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厉先生你睡相也太不好了吧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吊水输完,医生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可以出院了。

    唐许诺跟在他的身后,不疾不徐的走着,男人停下步子,她直接撞到了他的后背上,他转身拉住她的胳膊,问道,“过敏连带着把脑子也病坏了?”

    “你干嘛老是讽刺我?”

    她生气的瞪着他,想甩开他的手,可是他拉的更使劲儿,她嘟囔道,“臭男人!”

    男人低声呵了一声,直接拽着她走了出去。

    一路无言,陆成在自家老板找媳妇儿的时候就已经调查好了厉太太今天一天的行程,并且马上发到了厉风尘的邮箱里面。

    许诺坐在车里,拿出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脸,愁眉苦脸的叹着气。明天顶着一张过敏的红疹脸,还不得让公司里那些人笑话死。

    厉风尘看着她的小模样,不觉有些好笑,低头看到她包包里掉出来一颗荔枝,他拿出来问道,“包里放荔枝?还说脑子没有坏?”

    她羞恼的把他手里把玩的荔枝抢过来,哼了一声,打开车窗扔了出去。

    还真是幼稚的小妮子。他恐吓道,“砸到别人怎么办!”

    许诺一阵语塞,干脆扭过脸和他“恩断义绝”。

    到了厉宅,阿桑姨先是看到许诺低着头,然后她上前招呼过来喝她亲自熬得汤,结果刚喊了一句太太,就看到了许诺那一脸的红疹。

    “哎呦,太太你这脸...”她赶紧走过来,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的胳膊和脸上的红点儿,“看过医生了么?”

    “就是过敏了,刚从医院出来,您不要担心。”许诺微微笑着,有些尴尬。

    厉靖祺听闻声音看过来,“大嫂这是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儿过敏,已经看过医生了,我就先上去了。”她可不想让大家都看到自己这副丑丑的模样,她蹬蹬的爬上了楼。

    阿桑姨担忧的问厉风尘,“大少爷,太太没事么?”

    “没事。”他脱下外套,“我也上去了,帮我向奶奶问好。”他走过去,倪了厉靖祺一眼。

    ...

    厉风尘先去书房办公,收到陆成发来的文件,从头看到尾,姑且知道了今天唐许诺过敏的原委了。

    看来,这唐氏集团是万万不能再让她待下去了,得想个法子让她待在自己身边护着她。

    回到卧室,小妮子拿着手机向岑溪哭诉,岑溪刚被邵景耀送回岑家,路上听邵景耀说在餐厅门口看到她了。

    岑溪问,“盛子墨看来是来玩真的了,许诺,你真的对他没有感觉了么?”

    许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实话,伤心失落还是有的,两年的感情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盛子墨只能是过去式。

    “溪溪,我们不谈盛子墨了好不好。”

    厉风尘刚进来就听到这么一句话,他心里冷哼道,怎么就不谈了?他还真的想听听她是如何谈自己的前男友的。

    好闺蜜不想谈前男友,那她就不谈,岑溪换了个语气说道,“你还是来我爹的公司吧,有我爹我哥罩着你。”

    “还是算了吧,我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没有拿到手呢。”

    小妮子丝毫没有意识到厉风尘已经进了卧室,男人闻言,原来她是想得到那百分之十的股份。

    “那些早晚都是你的啊,何必让自己过得苦?”

    “今天在公司,我爸爸看到我了,可是我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我什么都没有了,如果以后和厉风尘离婚,我只有那百分之十的股份。”

    “离婚了你也有厉风尘一半的财产啊!”

    “我不会要的,本来嫁到厉家就不是我的初衷。”

    厉风尘的脸顿时阴沉的就像是能滴出水来,他突然开口道,“现在就打算好了离婚要净身出户了?”

    他这低沉的一出嗓儿,可是吓了唐许诺一机灵,她赶紧挂断了手机,站了起来,就像是被罚站的小学生一样。

    “厉,厉先生?你怎么走路没个声音啊?”

    “有声音还能听见你如此发自肺腑的声音么?”他冷着脸坐在床上,缓缓道,“既然考虑的那么清楚,就过来说给我听听。”

    “我说的也没有错啊?”她理直气壮的走过来,果真走了过来准备和他仔仔细细的说个清楚,“厉先生...”

    “你再说一个字,我就叫奶奶过来,和我一起好好听听,这个被她捧在手心里的孙媳妇儿是怎么打算离婚事宜的!”

    厉风尘简直要气急败坏了好么?

