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话、来袭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一声清亮的鸟鸣,让少女不由得抬起头来。

    黑色的翅膀,尖锐的足喙,赤红的双眼,那是露宿在日本接头电线杆上的常客——乌鸦。

    “不是鹰啊……”少女不由得喃喃自语般的说。

    也对,日本毕竟不是美国,养鹰的人可没有这么多,能在街上见到鹰才是一件稀罕事。

    日本的街头从来不缺乏鸟类,但大多数都是乌鸦,以及她眼前停在另一根电线杆上的白鸽,还有一些她眼熟,但是却说不上名字的鸟类。

    以前她对此漠不关心,甚至可以说是从未关注过,但是现在,她却总会不自主的去想这件事。

    想着他锋利的齿爪,想着他健硕的身躯,想着他那冰冷生硬,却又温暖结实的臂膀……

    你到底怎么样了呢?一定还活着吧?以你的身手,那样的爆炸应该伤不了你,对吧?

    毕竟,你可是那个,黑色骑士啊……

    “夏帆……”

    少女不自禁的闭上了双眼,耳边似乎能够听到他的呼喊了,急切中透着关心。

    “夏帆!”

    对,这种焦急的声音,就像童年时被绑架的时候,那一声声支撑着她,保护着她的的呼喊声。

    “夏~帆~!”

    然而,还没有等她来得及回想,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终于让少女神游物外的灵魂回到了体内。

    “哎呀小枫,你别摇了,我都快被你摇散架了!”

    重新夺回身体控制权的少女,终于在自己快要翻白眼晕过去之前,用力的挣脱了肩膀上的双手。

    “太好了,终于回魂了,真是吓死我了!”

    站在她面前的金发少女不由得拍了拍自己宽阔的胸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才是要被你吓死了呢!”夏帆没好气的揉了揉自己纤细的肩膀,“你干嘛突然摇我啊?”

    “你还说我?我才想问你呢!”金发的女孩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说着说着就突然没有了声响,然后就一脸迷离的闭上了眼睛,我还以为你的灵魂被路过的鬼神大人给勾走了呢!”

    “什、什么迷离——哪有这么夸张啊!”似乎可以想象得出自己刚刚究竟是怎么样一个蠢样子,夏帆不由得微微红了红脸,但嘴上却绝对不会承认的。

    “明明就有嘛!小樱,你说是不是!”

    金发的女孩不由得鼓起了自己的脸颊,气呼呼的将视线转向了旁边那个白发的女孩。

    “啊?”然而回答她的,却是女孩那无比伤人却又十分可爱的一脸茫然的眼神,和反应过来之后那一句满是歉意的话语,“不好意思,枫,你刚刚说了什么?”

    “小樱,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跟夏帆一样无视我的……”

    被称作枫的女孩先是宛如雷击般的一顿,然后猛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庞,轻轻地颤抖着,发出“嘤嘤嘤”的假哭声。要是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她是被哪个负心汉给抛弃了呢!

    “喂喂喂,你够了啊,戏不要这么多!”看着一脸尴尬的小樱,夏帆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然后走过去一把拉开女孩的双手,露出了她偷笑的脸颊,“还有,我什么时候无视你了!”

    “但是但是,你不觉得你和小樱最近一直都发呆么?”说到这里,金发的女孩不由得撅起了嘴巴,气愤的说,“难得有一天我找你们两个人出来陪我去听音乐会,结果你们在音乐会的时候神游物外也就算了,等音乐会完了出来都还是这样!一路上根本就只有我一个人在不停地讲话嘛!”

    这下子,不只是小樱,就连夏帆也不由得尴尬了起来。

    这么说起来,好像确实她们今天都很过分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忽略了自己的朋友啊。

    “对不起,(小)枫,我们——”

    异口同声的说出口,夏帆和小樱都不由得顿住了声音,讶异的看向了彼此。

    有些好笑的同时,却又不由得带上了一丝好奇,究竟是什么事能值得对方如此的牵肠挂肚的?

    “好啦好啦,原谅你们,”看着两人那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金发的女孩不由得轻笑出声,伸出手指在眼前晃了晃,“不过,接下来可不要再发呆了哦,否则我可是会生气的!到时候,就把你们拖到我家里去,陪我练上整整一天的钢琴!”

