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五章 禽兽不如张若尘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不知沉睡了多久,仿佛已经过去一万年,张若尘终于醒了过来。

    他从地上坐起,脑海中,一片混乱和模糊,身体犹如变得不是自己的,思绪久久无法凝合到一起。

    我……我是谁?

    我在哪里?

    ……

    静坐了很久,张若尘的思绪,终于整合到了一起。

    可是,记忆只停留在,与阎折仙……不对,是与不血影神母对话的时刻。

    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他和阎折仙亲在了一起,亲的是脖子,而且亲的很狂热,相互一起亲。

    “怎么可能?”

    想到此处,张若尘眉头紧锁,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难道阳刚之气又控制不住了?

    要不然,自己怎么可能和阎折仙互亲脖子?

    张若尘的手,情不自禁摸到脖子处,还隐隐感觉到疼痛。

    但,被阎折仙咬破的血管,早已愈合,疤痕都没有。

    张若尘察觉到了什么,猛的低头,看见了阎折仙。

    要知道,他们进入狩天战场,只能携带一件战兵,所以身上穿的并不是什么圣衣神袍。对于两个大圣境界的人物而言,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受自己控制的激烈行为,自然身上的衣袍就灰飞烟灭。

    不得不说,阎折仙真的很白,就像神玉做的一般,全身上下都是如此。

    张若尘仅仅只看了一眼,立即移开目光。

    没什么好看的,女人,都一样。

    但,张若尘的目光,很快再次落到阎折仙身上,再也无法移开眼睛。

    阎折仙那精致得令人窒息的身材,在小腹的位置,却耸起一个弧度,像是已经怀孕了五六个月。

    张若尘本是心境沉稳之人,此刻,却眼神一寒,忍不住结出一道掌印。

    “哧哧!”

    有神火在掌心酝酿。

    最终,他收起了手掌,黯然的自言自语:“张若尘,你真的还是太懦弱了,所谓的冷酷,所谓的心狠手辣,都是伪装出来的。真正需要果断杀伐的时候,你却下不了手。”

    张若尘十分清楚,与阎折仙的这段孽缘,不应该存在。

    只是孽缘,也就罢了,竟然还有了孩子。

    若是任由阎折仙活下去,让孩子生下来,他张若尘今后在地狱界将会有无穷羁绊。这比池昆仑和池孔乐,还要更加麻烦。

    最好的办法就是,果断将阎折仙和她腹中的胎儿杀死,阻止这一切发生。

    可惜,张若尘真的做不到杀死自己亲生骨肉这样的事。

    哪怕孩子的妈,恨他入骨。

    哪怕他将孩子的妈恨之入骨。

    做不到,做不到……

    “天意弄人啊,为何要和她,出现这样的牵扯?难道是地狱界诸神,故意给我设的局?”

    张若尘努力回想,可是,始终想不起,他和阎折仙为何会相互亲吻脖子,更想不起亲吻脖子之后的事。

    或许这个孩子不是我的。

    刚刚生出这个念头,张若尘便是很想给自己一巴掌,男人可以风流,可以多情,但是,绝对不能推卸责任,不能没有担当。

    “张若尘,你的志向,乃是跳脱这天地间的棋局,制定新的规则秩序。如今,摆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小问题,很小很小的一个问题。”

    张若尘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后,平静的站起身,取出一件衣袍穿上,又给阎折仙穿了一件。

    接下来,张若尘打量四周环境。

    这是一个高四丈,长十二丈,宽六丈的密闭空间。

    空间中,氤氲一片,五彩光华流动。

    他和阎折仙,应该是在石棺里面。

    石棺底部,有很多白色的坚硬树根,与石棺紧紧长在一起,又沿着石壁,一直蔓延而上,穿过石棺的盖子。

    “是血影神母的树根吗?”

    张若尘身体弹跃而起,一掌击向顶部的石盖。

    “嘭!”

    惊天动地的声音,在石棺中,不断跌宕回响。

    张若尘坠落回地面,手臂隐隐作痛,以难以置信的眼神,抬头看向上方。

    以他现在的肉身强度,一掌竟然打不开一层棺材盖?

