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纳薇自然是没有礼服的,事实上,她和亚力克从泰国仓皇出逃,一件替换的衣服都没有。本文由 χs。 首发所有的一切,都是之后让人替她准备的。

    伊莎贝拉看着柜子里挂着的几件套装,用力摇了摇头,道,“不行,这些上不了台面的衣服怎么能穿出去?”

    上不了台面的?这些可都是顶级的名牌!一套就得几位数的天价。纳薇嘴里没说,心里却再一次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和这些富豪的距离。

    伊莎贝拉看了她一眼,道,“现在定制是来不及了,不然做完美容我带你去店里买几件现成的。”

    纳薇下意识地拒绝,“不用了,晚上的宴会我不想去。”

    伊莎贝拉睁大眼睛,“为什么?我请帖都发出去了。圈子里的人都想认识你呢。”

    纳薇,“为什么?”

    伊莎贝拉回答地理直气壮,“因为你是安迪的女朋友。”

    她伸手拽住纳薇的胳膊,将她拉出房间,外面汽车已经在等待了。见她们出门,西装笔挺的司机立即替她们拉开后面的车门,毕恭毕敬地请两人坐进去。

    车轮子一滚,到了一家高级会所,大殿里金碧辉煌的样子毫不逊色于皇宫。

    纳薇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拘谨地不知道该将眼睛放哪里,倒是伊莎贝拉落落大方地走到前台,和工作人员谈笑风生。

    伊莎贝拉是这里的常客,谁都知道她的身份,见她来消费,前台小姐立即将负责人喊来了。一个穿着套装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她美艳动人,身材凹凸有致,是那种让人一看就过目难忘的尤物。

    “伊莎,好久不见了。”

    伊莎贝拉笑着和对方拥抱了下,相互在脸颊上行了亲吻礼,道,“妮娜,我去泰国了。”

    妮娜惊讶,“泰国?去旅游吗?”

    伊莎贝拉眨了眨眼,似真似假的道,“看人妖去。”

    “那种地方……”妮娜眼底露出不屑,“你也不怕脏。”

    伊莎贝拉向纳薇望去一眼。

    纳薇低着头,当做没听到。

    妮娜这才发现和她同来的还有一个亚洲姑娘,便打趣问,“怎么?你还真要给我介绍个雇员?我这里不缺人手。”

    伊莎贝拉干咳了一声,飞快地打断她道,“哎呀,你胡说什么,她是安迪的女朋友。”

    妮娜大吃了一惊,脸上表情夸张,“安德亚斯?你是说丹尼尔的哥哥?”

    伊莎贝拉心里带着嘲讽,脸上却一本正经,“是的。你可别小瞧我们这位纳薇姑娘,听说她和安迪一回来,女王陛下就亲自接见了她。”

    妮娜说了句真的吗,便没下文了。她心里虽然看不起纳薇,却没表现在脸上,立即换上了一副职业笑容,问,“那你俩今天来,有什么需要?”

    伊莎贝拉道,“晚上有一个宴会。替我们做个美容吧。”

    说着,她将纳薇推了出来,似真似假地道,“今晚的主角是她,你亲自给她做吧。”

    妮娜有些不乐意,觉得这有些大材小用了,便道,“要不然我给她找个总监助理。我……”

    伊莎贝拉打断她,道,“放心,她的费用都算在我账上。”

    听她这么说,妮娜便不再拒绝,问,“那你呢?”