    “知道啦,大钢琴家。”夏帆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将被风吹乱的头发撩至耳后。

    “知道就好,那就继续——”

    “枫,危险!”

    就在金发少女转头的一瞬间,一辆黑色的卡车忽然从巷陌里冲了出来,像是失去了控制,直直的冲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金发少女冲去,速度之快已经完全来不及有任何闪避的时间。

    那一刻,小樱不由得本能的冲了上去,在那一瞬间将少女拦腰抱起,然后猛地一跃而起,一脚蹬在了那辆失控的卡车的车前盖上,另一脚踩在玻璃上,猛地拔高了身姿。

    “咔啦!”

    那巨大的力道瞬间让车盖上凹进去了一大块,硬化过的玻璃也裂出了一大块龟裂的痕迹,但是小樱却是借着这股力道腾空而起,宛如蜻蜓点水般在车顶上轻踏了两下,以一个十分帅气的姿势,抱着女孩从车顶跃过,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小樱,小枫,你们没事吧!”看到两人平稳落地,一旁的夏帆不由得连忙跑了过来。

    “我、我、我没事!”金发的女孩似乎是第一次经历这么刺激的事情,以至于从小樱的怀里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软的,哆哆嗦嗦的说不清话。

    但是或许她确实天生有一颗大心脏,在脚踏实地的几秒钟的适应之后,她便缓了过来。不仅没有感觉到后怕,反而用力的抓住了小樱的肩膀,一脸兴奋的说:“哇,小樱,你刚才真的帅呆了!就跟漫画里那些帅气的英雄一样!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我只是——”

    然而,还没有等小樱来得及说完,伴随着一声“轰”的巨响,那辆失控的卡车终究还是撞上了一辆迎面开来的巴士。两车的玻璃在相撞的一瞬间爆散了开来,让众人情不自禁的护住了头。

    下一秒,当劲浪消散,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已经是一片狼藉。

    浓密的青烟,燃烧的火焰,赤红的鲜血,和痛苦的哀嚎……

    “我去救人!”

    小樱只是微微错愕了一瞬,只留下四个字,便头也不回的冲了过去,完全无视了满地的汽油所燃起的烈焰,和那可能随时都会发生爆炸的危险。

    “我说的没错吧,夏帆,小樱她真是个天生的英雄!”

    看着那个义无反顾的纯白的背影,少女的眼中充满着钦佩和自豪,不由得如是的说。

    注视着小樱那奋不顾身救人的样子,夏帆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那个黑色的身影。

    他们都是那么的身手矫健,坚强,而又果断,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天真和傻劲,可以为了他人可以奋不顾身……但也正是这种天真和傻劲,让他们能够能人所不能,让他们,成为英雄!

    “我想你是对的……”夏帆喃喃自语般的说着。

    眼前的景色美得宛如一副古典画,正用力想徒手为满车的乘客撕开生命之门的女孩,和不停地从窗户里伸出来的,向着她求助的双手。满地的油火拉起了一道道焰幕,照亮了少女娇小却又挺拔的身姿。赤红的火光映在她的脸上,为她披上了一层坚毅的神采。飞舞的白鸽围绕在她的身旁,更是让她平添了一份圣洁,宛如在战火中的圣女贞德,英武而又美丽。

    “我们也来帮忙吧!”夏帆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如是的说,“不能总让小樱一个人来啊,我们虽然没有她的力量,但总有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的!”

    “嗯,没问题!”

    ======================================================================

    当夜。八点。米花町三丁目。

    黑色的鹰影蹲据在摩天楼的滴水嘴上,宛如一个守望者,俯瞰着这座喧闹的城市。

    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无论看几次,他都忍不住这么想。

    斑斓霓虹,灯火星光,所有一切关于天堂的幻想,似乎都可以在这个地方得到满足。

    这又是一座肮脏的城市,在那绚烂夺目的光彩下方,潜藏着让人无法想象的黑暗。

    然而,这份黑暗最为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它极为的隐蔽。

    就像是一棵有着粗壮的树干和茂盛的枝叶的参天大树,这黑暗并不是这树上一眼可见的害虫们,而是这棵树本身。有着光明正大的外表,但是在看不见的黑暗的地下,却盘根错节,深深的扎根在了这片土地里,甚至成为了维持这片土地本身的一部分。

    他很明白,如果想要将这些黑暗连根拔起,很可能会整片土地都会被掀掉。先不说他做不做得到,但是他确实有过迷惘,也曾质疑过自己的行为究竟是否正确。

    但是,所谓不破则不立,总不能因为手术有风险,就不去治疗肿瘤了吧?

