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要分?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听常生说他仨不能离开,杨云脱口问:“你怎么知道?”

    常生再指彼岸花田,“我也去过冥界的好么?冥界的彼岸花的确不是凡品,但也没神到可以镇住混沌之域的地步,说到底镇住这地方的还是您三位的力量,彼岸花田只是个表现的形式罢了,所以您三位现在是缺一不可。”

    杜子仁瞪了杨云一眼,却对常生催促道:“快去!”

    常生转身就走,可刚走了两步的他却又停下来,转身尴尬地笑了笑,“请问……我要怎么出去啊?”

    杜子仁一指常生的身后,“出口永远都在你的身后。”

    常生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总是直挺挺悬浮的绳子,“猜到了,但要怎么才能出去?不管我怎么走,出口的位置还是永远都在我身后啊。”

    杨云轻啧一声,“智商还不如你的使魔!”

    常生尴尬地挠了挠头,随后看了弥生一眼,还是不明白。

    赵文和提点道:“你的使魔以你的血肉为食,身上自然混了你的生气。”

    常生一脸恍然,“明白了!”话落,常生立马使用隐蔽术,但却只把跟能量有关的气息隐蔽了,这样便凸显了他作为一个普通活人的气息,虽然不甚明显就是了。

    平日里也没人说过常生身上的生气被魂气和大桃木之力盖住,可见绝大多数人还是感觉不到的,也就是说是这棵树对灵体异常的敏感,所以应该并不是像鬼帝们说的那样,是常生的生气被盖了,而应该是被树给忽略了才对。

    所以,只要常生把身上有关灵体方面的能量一隐,他这个大活人自然也就不会再被黑树视而不见了。

    果不其然,常生这头刚隐完,突然就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后扯他,他瞬间就有种被用力抛出,紧接着又是被用力扯回的感觉。

    当常生回过神时,他已经站在了游千夜面前,而游千夜正惊喜地拽着常生腰间的绳子,一看就知道刚才是他把被树抛出的常生扯回来的。

    与此同时,弥生也从树干中钻了出来,刹时就让常生他们周围亮堂了起来。

    “慢死了!”游千夜抱怨道:“我还以为你……,算了!回来就好。”

    常生把手里印着鬼玺的黄符递给游千夜,“贴身带着,然后跟着弥生走,他会把你带到安全的地方。”

    游千夜一愣,随后就将黄符接过并揣进了怀里,“这意思你是要跟我分啊?”

    常生立马一脸黑线地说:“我说哥们儿,咱下次说话能完整了说么?一个分头行动让你说的跟分手一样,这要是让人听见,我和厉寒那假CP的锅还背着呢,再整出一个劈腿你的锅来,我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游千夜当即反驳:“你这不是听懂了嘛,我又没说错话,别人愿意误会关我什么事?”

    常生无语望天,决定不浪费宝贵的时间跟他争论,“赶紧走,我过会儿就去跟你们汇合。”

    “你确定一个人没问题?”

    常生略显不耐烦地说:“都没把你送出去呢,你觉得我在这之前会出啥事?”

    这话简直太有说服力了,游千夜当即就转身跟弥生一起往树里走。

    弥生跟常生真算是心有灵犀了,都没用常生吩咐,直接给他留了点照亮的能量,随后就给游千夜带起了路。

    看弥生进树,游千夜小心地在树干上试探了下,结果发现手居然能穿过树干,正想好奇地问常生原因,结果就被树内的巨大吸力给拽了进去,只留下了一个扭曲的声音,常生也没听出他说的是啥。

    随手用混沌之气具现化出十几条巨蛇,让它们四散进周围黑暗的混沌之气后,常生就闲闲地往树干上一靠,望着眼前无尽的黑暗发起呆来。

    虽然理智告诉常生要火烧眉毛顾眼前,可常生期盼已久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他能不心动才怪呢!

    低头看了眼手表,指针转得比树内更乱,但怎么转都是正正反反,也没出去这一天,不过怕是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彼岸花田已经快要镇不住树外了。

    常生心存侥幸地按着姬奇交他的方法试了试,尽管他明知道眼前的混沌之域已经被三位鬼帝暂时镇住,根本什么都不可能发生,但他还是忍不住有想要试试的冲动。

    脑子里全神贯注地想着无,常生调出了一小团一直藏在体内的无的异界之力,那是无消失前就被常生存放在体内的能量,本来是当时打架没用完的,后来无消失后就没舍得拿出来再用过,一直被常生小心地珍藏着。

    当初太叔齐告诉常生在混沌之域定向找时空的方法时,说需要媒介,常生就想到以后要用它了,不过这次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所以常生也没舍得都拿出来用,就只拿出了其中的一小丢而已。

    心里想着无,几分钟之后,常生手心上的异界之力就开始不受他控制地像火苗般跳动起来,然而常生因为太过专注,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手中能量的变化。

    没几秒,常生手心的异界之力就好像被无形的力量扯动,一根头发丝粗细的能量线飘出,钻入了常生前方无边的黑暗之中。

    丝线钻入黑暗没多久,常生就陡然睁开了眼睛,眼中全是不可思议的惊喜,口中下意识地就轻唤了声:“……无?是你吗?”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片静默,常生眼中立马被失望填满。

    常生失望地低下头,这才发现手中的能量已经小了很多,并且有一根头发丝粗细的能量线还在不断地向外飘出。

    望着能量线没入的黑暗,常生刚才还失望的眼神立马就明亮起来,还带着一抹兴奋和满眼的期待,完全把刚才的失望给忘光光了。

    “难不成我的霉运终于要结束了?还是老天终于瞎了一回眼,忘记祸害我了?”

    嘴上嘟囔着,常生手上动作可没停,他立马将混沌之气具现化成一条更粗更显眼的长绳,让它顺着异界之力的丝线就延伸了出去。

    脸上忍不住扬起笑的常生心里正美着呢,四面八方的黑暗中就透出了一片橙红的微光,常生的脸色立时就沉了,“擦!把它们给忘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