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彩狗之死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天尊想了想,面前这两个人不足为虑,即使放掉也能抓回来,不必担心逃跑!

    “好,那就先放了她!”

    嘭!

    天尊猛地一松手,将青牛甩出去老远。

    “娘子,你没事吧?”

    彩色狗跑过去,忙将青牛扶起来。

    “我没事,你真的有办法吗?”

    青牛疑惑问。

    “这个你别管了,一会机灵点,看我眼色行事!”

    彩色狗提醒。

    “好!”

    青牛答应。

    “记住,我永远爱你!”

    彩色狗说的有些伤感,还不顾事宜,在青牛脸上亲了下。

    “你们两个磨磨蹭蹭做什么,快些说出如何俘获瓶中更厉害的妖怪!”

    天尊不耐烦道、。

    “我来告诉你!”

    彩色狗起身,来到天尊近前。

    “你说就行了,靠我这么近作甚?”

    天尊瞪了眼,道。

    “我在你耳边说,防止别人听见,万一附近有大能监视呢?”

    “也好,快些说!”

    天尊微微俯身,彩色狗走近,趁其不注意,猛地一口咬向天尊的脖子。

    “快走,别管我!”

    彩色狗以前名叫哮天犬,咬人经验丰富,牙齿更是利于常人。

    “啊,好疼!”

    天尊痛叫,甩来甩去、。

    “这……”

    这一刻,青牛都看呆了,万万没想到,彩色狗为了保护青牛和腹中孩子,会这么狠、

    着实让青牛有点小感动!

    “走!”

    彩色狗呜呜,含混不清喊道。

    牙齿死死掐在对方皮肉里!

    青牛不是傻子,这是拿命换来的时间。

    “我答应过老君,要对孩子负责!”

    想到这里,青牛纵身一跃,往空中飞去。

    若是这个时候,彩色狗知道青牛心里想的是老君,他肯定能气死!

    “找死!”

    天尊不是省油的灯,尽管咬人是彩色狗的专长,但依旧敌不过法力超强的天尊。

    几个回合,彩色狗就现出原形,变成一条癞皮狗,缠在天尊身上,狗皮膏药一般,甩掉十分困难!

    噗!

    血流如注,彩狗被天尊体内的法术反弹,整个人跌飞出去。

    轰!

    天尊杀心已起,一脚踢在彩色狗心口,咔嚓嚓!

    肋骨断裂的声音,全部粉碎。

    嘭!

    彩色狗掉在地上,浑身是血,心里却很满足,为青牛逃跑提供了宝贵的时间。

    癞皮狗,你以为那头青牛精能逃出我手心,别天真了!”

    嗖!

    天尊从原地消失,十多秒过后,他又回来,手里提着一个人,正是青牛。

    “阿彩!”

    “娘子!”

    两人都哭了。

    “好一对苦命鸳鸯,今天就送你去虚空世界!”

    天尊脖子上,现在还有一道深入骨髓的牙痕,是彩色狗所为。

    天尊已经彻底失去耐心!

    至于如何从瓶中复活更厉害的妖怪,天尊准备自己回去慢慢研究。

    啊!!!

    出其不意的法术砸下,正好打在青牛的肚子上。、

    刺啦……

    鲜血迸溅!

    青牛难以置信,老君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不,不!”

    青牛强大的意志力,不顾疼痛嘶喊起来。

    “我的孩子!”

    彩色狗奄奄一息,心如刀绞。

    受了如此重的伤,两人都只有几分钟的活头!

    “娘……娘子!”

    彩色狗挣扎道,“能和你死在一起,真好!”

    “阿彩,我对不起你!”

    青牛虚弱道。

    “你尽力了。”

    彩色狗拼尽最后力气,说,“娘子,临死前,我要和你坦白一个秘密,希望你别怪罪我!”

    只听彩色狗继续道,“其实,我真实身份是杨戬的神兽哮天犬,因为杨戬跟着老君混,却惨死,我为了发现怨气,将老君和你的孩子银角杀了!”

    “……”

    青牛静静听着,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彻底震惊。

    “是我去乾坤山的洞窟里,将冰棺里的银角杀死,我就是个畜生!”

    彩色狗自骂道。

    “罢了。”

    临死之际,一切都释然,青牛对他道,“阿彩,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你听我说!”

    两人趴的很近,青牛歪歪头,对着彩色狗耳朵道:“阿彩,你是个好人,但我腹中的孩子生父,却是老君!”

    青牛知道,自己说完这句,很可能没气,趁着着一股劲,继续说:“当初,我为了保下老君的种,所以才跟了你,刚跟你时候,我们天天做,就是怕你坏处孩子不是你的!”

    “你……”

    彩色狗起初,还以为是玩笑,当目光往下瞅去,发现青牛被击破的肚子,刚成型的婴孩流淌出来。

    模样却实和老君十分相似!

    “啊!!!”

    彩色狗低呼一声,十分难受,彻底没了气息。

    这个时候,青牛也扛不住死神的召唤,走了。

    两人静静躺在厚实的草地上,一动不动,显得特别安宁祥和!

