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不速之客?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说实在话,这两年啊不,这两年以前赛希琉和各路巫妖打交道的也不算少了。这群自称“死者之王”的家伙们毕竟都不是生者,大多数都欠缺一点普世意义上的审美能力。有让自己顶着一副骷髅架子就出来浪的,有把自己整成个缝合怪出来装逼的,有给自己贴画皮贴肉块弄成一个脸色苍白散发着腐臭味的“美人”的。当初那几个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而总算是保留了生者时期理智和生命力的,相反设法地保持自己在身前的样貌,已经是凤毛麟角的了。

    相比起来,一直把自己全身上下包括头脸都包在各种铁皮罐头里面的死灵骑士们,虽然一个个也都煞气逼人一看就是反派,但其实已经能算得上是亡者议会中的颜值担当了。

    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巫妖,其外表却是有着明显的共性的。譬如说,至少在出场的时候,一定要表现出自己施法高手的身份感——譬如说,浑身上下披金戴银哪怕只剩下骷髅架子也一定要在头盖骨上镶上一圈金箔什么的。再譬如说,一定要穿上代表身份的华丽法袍提着审美观扭曲的法杖和各种配饰,哪怕是缝合怪的香肠手指上也一定得每个都套上戒指啥的。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壕字!说白了,施法者想要赚钱的话门路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混成了穷鬼,那一定因为自己在某些方面是极品的蠢蛋,千万不能怪社会——你看,赛希琉才当了几年魔法师,就算是不算陆希硬塞给她的那些股份和分红什么的,就凭自己偶尔把自己做得一些小道具放倒父亲的钟表店里寄卖,便已经小有身价了呢。相比起来,某位当代的夜天之王,魔法少女之王的天才小姐,就不脸红吗?

    不过,塞希琉现在且也不得不表示,自己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寒酸的巫妖呢——只有一身特low逼的骨头架子,如果不是眼眶之中的灵魂之火燃烧得格外茁壮,一不小心还以为那就是个刚被唤起来的骷髅杂兵呢。他也没什么法袍法杖之类的装备,身上那一身灰蒙蒙的斗篷,与其说是袍子,倒不如说是随手从哪里扯下来的窗帘床单之类的裹上去的。当然了,亡灵是不存在遮羞这种概念的,所以这家伙应该是为了让自己显得像是个法师吧?

    嗯,一定是这样没错了。

    于是,虽然明知道是敌人,但善良的赛希琉一时间竟然有了同情这种情绪。

    “嗯,所以……呃,能再说一次你的名字吗?”赛希琉开口问道:“抱歉,死灵战争下来,我干掉的亡灵领主也是有一些的,但真的没工夫去记他们每一个的名字。”

    安德莉尔歪头看了看自己的闺蜜,一时间很难确定是在说真心话还是在真心的嘲讽。

    “果然呢,成长真的好可怕……话说,我这段时间说了几遍这种话了?这么贫的姑娘以后搞不好就很难嫁了呢。”

    “明明就是你自己挑花眼了好吧?学姐,你要但凡是有一点点诚意,就不会把那么多相亲对象都吓跑了!”

    咦?画风不对啊!区区一个新丁法师,再一次见到自己这个死者**师,不是应该被吓得肝胆俱裂五内俱焚跪地哀嚎吗?要知道,几年前,她和她的小伙伴们一起上可都是被自己压着打呢。要不是带头那个小丫头居然带了一张大裂解术的卷轴这个叫山德尔的巫妖“咔咔咔”地咧了一下嘴巴,大概是被气笑了。它琢磨了几秒钟,大约觉得是这个女魔法师再一次面对自己被吓傻了,这才开始说起胡话来了。

    当然了,山德尔大巫妖博士,由于以前的某一次“大意”,失去了身体,也失去了所有的装备和财产,连自己花了百多年才精心炼制成功,相当贴合自己施法习惯的水银骸骨法杖,据说也都被拿去灌水银灯了。现在的战斗力比起极盛时期自然是大大地不如,可这也绝不是能被区区的菜鸟法师所侮辱的。

    巫妖博士用一个(自以为很潇洒)的幅度挥动了手臂,两头食尸鬼便被奥术之手掀了起来,径直撞向了对面的人群——我们都知道,独眼巨人和山岳巨魔攻击敌人的时候会冲对方投掷大石头,若是捡不到的话,也会抓起旁边的地精酬和。这便是所谓的肉(喵)弹攻击了——当然,堂堂的(自称)未来巫妖之王山德尔绝不会那么肤浅。食尸鬼虽然看上去能吼能跑能跳也能啃,却不是生物,而是用受到了亡灵魔力侵袭的死体腐肉拼接成的炼金生体兵器。自然的,亡灵法师也是可以通过其身体来施展威力巨大的尸爆术的。

    看到了吧,同样都是肉(喵)弹,或者说,不管是什么样的弹,可以爆炸的和不能爆炸的,区别就是这么大!

