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李承乾被围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漠北的挑战之举让大唐的武将看到了杀敌建功的机会。

    之前因为李承乾擒获整个薛延陀汗帐的高官和最忠诚的汗帐兵,薛延陀算是灭亡了,所以李世民和文官都主张和谈,李世绩带来的十多万唐军只能做为各谈的威慑力量备用。

    可是谁也没想到李承乾居然公开把所有薛延陀高官杀了,这就使得漠北诸部不敢再轻易相信大唐,毕竟之前突厥吉利可汗可是多次带兵南下劫掠大唐被抓后也只是被供养在长安。

    所以漠北诸部必须团结起来让大唐不敢轻视才能得到想要的。

    在这咱情况大唐不打一仗,想跟漠北诸部和谈成功要付出代价绝不李世民愿意承受的。

    只是武将还没有开口却让房玄龄抢先开口了。

    “陛下,漠北诸部立大势已去的夷男之子拔灼为可汗,恐怕是对太子殿下杀降的恐惧所致。”房玄龄只是坐在席位分析了原因,却不提怎么处理。

    侯君集则是闻言直接站起身走到大厅中央朝上一拱手道:“梁国公此言差矣,大漠南北的规则是胜者为王,我大唐既然攻破薛延陀汗帐夷男等人的生死自然在我大唐的一念之间。

    自薛延陀汗帐被破之日漠北诸部就该主动前来行在请降,以后前程任由陛下决断。

    可是这些人狼子野心,一个个都想借大唐之力统一漠北成为第二个薛延陀,现在眼看大唐要一统大漠南北,他们还推出一个拔灼来与大唐对抗简直是岂有此理。

    臣请带兵亲上前线为大唐为陛下诛杀漠北诸夷。”

    候君集一通慷慨陈词然后一躬到底向李世民请战。

    李世民坐在宝座上面无表情可是心里有数,房玄龄和候君集说的都有道理,他本人更喜欢候君集的霸道只是现在不想重用候君集,所以仍然不表态。

    李世绩闻言面无表情地走出来躬身道:“启奏陛下,既然漠北诸部立了拔灼为可汗此战已不可避免,臣有添为朔州道行军总管理应在前线,臣请立即出发去往朔州道大营统率诸军应对漠北诸部。”

    李世绩被召回来就是商量是否依照李承乾的奏疏对漠北诸部赶尽杀绝,现在因为漠北诸部拥立了拔灼为可汗这一战已经无可避免。

    李世绩自然急着去前线主持大局,不然真要被候君集代替了。

    李世民看着请战的两员大将道:“君集且先平身。”候君集闻言知道李世民依然不打算用他,心里愠怒起身走回座席。

    李世民看着候君集不悦心里暗叹却不理会,仍对着李世绩点点头道:“那就辛苦世绩,先去军营稳住局面。”

    “臣遵旨!”李世绩再行一礼直接退出大厅,要来快马立即动身前往朔州道行军大总管军营去了。

    看着李世绩退出去,李世民知道今天已经不再适合商议如何处理李承乾了,但是想到群臣刚才的态度仍然余怒未消,一扬胳膊大声道:“你们都下去吧!”

    群臣心里苦笑,有些人甚至盼着李承乾快些回来让李世民打一顿出出气……

    这里群臣因为李承乾而受李世民的气,而李承乾却在路上策马狂奔开心非常。

    李承乾这一次带书需要处理,李承乾累的浑身乏力扶着刘葵走到一棵松树下靠着树坐在软软的松针上,眼睛不时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就在这时候程务挺从后军跑过来询问道:“太子殿下今天中午在此处休息多久?”

    “嗯?”

    李承乾不明白这几天每日中午休息都是一个时辰,怎么今天突然来问?

    不由抬起头疑惑地看着程务挺。

    程务挺看见李承乾疑惑,连忙解释道:“太子殿下这几日连续行军将士们和战马都有些疲惫,臣想是不是今天就在此扎营?”

    李承乾闻言想站起来看看,刘葵去给他准备东西不在身边,猛地一起身两腿发软差点没有摔倒,身边的护卫和程务挺慌忙上前扶住。

    李承乾背靠大树满脸苦笑道:“连续几天骑马确实很累,你去问一声苏将军,如果这里适合安营就这里安营吧。”

    “得令!”程务挺闻言兴奋地道。

    此时刘葵拿来虎皮垫子,给李承乾铺好,程务挺扶着李承乾坐下才高兴地离开。

    李承乾看着程务挺离开的背影笑着道:“到底年龄还小,才几天急行军就受不得了。”

    程务挺找到松林旁的一处高坡上看见苏定方正在查看地形,便走过去道:“太子殿下同意今天不赶路了。”

    苏定方闻言点点头道:“太子殿下这些年骑马的时候少,一连几天赶路明显乏力却不提出安营歇息,也真是难为他了。”

    程务挺闻言点点头道:“就是,刚才站起来——”说到这看见苏定方脸色沉了下来急忙住口。

    “这处高坡是这附近最适合安营的地方,你就在这里带人安营吧。”苏定方说罢就走下高坡往李承乾歇息处走。

    苏定方刚刚走近李承乾歇息处就见走在前面探路的丘行恭回来了,知道前头有事忙大步走过去。

    “太子殿下现在怎么办?”丘行恭正在向李承乾请示什么,语气颇为急切。

    李承乾已经看见苏定方走来,便淡淡地道:“丘卿先跟苏将军说说。”

    丘行恭现在入朝是右武候将军,出征是夏州道行军总管爵位是天水郡公,无论官爵都比苏定方要高,平时虽然李承乾重用苏定方但是丘行恭却不怎么给苏定方面子。

    此时闻言回头看见苏定方走来便急忙道:“苏将军大事不好了,我们被薛延陀数万大军包围了。”

    这个老将已经全无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