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嫁妆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五百两……

    莫小蝶有点懵,她还没来得及了解这个世界的金钱概念,五百两听起来很多,但具体是到什么程度,她还真不懂。

    所幸林少安继续说了下去,“五百两银子对于一些大户人家来说,许还不够一次衣服的换季,但大伯和阿爹原本的用意,只是想让郭氏平日里多给你们添些吃的喝的,让你们的生活更好一些!”

    林少安看到魏子清又愤怒起来的面容,犹豫了一下,没有说除了这五百两,大伯和阿爹还时常会送一些古玩器具过来。

    为的,不过是想让他们三个,在没有母亲的情况下,还能感受到母亲娘家对他们的关心。

    魏子宜懂了,五百两银子不能让他们过上奢华享受的生活,但让他们吃饱喝足,绝对是够的!

    看魏子清和魏承轩的模样,他们不但不知道这五百两的存在,这五百两,还绝对没有用到他们身上!

    难怪方才魏子清那么愤怒,看到弟弟这副模样,又想到始终被蒙在鼓里的他们和母亲的娘家人,愤怒之余,更多的是心酸心痛吧。

    “我不晓得这事父亲究竟知不知晓,若父亲是知晓的,我这心是彻底寒了!”

    魏子清忽然哽咽着道:“自从被封了侯,父亲便一直洋洋得意,然而父亲不过草莽出生,除了打架还会什么?

    大夏朝安定下来后,父亲便闲赋在家,整个侯府只靠官家当初封爵时的赏赐,和父亲每年那一点食禄维持日子。

    小叔一家还厚颜无耻地死赖着我们,小叔那么大个人了,不仅一事无成,还镇日只知道吃喝嫖赌。

    我一直知道,我们侯府表面看着风光,实则早就只剩一个空壳子了!

    只是我没想到,他们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

    这事莫小蝶也是听辛夷说过的。

    莫小蝶瞧着这个世界的民风民俗有点像她那个世界的宋朝,底下的人喊皇帝,喜欢用官家这个词。

    南平候当初是官家的救命恩人,官家自然不会亏待他,不但封了他爵位,还赏赐了黄金万两和十余箱金银珠宝,以及这一座侯府。

    最开始,官家也是想提拔提拔这个恩人的,大手一挥给他寻了不少职位,然而南平候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文官吧,大字不识一个,武官吧,让他去打架组建一个草台班子还行,排兵布阵正儿八经地管理军队什么的统统不会。

    官家简直看傻了眼,实在不想承认这货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悲催的是,他确实是。

    最后官家被逼无奈,把他编入了自己皇城的禁卫军中,让他做了个步兵小头领,原本想着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看着总没事了吧,顶多就是让真正做事的殿前司指挥使多操心操心。

    偏偏南平候一股子小市民的虚荣市侩,不但没有自知之明,还时常以官家的救命恩人自居,谁都不放在眼里,做了这个小头领后自觉被看低了,那是一肚子不服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皇宫当值时还冲撞了不少官员,投诉他的折子顿时像雪花一般刷刷刷地往官家桌子上递,官家被气得脑壳疼。

    马蛋早知道当初死了算了。

    后来某一次早朝,有御史大夫受不了当场拉了南平候出来批斗,南平候火气一上来,竟然在朝堂上就和他打了起来。

    官家自然是满肚子火气,然而火着火着他心底一亮,赶紧趁着这个机会革了他的职,一脸慈祥地让他先回家冷静一段时间。

    这冷静着冷静着,就冷静了十几年。

    南平候最开始的洋洋得意意气风发,也被襄阳城一众权贵的冷眼和官家对他一次又一次的敷衍冷淡打压没了,现在整个人是低调沉稳了不少,只是内里本质不变。

    而且他再怎么改变也没用了,侯府的没落已经成为事实。

    魏子清仿佛一下子开了话匣子,忍不住继续倾倒这些年的苦楚:“郭氏那女人一向看我们姐弟不顺眼,当初我出嫁,她草草地把我的婚事操办了。

    她说母亲的嫁妆,在当初父亲组建队伍抵御外敌的时候已经全部拿出来用了,这事康娘说过,所以后来她只给我备下了二十台嫁妆,我竟还觉得已经算难得……”

    林少安脸色猛地一变,魏子清察觉了,立刻投给他一个问询的眼神。

    林少安微微皱眉,脸色复杂道:“姑姑嫁妆的事,我听大伯和阿爹说过。当初姑父只是个市井混混,一无所有,姑姑不知道看上了他哪里,死活要嫁他,祖父祖母拗不过,丢下一句你以后不要后悔,备了一份丰厚的嫁妆让姑姑嫁了。

    十五年前他要组建队伍参战的时候,姑姑拿出了全部嫁妆,给他买马买武器买粮草,当时祖父祖母虽然不赞同,但觉得那好歹是为国奋斗,姑父也算有点追求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大伯和阿爹一直知道,姑姑的嫁妆早就没了,所以……”

    他顿了顿,看着脸色煞白的魏子清叹了口气道:“表姐当初出嫁,大伯和阿爹遣人给表姐添了十台嫁妆……还有子宜出嫁的时候,大伯和阿爹想着她是嫁到皇家,排场必不可少,当时是给她添了二十台嫁妆……”

    魏子清身子微晃,林少安赶紧把她扶住,懊恼道:“表姐,没事吧?抱歉,我不该现在跟你说这些。”

    魏子清默默地流着泪,眼中一片冷厉,咬牙道:“那群混账!不管是我还是子宜,当初的嫁妆单子上,可完全没有说到舅舅们添妆的事!

    而且子宜出嫁时,虽然有六十台嫁妆,但康娘在信中说,这些嫁妆有一半是长公主府下聘时的聘礼。

    长公主虽然知晓这件事,但为了长公主府的名声,只当不知道,还特意嘱咐人不要声张。”

    莫小蝶听得也是眉头紧皱,这天底下如南平候夫妇一般厚颜无耻的人,怕是绝无仅有。

    把人家舅舅添的妆当成自己出的便算了,自己也不多补上一些,扣掉林氏娘家人的添妆,他们出的嫁妆少得可怜!

    这女儿嫁得也忒便宜了。

    难怪长公主府的人这么看不起魏子宜,本来六十台嫁妆对于嫁入皇家来说已经算寒酸了,但想着魏子宜是高嫁,吃瓜群众也不会说什么,谁知道连这嫁妆也是东拼西凑来的呢!

    莫小蝶看到魏子清这模样,便知道她对侯府的心,是彻底冷了。

    她能看出来,若说魏子清对这个候府还抱有一丝希望,是因为南平候这个亲爹。

    但如今发生了这么多事,不管南平候是不是知晓他们的难处,也足以让魏子清寒心了。

    若他是知晓的,只能说他完全不把他们姐弟当一回事。

    若是不知晓,也足以看出他对他们姐弟的漠视了。

    林少安眉头紧皱,果断道:“这件事,我必须回去跟大伯和阿爹说,再这样下去,子宜和轩儿会被毁了的!”

    魏子清接过身边侍婢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道:“不行,大舅和二舅已经为我们姐弟三人做了许多,我只怕父亲和郭氏再拿我们挟制大舅二舅,让他们给侯府送钱。

    何况他们远在渝州,也做不了什么,跟他们说了,只是让他们担心。”

    林少安却摇了摇头道:“表姐,这事瞒不久的,你可知道,我这回来襄阳城,还有一个任务。”</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