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先例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不得不说缺失了近五年人生经历的零零七有些天真了,但似乎就是因为这种一往无前的气质,才让之前对他已经失望的零零妖妖再次看到了当初那个光芒万丈的身影,然后毅然陪他回到了组织总部。

    三天后,调查室。

    ‘姓名?’

    ‘零零七!’

    ‘姓名,不是代号!’

    ‘他的确就叫零零七,他是孤儿,没有名字!’

    冰冷的房间,三名衣着正式的男女,坐在办公桌的后方,因为这句话同时抬头看向对面孤单单坐在椅子上似乎很是幼稚的少年。

    三名衣着正式的男女分别是组织纠察处处长,他坐在三人中的左方,而他的右侧中间位置坐着的则是一名留着干练短发带着金丝边眼睛的三十来岁女子夏玲,来至国家部委,刚才询问零零七姓名的就是她,而现在她的脸上带着些许的愧疚!

    不过这一丝愧疚很快就消散,因为她想起了零零七之前做的事情。

    而坐在三人中右侧的则是一名一脸冷意的男子,他来至非调,属于非调的外事部门,叫做李天成,而李宝是他的一名手下,而由他来参与对零零七的调查可见非调上下对于李宝被害,对零零七的愤怒。

    ‘对不起!’尽管愧疚在夏玲的心中只是一闪而过,但她还是向零零七说了一句对不起,这让零零七对面前这个长相不算很漂亮,但气质很是非凡的女子瞬间生出好感。

    如果有可能,如果还有可能,零零七内心其实想要找寻的一个完美的伴侣,其实就是面前这样的,没有遭祸的外表,没有高高在上的傲气,有的只是就事论事的理智,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一定不累。

    零零七突然想起了李佳颖,一个柔情似水,但却有些拧巴的女人,如果自己当时答应对方不回来,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的,不过按照零零妖妖的话说自己似乎缺失了五年的记忆,若是真的话,那么对方现在说不定都有孩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零零七脑海里闪现了白玉洁三个字,虽然这个名字零零妖妖只在他面前提了一次,但他却瞬间记住了,因为在心底他居然觉得这个名字对他很重要,因为他每次想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内心居然有点热热的感觉。

    ‘白玉洁!’

    ‘咄咄!’敲击桌面的声音让零零七从混乱的思绪中回到现实,然后他就看到面前三张黑下去的脸,面对这样的脸,零零七露出了一个自认温馨的微笑,因为他似乎想起来刚才面前的这几人在问自己问题。

    真的很可爱啊,如果不是知道面前的小男孩其实是一个三十来岁的老男人,只看对方那眉清目秀,脸颊粉嫩的样子,就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下,这是夏玲面对零零七的微笑一瞬间不由自主闪现的想法。

    如果零零七知道因为他的笑容让面前的女人生出这种念头,那么他一定郁闷的吐血,因为他是个老男人哎,居然被人觉得可爱,真是伤害感情。

    ‘夏组长,夏组长……!’

    拖长音的呼喊,将被零零七可爱笑容吸引的夏玲拉回到现实,在她的身侧,一脸受不了的李天成,一边内心鄙夷着女人啊女人,一边恼怒的说道;‘对于我们的提问,零零七要么不回答,要么神游天外,夏组长,我觉得应该对他进行注射式药物测谎!’

    ‘啊,啊,好啊!’夏玲对于所谓的注射式药物测谎并没有什么感觉,她不知道那是一种注射之后能够让被注射者体验万蚁噬心般痛苦的药剂,所以她答应的显得有些随意。

    夏玲不知道这种药物代表的什么,尹天仇却知道,所以当李天成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倒抽一口凉气,因为这种药剂通常是用来对付他国的重要间谍犯罪份子的。

    但现在李天成提出注射的可是零零七,一个华夏特工组织内部曾经立下功劳的特工,这种先例如果开启这将是一个极端不好的开始,而李天成甚至会因此在特工界臭名昭著,尹天仇相信李天成也知道这样的结果,但他却就这样提出了,当然尹天仇觉得李天成自己也没想到夏玲能够那么轻易的答应,但当他认真的打量李天成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惊喜或者诧异,立刻一个念头在尹天仇的心间升起,那就是李天成之所以无悲无喜是因为他原本就做好了坚决推动这个计划的准备,而这个发现让尹天仇再次倒吸一口凉气,因为非调人员的无耻和坚决让他对于组织的未来更加的担心了,而他们组织要想和这样无底线的非调竞争,就必须如同曾副组长说的那样需要丢弃一些东西。

    尹天仇猜测的不错,虽然李天成很看不上所谓的组长夏玲,但对方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还是让他觉得和这样的人合作,还是有些好处的,例如原本还需要费些手段才能对零零七实施的药物逼供,对方就懵懂的答应。

    看向组织的尹天仇,发现对方很反常的没有露出组织一贯的反对,李天成瞳孔一缩,因为他发现有些看不透组织了,因为以前组织的掌权人都是一些老古董,遵循一些条例如同规则一样,但现在对方似乎开始改变了。

    ‘哼,这样正好,这样你们失去的可能更多!’李天成只是略微一呆,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然后期待敢于杀死自己手下的零零七享受一下那种传说中的折磨。

    ‘你们确定这样对待我吗?’

    零零七完全没有想到他只不过是因为在面对询问的时候走了一下神,然后就被李天成使用了招供药,这让他简直有些难以置信,想要抗争,倒不是因为他恐惧那种折磨,而是因为这算是认定了他就是对方口中说的逃跑以及恶意杀人的罪名,更何况这种先例不能开,难道他们都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