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4章 押回兵营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看到陈天都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波利宁上校“桀”、“桀”、“桀”地发出了一阵洋洋得意的笑声,旋即挥动了自己的手臂,用俄语朝自己的手下吼了好几句,几个凶神恶煞的禁区士兵马上扑了上来,给陈天加上了沉重的手铐和脚镣。

    这个时候,面对着手铐和脚镣的陈天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容易察觉的笑容:“哼哼哼这些手铐和脚镣对付普通人可以,对付我天哥这样子的圣武境高手,你们未免也太天真了吧?待会我天哥逮准时机,奋力一挣,这些都是徒劳的”

    可陈天的如意算盘打得正响,波利宁上校忽然走了上来,“唰”一下就将陈天的防辐射面具摘了下来,还没等陈天回过神来,就“咔擦”一声给陈天的脖子加上了一个黑不溜秋的项圈!

    “这是什么?”陈天心头一凛,不由得瞪圆了一双虎眼质问道。

    暮色中,波利宁上校扬了扬自己手里的遥控按钮,一脸狞笑地对陈天说道:“你别想耍花招,不然我一按这个,砰”

    陈天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到陈天这个垂头丧气的模样,波利宁很是满意,又朝自己手下的那些禁区士兵吩咐了几句,很快就有一辆装甲车“哐当”、“哐当”地行驶过来,把陈天押上了装甲车,然后朝切尔贝丽军事禁区的总部行驶而去。

    陈天一边坐在装甲车里边一边观察着,这些禁区士兵体格都很魁伟,行动虎虎有力,看出都是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可以看出是一支作战能力很强的队伍。

    普通的士兵尚且如此,那作为这些禁区士兵的头目“屠夫”波利宁上校肯定是实力超群、有谋有勇的人才,想到这里的陈天不由得暗自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小瞧了这个波利宁,不然肯定要吃大亏!

    就这样一路颠簸着,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陈天感到装甲车缓缓地停了下来,旋即“哐当”一声打开了舱门,还没等陈天看清楚外边的场景,坐在陈天身边的那些禁区士兵立刻“唰”、“唰”地站了起来,黑口黑脸地开口吆喝陈天跟着他们走。

    “别推推搡搡的,我天哥自己可以走!”陈天极为厌恶地低吼了一句,甩了甩自己的肩膀,便大摇大摆地随着这些禁区士兵走出了装甲车。

    刚踏出了装甲车的外边,陈天第一眼前看到的,是一座三层的军营楼,此刻灯火通明,不少的禁区士兵各司其职,有些在自己的岗位上矗立放哨,有些来回地巡逻监视禁区,有些忙着自己手里边的工作,显得分工十分明确。

    看到这井然有序的一幕,陈天不由得在心里暗自惊叹道:“哇!好一派井井有条军营的景象,看来这屠夫波利宁上校调、教得挺不错的哟!”

    这时候负责押送陈天的那两个禁区士兵又用俄语“叽里呱啦”地叫嚷起来,陈天不用翻译也知道他们在催促自己快些跟上,陈天心想这个时候最好就是静待时机再做打算,因此也比较配合地在两个禁区士兵的指引下,来到了一个牢房前。

    只听到“吱歪”一声,牢房的门被打开,陈天第一眼就看到了灯火昏暗的牢房里被铁链锁住的道格拉斯和邱泽两个人!

    只见道格拉斯也好,邱泽也罢,此刻双手双脚都被牢房的刑具所牢牢扣住,动弹不得,头上的防辐射面具早就给丢到一边了,此刻脸上都是伤痕,看出被人用了刑,吃了不少苦。

    看到道格拉斯和邱泽两个人那副垂头丧气的模样,陈天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对道格拉斯和邱泽两个人惊呼道:“嘿!你们两个不是早就离开了,怎么会被关押在这牢房里边呀?”

    邱泽“嗖”地抬起了头,恨恨地说道:“都怪那个波博斯基,这边赚了我们的美金,那边转手就把我们卖给了波利宁上校,实在太可恶了!”

    “用你们华夏的老话说,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道格拉斯也气愤不平地说道。

    听到邱泽和道格拉斯的话,陈天不由得咬牙切齿地怒斥道:“原来是波博斯基搞的鬼!真是气死我了,等我出去,霏把他给宰了不可”

    陈天的话还没说完,就从牢房外边飘来悠悠的一句中文:“谁想宰了我的优秀手下啊?”

    陈天、道格拉斯和邱泽三个人听到这一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话语,都不约而同地朝牢房的大门“嗖”地扭头望去。只见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切尔贝丽军事禁区的总负责人绰号“屠夫”的波利宁上校!