    我管这叫“飞尸爆弹之术”!乃是我的独创!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山德尔“咔咔”地张着自己的骷髅嘴巴实在是看不出他是怎么想的,但可能就是这么想的吧。

    然而,那个个头稍微高一些的短发女魔法师,却露出了MDZZ一般的表情,轻轻地一挥手,两头食尸鬼便倒飞了回去,并且在离对米不到一米的地方直接凌空爆炸了。正常的奥术施法者当然不可能使用尸爆术这样不和谐的东西,但优秀的魔法师只要向安德莉尔那样采用变化学中的“能量陷阱”,就有可能将任何一件带有魔力的物件变成爆炸物。充盈着负能量的食尸鬼当然也不例外。

    说白了,这具食尸鬼是会受到亡灵巫师的支配,变成生体兵器或者尸爆材质,还是受到安德莉尔的影响能量暴走变作一个爆炸陷阱,存粹取决于双方的精神力高低和对魔力控制的造诣。不过,这种对抗,亡灵巫师应该算是主场作战,一般都还占很大的便宜,魔法师们通常都不会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可是,安德莉尔却还是这么做了,大概是实在不想和对方废话了。

    然后,便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两头食尸鬼的爆炸将另外两头食尸鬼的半边身子都炸飞了,也顺便把山德尔从坐骑上掀了下来。这巫妖先生混得还真是挺憋屈的,它下半身的骨头架子都落在地上哗啦啦地摔成一地鸡毛,看样子一点都不比那些刚召唤出来的炮灰骷髅兵结实,连一点点最起码的黑暗粹化都来不及做。

    山德尔上半身趴在地上,挣扎着想要托起自己的身体,嘴巴继续“咔咔咔”地一张一合,骷髅头那黑洞洞的眼眶中,幽绿色的灵魂之火也跳动个不停。这种场面要是配上bgm放在陆希的家乡都足可以充当恐怖片的经典场景了,但在场的人却毫无触动甚至还有一点想笑。

    半拉的骷髅架子支撑起了半身,沉吟了数秒钟,似乎有些懵逼,然后,眼眶中的绿火猛然一个蒸腾。它再次挥手,单手的骨架手指掐出了一个法印法决,骨魂开始在其间凝结。还没有完全成形,便当即发出了尖利的嚎叫声。

    在场的普通士兵们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一些新兵在地上打滚,就算是意志坚定的也露出了极为不适的痛苦表情。

    “女妖骨魂!这个穷鬼居然是这个级数的巫妖吗?上次他可以没有这本事!”洛伦斯少校捂着耳朵大声道。

    他虽然是个完全不懂魔法的翼人游击兵队长,但毕竟是和亡灵打了那么多年的仗,该有的见识也还是有的。所谓的女妖骨魂,其实是他们这些大头兵的叫法,说白了就是具备“女妖尖叫”属性的骨魂。其特殊效果便是一边攻击一边发出类似于女妖尖叫的嚎叫声,对周边战士形成大范围的精神轰炸,而且本身威力比一般的骨魂都要更强。

    要知道,骨魂算的是亡灵巫术中少数兼具了物理(咬)性质的攻击魔法,一发骨魂便能够把一个全服武装的铁甲骑士啃得渣渣都不剩下。而这种被大头兵叫做“女妖骨魂”,亡灵巫术中的学名称呼为“震恐骨魂”的加强版,严格意义上是可以把披着铁甲的大象给啃得只剩下骨架的。

    一个穷得连半点装备都剩不下,而且给自己的新身体进行起码黑暗粹化都没有的苦逼巫妖,能使用这种高阶亡灵巫术,确实是很让洛伦斯少校吃惊的。

    是啊是啊!在五年前我还用不了这招呢。可是,当我的身体被毁灭,命匣被封印,灵魂被禁锢,堂堂的巫妖**师,生死的掌控者,却沦为了阶下囚。我收到了无尽的折磨和屈辱,但也一直卑微地存在了下来。所作所为,就是为了现在的这一切。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我终于脱困了!我也终于让自己看到了前路!我比当年的我要强大得多,我也终于能够追求那个曾经连想都不敢想的位置……嗯,等等?他方才叫我什么?

    “穷,穷鬼?”