    “我先去做个水疗。前几天去了泰国,那边空气太潮湿,浑身骨头痛。”

    妮娜替她安排好,然后将纳薇请进了一件单独的包间,道,“您先准备下,我马上就来。”

    说完这句,她就离开了,扔下纳薇一个人。

    纳薇环视房间,这里专修的非常奢华,档次堪比任何一个五星级宾馆。屋子里有一个偌大的浴缸,里面热气萦绕,洒满了玫瑰,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大幅度的落地窗前摆放着一只床榻,上面放着干净的浴袍和浴帽,纳薇伸手摸了一下,柔软无比。毛巾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她忍不住凑过去闻了一下,暗道,这用的是什么香水,真好闻。

    这时,传来敲门声,得到她的允许后,妮娜走了进来,看着纳薇道,“请您换好浴袍,躺在床上。”

    纳薇这才反应过来,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宽衣解带,即便对方是个女人,也让她有些尴尬。可是,妮娜却仿若不见,径自准备着自己的美容器材。

    纳薇飞快地换好衣服,在床上躺下,谁知,刚躺平,妮娜又道,“请您正面对着我,我并不是按摩师。”

    纳薇红着脸翻了个身,虽然妮娜的用词都很职业性,礼貌得让人挑不出瑕疵,甚至她脸上的笑容也很到位,却让纳薇觉得十分拘谨不舒服。

    妮娜伸手按在她的眼皮上,示意她闭上眼睛,然后将洗面膜敷在她脸上。

    纳薇只觉得一阵清清凉凉的感觉钻入皮肤,鼻翼间清香芬芳,让人很是惬意。她深吸一口气,对自己道,别想那么多,好好享受吧。

    房间里点着熏香,纳薇有些昏昏沉沉,就在她快要入眠之际,只听妮娜在那说,“你是第一次来丹麦吧?”

    纳薇下意识的点头。

    “喜欢这里吗?”

    她轻声嗯了一声。

    妮娜又问,“那你是怎么和安德亚斯认识的?”

    纳薇道,“说来话长。”

    妮娜笑道,“我们有的是时间。”

    纳薇不由皱了皱眉头,“我记不得了。”

    妮娜打了个没趣,道,“你挺幸运。能遇上这么一个好男人。”

    纳薇自嘲地挑了下嘴角,心道,你们都只知道我飞上枝头变凤凰,却不知道变凤凰前我受到的苦难。

    妮娜本想从纳薇嘴里挖出一点八卦新闻,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没想到这个女孩不骄不躁,什么也打听不到,失望之余又觉得无聊。

    在这家高级美容会所里当经理,她工作这些年,看多了上流名媛,有生来就好命的,也有靠后天拼命的。但是,妮娜性子高傲,从没羡慕过谁,但纳薇……

    做好美容,再上妆,做头发。等这一套程序都结束的时候,已经快下午四点了。

    伊莎贝拉坐在待客厅里等,看见纳薇出来,不由一怔。

    显然,这个女孩装扮一下后,比她想象的要好看得多。

    一头黑发烫成了大波浪,柔柔地垂在腰间,一双眼睛妩媚动人,带着一丝撩人的气息。她的脸不像有些亚洲人那样又圆又大,相反,下巴很尖,脸很小,惹人怜爱。

    伊莎贝拉愣忡之后,有个念头跳进大脑,她突然不想带她去参加宴会了,因为她不想让男人为她神魂颠倒,尤其是安德亚斯。

    就在她神游的时候,妮娜问,“怎么样?还满意吗?”

    伊莎贝拉立即回神,冲着妮娜笑了笑,“满不满意,这得问安迪。不过,我看着就很好。”

    结完账,她拉着纳薇道,“接下来,我们去买礼服。”

    ***

    折腾了一个下午,到了夜间,终于到了宴会时间。

    纳薇穿着华丽的礼服,和伊莎贝拉一起去赴宴。

    这是一家私人会所,停车场上挺慢了各种配置的高级轿车,还没走入宴会厅,就给人一种奢侈华丽的感觉。

    见纳薇有些迟疑,伊莎贝拉伸手拽了她一把,道,“怎么啦?该不会是在想打退堂鼓吧?”

    纳薇不说话。

    伊莎贝拉笑道,“这种场面你都不敢面对,以后怎么面对更盛大的?”