    只见波利宁上校带着一脸的狞笑,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牢房,那些看守的禁区士兵一看到波利宁上校到来了,纷纷第一时间列队肃立,用俄语高喊了一句:“乌拉!”

    波利宁上校带着轻蔑的笑容,慢悠悠地在陈天、邱泽和道格拉斯三个人前边走来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步,终于幽幽地用不太灵光的中文怒吼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切尔贝丽军事禁区?快说,不然我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完,波利宁上校伸手抓住了长铁钳子,夹了火盆上一块烧成橘黄色的烙铁,在陈天、邱泽和道格拉斯三个人煞有介事地比划了好几下。

    道格拉斯只不过是一个生物学专家而已,哪里见过这样子的场景,精神防线第一个崩溃掉了,马上哭喊着叫道:“我说,我说,别烫我呀!”

    “我戳,这没骨气的家伙,这么快就招了啊?!”陈天和邱泽立刻用鄙夷的目光望着差不多吓尿了的道格拉斯。

    “很好,你很聪明,快说吧!”波利宁上校立刻满意地站在了道格拉斯的面前说道。

    道格拉斯羞愧地望了陈天和邱泽一眼,然后低垂着头对波利宁上校说道:“我们是科学研究者,偷偷潜入到切尔贝丽军事禁区里边,是为了收集到那些黑僵尸的生物体标本以供研究的。”

    “哟,居然还有这样子的事情?看来你们还挺有冒险精神的呀!难怪敢进入到人人望而生畏的切尔贝丽军事禁区里边,看来胆子很大!不错不错!”波利宁上校冷笑着说道。

    看到波利宁上校这飞扬跋扈的模样,陈天气得把牙齿咬得“嘎”、“嘎”、“嘎”直响:“这道格拉斯,真是一点节操都没有,一恐吓便什么都招了,可真是要命啊!”

    邱泽也对道格拉斯怒斥道:“还要不要脸了你?”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波利宁上校对陈天和邱泽咆哮了一句又对道格拉斯说道,“你快说是谁指派你们来的!”

    道格拉斯干枯龟裂的嘴唇翕动了好几下,在内疚地望了陈天和邱泽后,这才幽幽地回答道:“是华夏生物研究所的战狼博士派我们来进行秘密行动的!不过我保证,我们只是来采集病毒的样本,绝对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啊”

    道格拉斯还没说完,这时波利宁上校粗、暴地打断了道格拉斯的话:“够了!不管如何,你也进入过切尔贝丽军事禁区的第51区,算见识过那些可怕的黑僵尸了吧?我的工作就是不让这些病毒传播到外边,祸害外边的那些人,你可好,居然想采集病毒样本到外边去?”

    “呃这,这的确是我的不好,请原谅!”道格拉斯立刻慌了。

    波利宁咬牙切齿地驳斥道:“原谅?如果给你们得逞了,谁来原谅我?”

    听到这,陈天忍不住开口反驳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要散播病毒,还是依靠这样本来研究特效药?!”

    “我没必要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我只知道你们三个人今晚死定了!”波利宁上校忽然阴恻恻地说道,脸上的腾腾杀气可谓欲盖弥彰!

    “你”陈天气不过就想挣开手铐和脚镣反抗,可波利宁上校立刻扬了扬手里的遥控按钮,厉声地威胁道:“你想怎么样?给我老老实实呆好别乱动,不然你第一个上西天!”

    说完,波利宁上校就把手臂“嗖”地一挥,好几个禁区士兵马上冲了上来,把陈天按在刑具上捆绑了起来。陈天忌惮于脖子上套着的那个炸弹项圈,只好眼睁睁地任其摆布。

    陈天也知道,这个时候和波利宁上校硬碰硬肯定不是最佳选项,搞不好只能白白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去而已,于是陈天只好恼怒地摇了摇头,放弃了抗争的念头,可是双拳却因为紧捏而绷得紧紧的。

    波立宁上校看到陈天虽然愤怒却不敢造次,更加得意忘形了,用憋足的中文使劲挖苦道:“哈哈,自不量力的东西!好好的华夏不待,偏偏要来我这充满危险和死亡的军事禁区受苦,活该你们倒霉!波博斯基,给我过来!”

    “是!”随着这么一声呼应,波博斯基从走廊外边屁颠屁颠地赶了过来,毕恭毕敬地站在了波立宁上校的面前。

    “帮我好好地折磨一下他们几个,尤其是这个握紧拳头望着我的家伙!我忙了一整天,有些累了,要去休息,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波立宁上校吩咐波博斯基道。

    波博斯基马上谄媚地回应道:“放心吧波立宁上校,我会让他们痛苦地死去!”

    看到这场景,陈天、邱泽和道格拉斯不由得跺着脚大骂道:“波博斯基,你这个叛徒,实在太无耻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