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4节 降临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如果能变得更强,这也是一件好事。”安格尔看着远处能量漩涡的中心,轻声道。

    格蕾娅轻轻点点头,并没有回话。但她其实很清楚,想要变得更强,也是托比一直以来的执念。

    在来到天空机械城,并且开始锻炼托比的这段期间,她能看的出来,托比虽然非常不喜欢各种训练,但它从来没有违逆过格蕾娅。

    这可是和托比以前不一样,托比还没有遇到安格尔之前,在芭比餐厅过的就像一个混世魔王,从来不会训练,哪怕格蕾娅强逼它,托比也有各种理由逃脱。每次面对托比那可怜兮兮的求饶表情,格蕾娅也不忍苛责,最终只能宣告放弃。

    可现在,托比完全就像换了只鸟一样,主动配合训练,主动想要变得很强。

    格蕾娅用余光瞥了眼身旁的安格尔:这一切都是因为安格尔的原因。

    格蕾娅虽然从没问过托比,但她知道答案肯定是如此。或许是安格尔的步子迈的太大了,托比感觉自己追不上了;亦或者,在他们历练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事,让托比想要变强,既保护自己也能保护安格尔。

    托比的执念,在每一次她训练托比时,都清清楚楚写在脸上的。

    托比与安格尔的关系,让格蕾娅偶尔也有些吃味,但回过头仔细想想也释然了,托比虽然生在芭比餐厅,但它却是和安格尔一起成长,从弱小到强大的这个过程,他们一直互相作伴。托比对安格尔几乎是“一见钟情”,安格尔也尊重托比,从来没有当托比是一个宠物,更没有签订恶毒的魔宠契约,而是当成最亲密最友好的伙伴。

    陪伴成长与互相尊重,这大概就是安格尔能在托比心中占据最大分量的缘故吧。

    格蕾娅也能做到与托比的互相尊重,但陪伴成长这一点,她却是很难做到。不是说,她不愿意陪着托比,而是托比对她的情感,更类似于孩子与母亲,会永远的热爱与孺慕,但很难做到永远陪伴,孩子终究会长大,会有自己的伙伴与生活。格蕾娅就是看出了这一点,当初就算可以带着托比,但最终还是让托比跟着安格尔离开了芭比餐厅。

    事实证明,这是对的。托比在安格尔的身边,终于开始成长了。

    “纵然理解,但内心还有些酸楚啊。”格蕾娅轻声道。

    “你说什么?”安格尔回头疑惑的看着格蕾娅,不明所以。

    格蕾娅摇摇头:“没什么,只是看着托比走到这一步,内心有些感慨。”

    安格尔以为格蕾娅是在说托比的变化,也深以为然的点头,“托比的变化,的确很大。在它经历了这一劫后,它的变化想来会更大。”

    格蕾娅笑了笑,没有再接话。

    时间流逝,又过了半小时。托比身周的能量,越积越恐怖,空间都开始变得不稳固了,能看到明显的空间扭曲的痕迹。

    因为空间的扭曲,波及的范围也变得更广,格蕾娅与安格尔被迫再次退后一段距离。

    如今,托比晋级的中心,就像一个由能量漩涡组成的巨大虫茧,一直不停的盘旋着,看不见内里,但气势之恢弘,前所未见。

    安格尔现在也有些庆幸,选择在虚空让托比去应劫,如果是在天空机械城,后果不堪设想。

    “也不知道这种能量还要积累多久。”

    安格尔正在疑惑的时候,格蕾娅突然道:“来了。”

    安格尔起初还没反应过来,格蕾娅所说的“来了”是什么,直到一股宛若天威压顶的气势扑面而来时,安格尔才明白格蕾娅指的是……世界意志。

    虽然只是世界意志的一个支流,但那种恐怖的气息,还是让安格尔与格蕾娅心惊胆战。

    世界意志并没有停留多久,就像是一个亘古而冷漠的神,轻飘飘的将目光投注在这边,又快速收回。

    世界意志消失的很快,但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就譬如此刻,虚空中同时撕开了好几道裂缝,随着裂缝的现身,一个个人影从内里走了出来。

    因为这片虚空对应着天空机械城,所以走出来的全是天空机械城的巫师。他们出来后,先是面面相觑,低声讨论了一下,目光最后定格在了远处“茧”以及安格尔身上。

    之所以放在安格尔身上,一来是安格尔似乎是最先到达虚空的,可能知道那边晋级者的来历;二来则是安格尔的身份使然。

    安格尔也注意到这些目光,不过他并没有去理会,依旧将注意力放在远处。

    倒是格蕾娅,环顾了一下周围,用心灵系带对安格尔道:“要小心这些人,里面可是有不少狠角色。”

    安格尔明白格蕾娅的意思,托比对于其他人而言,是一盘美味的大餐,尤其是它晋级之后,等于说是巫师级的魔物,这更是会让一部分利欲熏心的人沸腾。

    所以,这些巫师中说不定会有人对托比不利。

    不过,安格尔倒没有太担心,有他与格蕾娅在,其他人就算要强抢,也需要掂量掂量自己实力。更何况,就算没有他们帮忙,托比估计也不会怎么样,它还是学徒的时候,通过操控重力脉络,速度就已经比正式巫师快了,更何况它晋级了,换成速度更快的蛇鸟身躯,它想要跑,谁都追不上,哪怕安格尔也不行。

    比起这些巫师,安格尔其实更在意的是另一些隐晦的目光。

    在世界意志降临的时候,安格尔立刻感觉到了一些非常晦涩的目光扫过他们,不过这些目光不是来自于刚才出来的那批巫师,而是来自虚空深处……

    是虚空深处的魔物?还是说更遥远的世界,有某个存在注意到了这里的事?

    不管是什么,恐怕都不是好相与的。

    ……

    世界意志的出现,吸引来了一大批人,但同时,也意味着一件事

    托比这次的晋级,恐怕非常的不一般……普通的晋级,可不会受到世界意志的眷顾。

    在各种心绪的浮动下,托比身周积累的能量,终于来到了一个峰值。

    当一阵怒吼声从“茧”中传出时。

    异兆,终于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