    纳薇只好硬着头皮跟在她后头。

    出示了请帖,外面的保镖恭敬的向两人鞠了个躬,放她们进去。

    受邀来参加的人并不少,都是一些社会名流,哪一个都是身价上亿,哪一个都有头衔,也难怪纳薇会觉得拘束。

    伊莎贝拉带着纳薇进去后,众人的目光立即转了过来,一个女孩走了过来,她一手拿着酒杯,另一手圈住伊莎贝拉,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道,“看,谁来了。”

    伊莎贝拉得体地打了个招呼后,道,“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这位就是安德亚斯的未婚妻,来自于泰国的纳薇。”

    这么一介绍,无疑将纳薇推向了公众,一时成为焦点。

    有人问,“是泰国公主吗?”

    伊莎贝拉笑着看向纳薇。

    纳薇顿时有些尴尬,摇头。

    于是,又有人问,“是哪个皇亲贵族吧。”

    纳薇低下头,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她越是不想公布自己的身份,大家对她越是好奇,有人猜到,“最不济也是个富商的女儿,不然怎么配得上我们的安德亚斯殿下。”

    这句话虽然是个玩笑话,听在纳薇的耳朵里却又说不出的刺耳。

    伊莎贝拉在一边看着她下不了台,却不打算帮腔,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配得上?就她这样的贫民凭什么得到安迪的爱情?她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他的重视?想进入他们的世界,就凭她,也配!

    纳薇被一群衣冠楚楚的人包围住,心中已经够忐忑了,让她挑不起头的是自己的身份和过去。如果不是被亚力克玩弄于鼓掌,她怎会有机会接触到安德亚斯?如果不是被亚力克伤害,安德亚斯岂会对她产生怜悯的感觉?她和安德亚斯的互动全部来自于亚力克,偏偏这是一段多么悲惨的记忆,让她拼了命都要去忘记。

    她恨自己的出生是这么可怜可悲,又恨自己的人生那么崎岖,更恨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出挑的地方。她希望有人会来拯救她,可是现在是晚上9点,她知道没有人会来。她不能指望亚力克这个恶魔,来充当天使。

    然而,就在这时,宴会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穿着白色燕尾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环视四周,一眼就看了僵立在人群中的纳薇,几乎毫无迟疑地走了过来。

    “对不起,纳薇,我来晚了。”声调带着一丝愧疚,那是安德亚斯才有的温柔。

    纳薇一怔,喃喃的道,“你,你是……”

    “是我。”安德亚斯捏住她的手,让她忐忑地心奇迹般的平稳了下来。像是在做出保证一样,缓慢地道,“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地面对。”

    看着他温存的眼睛,纳薇知道,这真的是安德亚斯!

    ***

    音乐响起,安德亚斯邀请纳薇进入舞池,跳第一支舞。

    “我,我不会。”在场所有的人都在看她,纳薇下意识地想躲避。

    安德亚斯微微一笑,执起她的手,鼓励地道,“别怕,有我在。”

    纳薇很想拒绝,却抵不过他的温柔目光,她咬了下嘴唇,最终还是道,“我不想给你丢脸。”

    安德亚斯笑了,“别在乎其他人的眼光,不然在这环境中一天也活不下去。”

    纳薇一怔,随即抬头去看他,安德亚斯的表情虽然温和,却有哪里不同。

    见她盯着自己发呆,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问,“怎么了?我脸上有哪里不对?”

    纳薇忙摇头。

    他握住她的腰,踩着音乐缓步起舞,随着转圈、踏步,裙摆在空中荡出一个圆圈,如同一朵展开的玫瑰。

    伊莎贝拉看着场中间的两人,心中有一股说不清的感觉。

    两人跳了一会儿,纳薇道,“现在是晚上9点,亚力克他……”

    安德亚斯伸手按在她的肩上,“不用再担心,他不会回来了。”

    像是在承诺什么似的,他补充道,“永远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