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式 快剑术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冷开自然不会知道,那坑爹的《先天功》又帮他挡了一劫。

    对于花蕾娅是怎么样的人,他目前不想知道也不想理解。对于冷开来说,这就是一个不应该碰上的路人而已。只是他不太清楚的是,身为他的命中克星。有一些事情不去解决的话,反而两个人的因果命运线更是会纠缠在一起,直到再也分不开。

    不过现在冷开更加关心这里是哪里。

    话说以现在的状态,只要在腰上挂着三把刀,那么他是不是就能够用出三刀流了呢?冷开认真思考了好久,才大概明白还要染个绿藻头,然后带上墨绿色的头巾。

    之所以会忽然想起这些,是因为他走到了剑修的地盘之中。

    在这条街道上面,每个人的腰间都变成长剑或者是长刀。其中剑的式样有着西洋剑,刀的式样也有着东洋刀。当然什么苗刀,绣春刀,打刀,环首刀,唐刀之类的区别,冷开是不太懂的。不过看到这里的模样,似乎在腰间别上一把剑刃才是最好的?

    第一,不知道

    第二,没经验。

    第三,再见。

    自然是没有可能的。

    冷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入这里的,但是走着走着发现不对劲之后便走不出去了。在冷开的前面有人堵路,在他的后面有人封路,如果要走的话,就必须要跳起来上屋顶了。

    只是,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冷开的手放在腰间。上课时间的现在,他自然是带着胭脂木剑的。

    “带着木剑的小子,你很狂啊。”最先开口的是配着八面剑的剑客:“不过你有资格佩戴着它吗?”

    有没有资格?

    冷开首先不明白为什么佩剑需不需要资格的问题,仔细想来这本来就是从张长德身上拿来的木剑。而既然他能够用得,那么冷开自然也是用得。而张长德身为原汁原味的贵族学院的人,而且还是二年生,在学院之中也已经度过一年的时光,那么无论如何也是知道规矩的吧?

    张长德能佩戴,为什么自己不能?

    “自然有的。”

    “果然够狂。既然你带着木剑走到我们的街道,那么我们就接下了这一场试练!”八面剑“锵”地一声拔出,颤动的剑身发出清越的剑鸣声。而在剑修的耳朵之中,剑鸣声就可以代表着剑本身的好坏。只有宛若一体,剑柄、剑格、剑身、剑首、剑刃、剑尖等等彻底融为一体,那么才有着整体如一的剑鸣声。

    而越是清越,剑便越是无暇。

    就如好钢用在刀刃上一样。一般来说,剑刃是用精钢制成,精钢硬但是脆,如果受力太重的话就会断裂。而熟铁却是软而韧,是最合适做剑身不过。就算是同为金属一体的剑身剑刃也是两种铁构成,就不想要说是剑格剑柄剑首这用以与使剑者何为一体的工具了。

    一声剑鸣,便说明了剑的不凡,而剑之不凡,人也不凡。

    “好剑!”

    在场的人自然都是懂货的剑修,在听得一声剑鸣之后便轰然叫好。他们明白这样的一声,就不会普通的剑手。而同时也看向冷开,看看这位来敢于佩木剑而来的年轻剑手有着什么反应。

    而冷开的反应,很平淡。

    什么嘛,拔剑就拔剑,有什么了不起的。

    大哥,你摆个造型快三分钟了,不累吗?

    话说你们一脸陶醉干什么啊?这声音太好听了吗?怎么喜欢的话,我弄个音叉送给你们可好?

    冷开不耐烦了:老子连午饭都还没有吃啊,就算是没有郑创那家伙做的饭菜,自己可还有顾沨的手工便当——话说姓顾的小妞在萧岩回来之后,还会不会做便当个自己啊?

    不管了,反正人生之重,衣食住行;人生四乐,吃喝玩乐。

    不要拦路啊魂淡!

    冷开拔剑,只有一剑。

    这是飞剑客的剑。这是某个一出场就看上去连饭都没有吃饱的主角的剑,而就像是他的人生之中只有粗茶淡饭,在他的剑之中没有寥寥更多花样,也没有缭乱的剑法。在他的剑上,只有一招:

    刺!

    在他的练剑的方法之下,也只有一招:

    快。

    没有人拥有比他更快的剑,荆无命不行,傅红雪不行。因为在他们的心里面有着太多的东西,太多复杂的东西。无关于天赋,无关于武器,无关于身体。天赋不足尚可努力,武器只需一个剑形,身体可以锻炼。却唯独这心,却是难以捉摸。

    傅红雪以为自己有着血海深仇,十年如一日练刀。虽然因为满腹仇恨带来的绝强毅力,但是也让他的刀多了很多东西。那不是快刀,那是复仇。荆无命的剑,是为了别人而出的剑。所以他需要遵从别人的心出发,再度出剑。所以他也慢了。

    但是阿飞却很快。他的性子很简单,他也很单纯。

    本身就是个极致的人,才能够用出极致的剑。

    极于情,才能极于剑。

    这是浪翻云的剑,但是同理。

    冷开此时的心思很简单,也很单纯。

    所以他用出了这一剑,而这一剑,在对方眨眼的瞬间,便已经架到他的脖子上:

    “你输了。”

    他输了,连一招未出,就已经输了。

    “我输了。”他有些黯然,于是举剑的手放下,肌肉放松,还剑鞘上:“这把剑,归你了。虽然只是一个不成器的剑客,但是请你善待这柄剑。这柄剑是我所铸造的,和老爹说的一样,我果然是没有用剑的天赋。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够埋没了它。”

    “啊???”

    冷开糊里糊涂地接过剑,却还没有问出什么时,那人便泪奔而走。

    “你们……”

    冷开本想要问问“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吗?”,谁知道才说了两个字,其他人便已经是走开,在冷开的视野之中消失。而这条街道瞬间变得寂静起来。

    “很能干啊,小子。是那个学院的明星学生?”在不远处的房顶上,一个配这木刀的男人说道。

    ——……——

    快剑术:《多情剑客无情剑》中阿飞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