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9节 孽魔?心魔?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格尔时刻注意着心之屋的波动。

    虽然他无法去窥探心之屋内的具体情况,但通过幻术波动,他大概能猜到里面的情况。

    一开始,波动是急速上升,当抵达某个峰值时,慢慢的下降,但没有回落到原点,而是持续不断的起起伏伏。

    以安格尔的推测,如果沙鲁真的遭遇到了自己的心魔,或者说执魔。他们此时应该处于战斗中,互有牵制,战斗陷入胶着。

    约莫五分钟后,幻术波动终于开始下降,而且还是以断崖式的掉落。如果用坐标轴来表示,便是直接在某个坐标点的位置垂直下落,横轴的位置不变,纵轴归零。

    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安格尔转头看向沙鲁。

    ——心之屋放在桌面,沙鲁则趴在桌上,身上被心之屋的能量所笼罩。

    幻术波动归零,笼罩在沙鲁身上的能量也逐渐的收回。当能量彻底消失的时候,沙鲁突然睁开了眼。

    他就像是做了噩梦似的,猛地坐起身,手抚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

    好半晌后,沙鲁的气息才逐渐平复。

    “我没有死吗?这里是哪?”沙鲁转过头,看向周围,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不远处的安格尔与弗洛德身上。

    “放心吧,你没有死。”弗洛德的目光此时也聚集在沙鲁身上:“看来,你经历了一场噩梦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们聊聊?”

    看似弗洛德在征求沙鲁的意见,但他的眼神却直勾勾的注视着沙鲁,仿佛带着威胁。

    沙鲁还没缓过神,他的眼神下意识的乱瞟,当看到一样物什时,他的瞳孔突然缩了缩。

    那是一座迷你的木屋,就摆在他的面前。

    这个木屋看上去就像是给小朋友玩的玩具,但它的样式……却和他之前看到的木屋,一模一样!甚至,沙鲁隐隐还能在这座迷你木屋上,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在这股花香之中,沙鲁的惊慌慢慢消散了些,同时理性开始回归。

    弗洛德的问话,再加上摆在面前的木屋,让沙鲁明白,之前自己的经历肯定不是单纯的噩梦。如果真是普通的梦,那这座木屋不可能从梦中来到现实。

    也就是说,之前看到的木屋、长长的走廊、三扇大门、以及他遭遇到了可怖怪物,其实都不是偶然,是外力施为的?

    沙鲁知道,安格尔与弗洛德是拥有神异力量的超凡者,的确有可能做到这一切。

    只是,沙鲁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沙鲁心中疑惑的时候,弗洛德再次问道:“噩梦如果说出来,恐吓程度会下降很多。你真的不打算说说吗?”

    这一回,弗洛德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危险的光芒时隐时现,沙鲁能感觉到,如果他再沉默,或许不是经历噩梦,而是会让噩梦变为现实。

    “我经历了一场,奇怪的旅程。”沙鲁顿了顿,看向桌面的迷你木屋:“我看到这座木屋,然后在进入这座木屋时,来到了一条长廊,长廊上有三扇门。”

    “三扇门?看来你的执念不少嘛。”弗洛德轻笑一声。

    执念?沙鲁捕捉到了这个词,他眼神闪烁了一下,指着桌面的木屋问道:“蒂森少爷,这座木屋到底是什么?”

    弗洛德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用眼神征询安格尔。在看到安格尔微微点头后,弗洛德沉思后,说道:“木屋是什么不重要,但是,他的确导致了你的这趟旅程。”

    “不过,比起旅程,我觉得用‘试炼’来形容,更为贴切。”

    沙鲁:“试炼?”

    弗洛德点点头:“是的,这是一件为了训练狩魔人面对内心弱点的宝物。”

    狩魔人是什么,沙鲁其实并不清楚。但按照字面意思,应该是狩猎魔物的人。

    那这个魔物,会不会就是之前与他战斗的那个可怖的怪物?

    “我的回答结束了,现在该轮到你了。我希望,你能将自己进入试炼后的每一个细节,巨细靡遗的说出来,毕竟你曾经也有机会成为狩魔人,你的经历也能为狩孽组增添一组数据。”

    他曾经有机会成为狩魔人?还有狩孽组?沙鲁捕捉到了这些讯息,不过并没有立刻询问,而是默默的埋在心底。

    “能帮到蒂森少爷,这也是我的荣幸。”沙鲁顿了顿:“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我以后还有机会再参与试炼吗?”

    “怎么,你还想再试炼一次?”弗洛德挑了挑眉,沙鲁刚才的模样,明显是经历的迫死噩梦的样子,居然一次不够,还想再来一次?

    沙鲁迟疑了片刻,点点头:“是的,不过不是现在。”

    这时,安格尔突然道:“如果你能将理由说的充分,我不介意为你破一次例。”

    沙鲁转头看向安格尔:“我会的。”

    接下来的时间,沙鲁将自己在心之屋里的经历娓娓道来。不过,他一开始并没有谈及三扇门对于他的意义,而是直接说道,他进入了第三扇门,与那可怖的怪物战斗。

    “头似蠕虫,耳生蝶翼。这不是……”弗洛德迟疑了一下,说出了那个安格尔草率命名的名字:“蛇尾虫?”

    安格尔点点头,“的确是蛇尾虫。”

    “那有些不对啊,蛇尾虫作为孽魔,明明已经从他身体中驱逐出来,为何还会显现?难道还有残余?”弗洛德有些疑惑,“而且,如果是蛇尾虫的话,那么这次的实验似乎又白费了。”

    孽魔,既不算是执魔,也不是执念。但从宏观角度来看,偏向执念,这就与安格尔想要实验执魔背道而驰。

    安格尔:“蛇尾虫是孽魔没错,但是,沙鲁之前经历的蛇尾虫,可不见得是真正的孽魔。”

    弗洛德:“大人的意思是?”

    “拥有孽魔的形象,并不代表是真正的孽魔。也可能,他的心魔,就是孽魔。”安格尔答道,虽然他只是说‘可能’,但语气却很笃定。

    沙鲁身上的蛇尾虫,是他亲自驱逐的。所以,安格尔非常肯定,沙鲁身上绝无孽魔存在。

    既然没有孽魔,心之屋为何还会投影出孽魔来?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孽魔本身就是沙鲁的心魔。

    弗洛德也沉思了片刻:“好像是这样的,萨贝尔骑士也在心之屋里遇到了利齿葵,利齿葵虽然看上去张牙舞爪,但它却并没有主动攻击萨贝尔骑士。”

    沙鲁则不一样,他在心之屋内,根本没有对蛇尾虫表现出攻击行为,蛇尾虫就主动攻击了他。

    这意味着,蛇尾虫绝对不是偏向执念的孽魔。

    它本身就是一个执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