴,白天晚上拼命暴走,可夜深人静之际,还是忍不住对他思念入骨。

    拿出手机,换回原先的电话卡。

    一开机,有无数条未接来电提醒和信息窜进来,然,除了25日那天早上他打过几次电话之外,再也没有任何音讯。

    死心吧,陆棠苏!

    他都跟你提分手了,你还指望他回头么?

    放下过去,你再能得到更好的将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加油!

    暗暗给自己鼓劲之后,她索性又换回香港的电话卡。

    约翰和珍妮思一大早就坐班机回巴黎跨年。

    他们邀约陆棠苏一起过去,但被她笑着婉拒了。

    其实,一个人在香港跨年,也挺好的,虽然孤单,却有另一番领悟。

    狠狠睡了个午觉,直到华灯初上,陆棠苏才收拾完毕出门,一路闲逛。

    吃了许多地道的美食,又到各大名店疯狂采购,之后,她提着大包小包回酒店。

    出电梯往自己房间走,远远地,就见门口站了一个人。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