    山德尔觉得就算是巫妖都不能容忍这样的屈辱啊!于是他开始调集起魔力,准备在释放一个骨牢,把这些敌人困住,最后再把自己剩下的骨魂都放出去——即便是levelup过的山德尔,精神海中也只能存一个“震恐骨魂”,其余的都是普通级的。

    如果我以前的装备,尤其是我心爱的水银法杖和骸骨球能找回来,至少就能存三个呢。山德尔非常可惜地想着。

    然而,还没有等到他把骨牢放出来,它便看到了再次让自己懵逼的一幕。却只看见那个“菜鸟新晋魔法师”——至少五年前她的确是个菜鸟——法杖探出,便直接拉出来了一个空气漩涡,旋转起来仿佛黑洞,直接便将自己的震恐骨魂吸入了期间,当即便将其融合其间,直接消散。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啊……

    这是奥斯提克逆魔之盾啊!连小迪娜都会了,我要是再学不会可就一点立场都没有了。赛希琉看着对方“咔咔咔”的骷髅头,很想这么回答一句。不过,在此之前,她挥手呼和了一声“来,阿布!”

    三米多高仿佛古代艺术雕像一般的巨大傀儡从背后的街区中出现,一个健步便冲到了巫妖面前。仅剩下的几头食尸鬼还想要嗷呜两下,但还没张嘴就被傀儡挥起比旗杆还要夸张的大砍刀,直接给扇飞了。它的铁足一脚踩在了巫妖的上半身上,将那一堆骨头都踩成了碎片。然后才操起大手,将那个骷髅头轻轻地提了起来,就像是在拿着一个小小的乒乓球。

    不过,就算是只剩下一枚骷髅头,对巫妖来说也绝对不是致命伤,它不断地冲着近在咫尺的傀儡放着各种各样的小咒术。可惜的是,短时间内便受到了无数次打击的巫妖明显是有点被降智了,似乎忘了自己最擅长的精神类和诅咒类魔法,对傀儡都是无效的。

    一秒钟后,它的脑袋就被直接捧到了两个女孩面前。

    “这,这一点都不魔法!”骷髅头歇斯底里地大吼叫:“你以为这就完了吗?你以为这是结束吗?不不不,我们是死后世界的支配者们,我们将永不停止。”

    “烦死人了。”安德莉尔不耐烦地道:“就连卡赞都挂了,你们这些徒子徒孙还要跳出来找打,难道是以为你们的骷髅脑袋都是星辰铁做的吗?我的耐心有限,现在,告诉我,混进达罗舒尔的高等亡灵到底有多少?你们是怎么脱困的?又是怎么混进来的?快说!”

    山德尔的骷髅脑袋似乎呆滞了,就连灵魂之火仿佛都在一瞬间有了片刻的停顿。它随即发出了一声喟叹,嘿嘿地笑了两声:“嗯,刚才都是幻觉……是的,一切都是幻觉!对,说白了就是幻觉!是的,现在是幻觉,我被困住也是幻觉,当年那个小哨所被一群菜鸟击败也是幻觉!嗯,这几年都是幻觉,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啊!果然,一切都是伟大的亡者世界的至高意志对我的考验,只有通过了这个,我才能成为真正的巫妖之王!”

    “……你到底是怎么脑补出这些。”安德莉尔表示这家伙在这时候也能得出这种结论,某种意义上还真的不服不行呢。

    “哎呀,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个约伯一号,被陆希用大裂解术击败的巫妖吗?”赛希琉道。

    洛伦斯看着对方,一副“你居然现在才想起来”的惊叹表情。安德莉尔则无奈地道:“好歹也是你自己的成名战对手啊,好歹……等等,你不会,嗯,那个了吧?”

    赛希琉很想问“那个”到底是哪个,不过决定还是先说正事为好。

    “可是,我记得,你这家伙的命匣不是被上面取走了吗?……等等,安德莉尔姐,一般来说,如果联盟有机会拿到巫妖的命匣,一般都是怎么处理的?”赛希琉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我记得是尽量拷问情报,榨干了利用价值之后,集中销毁的吧?等等,你这个表情,不会是想说,其实没有销毁,而是有人利用那些,威胁巫妖为他们所用?”如果是在一个星期以前,安德莉尔大概是会说联盟高层应该不会龌龊到这个地步。可是,在蔚蓝宫可是都被boom成一片瓦砾的现在,她也算是明白了,这世界上怕是没什么会比政治更龌龊的了。

    女孩们还想再问一下,赛希琉的导力器这时候便传来了请求通讯的提示音,然后便传来了卓尔小女孩的声音。

    “赛希琉姐姐,安德莉尔小姐,你们那边一切还顺利吧?”

    “……额,至少目前没有遇到值得一提的强力敌人。”

    “……嗯,那就好了。我们这边倒是来了一群很麻烦的不速之客呢。”小姑娘的声音中多了一丝苦恼:“所以,我们该怎么办呢?是攻击,还是置之不理?”

    “不速之客?”

    “是的,一艘阿尔拉斯级高速战列舰,应该是去年才刚下水的亚夏贝恩号,以及目前仅有的六艘伊莱夏尔级高速巡洋舰。应该就是联邦辰海舰队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