    可以切除的,总归是要去尝试一下的,而不是在那边等着什么时候能够自愈。

    从那一天开始,他就不再是一个习惯把决定权交给命运的人。

    所以,他才会决心成为一名医生……一名能够治愈这座城市疾病的医生……

    “少爷,有结果了。”

    一个声音从他的耳朵中传来,让他不由得将思绪收回,按了一下耳机上的按钮。

    “我听着呢,德叔。”

    “就跟少爷您预料的一样,黑岩辰次越狱之后并没有急着逃离米花,反而回到了米花市区。”

    “嗯,如果我是他,我也绝对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的。”

    刚刚发生了越狱事件,米花警视厅肯定是第一时间调动所有警力来封锁整个市区的,通知交警和海警们在各种公路和海域设卡,来阻止犯人的外逃。在这个时候离开米花,无异于是自投罗网。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鹰矢的猜测而已,猜测的再合乎情理,也没有办法代替事实真相。所以,为了验证,鹰矢还是让成实和君惠开车去黑日监狱附近的,采集现场信息。然后让德叔用鹰眼系统沿着七丁目外围向内,在全市范围内搜索着他的踪迹。而自己,则是前往黑岩辰次曾经的一些办公楼和厂房,探寻着他可能会出现的地方。

    “少爷,老朽调出了昨晚所有的监控录像,发现黑岩辰次的那辆车在进了三丁目的工厂区之后,就没有再出来了,也无法断定他究竟是不是还躲在那里,还是换了辆车跑掉了。”

    “工厂区么?”鹰矢不由得拿出PDA,看了看这附近的地图,“确实之前黑岩辰次和川岛英夫他们的几个厂房,但是之前都已经被我们给捣毁了……难道,他又回去躲在了那里?”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说不定人家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呢?”

    “嗯,我知道,我去看看。”

    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切断了通讯,然后张开双臂,以一个飞翔的姿势,从滴水嘴上一跃而下。

    当然不是为了耍帅,只是这样的姿势可以最大程度的减少空气阻力,让他以最快的速度下降。

    就在他快到落地的时候,鹰矢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带着把手的圆环枪,抬起手来扣下了扳机。

    “唰!”伴随着一声“哧溜”的声音,两根钢索从圆环的两侧爆射而出,迅速的扎进了两边的墙壁。伴随着一声轻响,那柔软却又充满张力的缆绳被瞬间绷直,让鹰矢下落的身姿为之一顿。

    “咔哒。”扳机再次按下,两端的钢爪随之回松,还在回缩的缆绳随即被收了回来,而借助这股缓冲的力道,鹰矢也终于在最后关头慢了势头,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他停在下方的摩托之上。

    “嗯,这缆绳枪比我想象的还要好用嘛。”

    将缆绳枪前后翻转着看了一遍,鹰矢笑着将它收回了万能腰带之中,然后用力拧了拧摩托车的把手,引擎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瞬间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

    “呼,终于都处理完毕了啊!”看着救护车将最后一名伤员拉走,金发的女孩不由得擦了擦脏兮兮的脸颊,对着那边的两人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小樱,夏帆,真是辛苦你们了。”

    “彼此彼此了,真是累死我了……”夏帆伸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然后有气无力的垂下了脑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不过,最辛苦的应该还是小樱吧?”

    “我还好。”然而,小樱却只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句,连喘气都不见费力。

    “哇,小樱,你真厉害!”金发的女孩由衷的赞叹,“有的时候我会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是个女孩子!居然能够徒手将扭曲变形的车门给扯下来,一般的女孩子根本做不到的吧!”

    “我觉得一般的男孩子也做不到的……”夏帆不由得在一旁吐槽说。

    “我只是做了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仅此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着两人那或崇拜或吐槽但多少都带着一丝钦佩的眼神,小樱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正因为如此……小樱,才是小樱啊!”

