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新婚礼物(2)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餐桌上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纪辰希虽还如往常一般一直在往秦安安的碗里添菜,但一言不发的样子着实让秦安安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她低头扒着碗里的饭,偶尔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一眼主位上的男人,只见他神色一如往常般淡漠,云淡风轻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她忽然想起在顾氏门口车内反光镜里的匆匆一瞥——

    这男人会不会也注意到了她的车子?

    她又该不该主动和他说她今天去了顾氏的事情?

    而,彼时,坐在主位上的男人亦是在等她主动开口。

    他不想什么事情都由他去问,而是希望面前这个小女人也能有试着主动告诉他的时候。

    就这样,夫妻两各有所思,一顿饭吃的不禁有些沉闷,诡谲的气氛一直流转在二人之间,直到纪辰希先上楼洗澡,秦安安看着他背影消失在视线里面,才感觉自己松了口气……

    “太太,是不是我做得菜不合胃口?先生他似乎都没吃几口。”

    新来的管家看了眼纪辰希的碗碟,干净的几乎像是没有吃过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没吃几口,只顾着一直往秦安安的碗里添菜。

    秦安安淡淡收回视线,一边应着,一边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是你的问题,王姐,你收拾一下吧,我也上楼去了。”

    落下这么一句,纤细的身子已然从王姐的身边越了过去。

    王姐只好点点头,立马利索的收拾起来。

    ……

    秦安安来到楼上的时候,卧室里面只留了一盏梳妆台前的壁灯,昏暗的光线落了一地,唯独浴室里面的灯却很明亮。

    浴室里不断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音。

    秦安安提步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抬手摘下身上的首饰,拿过簪子,刚想把长发盘起来时,浴室那边却是传来了‘咔哒’一声门开的声音。

    她微微抬眸,冷不防,目光与站在浴室门口的纪辰希相撞的猝不及防——

    漆黑锐利的眼眸几乎是在开门的一瞬间就锁在了秦安安的背影之上。

    两人间微微沉默了下,到底还是男人先开了口。

    “夫人,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这话一落,秦安安当下就明白了。

    他的确也看到了她的车子!

    想着,她浅淡的吸了口气,片刻,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过身,缓步朝男人跟前走了去。

    “其实吃饭的时候就想跟你说的,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开口。”

    秦安安步子收住,微微抬头,澄澈的星眸落在男人清朗的俊脸之上,“我今天去了顾氏,手下一个艺人意外得罪了顾渊,我去的目的,只是和顾渊谈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她解释的声音传来,站在她身前的男人怔了一怔,片刻之后,那标志性的淡漠的声音才徐徐传来,“嗯。”

    嗯!?

    这算是什么回答?

    秦安安秀眉一蹙,顿时对纪辰希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半点摸不着头脑。

    这男人吃饭时不开心,明显就是为了她没告诉他自己去了顾氏的事情,现在她解释了,怎么还是一副冷漠的像是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纪辰希,我都和你解释了,你怎么还……”

    说着,秦安安的声音里也染上了些许的不悦,可还不等她把话说完,顿时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腰间忽而被一只大手握住,那大手微微用力,她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朝男人的怀抱靠了过去……

    他身上传来的暖意瞬间就将她整个人包围了彻底。

    “你……”

    “夫人,下次能不能别等到我问你才说?我承认自己是有些小气,但,某些方面我的确大方不了。”

    纪辰希用力圈着怀里的小女人,削尖的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发心,低沉的声音里面隐约带着些许的烦躁和不安。

    他的确是百分百的信任着秦安安,但他却信不过顾渊那个男人。

    “纪辰希,我的确是为了公事才去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秦安安猜他是误会了,立马开口解释了一句,顿了顿,才又继续说道,“还有,刚才不知道该怎么说,也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你,为什么顾渊查到的你的资料,和现在的你,完全对不上号……”

    说着,她一副星眸之中同时也闪烁出些许疑惑的光芒。

    “我的资料?”

    听见她说的话,男人便立马开口问了一句,漆黑深邃的眼底也当下闪过一道极为凌厉的暗芒。

    没有察觉到他眼底变化的秦安安点了点头,“我想,他今天找我的确不仅仅是为了公事而已,但,我和他真的已经不再可能,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好吗?”

