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决定手术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那你干嘛不出声?直接问我就好了,浪费我这么多时间,白担忧了半晌。赶紧坐过来,我跟你说。”

    赵启辰凑到她一旁坐下,亲了亲她的脸颊,“好,你说。”

    秋冉:“……你?”

    “算赔罪。”

    秋冉:“……”

    一瞬间,甜蜜的感觉将缺失了很久的心填充满,可下一秒,又想起夏星的病情,她实在是不想面对。

    前面越是甜,后面越会泛苦,她从来都不喜欢黑咖啡,就是这样的原因。

    她更喜欢平平坦坦,而不是大起大落。

    秋冉将美丽红唇抿了抿,很想赵启辰能懂得所有的医学术语,那样就不用她亲口来解释牵起心中的隐痛了。

    不得不将夏星的病情告诉他,即便她不想他跟着一起承受那种噬心之痛。

    她看着那些写满各种结果的单子,很想自己能有能力改变上面的小字。

    “怎么了?还生我的气?一个吻还不够?那你未免也太贪心了,哎,谁让我宠妻之名在外,就满足你。”赵启辰单手将她拉入自己怀中,附身就要再次吻下。

    林秋冉微微挣脱,捏着那几张单子的手都在颤抖,费了好半晌才将纸张摊开,首先呈入眼帘的是血液化验单子,“启辰,夏星的问题很复杂,你得有思想准备。”

    身后的他没有说话,只是拥着她肩膀的手又加了一把子力气,“嗯。”

    秋冉开始解释起来,“这张是夏星的血液检测,显示他的血清有异于常人的再造能力,但这种能力是双面的,这种再造能力达到一个顶点,就会对身体造成很严重的伤害。”

    秋冉指着上面的一连串数字给他看,“这些数字,都比正常人高出十倍甚至数十倍,太不正常了。”

    赵启辰跟着她的手指看上面的数字以及后面的判断,“这些都是加速血液再造的因子。”

    秋冉扭头看着他的脸,有些诧异,“你看得懂?”

    “我看不懂,但是我有基本的常识,这些东西都是常用来治疗失血过多的病人的,现在这样超标出现在夏星的身体里,要是怀疑的没错,是有人在他的药物里注射了这些造血因子。”

    秋冉对赵启辰的敏锐观察力跟洞察联想能力表示折服,点头,“说的没错,这也是我现在最担忧的问题,自从夏星重新入院,你就安排了保镖全天监控,我的手机也一直查看各种异常,都找不出下手的人,这说明……”

    秋冉拿出另外一张单子,“这是夏星头部CT的复制结果,显示他头部确实有一大块肿瘤,之前生长速度确实快,但服用了国外医生买来的治病菌药物之后已经停止了生长,这说明肿瘤的产生确实跟这种罕见的真菌病毒脱不了关系,虽然说肿瘤已经暂时控制住,但它周围的血管神经却受到了压迫,再继续放任下去,会严重影响夏星的精神状况。”

    秋冉咬咬嘴唇,不在说话,眼神温柔看去赵启辰,希望他能在得知这么多事情后暂时缓一口气。

    赵启辰将单子放下,眸低光芒一明一暗,“造血因子咱么可以用药物控制住,真菌控制住也问题不大,你现在最放心不下的是肿瘤,是不是手术摘除有危险?”

    秋冉很希望赵启辰能稍微愚钝一点,不要这样聪明,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心思,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秋冉咬咬牙齿,几乎能挺到牙齿碰撞的清脆声音,缓缓道,“嗯……是这样的,肿瘤位置有些蹊跷,压迫了脑部神经中枢,就是这儿……”

    秋冉手指指着复制图上的一个细小位置,“这儿块神经中枢是负责控制肢体行动的,后面紧挨着的这块是负责管理记忆智力的……”

    赵启辰英挺剑眉狠狠一拧,又狠狠一沉,漆黑的眸子又暗了几下,“你是说?”

    秋冉缓缓闭上眼睛,让自己更加贴近他的胸口,“咱们的夏星命怎么这么苦,他原来是一个那么可爱的孩子,上苍为什么要让他承受这么多,是我,是我的对不起他,或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带他回来。”

    秋冉说完就趴在他胸口啜泣起来,泪水蘸湿了他白色衬衣大片区域,湿哒哒的,很不舒服。

    赵启辰闭上眼睛缓了很长时间,才重新睁开眼,问道,“那要是不做手术,会怎么样?”

    秋冉伏在他胸口,双手紧紧将他拥住,用刚哭过含混不清的声音说道,“血管破裂,神经错乱。”

    那双紧紧拥着她的手,在听到她出口的话的时候,终于蓦地一僵,捆着她肩膀的手臂很长时间都没有动。

    “错乱……”赵启辰斟酌这几个字,想着它代表的事情,大脑一阵又一阵轰鸣。

    他痛苦万分,缓缓闭上眼睛,呼吸一下比一下更加沉重,更加粗重,看不到他的表情,可她知道他再强忍不哭。

    她从他怀中挣脱出来,主动抱上他的腰,搂紧,“启辰,你别这个样子,我相信夏星一定不会有事的,李信帮我请了国外的专家,他说手术治愈几率很大。”

    赵启辰将脸埋入她胸口,呼吸之间嗅到到身体混合着沐浴液味道的香气,“或许比起坐以待毙,咱们还是要争取一次的。”

    等死跟拼搏一次,他更愿意选择拼搏一次,至少那样还有一丝机会,让他能负起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

    秋冉爬了爬他硬朗的头发,“嗯,你说得对,咱们不能等。”

    秋冉将李信给他的治疗方案拿出来,一份是保守治疗,一份是手术风险,“手术后治愈的几率是百分之七十,夏星或许会走不下手术台,但是如果只靠药物控制,最多再五年,到时候他就会彻底变成一个没有记忆没有自己的行为能力的傻子。”

    赵启辰洞悉决定,“手术。”

    她没有想到,他会回答的这样干脆!

    “你难道不想知道手术中会出现的风险吗?而且手术后的恢复也是艰险万分。”作为洞悉一切的人,她有义务将每一种可能性跟风险都告诉他,他是夏星的爸爸,她希望他能跟自己一起承担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