    金发的女孩和夏帆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由得发出了会心的一笑。

    “好了,这边也没什么事情需要我们了,警察和交警也都来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家吧!”

    金发女孩从包里掏出几张湿巾递给小樱和夏帆,同时自己也擦了一把脸,抹掉了脏兮兮的灰尘。

    “六点四十,不知不觉都已经这么晚了么……”

    夏帆将手中脏兮兮的湿巾丢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看了一眼手表,不由得如是的说。

    “好吧,那我们走——”

    “啊,这不是夏帆么?”

    就在三人整理完毕,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呼唤却让她们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诶,小兰姐姐?”

    听到这个声音,夏帆不由得惊讶的转过头来,便看到了熟悉的三人组……嗯,怎么多了一个人?

    没错,身后的人除了她所熟知的小兰姐姐,毛利叔叔,和小鬼头柯南之外,还多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一个留着一头利落的红褐色短发,戴着两个圆形大耳坠,和一条造型奇特的精致项链的女人。一个看起来十分有气质的,高挑的,但却两眼茫然的知性美女。

    “夏帆,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呀?哇,好严重的车祸啊!”

    就在夏帆还在发呆的时候,小兰已然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额,我们只是路过……话说,小兰姐姐,这位姐姐是——”

    “巴士……车祸……巴士……车祸……”

    然而,还没有等夏帆问完,那边那位陌生的女人就先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车祸景象,像是中了邪般的喃喃自语起来。

    “啊,真夜小姐,您又想起了些什么?”看到女人这副模样,一旁的毛利不由得连忙询问。

    “嗯,嗯,我想起来了,我就是坐这辆车的时候遭遇了车祸,这才……”

    那位被叫做真夜的女人连忙点了点头,但是她的脸上还有着丝丝的痛苦和迷惘。

    “那个,请问,发生什么事了么?”看到这一幕,金发的女孩不由得歪着头,好奇的问。

    “那个,你是……”小兰看着眼前的这位金发女孩,这应该是她印象中第一次见到她。

    “啊,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你们一定是夏帆经常提起的小兰姐姐,毛利叔叔和柯南吧,”金发的女孩不由得笑着朝着大家鞠了个躬,“你们好,我叫赤松枫,是夏帆的朋友。”

    “啊,你好你好。”小兰和柯南也不由得朝着她回了个礼,毛利也点了点头算是示意。

    “所以,这位姐姐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舒服的样子啊?”

    简单介绍过后,那个被称为赤松枫的金发女孩不由得再度好奇的问。

    “啊,这位小姐叫做橘真夜,是我们不久前才遇到的人。”这个时候,旁边的柯南出声说,“不过,在我们遇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失忆了……”

    “失忆?”听到柯南的话,三人都不由得惊呼出声。

    “啊,这么说起来……”看着她的脸,小樱忽然想起了什么,“你好像是之前巴士上的乘客!”

    小樱忽然想起来了,她在拉开车门的时候,第一个从车里钻出来的人,好像就是眼前的人。

    只不过,她当时的身手很是矫健,而且看上去也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面,所以小樱也就来不及多想,便转头去救接下来的那些人了。

    “是嘛,所以果然这场车祸就是导致真夜小姐失去记忆的直接原因了。”柯南如是的说。

    “诶,但是,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真夜小姐在车祸的时候不选择呆在这里接受治疗,而是选择离开呢?”小兰不由得疑惑的说。

    “可能是为了逃避坏人的袭击吧?”柯南出声回答了小兰的疑惑。

    “原来如此,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本能还是感觉到了危险,所以要急着离开这里么?”

    毛利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算是赞同了柯南的说法。

    “坏人?袭击?”听到这两个词,夏帆和小樱都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好像真夜小姐正在被人所袭击,所以我们一边在帮她寻找她的记忆,一边也在保护着她。”这么说着,小兰不由得摆出了空手道的架势,用力的打了几拳。

    “这样啊,那我们也一起帮忙好了!你们觉得呢,小樱,夏帆?”

    赤松枫不由得回过头来,眼带希冀的看着自己的伙伴。

    “唉,真是服了你了,真不晓得你哪里来的这么强的行动力……算了,反正今天也就是陪你出来的,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看着她那充满希冀的眼神,夏帆实在狠不下心来说拒绝的话语。

    “嗯,既然如此,我们便一起去好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小樱倒是很乐意做这种助人为乐的事情,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喂喂喂,这边可是还没有同意呢,”毛利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说不定会有危险的哦,小女孩们想要过家家的话,还是早点回去家里玩吧!”

