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夷技难学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漆黑的宇宙星空中,三个决定未来地球命运的人再一次相遇了,命运的齿轮就此开始转动……

    方宁感叹地看着当前的画面,只可惜其中一个家伙没有一点创造历史的自觉性。

    “拒绝肯定是要拒绝的,只是在那之前,我要看看他是不是在吹牛。”大爷听完方宁的回答,果断从心道。

    方宁当下赞同道:“也好,看看他如何驱逐那两尊神明的,咱们也可以偷学一二,还能多点发展时间,反正又不要我们出钱……”

    “嗯,大富豪你已经很了解我了。”大爷欣慰道。

    “不,不,我一点都不了解你。咱们不一样,你这里有毛病……”方宁指着脑袋说道。

    “……”大爷无话可说。

    于是侠客甲淡淡道:“本座是不可能入魔的,你还是彻底死了这条心。不过那两个神明的确在地球上搞风搞雨,碍于众生命运,本座一直没有出手,你若真能驱逐他们,定然可以给自己多积些阴德……”

    古不为听得无语,这位大侠嘴上功夫还是很厉害的,这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那是对凡人而言;对这高高在上的魔尊来说,让对方积阴德,就等于说对方会死……

    而这些修炼中人,最忌讳死字,毕竟他们修炼的根本目的,就是避免死亡的到来。

    好在魔圣似乎并不在意,他只是微微一笑道:“那就走吧,很快你就会看到了。”

    这时,古不为趁机开口:“两位大尊,晚辈还有事要忙,就失陪了。”

    侠客甲点点头,魔圣却是向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古不为脸色一凝,心中暗道,难道师傅让自己做的事,被对方看穿了?

    这未必不可能,毕竟对方号称智慧魔主,神明本就智慧超人,而他又是神魔中的智者,其智慧之深,恐怕远远超乎常人的想象。

    这种智慧并非是指阴谋算计多么了得,勾心斗角又有多么厉害,而是高瞻远瞩,别人能看一步,对方能看百步千步。所谓棋高一着,束手束脚,何况对方高出千百着来?

    古不为若是能知道魔圣刚刚做过的事,一定会深深佩服,这才是真正的智慧,相比之下,地球上那些争斗算计,真是弱得不能再弱。

    好在此时对方只是笑笑而已,并没有揭穿他,更没有阻止他,这让他感到一丝庆幸,拱手之后,便离开了。

    侠客甲似乎一无觉察,目送对方安然离去之后,就跟着似有深意的智难离去。

    …………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回到地球。

    看着蓝天白云扑面而来,智难似乎很有感触。

    “悠悠白云在,似迎故人来……”

    这家伙居然还吟了两句诗。

    “呃,大富豪,人家还会作诗啊?”大爷惊叹道。

    方宁无语道:“这有什么,虽然我不会,但我知道,他这诗也就一般,平仄不合,对仗不工,只是应了心情而已,再说地球也不是他的故乡。这家伙看来是流浪宇宙流浪久了,知道其他地方都是生机全无,对地球倒是有了几分感情。”

    “呃,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大爷郁闷道。

    “有好有坏。好处是,他大概不会成为什么地球毁灭者;坏处就是,他很可能想要霸占地球。”方宁摇头叹气道。

    “呃,我都没有这个心思,他怎么敢?”大爷愤愤不平。

    “人家现在比咱们强,难道你没有感觉出来?他身上似乎隐隐有着一股银光……”方宁高深莫测地说着。

    “啥银光,压根就没有好不?我这氪金狗眼都看不出来,你能看得出?”大爷压根不信。

    “你看你,你看不到的东西难道就不存在?你只能说不知道,却不能否定它的存在。我说的银光是一种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罩在他身上一样,就像我与天地二碑合体时,就能感到有一束天道之光,在护佑着我……”方宁深有感触道。

    “呃,你真不是在忽悠我?”大爷郁闷道。

    “真的,你没与天地二碑合过体,不知道这种感觉正常。我告诉你,你可以把这种银光理解成神话中的气运。现在的魔圣,气运很强,甚至强过了地球天道,这就是我的感觉。”方宁说得很玄。

    大爷听得更懵了,虽然它是个武侠系统,但还是听不懂这些玄虚的事。

    毕竟它本来就很简单……

    “那就是说,咱们以后还不能得罪他?这个魔头要是做下恶事,那该怎么办,总不能退避三舍吧?”大爷不满道。

    方宁顿时感到棘手,事实就是这样,现实之中,哪会有那么多的公正好讲?

    很多极恶的家伙,由于某些价值得到某些强大的庇护,照样逍遥一生,善良之人,就是切齿痛恨,也无济于事,妨碍不了人家子女俱全,高寿终老。

    这正是大爷存在的最可贵之处,它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能无视各种浅或明的规则的存在,它执行最简单,也是最难的罚恶之事。

    赏善当然它基本是不做的,毕竟那是要花钱啊,而且花的不是小钱,光看看每年慈善基金有多少支出就明白了……

    方宁只好安抚道:“所以我们这回要看明白他的依仗,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

    “明白了,我这就催催他。”大爷恍然道。

    侠客甲便淡淡道:“智难,你诗也作了,该是将那个恶神驱逐出去的时候了。”

    “呵呵,此事容易。”智难身在高空,双眼看向一个地方,那里正是太平洋的西侧。

    少顷,他便淡淡地说着:“好了,再有两天,他们不走也得走。”

    侠客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似乎在说,你是在忽悠我么?

    “呃,大富豪,你学到什么夷技了么?”大爷碎碎念道。

    “你呢?”方宁无语道。

    “没看出来,夷技难学啊!”大爷郁闷道。

    “俺也一样。”方宁头疼道。

    “你这个废物,我要你何用?干脆杀了算了!”大爷愤愤道。

    “……你很嚣张啊?外敌未灭,你就想起内讧?”方宁针锋相对。

    “唉,难道这家伙的能力,已经超乎我们的认知范围了?不应该啊,我清楚明白地看到,他既没有动用什么法宝,也没有动用什么神功,这样就能将那两个狗皮膏药给揭走?”大爷十分疑惑道。

    “你问我,我问谁?问他去啊……”方宁无语道。

    “你去问,本来就是你感觉到的银光,我又感觉不到。”大爷理直气壮。

    “问就问……”方宁推脱不过,只好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