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8节 少女珍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当周围的光之海洋慢慢消散的时候,众人出现在了镜中世界的树灵庭附近。

    一众商人非常熟悉的向冯曼鞠躬感谢,然后便推着货物,朝学徒镇的方向走去。他们主要交易的对象,都是初阶段的学徒,所以基本都是向学徒镇的商店补货,或者地下集市去售卖。

    穿着兽皮裙的少女,也和其他人一样,走上前向冯曼鞠躬。

    其他人向他行礼时,冯曼面无表情,但这个少女走上前,冯曼虽然也没什么动作,却是冷哼了一声。

    显然,冯曼因为罗菲格的关系,对这个无辜的少女也恨上了。

    就在冯曼通过对少女的冷哼,来表达对罗菲格的不满时,一道冷风突然从冯曼背后吹来。

    虽然冯曼并没有感觉到冷风中有什么猫腻,但强烈的危机意识,却是让冯曼迅速的作出了应对。只见冯曼一个矮身,嘴里下意识的开始念叨起了防御术,同时袖口一扬,几百只白脚海蜘蛛,像是雨落一般,被丢散在周围。

    在冯曼矮身的那一刻,他也终于看到了背后的情况。

    一个表情扭曲,双眼布满血丝的男子,正拿着一柄幽光沉沉的锋锐匕首,宛若疾风一般,朝着冯曼袭杀过来。

    男子的袭杀,因为冯曼提前矮身,所以并没有成功。但冯曼一蜷缩,他背后的兽皮裙少女,却是暴露了出来。

    男子此时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一心只想杀死冯曼,对于这瑟瑟发抖的凡人少女,他根本不在乎。就算被波及死掉,也只能说活该。

    “珍,小心,快躲开!”罗菲格大叫道。

    罗菲格完全没料到,本来只是一个例行公事,鞠躬感谢冯曼带他们进入镜中世界,怎么突然出现了这种变故?

    罗菲格连忙化身残影,想要将少女珍拉出被袭杀的范围。

    然而他距离珍,还有一段距离。但拿着匕首的男子,已经来到了珍的面前。更为重要的是,这个男子是一个血脉侧的学徒!

    虽然也和冯曼一样,只是一级学徒的后期,但血脉侧不管是哪一级,基本是吊打同阶。力量、速度、反应还有爆发,都非常强大。

    甚至,单论肉身在物质界产生的力量,比起还没有融入血脉的罗菲格,都要强大几分。

    所以,就算是罗菲格,在此刻想要救出珍,也不是那么容易。

    其实,珍也可以选择如冯曼那般矮下身,说不定也可以躲过一劫,毕竟那个男子的主要目标是杀冯曼,而不是针对一个凡人少女。

    可珍并没有那么快的反应速度,而且……地上满是白脚海蜘蛛,原本就是剧毒的爬虫,在经过了冯曼召唤系能力的加成,普通人触之即死。

    所以,珍现在几乎陷入了孤岛。前有匕首男,后还有海蜘蛛。

    似乎,死亡已然是命中注定。

    眼看着,匕首男离她越来越近,珍自己的双眼中,也露出了绝望之色。

    就在珍的眼前已经被锐利的匕首锋芒所覆盖时,一道白色触手,陡然出现在珍的面前,未等珍有任何反应。白色触手轻轻一裹,珍便被拉出了危局,整个人呈抛物线,落到了罗菲格的身后。

    珍还没回过神来,表情十分迷茫,直到自己趴在地面,掀起一阵尘土后,她才缓过劲。

    珍抬起头,被尘土模糊的双眼,隐隐约约看到一条宛若骨鞭的白色触手,从空中划过,最后融入到不远处一位红发男子的体内。

    “我……我被救了?”珍恍惚的低语。

    罗菲格此刻也落到了珍的身边,确认珍没有事后,才远远的看向对面的红发男子。

    然而,那红发男子却根本没有将目光放到罗菲格这边,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冯曼与匕首男的对战。

    是的,安格尔此时正在看着冯曼对阵匕首男。虽然是菜鸡互啄,但他毕竟是冯曼的引路人,也想看看冯曼这段时间在野蛮洞窟学了什么,有什么长进。

    他救那个名为珍的少女,也只是顺手而为。超凡者之间的战斗,若是将普通人牵扯进来,而且还是在野蛮洞窟的地界,那真的是自跌身份。

    安格尔看了一会儿,便摇摇头。冯曼表现的还可以,战斗意识很强,虽然身上连续被剐蹭到了几刀,可都没有受到致命伤;但身为血脉侧的匕首男,却是非常的不足。

    激活血脉的时间不对、匕首的使用全是初级阶段甚至比不过里昂、很多战斗细节完全是多余的,最为重要的是,他已经被怒火给冲昏了头,丧失判断力。

    冯曼没有明显弱点,可这个同阶最强大的血脉侧,却是弱点频现。按照安格尔的推断,应该不用多久,这个匕首男就会败下阵来。

    果不其然,还没到两分钟。在匕首男被愤怒冲昏头,又被冯曼用行动挑衅时,他没注意到,一只白脚海蜘蛛悄悄的来到他的身侧,咬了一口露在外貌的脚踝。

    剧毒瞬间入侵,匕首男只觉眼前一花,整个人开始摇晃起来。

    冯曼抓住了机会,控制着所有的海蜘蛛,爬上了匕首男的身体。几乎一瞬间,匕首男便被数百只密密麻麻的蜘蛛给覆盖。

    下一秒,匕首男全身冒出绿液,瘫倒在地。

    “法曼……”匕首男眼神模糊的看着天空,嘴里低喃着一个名字,似乎要将这个名字揉碎,碾进自己的灵魂,带入死亡地狱。

    冯曼走到匕首男面前,毫不犹豫的捡起他的匕首,狠狠的插入匕首男的心脏。

    随着喷涌而出的心血,生命的火光,逐渐熄灭。

    冯曼虽然也全身多处伤口,整个人被血色覆盖,但看着死亡的匕首男,嘴角却是缀起了笑。笑里带着冷酷、残忍,还有一丝疯狂。

    罗菲格看着冯曼,轻轻叹了一口气。

    罗菲格也不评价冯曼的对错,而是看向远处的安格尔,想要上前说几句话。

    不过,没等罗菲格走上前,安格尔便主动走了过来。

    然而,安格尔并没有和罗菲格说话,而是与他擦肩而过,走到了匕首男的尸体身边。

    在罗菲格疑惑的回头看去时,却发现安格尔也不是在打量匕首男,而是与一个突兀的出现在现场的身影对话。

    而那个几乎不着寸缕的身影,罗菲格简直不要太熟。

    三大祖灵之一。

    树灵大人!

    在罗菲格眼中,树灵大人已经是强大至极的代表,可树灵此时却和那个红发男子笑眯眯的说话。

    对谈!带着平等意味的对谈!

    不用罗菲格去猜度,光是树灵的态度,就可以说明一切。毫无疑问,这个红发男子的身份,绝对是正式巫师以上。

    在确定这一信息后,罗菲格却是没有再生出攀谈的想法,而是拉着珍准备快速的离开这里。

    珍此时还处于发懵的状态,所以罗菲格一拉,她自然而然的跟着离开。不过,在离开前,珍转头看向远处的救命恩人。

    逆光之中,红发的背影显得非常的高大。

    珍楞了一下,那道背影,似乎和记忆中的影像,重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