    “夫人,我并不是信不过你,而是……”

    男人好看的眉头拧了拧,解释道。

    “我知道……可你先听我说。”秦安安出声打断了他,见他轻轻点头,才继续说道,“那天你贸然就报了自己的名字,我想过顾渊会去查你,却不想他动作是那么快……今天,他说你职业不祥,南城名下无产,那我们现在住的房子,还有你的公司……”

    说着,亦是紧紧蹙起了眉,几秒之后,才深深吸了口气,清淡的声音里面也似乎蒙上了些许的无奈,“纪辰希……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注重钱财的人,若是你真的没钱也没有关系,别墅可以不住,婚房也可以由我来买,毕竟,当初是我让赫连城找上你的……纪辰希!你干什么!”

    没等她把心里想了一下午的话给说完,额头上面就蓦然落了下一记‘暴栗’。

    她下意识从他怀里挣开,抬手揉了一揉,好看的星眸亦是凝聚起些许不悦的神色。

    “纪夫人,请问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结婚哪里有女方买婚房的道理?”

    纪辰希神色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心里却不禁失笑,顾渊能查到的那点破消息也足以让她全部都相信么?

    还是太嫩!

    之前的亏看来都是白吃了。

    “可这房子也不是你的名字……”

    “那是因为这房子的产权我是打算写在你的名下,结婚之时仓促,也没想好送什么新婚礼物给你,便想着把这套别墅作为新婚礼物送你。”

    纪辰希低低解释,在她茫然的目光之下带她走到床沿坐下,然后才继续解释道,“君庭的开发商是我在南城的一个朋友,这套别墅本是他自己留的,知道我买来是用作婚房才让给了我,而我一直都想把这套别墅当成礼物送你,便付钱之后一直没做产证,想着忙完那这段日子,再带你去把别墅直接过到你的名下。”

    他一席解释的话音落下,秦安安美眸里当下泛起道道诧异流光,浑然没有想到,他竟是要拿这两亿多的别墅松给她当新婚礼物……

    难不成,她还是阴差阳错的傍大款了么?

    “那所谓的职业不祥……”

    “那是因为公司并不是用我的名义注册注资的。”

    知道她今天必然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了,纪辰希便也不再隐瞒,“我有一个妹妹,叫纪辰欣,这些年一直在国外读书,而我在南城的公司则是以她的名义注册和百分百持股的,所以公司虽然由我主事,但我从来未曾出现在公众视线里面,如此,你能理解么?夫人?”

    纪辰希算是把情况都交代了清楚。

    秦安安自诩反应够快,但被他这般绕着,也花了好一下子才反应过来。

    怪不得顾渊说他无业无资产,原来……

    根本就是眼前这男人故意想让自己看起来如此!

    “怪不得顾渊丁点信息都查不到,原来……所以,纪先生,你在南城奋斗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你那个妹妹未来当嫁妆么?”

    反应过来,姑娘眼底的疑惑也倏然间散了开来,转而微微抬眸看向男人,声音里面隐约带了几分调侃的意味,“真看不出,原来你还是个妹控!”

    “夫人这是吃醋了么?”

    听她调侃自己,男人微凉的唇线亦是轻轻一扬,低低问道。

    “谁吃醋了!我这是夸你呢,纪先生。”

    “哦?是么?可你这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在吃自己小姑子的干醋,纪夫人。”

    “瞎说!你到底有没有见过女人吃醋的样子?”

    “我见过。”

    “什么时候?”

    “现在。”

    “……”

    这厮实在可恶!

    ……

    第二天一早,秦安安刚到公司,便硬着头皮开出了一张五千万的公司支票,吩咐夏枚立刻送到顾氏集团。

    不想,一个多小时后,这张支票却是原原本本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她问夏枚怎么回事,夏枚却说自己连顾渊的面都没见上,只有夏亦忱让她转达的一句顾渊带给自己的话——

    要送支票,要她秦安安亲自去送以表诚意!

    简直做梦!

    让他侮辱一次不够?

    难道还妄想着她会再送上门让他当面侮辱第二次,第三次么?

    想着,秦安安当下就气的将支票撕了粉碎扔进一旁的垃圾篓里——

    干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就真不相信,不过一杯咖啡事情,顾渊他有脸去闹得满城皆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