    “没关系的啦爸爸,小樱和夏帆可是很厉害的哦!对吧,柯南!”然而,出声反驳的却是小兰。

    “嗯!”见识过小樱那“威猛”的一面的柯南自然是头点的跟鸡啄米一样。

    “真的?”毛利挑了挑眉毛,总觉得还有点不太相信。

    “真的啦,毛利叔叔,我们只是想要帮忙而已,绝对不会拖名侦探你的后腿的!”

    这么说着,赤松枫不由得双手合十,十分希冀的看着毛利。

    “既、既然如此,那就让你们一起来好了。事、事先说好,一切听从我的指挥,有问题么?”

    “没问题!”

    就在赤松枫为能够跟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一起行动而兴奋的时候,一旁的小樱却在偷偷的打量着那个失忆的女人。

    刚刚救人的时候没有仔细看,所以小樱也就没什么在意的。但是现在,她发现这个女人从上到下都透着一些习武之人特有的习惯,比如她的站姿,她的呼吸频率,以及从她衣服外露出来的部分看到的那些肌肉的线条,都是长年累月的修炼和实战才会有的特征,就跟她一样。

    这个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小樱不由得默默地在心中注意起了她来。

    =====================================================================

    夜。八点二十。米花三丁目,工厂区。

    鹰矢将车停好,按下了眼罩边上的按钮,顿时,黑暗的视野在他的眼中变得清晰了起来。

    德叔说的没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黑岩辰次确实曾经逃到了这里。

    鹰矢蹲下身去,眼罩里的侦查系统开始自动扫描地上的轮胎痕迹,跟成实她们从现场扫描过来的轮胎印是属于同一辆车子的。轮胎印一直延续到了厂房的内部,而且似乎没有开出去的痕迹。也就是说,黑岩辰次还躲在这个厂房里面么?

    这么想着,鹰矢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掏出了鹰爪,勾住了厂房的窗户边缘,翻了进去。

    作为影武者联盟出身的人,他受到的教导就是,能走窗,就绝对不要走门!

    不是因为走门的逼格会降低很多,而只是单纯的因为走门很容易被发现。

    然而,这年头似乎走窗也不怎么好使了。

    就在鹰矢翻身进窗的时候,他便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锁定了自己,仿佛早有预料一般。

    “来了么?”

    黑暗的厂房之中,一个沙哑而干涩的声音忽然响起,让鹰矢微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在下早已恭候多时了。”声音再一次响起,伴随着生硬而又响亮的脚步声。

    他听过这个声音。不,不只是听过,他还跟他交过手,不过他当时急于脱身,没有对上几招。

    “现身吧,我知道你在,黑暗无法成为你的庇护。”

    这么说着,那个身影默默地拔出了刀,指向了鹰矢所在的方向。

    “看样子,你的雇主又换了啊,武士。”

    知道躲藏也没有用,鹰矢便大方的跳了下来,站在了他的面前,冷冷的说。

    “仁义已尽,在下已经完成了任务,了却缘分,新的缘分自然会出现。”

    “呵,这可真是有意思,你一届杀手,居然相信缘分?”鹰矢冷笑着说。

    “一切皆是缘,生、老、病、死,聚、散、离、别,皆是缘分,也皆是虚妄。”鬼面武士如是的说着,幽蓝色的武士刀在手中翻转了一下,横在胸前,“比如,能够再次与足下相遇。”

    “我没兴趣和你讨论人生哲理,”鹰矢冷冷的看着他,“黑岩辰次在哪里?”

    “如果能胜过在下,自能得知。”回答他的,依然是冰冷不带感情的声音。

    “是嘛……”这么说着,鹰矢不由得从背后取下了他的双棍,“你会说的!”

    “求之不得。”

    =============================================================================

    累死我了,猎鹰家族的第一只小鸟终于要出现了,应该在不(ji)久(nian)后就会正式登场,图片传不上来,大家直接搜DC白鸽就能够大概看到是个怎么样的形象……

    累死了,但是最后,还是要用全身的力气喊出——

    IG牛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