    幸好刚才只是用了一点点力量,如果全力以赴,怕是那股反震力量,足以将他震伤。等于自己全力以赴,打了自己一掌。

    “不好。”

    张若尘闪电一般冲到阎折仙身前,手腕撑地,偏头靠到她的肚子上,细细聆听,脸色凝重。

    刚才那一掌爆发出来的声音何等惊耳,力量反震何等强大,孩子还那么幼小,怎么可能受得了这样的冲击?

    他心中自责不已,刚才太冒失了!

    幸好,幸好,胎儿的心跳依旧正常,生命力依旧旺盛。

    张若尘长长松了一口气。

    忽的,张若尘有所察觉,身体以更快的速度退走,笔直的站到石棺的另一角,背负双手,浑身散发出冷寒的气息。

    阎折仙睁开眼睛,缓缓坐了起来。

    她现在的状态,不比先前的张若尘好多少,对昏迷之前发生的事,只有模糊印象。

    片刻后,阎折仙终于发现了自己的肚子,还有站在远处的张若尘,顿时,唰的一下清醒过来。

    大圣级人物,的确不是普通女子可以比拟,没有失声尖叫,亦没有哭哭啼啼。

    她比张若尘要果断,一掌向腹部拍击而去。

    张若尘嘴角抽动,眼中闪过一道怒意,正打算出手。

    奇异的事发生。

    腹中的胎儿,仿佛感知到了危险,绽放出一道血红色的神光,将阎折仙即将落下的手掌,震得反弹而回。

    她的手,血肉模糊。

    “好强大的神力,这是天生神胎。”张若尘心中大喜。

    阎折仙双眼通红,想要打出第二掌。

    张若尘眼中怒意更浓,虎毒还不食子,你阎折仙怎么如此心狠手辣。

    “这个孩子,汇聚了血影神母死后的一身神力和精气,你杀不了她。不如,让我来试试?”

    “哒哒!”

    张若尘一步步走过去,假装从紫金葫芦中,取出了一柄剑。

    太危险了!

    必须先靠近过去,出其不意将她镇压。

    阎折仙第二掌没有拍下去,因为她感知到了腹中胎儿的心跳,她是一个女孩,拥有生命,在轻轻的踢脚,充满活力,而且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亲近之感。

    这个血肉相连的感觉,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她已知道,自己再也下不了手。

    世间有一见钟情,而母亲和孩子之间的情,比一见钟情不知深刻多少倍。哪怕只是感知到胎儿轻轻的动了一下,从此一生都割舍不了这份情。

    “阎折仙,你可是阎罗,怎么变得如此懦弱?腹中这个孩子,可是张若尘那个讨厌至极的男人的种,你真的要将她生下来?”

    阎折仙心中瞬间有了答案,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盯向提剑而来的张若尘,声音尖锐的道:“你敢?你若敢杀她,我自爆圣源,与你同归于尽。”

    张若尘心中大惊。

    阎折仙你这变得也太快了吧!

    前一瞬还要杀子,后一瞬就拼死也要护子。

    张若尘想要确定阎折仙是不是真的不再对胎儿动手,于是,冷冰冰的道:“这个孽种不能留,她将成为我心中的羁绊,成为我修炼道路上的绊脚石,必须杀。”

    张若尘浑身杀意,眼中尽是嗜血的光芒。

    阎折仙绝然的道:“张若尘,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冷血畜生,难怪可以毫不犹豫杀死蛮剑大圣,大肆屠戮天奴。她可是你的女儿,你竟然都下得了手。”

    “无毒不丈夫,今日我不仅要杀她,也要杀你。我是元会级天才,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绝不能因为你们,影响我的道心。”张若尘斩金截铁的道。

    手中之剑,铮铮鸣响。

    阎折仙看了看四周密闭的空间,道:“你真的太恶心了,一点男人该有的责任感都没有。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的精神力,比你高出一筹,你阻止不了我自爆圣源。你胆敢再上前一步,我们就同归于尽。”

    此刻,阎折仙仿佛完全忘了自己失身这件事,只想保住腹中的胎儿。

    而且她心中更加瞧不起张若尘,厌恶这个男人。

    以前是因为,张若尘太无耻,轻薄她,手段太下作。

    现在则是因为,张若尘做了事,居然不想负责,还想杀死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禽兽不如。

