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天下兰溪眼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如果说山里是天上,那么山外就是人间。”

    “在山里你们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在山外你们也只是普通人,同样会沾上尘埃……”

    越是干净,黑的也就越快。

    玉流尊者低怒,这才是来到山外的第二天,她就被一个小辈戏谑,何等丢脸,哪怕是一尊灵念,都不能受此侮辱。

    “是不是很难受?”

    “其实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让我进山,我如果进山了,也就没有这么多事情。”

    “你们觉得山外的一切都是蝼蚁,为了山里人,就可以牺牲,却不知道,你们的灵念在我看来也是蝼蚁。”

    “爬得越高,摔得越痛。”

    九凡道人没有开口说话,天地间却是响起了一道呢喃的咒语,咒语如山如原,刹那间,在陆锋脚底下,一根根野草疯长,每一根野草都带着灵性,不过片刻,便铺满了整个柳白巷。

    “雨!”

    他断然一喝,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便是有细雨落下。

    天街小雨,草长莺飞。

    身为道门的幻灭境强者,他自然掌握了这些。

    “听说,你盗取了我道门的草字诀和雨字诀,烙印在皮肤之上,确实了不得,今天本座便看看。”他神态轻松,事实上,三人只是凝重,却并没有感到危机。

    毕竟对付一个山外小儿,他们有太多的手段。

    陆锋抬头看天,雨水纷至沓来。

    他低头看地,野草铺满了所有视野。

    一天一地,一雨一草,一道可怕的阵法就完成了。

    他小腿上的皮肤被割裂,他肩膀上的骨骼被细雨打得咯噔作响。

    他很痛苦。

    那些雨丝冒起寒气,在入侵他的气海,想要从根源上毁去他。

    这一刻,陆锋想起了莫关天的话。

    要破解阵法其实很简单,就两种方法。

    第一种是破解。

    第二种是融合。

    融合了,也就成了阵法的一部分,便能进出自由,不为阵困。

    “这一场雨不该下……”

    陆锋轻轻说道,尽管鲜血已经渗透了他的衣服。

    他的悟性不是最强的,这自然是和王颖琦那种变态相比,然后,和其他人比,陆锋绝对是顶尖的。

    更何况,每一个人的机遇不同,所悟出的事情也不同。

    上一次战斗后,他就明白,虽说字符都刻在他的身上,但如果没有领悟,那么运用起来会显得生硬。

    所以从那以后,他便开始写“雨”字。

    写雨就要观雨,就要读雨,就要从古典之中去找雨,方能写出雨字。

    他的身上冒出了气泡,忽然那些细雨变得柔和起来。

    嗖!

    陆锋出刀。

    这一刀,快到了极致,凝缩到了极致,就好像隐藏在暗处的毒蛇。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的剑,所有人都以为他还被困在阵中,可他出刀了。

    而且是对着雨流尊者出刀。

    这位女尊者的图腾,显然不是近战,当然,这是因为两人在同一个境界。

    刀上有佛光,佛光有时候也是用来杀人的,就像佛门和三仙门的人过来,杀了不少人。

    玉流尊者瞳孔猛的一缩,她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一脚却踩在了躺在雨水里冰冷的馒头上。

    她感到脚底一冷,旋即心生厌恶,仿佛被这个满头给污染了一般。

    “你有多久没战斗了?看来山里的日子很舒服。”陆锋经过她的身侧。

    玉流尊者从头顶到脚,这一尊灵念被直接劈成了两半。

    体内那一点还未成型的瘟疫蛊毒,在接触到空气的一刹那,彻底消失。

    只是对方毕竟是尊者,哪怕大意,哪怕只是一尊灵念,可在最后时刻,依旧对着陆锋刺出了一击。

    一条图腾化作的蛇,刺穿了陆锋的腹部,而后腐烂在伤口里,毒性开始蔓延。

    陆锋一个踉跄,右脚膝盖直接砸到了地上。

    风火从天而降,叼起陆锋,连忙撤退了一段距离。

    “恩?”

