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 佗城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张琏这位飞龙国的皇帝无疑是一个进攻的开国皇帝,率军十万部众进攻江西、福建、广东三省,分三路,水陆并进。

    张琏自统领东路,以杨舜、萧晚、林赞率军直捣延平而上;中路以罗袍、吕细、梁宁等夺取江西之泰和以北;南路由林朝曦、徐仁器、叶槐、李文彪进军广东龙川等地。

    在南路这里,林朝曦选择兵分两路,他率领部众从海路进犯,而徐仁器率领上万部众绕过潮州府,从江西边境袭击惠州府的龙川县。

    徐仁器试图占据龙川县,进可继续袭击广东腹地,退可从江西边境潜逃回大本营。

    罗家庄,火把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般,一帮贼兵正在围攻村中最大的一处宅子。

    噗!

    一名贼兵借助着人梯翻墙,但才刚刚冒头,便被护院削去了脑袋。顿时,一股鲜血溅在墙头上,而尸体则如断线的风筝般摔了下去。

    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事已然打响,有人为着生存,有人为着财物。

    然而,单靠着这里的几十名护院和家丁,对付一般的马贼尚能勉强偷生,但又岂能阻挡得住这帮贼兵进攻的脚步呢?

    “当真是敬酒不喝喝罚酒,杀了他们!”

    一些贼兵从他处翻过了墙头并跳进了宅子中,显得凶神恶煞地怒道。

    原本惊若寒蝉的丫环婆子看到贼兵从墙外跳进来,吓得尖叫声四起,朝着四处逃窜。

    “老爷,快跑!”

    一名身材高大的护院倒算是忠心,却是掩护着一个员外模样的中年男子逃跑,领着几名同伴跟着率先跳出来的几个贼兵缠斗在一起,互有死伤。

    砰!

    在圆木的多次撞击之下,这扇漆红的大门终于扛不住这种撞击,两块连着的大木板以及撑在上面的长木纷纷倒下。

    一个首领气势汹汹地率着贼兵杀了进来,并朗声地道:“我是飞龙部将军徐仁器部下的副将,咱们是要替天行道的正义之师,只是清理这帮恶绅恶霸,并不会杀无辜之人,汝等速速放下武器,否则杀无赫!”

    十几个守在大门处的护院和家丁听到这一番话,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最终将武器纷纷丢到了地上,选择投降寻求活路。

    “搜!”

    这名首领心里不由得暗喜,大手一挥道。

    当下正是收成的时节,无疑是洗劫富户的最好时机。只是让他微微感到失望,这名远近有名的乡绅,仅是搜得了三千两银子和一千石粮食。

    不过,他们仅是其中的一路,其他各处定然都有收获,这积小成多,恐怕亦是收获不小。

    连日来,徐仁器的进攻很是顺利,攻陷老隆、四都等地,擒拿官僚、豪绅、大贾数百人,获得了不少的粮食和金银财物。

    只是他们终究不是强盗,他们是飞龙国的军队,却是为了开疆拓土而来的。

    徐仁器没有停下进攻的脚步,朝着龙川县而去,目标是要占据大明王朝的龙川县。

    龙川县,是广东最早立县的四个古邑之一,惠州府下辖的县城之一。

    因“县北有龙穴山,舜时有五色龙,乘云出入此穴”而得名,此县名始于秦始皇三十三年,却是沿用至今,这无疑是较为少见的现象。

    秦将赵佗选择在龙川筑土城为县治,故而有了“佗城”。几经变迁,佗城扩筑上五里城、下五里城、下廓城和新城等四个附城,以保护主城。

    六月十五日,兵临城下。

    面对着贼兵来袭,龙川县如临大敌,城门紧闭,全城开始加强防卫,以应对来犯的徐仁器部众。

    徐仁器身穿着战甲,骑坐在一匹黑马上,宛如是征战的大将军般,仰头望着眼前的千年古城,眉头却是愁而不展。

    这一路杀来,倒是收缴了不少财物和米粮,以致他们的财力得到了迅猛的增加,但却偏偏没有收拢到太多的部下,这无疑是最不利的情况。

    纵使他们只对官僚、豪绅、大贾下手,亦赢得了很多民众拍手叫好,但却没有什么民众选择加入他们飞龙国的军队中。

    从各处听到了的声音,太多都是:“你真有这个闯劲的话,以其加入这帮反贼造反,还不如到广州闯一闯呢!那个张大胆,现在已经是张大富了!”

    却不知从何时起,广州似乎成为了天堂般,令到很多人都纷纷前往那里进行闯荡,甚至他的一些部下都偷偷地逃向了广州城。

    这带着一万部众一路杀来,若是以往的话,肯定会得到很多贫穷百姓的响应,兵力至少要翻上一番。但如今,他的部众已经不足万人,兵力却是不增反损。

    当下面对着这一座城池,特别是这城墙要比他想象中要高很多,想要攻陷这座城无疑亦要比他想象中要更难一些,至少付出的代价要惨烈很多。

    “管他呢!这不过是小小的县城而已,侍占据这里后,老子带兵杀到广州城去!倒要瞧一瞧,现在的广州城有啥稀奇之处,竟然让这帮屁民对那里像是着了魔般!”徐仁器的目光显得坚毅,望着城头暗暗下达决心道。

    他在村里常听人讲三国,虽然不识字无法熟读兵书,但却是向往着乱世英雄的豪迈。本身亦是长得五大三粗,更是经历过山贼生涯的磨炼,当下拥有着非同一般的胆魄。

    由于他们这一路闹出的动静太大,现在想要偷袭龙川县毅然是不可能了,只能是囤兵于东城门外叫阵,试图寻找这座城的破绽。

    只是城中的守将面对着徐仁器的挑衅,却是毅然不动,摆着一副防守的架势。若是他们敢靠近,却有少量的箭矢飞来。

    “一群孬种!”

    徐仁器鄙夷地望着城头上的守将,朝着上面朝了一口痰,然后便挥手让部下在这城门外安营扎寨,寻求一个良机再进行强攻。

    正是这时,距佗城不足五里的官道上烟尘滚滚,一支几千的明军浩浩荡荡而来。旌旗招展、刀枪林立,一面绣着一个苍劲有力的“石”字青旗刚刚飘扬,正是换调到潮州的参将石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