    许诺见他完全是生气的来真的的感觉,马上服软道,“厉先生,你别生气,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不说了,一个字也不说了。”她伸出手把自己的嘴巴捂上。

    厉风尘绷着脸扫了她一眼,还好她还有个害怕的,不是个傻大胆儿。再看看她满脸未消退的红点儿,软了心说道,“先去洗澡,洗完澡我再给你擦次药。”

    唐许诺捂着嘴巴点了点头,横着就进了浴室。

    再出来,抹在脸上的药膏都被洗个干净,浑身都开始痒,她吹完头发,坐在梳妆台前,看了厉风尘一眼,见他也不看自己,径直去浴室洗澡。

    她识趣的自己找了药膏,给自己涂涂抹抹。

    后背还是痒,在医院的时候,是护士给她抹的,现在她只好出去找阿桑姨。

    厉风尘出来在卧室里没有找到小妮子的身影,以为她是伤心了呢,本要穿衣服下楼去找人,不过看到她的手机还有包包都摆在桌子上,他马上停下换衣服的的动作。

    真是要被她吓出患得患失的病来了。

    他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看着杂志,等小妮子回来也不鸟她。

    她蔫不拉几的把药膏放在床边,然后立定站稳,缓声说道,“厉先生,如果要离婚,净身出户我讲的是认真的,毕竟..毕竟你是婚姻的受害者。”

    “受害者?”他抬眸看她。

    小妮子穿着雪白的保守式睡衣,有一种减龄的感觉,睡在一张床上,倒不像个妻子,反倒是像极了一个几岁的孩子。

    他的视线落在她饱满的胸脯上,突然想起结婚前夜,那晚和她缠绵在一起的感觉,不觉口干舌燥起来。

    许诺完全不自知自己现在处境很危险,她继续说道,“对啊,我本来是要嫁给你弟弟的,你完全可以有自己的幸福的。”

    “你在可怜我?”

    “不是可怜,是觉得对你而言是不公平的。”

    不公平?这几个字在他懂事以后就很少听过了,听到了也觉得十分的嘲讽。

    如今在她的嘴里说出来,他顿时收回刚刚微秒的情绪,淡声说道,“生在厉家,就没有公平可言。”

    “我知道,我们活在世上,都很难得到公平,我知道那种不公平的感觉,所以,我不想...我不想厉先生和我一样。”她低了低头,似乎是抽了抽鼻子,“你可以去追求你的幸福,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不会纠缠。”

    听她说完,厉风尘凌厉的目光柔和了不少,他现在很想把她揽到怀里一边吻着她的脸一边好好告诉她,我好谢谢你能替我着想,你这个小傻瓜。现在不是你纠不纠缠我的事情,而是..你已经逃不掉了。

    “上来,该睡觉了。”男人低沉的开口,仿佛不想再继续前一个话题。

    许诺嗯了一声,自己走到床边,撩开被子钻了进去。

    刚躺下不久,肚子就叫了。

    她慌张的捂住自己的肚子,一阵尴尬。

    “晚上应酬没有吃饭?”厉风尘问道。

    原来他都已经知道了,都知道她今天是去干什么了。她不敢在老男人面前故卖聪明,于是小声的说道,“没有吃饭。”

    “没有吃饭,又不想喝酒,所以小聪明的自己吃了荔枝假装酒精过敏?”

    许诺直接坐了起来,瞪着明亮的眸子,“你怎么知道的?你是柯南还是福尔摩斯?”

    这个傻丫头,是陆成调查出来的好么?

    “我猜的。”他起身,“下去吃点儿?”

    “我不敢。”她摇了摇头,她才不自己去厨房呢,万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走吧,我们一起去,正好我也饿了。”

    “真的?”

    男人已经掀开被子站了起来,见小姑娘也跟着兴奋的起身,他皱了皱眉,看着她的睡衣,丝毫没有忘记厉家还有厉靖祺在,于是说道,“等会儿,我给你端上来吃。”

    吃饱喝足,许诺摸了摸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还满足的打了一个小嗝。厉风尘去楼下放餐盘的功夫,回来便看到小妮子已经呼呼大睡上了。

    只不过...这夜刚开始。

    第二天早上,厉风尘听见她的声音,“厉先生,厉先生?”

    他睁开眼睛,扬起声调嗯了一声。

    “你睡相也太不好了吧?你,你松开我,我要去洗手间。”

    厉风尘的胳膊死死的压在她的肚子上,束缚住她的双臂,同时...他的右腿完全的搭在她的小腿上,让她一点儿都动不了。

    “去吧,别吵。”说完,他便翻了个身,继续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继续睡觉。

    她根本就不知道厉风尘才刚刚睡了一个小时,一晚上,小妮子惯性的去挠自己的脸,自己的胳膊,他只好压着她不让她挠。

    要是再破相,她准得鬼哭狼嚎的伤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