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作死小能手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你说的没错,无论哪一点,我都比这小子强,等会儿我要这小子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马洋阴冷一笑,露出奸诈的表情来。

    “嘿嘿,洋少,我们这些同学都支持你,你和夏知瑶才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

    “没错,像洋少这么帅,还这么有钱的男人,天底下实在不多了!”

    一群狗腿子,又开始吹捧起马洋来。

    马洋不置可否,很享受这种众星拱月,被人不停夸赞的感觉。

    ……

    另外一边,夏知瑶小声对宁星辰说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早知道,自己来就好了!”

    说完,夏知瑶还轻叹一声,好看的小脸上挂着一抹歉意。

    “我要是不来,这个垃圾,对你肯定会更加得寸进尺!”

    “马洋这种人真是恶心,我烦死他了。”夏知瑶气鼓鼓一声,一想到和马洋在同一个宴会厅,就浑身难受。

    “这个人应该脑子有问题!”宁星辰直截了当地说道。

    夏知瑶则是噗嗤一笑,“你说的没错,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

    马洋和夏知瑶隔着一段距离,但他还是能看到,夏知瑶和宁星辰亲密无间,两人在一起有说有笑,很开心的样子。

    “狗东西,老子先让你嘚瑟一会儿,接下来我要让你在众人面前丢脸!”马洋咬牙切齿,目光不善地瞪着宁星辰。

    很快,到了上午十点半,婚礼正式开始。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些同学,也看到了王老师的丈夫,原来是个中年谢顶的老男人,不少人暗暗猜测,这个男人是不是二婚啊。

    不过,王丽娜还是很幸福的,因为她嫁的男人,是个开公司的小老板,虽然不是什么大富豪,但一年赚个一两千万,还是很正常的。

    婚姻这种事情,除了要嫁给爱情,更重要的是衣食无忧,大部分人都有种感觉,王丽娜真是嫁对人了。

    婚礼仪式结束后,大家开始用餐,王丽娜和丈夫,开始挨个桌敬酒。

    当来到马洋这一桌时,王丽娜的老公,主动上前,笑着说道,“洋少,你能来参加我和丽娜的婚礼,真是蓬荜生辉啊!”

    王丽娜的丈夫周刚是个生意人,他太清楚马洋爸爸的实力了,马家的制药产业,那可是日进斗金啊。

    “周哥,你太客气了,你和我爸爸是好朋友,你和王老师的婚礼,我们全家都很重视!”

    “哪里哪里,马总那是不嫌弃,分了点生意给我做,这就足够我吃一年了!”周刚讨好的意味十分明显。

    “洋少就是太客气了,你能来,我们就已经很高兴了,还送了三十万礼金!”王丽娜上前给马洋敬酒。

    马洋这一桌,都是班上的同学,一听到马洋送了三十万的礼金,都是略显惊讶,果然是有钱人啊,随便参加个婚礼,就送了这么多钱。

    班上这些同学,绝大部分都是普通家庭,来参加老师的婚礼,花费礼金四五百就已经算不错了。

    “王老师,这三十万礼金真的不算什么,我随便一个月的花销,就几十万!”马洋故意把声音讲的很大,生怕其他人听不见。

    马洋很是得意,他知道,今天来参加婚礼的所有人,就属自己送的礼金最多。

    ……

    “洋少就是大气,将来很有可能成为帝都首富!”周刚伸出大拇指来,称赞一句,他在马家父子面前,一直都是恭敬无比的样子。

    当然,这和周刚的生意有关,只要马洋的爸爸,随便分给他一点项目,就足够他维持公司的运营。

    “钱对我来说,都是小意思,不像有些人啊,跟在女人后面,混吃混喝,来参加婚礼,貌似什么礼金都没用送哦!”

    马洋话锋一转,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马洋一说完,这些初中同学心里都清楚,马洋是在指桑骂槐,而那个人就是宁星辰。

    今天来参加婚礼的初中同学,大约有三四十个,所以分成了三桌,夏知瑶和宁星辰,就坐在马洋的隔壁桌。

    因此马洋的冷嘲热讽,直接传进了夏知瑶的耳朵中。

    夏知瑶很是生气,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过身来,极为厌恶地瞪着马洋。

    “知瑶,你别生气哦,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马洋露出小人的嘴脸来。

    “马洋,你是脑子坏掉了,还是心坏掉了,今天是老师大喜的日子,我真的不想骂人!”夏知瑶下下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马洋这个人了。

    “没有送礼金,送个小礼物也是可以的,但就这样,大摇大摆来蹭吃蹭喝,说实话,我脸皮比较薄,还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马洋讥笑连连,即便夏知瑶再生气,他也不会放过这么好一次,打击宁星辰的机会。

    “马洋,你不要欺人太甚!”夏知瑶下意识地握紧了小粉拳,她动了带宁星辰离开的念头。

    “哦,我知道了,我不能怪他,可能是他太穷了,连几百块钱都掏不出来,不像我,随随便便送个三十万礼金,和零花钱没什么区别!”

    马洋加大力度,继续嘲讽,没有丝毫要收敛的意思。

    此时的王丽娜,心情很是复杂,一方面,她要讨好马洋,另外一方面,她又不希望,马洋过于傲慢,把自己的婚礼给搅和了。

    “其实大家能来,我就很高兴了,至于礼金,有没有,多和少,老师是不会介意的,何况你们都是学生,等以后你们上班赚钱了,再给老师,也没关系!”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

    王丽娜出来打了一个圆场,不想让马洋闹下去。

    王丽娜这句话还算中肯,引来不少学生的点头称赞。

    马洋瞬间急了,自己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机会,可以趁着这一波,好好打击一下宁星辰,既能体现自己的财富,又能让宁星辰丢脸,这种一石二鸟,千载难逢的事情,马洋岂能错过。

    马洋内心充满了嫉妒,早已让他失去了理智,他也不管今天是什么场合了,总之,他要把夏知瑶抢过来。

    “王老师,话不能这么说,来参加婚礼,即便再穷,也不能连个小礼物都不带,做人也不能这么小气吧?真不知道这种穷鬼,是怎么把知瑶追到手的!”

    马洋冷笑连连,大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