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这种打开方式她接不接受?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不过啊,上一个可是做了三个月呢,后来我嫌她烦就把她解雇了,然后就到你了。”

    “好吧,打算什么时候让我下岗?”

    池清祎冷嗤:“我会让你下岗?!你想都别想啊,既然来了我这地儿,你逃都没法逃。好好当我助理,工资多高啊,天天陪我唠嗑就成,这工作多好,别人求都求不来呢。”

    穆于清:……

    “喂,我这可是美差好吗,摆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是几个意思?要不是看你投缘早就让人把你轰出去了。”

    穆于清:……

    她是相当的无语,她来应聘的时候压根没想过会是池清祎的公司,更没想到表面不羁的她对待自家产业也是如此*。

    墙上的时钟刚好指向十二点,池清祎跳下桌拉着她风风火火就往外跑。

    “哎呀,终于到点吃饭了。”

    穆于清很想吐槽,您老人家几天不露面,一露面就是临近下班,一到点就迫不及待跑出去,总经理这么闲的吗?

    被拉着跑出公司大门,随后又被塞进副驾,穆于清都处于懵逼状态,这急吼吼的做派到底是带她去吃饭还是跑路啊?

    “我想想啊,咱们吃牛排怎么样?再来一瓶红酒,再来…”

    “就吃碗面吧,牛肉面。”

    穆于清出口堵住她的滔滔不绝,再不说话估计要点上一大桌的菜了。

    “吃…吃面?”说实话她还真没有去吃过面,一般都是牛排红酒意大利面。

    “怎么,看不上啊?”

    池清祎左手挠挠头,右手握着方向盘,“也不是,这不为你接风洗尘嘛,不管,吃牛排。”

    “吃牛排得好久呢,我还要赶回去工作的。”

    “就当你是出来公干就行了,吃完再回去。”

    得嘞,横竖她说什么都不管用,既然她坚持要做这个冤大头,那她成全她就是了。

    穆于清切着小块牛排,还是忍不住问她:“你这总经理一直都这么做的?”

    “是吧,你也觉得总经理听起来特别高大上吧,与其说是总经理,还不如说是个甩手掌柜顺带兼职池清澜的司机。”

    穆于清轻嚼着牛排,“说到你姐,我也好久没见着了。怎么样,她好吗?”

    “好着呢,有什么不好的,整天对我呼来喝去揪着我来上班。喏,这不是因为她出差了嘛,要不然这几天我能不来?”

    穆于清想想也是,也就只有池清澜能制得住她。

    回到公司穆于清就整副心思都投进工作里去了,池清祎大概是听到了池清澜要回来了的风声也装模作样地坐在电脑桌前工作。

    穆于清摇摇头,啼笑皆非大概就是如她现在这般吧。

    她还一头扎在工作里,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她还没抬头就听到冷冷的教训声。

    “池清祎!听说你皮子又痒了,需要我给你好好挠挠?!”

    这声音吓得池清祎心惊肉跳,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告的密,让她知道她非要扒了她的皮!

    稳住,千万不能自乱阵脚,稳住稳住。

    池清祎敛了心神端坐在电脑前,手指噼里啪啦敲着键盘,模样极为敬业。

    池清澜踩着高跟鞋像一阵风一样刮进来,卷着满身寒气冲正在装模作样的池清祎走去。

    “行啊,池清祎,听说我回来了就开始装模作样了?!”

    池清祎呵呵笑着打哈哈:“姐,没有的事,我可认真了。怎么回来了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池清澜冷笑一声:“少给我来这套!说吧,都去哪浪了?!”

    装,一定要一装到底!

    池清祎站起来就上手给她捏捏肩,一脸的无辜:“姐,你可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啊,我是那种会弃工作于不顾而跑去浪的人吗?”

    “难道不是?”

    是个屁!就算是也绝对不承认!

    “我呸!哪个缺心眼儿的四处散播这种不实传言,回头我得撕了她。姐,你可要相信我。”

    池清澜揉揉眉心:“好,那你告诉我齐昇那个策划案最后怎么样了?”

    “……这,肯定是一举拿下了。”

    话音刚落,池清祎就被她拧着耳朵嗷嗷直叫唤,她姐是越来越粗暴了!

    “姐!疼疼疼疼疼,你轻点。”

    池清澜气不打一处来:“还装是吧?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了是吧?到处去浪是吧?不说实话是吧?又干掉了助理是吧?”

    这一连串的问话让池清祎天雷滚滚,劈了一道又一道,怎么出个差回来脾气更大了,以前都没有动手的,现在可好,耳朵都要被揪掉了!