    其余两人目光惊怒。

    他们没想到,对方竟然在两人的眼皮子底下杀人,而且从陆锋的实力来看,完全有机会杀死他们的灵念。

    “水润万物而不争!”九凡散人一字一顿道,“没想到,你已经将雨字诀领悟到这种地步,也难怪,刚才的阵法困不住你。”

    陆锋切掉伤口的腐肉,稍微喘气了两口,断然喝道:“杀!”

    他在地上一个翻滚,雨水裹着他,形成薄薄的护罩。

    割去腐肉只是让毒性延缓发作,他必须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好处理剧毒。

    而且,要想彻底的瓦解这场危机,必须在一个月内,将所有尊者的灵念都杀死,只要有一人活着,陆锋就功亏一篑。

    妖族老祖宗镇定自若,他毕竟不是普通的灵动境,没了轻视之心,也就不会被陆锋偷袭。

    他淡然的挖下自己的一颗眼珠子,缓缓放在嘴巴里拒绝,一道又一道墨绿色的汁水爆射而出。

    然后,他张开嘴巴,舌头,舌头上多出了一只眼睛。

    “兰溪眼!”九凡散人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家伙舍得在灵念上动用这一招。

    干瘦的老祖宗吐着舌头,就像在嘲笑陆锋的不可量力一般。

    一道墨绿色的光芒,从舌头上的眼里里爆射。

    天下兰溪眼,传闻是妖族的一位妖神兰溪的眼睛,当然这只眼睛自然不是妖神的,甚至只是一丝灵念所化,但这已经成了一门秘术。

    兰溪眼里,没有天下,因为这只眼睛便是一个天下。

    可怕的毁灭波动不断传来,小巷扭曲,挨家挨户的玻璃炸裂,陆锋甚至听到了煤气桶爆炸的声音。

    毁灭,只有毁灭。

    山里的大能早就有所准备,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所以让十尊大能灵念出山。

    死一尊,对他们来说没有影响。

    也因此,老祖宗出手十分的冷静而可怕。

    巨石横空。

    那是风火化成的法像,挡在了陆锋面前。

    只是那道毁灭的墨绿色光芒,直接击散了法相,但威力却小了一些。

    “解!”

    陆锋有了短暂的时间,他一剑挥出,剑光如秀女的手指,那毁灭性的光芒像是一道结。

    剑光解开了毁灭之光。

    只是,哪怕这兰溪眼只是灵念凝聚,威力小了无数倍,可依旧奥妙颇深,一剑之后,陆锋头疼欲裂,几乎要在地上打滚。

    耳鸣,眼睛和鼻子都在流血。

    陆锋一叹,差距还是太大,如果再给他半年时间,那么就会轻松很多。

    “竟然解开了,这是什么剑法?”妖族老祖宗这一次是真的震惊了。

    “小心!”

    九凡散人目光微怒,而后有些骇然,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陆锋动用草字诀。

    连他都没有掌控三十六枚草字诀,而对方竟然能够硬生生的承受,这如何不让他惊悚。

    碧草如剑,直接从他们背后的墙壁冒了出来。

    九凡散人伸手一拍,刹那间,便在两人的体表形成一道玄武阵法。

    “没用的,我虽然是灵念,很多道法不能用,但在本尊面前使用道法,不过是笑话。”

    一根根草剑撞击在玄武之上,却无法刺破对方半分。

    “小子,你有很多的秘密,看来需要带回去好好研究,那门剑法有些意思,难道是当年某位造化境强者留下的?”妖族老祖宗沉思。

    “你已经没有战斗力,玉流尊者的图腾毒液,可不是这么好解决的,你至少需要休息七日。”

    “不站在我们这个高度,你永远看不清我们。”

    陆锋按压住自己心里的愤怒,他的手掌握住了杀猪刀。

    他一直不想用这一招,因为以他现在的修为,一旦全力动用,怕是真要躺上十天半个月。

    但面对这两人,必须要全力了。

    长龙吟!</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