    “真是特么一对狗男女!”

    天尊临走时候,轻轻一吹,地上燃起大火,瞬间将两人烧成灰烬。

    彩色狗死了。

    杨戬,太上老君之间的恩怨,终于画上了句号!

    ……

    天尊拿住太阴收魂瓶,去找个安静的地方细心研究,相信这个瓶子绝对没那么简单。

    此刻,昆仑山之巅,这里的比斗还在继续!

    现场来了个熟人,地仙之祖——镇元子!

    没想到,他蛰伏一段时间后,实力大有长进,在台上所向睥睨,难逢对手!

    “这个人还不错!”

    女娲娘娘点点头。

    如来佛祖也投来赞叹的目光!

    唐僧在人群里,静静看着一切,虽然镇元子有点强,但在唐僧这里还是不值一提。

    杨婵站在女娲娘娘面前,她的关注点,却不在山巅之上的擂台,而是在搜寻唐僧。

    “他没有来啊!”

    杨婵心里有些失落,空荡荡。

    就在此刻,忽然天空远处飞来一群人,大概有几十人。

    全都衣袂飘飘,洁白的裙摆随风招摇,还各个都是美女,让人大饱眼福!

    “好漂亮啊!”

    很多来参加群雄大会的男神仙,都表示这谁能顶得住,太美了,不可方物,甚至比天庭的仙女都要更胜一筹!

    “何方妖孽?”

    圈主灵白微微抬头,轻声道。

    “不怎么认识!”

    女娲娘娘端详道,“有可能是三界隐藏的大能,来参加群雄会,是好事!”

    “不!”

    如来佛祖看出些东西,解释道,“她们并不是三界的人,而是魔界!”

    “魔界的人来了?”

    灵白慌了,对佛祖急道,“那还不快派人截杀!”

    “圈主稍安勿躁,他们虽然是魔族的人,但她们早就和魔界没有了关系!”

    “此话怎么说?”

    灵白忙问。

    所谓知己知己,百战百胜,如来佛祖当年专门研究过魔界的演化历史!

    虽然没见过她的真容,但见过她的画像,和现在空中那人,一模一样。

    “她就是暗影岛的岛主,思歌!”

    如来佛祖道。

    “思歌?这名字我听说过,好像是单相思,喜欢魔主斩天,可人家太专情,有原配夫人,就拒绝了她,于是思歌一怒之下,离开魔界,放出狠话以后都不再和魔界有任何联系!”

    女娲娘娘根据野史,再加上自己推断,说道。

    “师傅,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

    杨婵小声道。

    “乱说什么,师傅这叫学习历史,以史为鉴才会进步!”

    女娲恨恨看了眼徒弟。

    此刻,在人群中的唐僧,有点小慌张,暂时不确定暗影岛众人的来意。

    不知道是参加群雄会,还是来捉拿自己!

    为了得到元始圣甲的最后碎片,那一晚,唐僧直接把人家给上了。

    保持几万年,乃至几十万年的贞洁,被唐僧摘取。

    其实,当时唐僧凑齐元始圣甲,迫不及待穿上,想试试效果。

    没想到,醉酒的思歌误以为唐僧是昔日魔主斩天,才发生不可描述的事!

    “不知道友此次前来,有何贵干?”

    如来佛祖主动道。

    圈主思歌比天道圈众神,要小几万岁,资历,气场都不行,一般天道圈外交谈判之类,都会交给如来处理。

    “把唐三藏交出来!”

    思歌毫不遮掩,说话干脆。

    “找唐三藏做什么?”

    佛祖很有耐心,难道唐僧又在外面惹事了?

    思前想后,佛祖忽然想到,最后一块圣甲碎片在暗影岛找到,难道还有什么矛盾没处理好?

    “有什么事,我们可以重做下来慢慢谈!”

    佛祖说话慢条斯理,和现代的大领导讲话差不多。

    “因为他……”

    瞬间,思歌脸上爬满红晕,继而气愤道,“这事没得谈,快些交出唐三藏,否则,我让你们三界难安!”

    “到底发生什么事,如果你不清楚,如何让我们交人?”

    女娲也出了帮如来说话。

    “原来你要找唐三藏啊,这个好说!”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

    灵白早就想说话,刚才只是插不上嘴。

    “你知道他在哪里?”

    思歌狠狠道。

    “唐三藏已经背叛了三界,前几天从我们天道圈还救走两个魔界重要人物,着实可恨呐!”

    灵白痛恨道,“我们也在找他,还发布了三界通缉令,一旦有他的消息,我们马上告诉你,成不?”

    “喔,原来唐三藏投靠了魔界,怪不得胆子如此之大!”

    思歌点头,“对了,他的元始圣甲呢,那是斩天的东西,谁也不许拿走!”

    “元始圣甲当然在唐僧的身上,我们也很想得到,这样如何,一旦我们得到圣甲,立马归还给你!”

    女娲也跟着道。

    “说实话,你们身为天道圈最高级别,想在三界找个人,只是想找不想找的问题,真以为我这么好骗?”

    思歌面色一变,威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