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4节 苏醒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格蕾娅得到安格尔回答后,点点头没有再问,空气变得寂静起来。

    另一边,命运之沸曲内,夏莉捏碎新的一颗恶魔花妖魔血石,这也意味着托比与极怨之念的对峙进入了白热化。

    看到这一幕,格蕾娅才率先打破了沉默,问道:“你觉得,托比这次能打败极怨之念吗?”

    安格尔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托比一个人的战斗。”

    他们能做的,已经到了极限,能不能战胜极怨之念,这只有托比自己去努力了。

    “我希望可以。”格蕾娅眼里闪过担忧:“毕竟,极怨之念越早战胜越好。”

    随着托比实力逐渐增加,极怨之念也会不停的变强,直到有一天,弗罗斯特的封印也无法压制住它。到了那时,托比与极怨之念的差距更是达到天壤之别,想要战胜基本无望。

    弗罗斯特也说过,越早挑战极怨之念,胜率越高。早挑战,虽然失败概率较大,但也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可是越拖下去,哪怕能多活一点时间,这也只是苟活,因为极怨之念就像是一个毒瘤,随着时间慢慢扩散,最后会彻底的湮灭生的希望,取而代之。

    “这也同样是我的希望。”安格尔轻声道。

    随着距离托比平均苏醒的时间越近,安格尔与格蕾娅都没有在说话,视线紧盯着命运之沸曲内,等待着最终的结局。

    二十分钟、二十五分钟、三十分钟……这已经是平时托比会苏醒的时间。

    然而这一次,托比依旧没有苏醒,甚至夏莉那边也还保持着高强度的天赋输出。可以清楚的看到,夏莉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可见托比此时肯定还在和极怨之念纠缠。

    又过了五分钟、十分钟,在格蕾娅心都吊到嗓子眼的时候,魔能阵内的夏莉,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只见夏莉摘下魔术帽,甩了甩几乎湿透了的头发,甚至连使用清洁术的力气都没有,就这么瘫坐了整整一分钟。

    她才用柔暖之风吹干了发丝,有些疲惫的从魔能阵中走出来。

    当她离开魔能阵后,她看向格蕾娅与安格尔的方向,微微一笑:“托比的情绪已经稳定,想来它的战斗应该已经结束了。”

    顿了顿,夏莉又道:“这次托比体内的情绪爆冲的很厉害,幸亏先前泡了一个温泉休息了下,要不然我感觉都快撑不住了。不过幸运的是,最后还是我赢了。”

    格蕾娅走上前,拍拍夏莉的肩膀:“干得不错。”

    话音落下时,格蕾娅轻轻一弹指,一道粉红色带着食物香气的雾气,飘到夏莉身边,未等夏莉反应,便一股脑的钻入她的鼻腔。

    夏莉只觉全身的能量都被冲刷了一次,随着一阵难以言喻的舒爽感,夏莉吐出一口浊气:“谢谢大人。”

    “你做的很好。”安格尔也向夏莉点点头,示意她先去一旁休息。

    夏莉刚刚坐下,另一边托比便睁开了眼。这一次,托比似乎又回到了柯默思梦境差异的影响期,睁开眼后呆愣了半天,一动不动。

    “看它的样子,该不会没有成功吧?”格蕾娅低声道。

    安格尔也不敢确认,毕竟心之屋是托比的试炼,外人根本无法知道内情。

    格蕾娅一边带着担忧的心情,一边来到了托比身边。托比似乎也察觉到周围有人靠近,殷红的眼珠动了动。

    格蕾娅见状,知道托比已经回神,刚想安慰一句“没成功也无所谓,大不了再来”的话。可还没等她说出口,托比就猛地飞了起来,直至高空变成小黑点。

    “它怎么了?”格蕾娅满脑袋问号。

    安格尔也处于不解时,天空传来了一阵咆哮声。他们抬头一看,却见托比化为了一团烈火狮鹫,挥舞着遮天蔽日的翅膀,在天空盘旋翱翔。

    “它的声音好像……很兴奋?”夏莉这时也站了起来,好奇的往天上张望,“它在说什么?”

    格蕾娅和安格尔自然也听到了托比的叫喊,他们互觑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欣喜。

    “它在说。”格蕾娅双眼里有遮掩不住的喜色,嘴角也勾了起来:“……它成功了!”

    ……

    托比在连续挑战心之屋两周,经历了足足81次的失败、或者说死亡经历,终于在第82次的时候,成功的战胜了极怨之念!

    托比刚才苏醒后的呆愣,也不是受到柯默思的梦境差异,单纯是高兴的失了神。

    等到托比回神后,它立刻放开自己的心绪,不禁化为了狮鹫形态,在高空一遍遍的环飞、大叫,借此宣泄这两周不断“死亡”的压抑,以及表达成功战胜强敌的兴奋。

    这种兴奋,维持了数分钟之久。直到托比的狮鹫形态坚持不住,它才变回小海鸟的形态,从高空落下,向格蕾娅与安格尔报喜。

    托比叽叽喳喳了好半天,说了一堆兴奋的话语,情绪终于平静了一些。

    “这次的经历是怎么样?”安格尔好奇的问道:“你是如何战胜极怨之念的?”

    “叽咕叽咕?”托比眨着眼,无辜看向安格尔,夏莉和阿撒兹哪怕读不懂托比的话语之意,光是看它灵动的眼神,也猜到了托比的意思。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人语?

    “又来了。”格蕾娅扶额叹气,在安格尔疑惑的眼神中,格蕾娅道:“每次询问它与极怨之念的战斗过程,它都这样,装听不懂人话。”

    安格尔转头看向托比,托比一脸理直气壮的:“叽咕叽咕!”

    托比:我不是装,是真听不懂!

    安格尔若有所悟的道:“看来它是真听不懂。”

    “那就奇怪了,上回我是答应了谁,要给它买小鱼干呢?”

    格蕾娅也顺口接道:“我也忘记是谁找我要夏莉同款的魔术服了。”

    托比可怜兮兮的叫唤了一声:“……叽咕。”是我!

    “你不是听不懂人话么?”安格尔转头看向托比,后者有些心虚的偏下头,望向自己的小爪子。

    安格尔和格蕾娅互相对视了一眼,摇头叹气。

    他们也只是逗一下托比,便将这件事带过去了。

    他们其实也猜得到,托比不愿意说自己的经历,或许只是不想回忆,又或者……不想让他们担心。

    “托比经历了这一回,倒是长大了不少。”格蕾娅透过心灵系带,向安格尔低语。

    安格尔点点头:“是啊。”虽然还带了些小孩子的脾气,但心智却是慢慢的成熟。

    懂得自己承担了。

    格蕾娅眼里带着感慨,也带了一些失落,有时候她很希望托比能快点长大,可有时候又希望它能维持现状,让它不用去顾虑太多。

    可世间事,偏偏很难双全。

    成长,总会付出一些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