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吃完饭, 又喝完了药。乐 文 w-w--o-m。临诀听见坐在面前的舒长青问道:“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

    临诀放碗的动作一顿, 根据剧情, 公子奇交给他的任务是接近舒家盗走医术宝典,至于如何接近并没有特殊要求, 而原身作为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杀手,只有代号, 没有姓名。

    于是他用了自己的本名,“我叫临诀。”

    舒长青立刻接道:“我看你比我年长许多,不如我就叫你一声临大哥?”

    这舒长青明显的亲近让临诀心中生疑,但他这会儿还要维持人设, 因而只是冷淡地应了一声。

    舒长青却显得十分高兴,他站起来把桌上碗筷收拾了, 便对着临诀道:“你身上伤得颇重, 还得好好休养几天。这间房出去走几步就是花园,你要是觉得闷了可以出去那儿走走。放心, 这宅邸里没有人会拦着你。”

    临诀冷着一张脸点头,见对方拎着食盒出去,就问系统道:“怎么回事?他真的不是齐舒?”

    系统:“不是。我已经检查过两次了,没有任何数据重合。”

    临诀道:“那他对我也太好了。”他看人一向看得准, 谁是真心谁是假意,看上一眼就能明白,除非对方是个连他都能骗过去的老狐狸。但是系统已经确定过对方并没有问题,那么他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这样一个年轻人,有可能骗过他?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说到:“你去看看自己的脸。”

    临诀微微一怔,他抬脚朝着洗漱盆走去,刚刚他洗脸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去留意这具身体的脸,此刻一低头,才发现这一次他用的是自己的脸。

    垂眸看着这张曾经给他招来无数祸患的脸,临诀冷冷一笑,“原来如此。”

    清楚了舒长青待他殷勤的原因,临诀的心彻底冷了下来。他这回用的是自己的脸,虽然为了维持人设不得不整日板着脸做出一副冷酷的模样,但底子摆在那儿,就算他故作凶恶,外人看来也实在赏心悦目,更何况,他一旦认真想要讨好谁,还真少有人能招架得住。

    不到一个月,舒府上下就渐渐放松了对他的戒备,就连舒家的家主都将他引以为知己。

    这天,临诀又应付了舒家主一天,等到走出舒家主的书房,回到自己房间时,他眼底的光彩微微一暗,脸上露出些许倦色来。

    毕竟要对着同一个人做一整天的戏,还得做得对方喜欢,实在不是件讨喜的活计。

    他躺到床上,刚刚要入睡,窗外忽然传来鹧鸪鸟的叫声,一声高一声低,连续叫了五下。这是公子奇暗示他可以行动的信号。

    临诀睁开双眼,从床上起来,换上早就准备好的夜行衣。

    舒家的医术宝典藏得极深,等闲密探连它是不是藏在舒家都没法确定,好在他前两天已经彻底获取了舒家主的信任,顺便让他带着自己参观了一下舒家的医学巨著,此刻对于那医术宝典藏在哪里,自然是一清二楚。

    准备好了一切,临诀就在房中一直坐到了半夜,等子时一到,他就出了门。

    舒家的医术宝典没放在那些结构精巧的密室里,反而像本杂书一样随意放在书房的桌上,名字也无甚出彩,就叫《医论》。

    临诀潜入书房,轻轻松松就取到了书,只是等到他要离开时,书房里忽然一亮,舒长青提着盏灯,站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