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秘密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这不是勾引,只是孩子间最最单纯美好的纯真感情好不好,你思想能不能不要跳脱的啊,好了,伊伊,走,我们一家五口来拍亲子照!”

    “你,你你你!”看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宁孟,严皓弦真的是无语极了,等等,不对,五口?什么一家五口,一、二、三、四……宁孟、夏伊、小喇叭、小石头总共四人,哪来的五人。

    想明白的严皓弦赶紧奔向小包子,“小包子,来来来,他们是一家人,你和你爸妈才是一家知道吗?”

    小包子疑惑的看着严皓弦的脸,小小的她还没反应过来呢!她刚刚不是在和小石头和小喇叭玩吗,怎么瞬间就漂移到爸爸怀里,小包子表示很委屈。

    “小包子,我们在这看着好不好?你看他们在干什么呢!”

    小包子顺着严皓弦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小石头和小喇叭此刻在宁孟和夏伊的怀里绽放着最最灿烂的笑容,一家四口每一个pose都美得让人窒息,简直是骗生小孩子系列。

    小包子也不闹腾了,就那样眼巴巴的看着前面的摄影棚里的小石头四人,不时还发出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

    夏伊四人在李睿的建议下摆出各种各样的pose,宁孟一脸深情的看着夏伊,夏伊则幸福欢喜的看着两个孩子有时不小心接触到宁孟的视线,则会露出羞涩的小女儿姿态。

    宫晚晴则和严曦儿则坐在一旁研究他们等下要摆什么pose。

    等拍完所有照片已是两小时之后,等夏伊和宫晚晴等人换回他们原来的衣服后,严曦儿留了句“我们先走一步”便拉着李睿去她杂志社给她拍这期的杂志了。

    “好了,今天孩子们就交给你们两位爸爸了,今天我和夏伊去happyhappy去!”

    宫晚晴将孩子交给严皓弦,对着他和宁孟说着。

    “去哪?”

    “去哪?”

    宁孟和严皓弦同时问道。

    “秘密,夏伊我们走吧!”

    “等等。”夏伊蹲下来看着两个孩子温柔道,“小包子、小喇叭,妈妈出去玩玩,你们要乖乖听爸爸的话哦,啵……啵”亲了亲两个孩子才站起来。

    “伊伊,把手机拿着,有事随时打电话,还有不要去偏僻的地方,照顾好自己。”

    “好啦,知道啦,不过好久不出门都忘记要拿手机了,幸好你帮我拿着,我和晚晴去玩,你一个人可以照顾他们吗?”

    “可以,当然没问题的,你就放心去玩吧。”

    “好了好了,不要再这么腻歪了,夏伊走啦!”宫晚晴拉着夏伊的手不再理宁孟,两人手拉着手转身潇洒离开。

    “严皓弦,你老婆带我老婆去哪?”宁孟看着严皓弦,眼神不善道。

    严皓弦回瞪了宁孟一眼,“我哪知道,有本事你跟着去啊!”

    牵着两个孩子的宁孟眼神一亮看向严皓弦,“这个可以有,走吧!”说着就抱起两个孩子。

    “嗨,我说宁孟,你要不要这么没出息啊,你老婆不就是离开你以后出去玩玩吗,你至于人家前脚走你后脚就跟上吗?”

    对于严皓弦的鄙夷,宁孟恍若未闻,漫不经心道,“你说宫晚晴这人从来都是冒冒失失、风风火火的,可这孕妇啊,前三个月是非常重要的啊!”

    “走!”严皓弦抱着小包子率先离开,宁孟都这样说了,他如何还能坐的住。

    宁孟随即紧跟着严皓弦,但不是宁孟没出息离不开老婆,只是宁孟此刻还没从夏伊失踪的阴影中走出来,他不放心她,因为上一次失踪也是因为她和宫晚晴约会练瑜伽,他还是跟着放心。而且,让他和严皓弦两个大男人再加三个小团子去哪玩呢,还不如跟着。

    宁孟和严皓弦出门后就看见宫晚晴载着夏伊正要出发,宁孟看看他的车再看看三个孩子,这怎么坐都是个问题啊!