    “姐姐姐,有话好好说,耳朵掉了掉了。”

    池清澜松开手脸色稍缓,坐在椅子上抱着胸等着她从实招来。

    “说吧,看我是把你炖了好还是炸了好。”

    池清祎心下一惊,哎哟,她姐怎么变得这么丧心病狂了?!

    “都不好,还是现在最好。”

    “赶紧说!”

    池清祎赔着笑脸小心翼翼地想着措辞:“也没去哪,就四处晃了晃,你不在嘛,我就挺孤单的,一孤单嘛就…你懂的嘛。”

    池清澜冷哼一声:“我不懂!”

    天要亡我!

    “好吧,这远近的地方都去玩了个遍,没在公司待过。”

    看到池清澜就要拍案而起她赶紧扯谎:“但,但是,我的心可一直都在公司的…”

    池清澜黑着脸站起来,池清祎后撤一步撒开脚丫子就跑,边跑边喊:“于清救命啊,我姐要炸了我!”

    穆于清嘴角抽了抽,这还是当初那个霸气十足怼天怼地怼她姐的池清祎?

    穆于清一下子被她顶在了前面,池清祎缩在她身后可怜巴巴的喊:“于清,救我啊。”

    这跟她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就这么被推出去挡枪子儿,她就只是个助理而已。

    池清澜看到被推出来堵她的人是穆于清愣了愣,“于清?”

    穆于清尴尬干笑:“池董好。”

    这是怎么个意思?叫她池董?

    池清祎使使眼神:“姐,于清现在是我助理,给点面子?”

    池清澜也没法子在穆于清面前教训她,只好作罢,临走前甩下一句话:“先饶你不死。”

    池清祎看她走出去了赶紧把门关了才松了口气,回过身拍拍她的肩膀:“你说我姐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粗暴得我都不敢认了,你说说,这女人还是早些嫁人比较好。”

    穆于清嘴角的微笑很僵硬,“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你别怕,我姐虽然暴躁没人要,但她对你应该不错,对我么就不行了。”

    说到这池清祎就义愤填膺,她指指自己发红发烫的耳朵。

    “看看,看见没,我姐这个老女人一天对我非打即骂,我呢你也看见了是个软性子,对她这个逆来顺受啊凄凄惨惨啊。”

    穆于清的微笑裂在嘴角,给你使眼色你怎么就看不到?!

    “也不知道我姐是不是因为嫁不出去性格才这么古怪,哎,我也是替她操碎了心,挨打挨骂还在替她着想,像我这样的妹妹打着霓虹灯也难找。你说是不是?”

    穆于清心里那个急啊,你别说话了成吗?看我眼神看我眼神!

    可偏偏池清祎今天是傻了看不明白啊,她还径自咕咕叨叨:“要我说啊,我姐脾气就是那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是一直被她虐待,你也瞧见了,我耳朵差点没被她揪下来当下酒菜,多凶残。”

    “我姐一直嫁不出去也是有道理的,就冲她刚才那样粗鲁对我,是个男人都得怕好吗?你说说她一个女人那么要强干什么?”

    穆于清简直想一棍子打死她,对她使了那么多眼神都看不明白?看后面看后面啊!你就一点儿没感觉到极大的寒气?

    “你这眼神什么意思?说我没心没肺跟个男人似的?”

    池清祎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嗨,那不是因为我妈生了俩女儿嘛,我小时候可是跟一堆男孩混的,抽烟打架那是家常便饭,这不习惯了嘛。你说说我姐,从小就上最好最贵的学校,对别人冷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你说她……”

    得,又绕回来了,穆于清是真的很同情她了,平时也没这么多话呀,今天一直叨叨个没完是怎么一回事儿?

    穆于清的眼神还是怪怪的,池清祎实在憋不住了:“你这一直挤眉弄眼的是什么意思?!怎么,嫌我话多啊?哎,好吧,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怎么话这么多,可能是被我姐吓到了。”

    三句不离你姐,我看你这回是真完蛋了。

    穆于清终于按耐不住开了腔:“你现在不说话也许还有得救。”

    “你什么意思?说我有病?”

    “哦,她可能是想说我就在你后面听你一个劲儿地骂我。”

    一道沁着凉意的女声在她身后响起,池清祎身子一僵,僵硬地回过头扯出微笑:“姐,你回来了?累着了吧,我给你捶捶肩?”

    这种打开方式她接不接受?

    当然不接受!

    “池清祎,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池清祎这会儿明白穆于清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了,感情她姐给她来了一记回马枪?她姐实在太可怕了!

    知道她姐发起脾气来绝对会大动干戈,池清祎秉持着能怂就怂不要硬刚的理念迅速坐到地上抱着池清澜的大腿就嚎:“姐,我错了,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