    人神共愤。

    天诛地灭。

    “不对……为什么我会认为,怀上了他的孩子,就是他的女人了呢?我们只是两个陌生人,都怪血影神母,若不是她,就没有这段孽缘。”

    张若尘似乎是被她震慑住,又像是被阎折仙骂醒,脸上露出悔悟的神情,道:“你说的没错,孩子是无辜的。这样吧,狩天之战结束,你和我回血天部族,将孩子生下来后,你再回阎罗族。”

    阎折仙听出来了,张若尘话中的意思就是,孩子生下来后归他,你自己该干嘛就干嘛去,从此之后,大家相忘于江湖,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孩子和你没有半颗圣石的关系。

    阎折仙心中自然是很愤怒,你张若尘什么意思,觉得我连一个孩子都养不活吗?阎罗族是至高一族,我爷爷是神,我太爷爷是古神,我太太爷爷是太上。

    你血绝家族何德何能,敢夺走我的孩子?

    孩子归你,想都别想。

    但是,她有些担心激怒张若尘这个禽兽,担心他又要提剑杀子,于是敷衍道:“好!只要你不杀她,一切都好说。”

    “唰!”

    刹那间,张若尘出现到她面前,手中战剑,在阎折仙的身上,一连刺出一百四十四下。

    阎折仙满眼都是剑光,根本来不及抵挡。

    “张若尘,你不能如此狠心,求求你,放过她……她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如此残忍……”

    阎折仙一边哭泣,一边如此喊道。

    最后,泣不成声。

    片刻后,阎折仙发现张若尘没有杀腹中胎儿,只是使用剑罡,将她的修为封印了起来。就连精神力念头,都被剑罡锁在了圣心中。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在张若尘的面前,自己根本没有自爆的机会。

    太快了!

    比她释放精神力的速度还要快。

    不过,没有杀她腹中的胎儿就好,至少张若尘还有一丝人性。

    阎折仙其实极其聪明,只不过太年轻了,缺乏历练,看似修炼到了大圣境界,实际上,绝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都在族中圣地学习符道。

    就算与人交手,对手也是族中的修士。

    在阎罗族,谁敢伤她?谁敢在她面前耍心机?

    真正经历的红尘俗世,她怕是连十几岁的少女都比不过,与阎无神和阎皇图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要不然,张若尘也没那么容易骗过她。

    刚才出手,让张若尘心中极为诧异,速度似乎变得更快。于是,他立即调动精神力内视,想要知道沉睡的这短时间,自己是不是又有进步?

    内视之后,张若尘震惊得无以复加。

    到底怎么回事?

    “血影神母说本族星的机缘不属于我,可是……可是为何,我的修为,提升了这么多?”

    圣道规则,增加了十多亿道。

    圣道规则的总数,达到五十亿道,

    虽然与阎皇图和无疆之辈,依旧还有很大差距,可是,已经让他节约数十年苦修的时间,战力自然又有不小的增长。

    其中,金、木、水、火、土五行规则,增长最为明显,提升了数倍。

    还有更大的惊喜。

    五行混沌不朽圣体变得更强,肉身蕴含的五行力量,变得更加纯粹,甚至每一滴血液、每一寸皮肤,每一块骨头……仿佛都是最精纯的五行之力凝聚而成,不含任何杂质。

    就连半神之体的力量,凤凰的神血,也和五行混沌融为一体。

    身体如混沌,五行似云烟。

    以前,张若尘的体质,其实并不算先天五行混沌不朽圣体,是后天修炼出来的,存在不少杂质。可是现在,他的体质,比先天五行混沌不朽圣体都要精纯。

    张若尘兴奋得几乎颤抖。

    因为,这样的肉身,才能完美契合阴阳五行圣意,为他修炼出一品圣意,营造出了一丝可能性,不再完全没有希望。

    在这一刻,张若尘已是迫切想要融合土之道圣意,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他再次想到白苍血土。

    血影神母层说过,白苍血土就在眼前。

    到底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