    “怎么开车,怎么带孩子啊?”严皓弦同样有着一样的疑虑。

    “好办,跟我来。”宁孟打开车将孩子放在后面的座位,对两个小团子道,“小石头,我们现在玩追妈妈的游戏,你要照顾好妹妹,知道吗?”

    “怎么坐?你让他们就这样,你还是不是亲爹啊!”严皓弦看着在后面座位的两个小团子,有种终于逮到宁孟出错的一面了。

    宁孟不管他,利索分配道,“你将小包子放在小喇叭和小石头中间,而你吗就充当他们三个的安全带,OK,速度点!”

    等严皓弦乖乖按着宁孟的指示张开双臂蹲在三个小团子面前充当安全带时,他真的好想骂爹,骂爷。他怎么就这么听话,可是车已经启动,又怕他声音太大惊着孩子,所以他只能压抑着他的怒火和挫败。

    无奈只能转移注意力,和三个看着他小团子玩,教他们说话,“小石头,小喇叭叫干爹,小包子叫爸比。”

    “干爹。”

    “干爹。”

    “赶,赶、赶……”

    宁孟垂首吐出一口浊气,他今天怎么觉得总是在挫败呢。

    ”小石头和小喇叭真乖,但是小包子啊,我是你的爸比,爸爸,爹爹,但不是你的干爹,知道吗?再来一次,叫‘爸~~爸,爸爸’。”

    小包子不理他,小小的人儿葛优躺在车座椅上,目光炯炯的看着小石头,原谅用目光炯炯来形容,因为,小包子现在的目光真的无法形容,只见她一直盯着小石头,好像在玩对视一样,可是小石头却并没有看看她,而是扶着严皓弦的胳膊伸着脖子四处张望着窗户外面。

    “小石头,你在看什么呢?”

    小石头指着窗外很认真道,“追,追妈妈!”

    严皓弦看看小包子左边的小石头再看看小包子右边的小喇叭,他就说这两小只怎么一直都在看着窗外,原来是这样!

    可是,谁能告诉他,这两个小团子真的是一周岁的孩子吗?不,一周岁还差几天,毕竟他两一周岁的生日还没过呢。

    “宁孟,车怎么停了?”

    “妈妈,妈妈……”

    严皓弦刚还在问宁孟车怎么停了,小石头就给了他答案。

    顺着小石头的目光,严皓弦就看见他老婆和夏伊手挽手去了商城。

    “他们这是goshopping(购物)吗?”丢下他们去购物!好吧,只要他们开心就好。

    宁孟等宫晚晴和夏伊进商城后,将车停在宫晚晴和夏伊看不到的地方,才下车一手一个孩子将两小团子从车里面小心翼翼抱出来。

    “我们去商城对面的餐厅坐着等他们,怎么样?”这次宁孟是选择和严皓弦商量。

    等?

    等女人逛街要等到什么时候,自觉上了贼船的严皓弦还是忍不住的问道,“宁孟,你别和我说你不知道女人逛起街来的可怕!”

    “不都来了吗,拿上你的包我们去餐厅给孩子们弄点吃的。而且,放心她们应该不会太久的。”

    严皓弦拿上装有他家小包子食粮的包,抱起孩子向商场对面的餐厅走去。

    宁孟和严皓弦做到靠窗的地方,问服务员要了两份孩子吃的鸡蛋羹和小馄饨,再给两人点了份幸好是那种宽宽软软的餐桌沙发,所以小石头和小喇叭坐着倒也安全。

    “来,把小包子给我,你给她去冲奶粉吧!”

    “小包子,去和小石头爸爸去玩,爸爸给你冲奶粉啊!”严皓弦起身将小包子给宁孟,就去准备给小包子冲奶粉了。

    “不错啊,做的有莫有样?”宁孟抱着一个小包子,左右两边坐着小喇叭和小石头,观看着严皓弦熟练的,嗯,“冲奶秀”,“真的是想不到,原谅那个小子今年会有这一面!”

    听着宁孟的感慨,严皓弦也是感叹,“这就是人生啊,处处都有着惊喜,谁会想到当年那个高冷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宁孟,此刻不也是乐滋滋的抱着孩子,享受晋级成奶爸的喜悦吗。”

    “彼此彼此!”

