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死性不改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紧接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伴随着利刃划过空气的破空声,不一会齐思衣衫褴褛的从沈莹房间跑出来,急忙进入自己的屋子,将房门反锁。

    “呼呼,太凶险了,田伯满也甘拜下风!”齐思背靠在门上,喘着粗气,心有余悸,还好自己跑得快,不然不被砍死才怪。

    “啪,啪!”

    一阵猛烈的敲门声,齐思感觉后背传来的震荡,吓得用力将门顶住,喊道:“沈妹子,我错了,我只是担心你们着凉,想去看看被子盖严了没有!”

    沈莹在门外单手掐腰,另一只手提着薄翼刀,大喝道:“齐思,你给我出来,今天让我阉了你,就留你一条狗命!”

    齐思隔着屋门,小心翼翼的说道:“别啊!小师母,好妹子,我的身体,你不是都看遍了吗?我都没找你算账呢!”

    沈莹大怒,骂道:“你在云台峰差点死了,我不给你敷药疗伤,你能活到现在?亏你说得出口,看了,我就全看了,怎么地?我看你行,你看我就不行!”

    齐思连连求饶,说道:“我这不是开玩笑嘛?咱俩谁跟谁啊,我真是给你盖被子去了,不信,你问问柳妹子!”

    沈莹更气,质问道:“还说?柳妹子在屋里不停的摸自己的屁股,你是不是非礼她了?”

    难道我戳那一下,将她的屁股戳出内伤了?齐思摇摇头,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切实际,只好说道:“没啊,我是那种人吗?小师母最了解我了!”

    “我是了解你,了解你就是个色狼!”沈莹大骂一句,见齐思死活不开门,最后跺跺脚,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明天见到你就砍死你!”

    “终于走了!”

    齐思立即精神抖擞,回头对着屋门做了个鬼脸,哼着小曲,脱衣服躺在床上,满脸贱笑的睡过去。梦中柳妹子正和他缠绵再缠绵,浑身上下摸个够,亲个够,沈妹子在旁边满脸嫉妒的看着,最后……最后沈妹子发飙了,薄翼刀不知何时又出现在手上,吓得齐思从梦中惊醒,等看清天色之后,发现竟然已经天亮了。

    齐思简单梳洗之后,开始收拾东西,今日时间比较紧,也不知三大门派何时到达,还是早些准备以防万一。

    “油灯,夜壶,干粮……!”齐思将所有能用得上的东西都包起来,然后跑到院子里对着依旧没醒过来的老母鸡犯愁。

    这些老母鸡看起来明显比之前瘦了一圈,不死不活的,也不知还能不能醒过来,齐思心想不管怎样,先包走再说。免得自己没挺过这次任务,剑宗从此消失,这些老母鸡说不准也会被三大门派拿去熬汤,于是齐思的包裹又大了两倍有余。

    沈莹打开房门,看见齐思围着个大布袋来回转,心中想起昨晚的事情,一肚子火,轻喝道:“齐思,你又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把包裹打开!”

    齐思无辜的看了沈莹一眼,郁闷呐!好不容易包好的,也不知道沈妹子又发什么疯!不过齐思一看沈莹的眼神,生怕她像昨晚那样发飙,连忙乖乖的将包裹打开,最先露出来的就是那些老母鸡,再往里……

    沈莹看了之后,愣了愣神,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臭小子,你把干粮放在夜壶里做什么?”

    齐思嘿嘿一笑,理所当然的说道:“这不是节省空间嘛!夜壶里挺大的地方,不利用起来岂不是浪费?”

    沈莹鄙夷的哼了一声,冷笑道:“真恶心!怎么?被我打骂一顿,就想离家出走啊?走就走好了,还带这么多东西,你怎么不把玉女峰搬走?”

    齐思这个冤啊,我像要离家出走的样子吗?于是开口道:“沈妹子,天地可鉴啊,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我不舍得离开你,又怎么会离家出走?”

    沈莹眼中闪过一丝喜悦,脸上羞红,这坏蛋怎么什么都敢说,我可是他小师母,一个寡妇!可是我真的很爱听……

    咋了这是,小脸咋这么红?齐思伸着脖子,疑惑的看着发呆中的沈莹,伸手在沈莹眼前晃了晃,沈莹没反应,如同神游天外一般。

    “既然你没反应,就让我摸摸吧,谁让你昨晚把我打的那么狠!”齐思伸手轻轻的抚摸沈莹的脸蛋,真软,真光滑,那种感觉好像稍一用力就能捏出水来。

    齐思眯着眼睛享受着从手心传来的肉感,怎么突然有冷风吹过,凉飕飕的。

    “舒服吗?”

    “舒服!”齐思下意思的答了一句,紧接着意识到不对,连忙睁开眼睛。

    沈莹两眼一立,怒道:“好你个齐思,死性不改,还敢占便宜,作死是不?”

    齐思很淡定的收回手,说道:“我这不是关心你嘛!见你的脸那么红,还以为你发烧了呢!妹子,告诉哥哥,你是不是发春了?”

    “你才发春!没大没小,目无尊长!”沈莹话音刚落,一脚向齐思胯下踢去,可沈莹知道那里是男人的要害,只是想吓唬齐思,并未真的用力。

    齐思好像看出沈莹的意图一般,故作躲闪不及,让沈莹的脚尖正中目标。

    “啊!”齐思惨叫一声,浑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两眼翻白,好像随时都会昏过去一样。

    沈莹心中大惊,连忙将齐思扶起,轻轻的摇晃齐思的身子,嘴中颤声道:“你怎么了,别吓我,你快醒醒啊!”

    这时柳欣也听到声响,从屋内跑出,手足无措的站在齐思身边。

    柳欣看了沈莹一眼,语气不善的问道:“师父,你又打思哥哥了?”

    沈莹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柳欣是否尊师重道,心中早就慌了,急忙说道:“欣儿,你快想想办法,我刚才一脚踢在他下阴,本是想吓唬他,哪知却变成这样!”

    “踢下阴?你……你怎么能这样!”柳欣惊呼一声,蹲下身子将齐思的衣服撩起,然后就要把他的裤子脱掉。

    沈莹不明所以,以为柳欣有办法就齐思,于是也帮着一起脱齐思的裤子。

    “啊!”柳欣虽然早有准备,可看到那直愣愣的小齐思时,还是忍不住轻呼一声,脸色通红的转过头去。

    沈莹则稍微好些,对于齐思的这个地方,早在之前齐思在朝阳峰重伤时,沈莹就已经看过不知多少遍,还给齐思把过尿呢,只是不知柳欣这个时候给齐思脱裤子到底要做什么。

    齐思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缝,本来也只是想吓吓沈妹子,哪知竟发展成这样的情况,下身凉飕飕的,小齐思更是充血变得狰狞,如同一杆旗帜一般立起。

    “坑爹系统,快出来!”齐思心中呼唤。

    “叮咚!请讲!”

    “不完成除恶扬善任务,就必须保持处男之身是不?”</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