    待三个孩子吃完,宁孟和严皓弦点的重庆小面已经放的坨了,不过温度正好,两人快速的吞着碗里的面,他们之所以点面,不是因为爱吃,只是因为方便吃的容易,以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孩子。

    大人小孩吃完后,宁孟就不停的看着对面,不知道逛商城的两个女人啥时候出来。

    小包子此刻在严皓弦怀里昏昏欲睡,小石头和小喇叭却强撑着看着窗户对面的商场,因为爸爸说了,妈妈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

    “宁孟,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来,我们还等吗?”严皓弦看着怀里睡着的小包子他都想回去睡了。

    “要不你带着小包子先回去,我们三个继续等着?”宁孟看着严皓弦怀里睡着的小包子说道,反正他之前已经给他司机鑫磊打电话了,现在已经在车里等着了。

    “过河拆桥不是你这样的!”有了司机就赶他,但他也担心宫晚晴啊,如宁孟所说,怀孕前三个月最重要,而他家宫晚晴又是个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性子。

    “妈妈,妈妈……那儿”

    “妈妈,妈妈……”

    “在哪呢,在哪呢?”严皓弦听到小石头和小喇叭的声音就看出窗外找宫晚晴和夏伊可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人啊?

    “那两个就是!”宁孟咬牙切齿道,随瞪了严皓弦一眼,“你老婆说的秘密就是这个吗?”让他老婆穿着如此性感的衣服。

    严皓弦睁大了眼睛,看着从商城出来的两个人,oh,mygod,露着白花花大腿的竟然是宫晚晴,穿的这么光彩夺的是要和小白脸约会吗?不行,她怎么能穿这么清爽,露出她傲人魔鬼身材。

    “干嘛去?”

    “我得带她回家去,穿的这么妖娆迷人,她要干嘛去?”

    宁孟强忍着要带夏伊回家的冲动,“我们继续跟着,说实话,之前跟着是不放心夏伊,毕竟之前有那么多的教训,但现在,我倒是更想知道你老婆到底想干嘛了!”

    就这样,两个老公带着三个孩子外加一个司机又尾随着两个娇妻一路来到WT市的女子监狱。

    女子监狱?

    来监狱也要盛装打扮一下吗?

    “宁孟,你说她们这是要干嘛,打扮的这么光鲜隆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要参加什么聚会呢!”严皓弦一脸的疑惑。

    看着眼前的女子监狱再联想到宫晚晴的性格,宁孟已经知道宫晚晴说的“happy、happy”是什么意思了。

    “何恬恬。”宁孟毫无波澜的说出这三个字。

    对啊,他怎么忘了,严皓弦看着眼前的女子监狱,这不是那个关押着何恬恬的地方吗?

    “她们难道还要去监狱探视何恬恬吗?”

    “你觉得你老婆像是会好心探视何恬恬的人吗?”

    严皓弦猛的摇头,宫晚晴恨不得掐死何恬恬呢,怎么可能会好心去探视她,那么……

    “如你所想,她肯定是带着夏伊去找何恬恬新仇旧恨一块算账的。”宁孟笃定道,不过因为是宫晚晴,这一切好像都看似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你想不想知道她们会干嘛,好不好奇?”

    严皓弦突然恶趣味的看着宁孟对着他“挤眉弄眼”道。

    “有人就赶紧打电话,别说废话,不然可能就错过了!”

    前面坐的鑫磊小司机,要不是碍于场合不对,他真想撞方向盘,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重要的事说三遍,他感觉后面的这两人好幼稚啊,天呐,看看,看看镜子里抱着孩子的两个男人,这确定是WT市所有女*慕对象中的前三名吗?

    在WT市,对于严皓弦来说,想轻松进入一个女子监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电话的事。

    当然,宁孟也可以,只是他为人一向比严皓弦低调罢了。

    两人三孩子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一间类似于办公室的房间,女子监狱所长是个女的,三十多岁,英姿飒爽,亲自打开宫晚晴和夏伊探视的画面,待打开后很懂脸色的关门离开。

    只见此时的监控画面中,宫晚晴和夏伊正坐在探监室的桌子上,因为这台电脑上此时只显示宫晚晴和夏伊所在的探监室,所以画面很清晰而声音也听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