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节 主角是谁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明亮的烛灯,将木屋照的通亮。空气中飘散着从厨房传来的香气,暖融融的温馨感,溢满了整个小屋。

    在这样悠然的气氛下,凡纳森讲起了白昼里课堂上的事。

    米多拉的表情一直都是和蔼的,但随着凡纳森的述说,眼神中偶尔也闪过讶异。

    譬如,一开始安格尔的选题,就让米多拉很惊讶。

    之前米多拉去见安格尔的时候,已经知道他会讲炼金幻境,但是炼金幻境是一个相对较细课题,而能量与物质的交互,这是一个非常宽泛的主题,虽然也包含了炼金幻境,但这个主题太大了。米多拉相信安格尔可以做一个非常优秀的传授者,但一开始就如此大的主题,他能镇得住吗?

    米多拉的担忧,其实和凡纳森当时的心情一样。

    都认为安格尔在附魔上肯定没问题。

    但他选的这个主题太广了,肯定要牵涉到其他非附魔流派,甚至非金石学的内容。如果一旦有人提问,米多拉担忧安格尔可能会卡壳。

    可随着凡纳森的讲述,米多拉的眼睛却是越来越亮。

    安格尔不仅讲述的非常好,而且剖析的角度也很刁钻,哪怕是米多拉自己,想要找到如此精准的角度来讲述,也不是那么容易。

    当凡纳森说到,安格尔给了五分钟提问时间时。米多拉的心情,再次回到了担忧上。

    如果后期讲到炼金幻境的时候,再给提问时间的话,问题应该就会围绕炼金幻境上,可安格尔偏偏在前期剖析大格局的时候,就让众人提问,那肯定会有人提到其他派系。

    米多拉甚至觉得,如果遇到性格乖僻的人,说不定还会被找茬。

    果然,米多拉的担忧在下一刻,就被证实了。

    凡纳森说起了杜梵。

    在凡纳森述说的时候,厨房内,耶丽雅还在教训着两眼挂着泪珠的图犽。

    她虽然刚才阻拦了米多拉,但她并不是认为图犽没错。虽然知道图犽是在说笑,但这种玩笑米多拉和耶丽雅可以不在意,可其他巫师说不定就会因此而恨上图犽。

    再加上图犽这两天的确太沮丧,不就是珊没晋级么,耶丽雅也早就想要训训图犽,借着这个机会,耶丽雅训了一个痛快。

    看到图犽认识到错误,并且可怜巴巴的在啜泣,耶丽雅才停止了念叨。

    教训完图犽,耶丽雅正准备和好友说话,结果回头一看,好友坐在几案前饮着茶,同时优哉的听着外面凡纳森的述说。

    耶丽雅坐到好友的对面,也跟着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这时,凡纳森刚好说到杜梵。

    “居然选择杜梵来提问。”耶丽雅啧啧两声,她在天空机械城待了几百年,对这里的炼金术士习性了解的太通透了。

    杜梵这个人,非常有天赋,炼金技术在阿希莉埃的导师里,也是数一数二,可偏偏心眼很小。自觉得在同辈中,是炼金技术最强的。

    安格尔一个新人,甚至年龄比他小了好几轮的人,居然成为了研发院一员,杜梵早就有怨气了。

    耶丽雅听说,杜梵经常在自己课堂上,明面上说附魔无脑又简单,根本不配和调合相提并论;但实际上,他讽刺的就是安格尔。

    这样一个人,他去听安格尔的课,估计就是想找茬。

    果然,凡纳森这时说到杜梵的第一个提问,明显就是把自己位置摆在高处,用考教的语气来询问安格尔。这完全不是在求教,根本就是在找茬。

    “安格尔偏偏选了他来回答,运气不好啊。”耶丽雅轻声叹息。

    坐在她对面的好友,却是抿了一口茶,淡淡道:“也不见得运气不好,说不定这是安格尔故意的呢?”

    ……

    凡纳森讲完了安格尔的回应,米多拉手指放在桌面点了点:“杜梵的第一个问题,应该是在挖坑?”

    “是的。”凡纳森点点头,将杜梵的第二个问题说了出来。

    听完杜梵的问题,米多拉眉头一皱,眼神中难得闪过不认同。

    杜梵提出的魔血能量问题,是连他自己都无法作答的!当然,向导师询问自己不懂的问题,是合情理的。可是,杜梵的问题真要回答,耗费的时间与精力,估计占满整堂课的时间都不够。如果不回答,到时候下不来台的却是安格尔。

    杜梵提这个问,本身就不安好心。

    对于米多拉而言,他最不待见的就是这种人。

    “那安格尔有没有回答?”米多拉问道。

    “他回答了,而且……”杜梵点头之后,露出感慨与崇拜的神色:“非常惊艳。”

    米多拉本来还有些担忧,听到杜梵的赞叹,好奇的看过去。

    杜梵将接下来三分钟内,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他跟随着安格尔的思维,见证了荒芜之地是如何建造出通天巨塔,这种酣畅淋漓的喜悦,从他的语言中完全能够听出来。

    米多拉听后,也愣了一会儿。

    没想到安格尔居然只用了短短三分钟,创造出一个新的炼金公式,就解决了这个难题。

    就算是“点金者”马太,估计都很难做到这一点。

    米多拉抚摸着胡子,心中一片宽慰:安格尔的思维,向来跳脱,与常规不同。这就是他的风格,也是缪斯看重他的一点。

    米多拉犹记得,当初安格尔在他这里学习药剂的时候,虽然操作与实践都还欠缺,但他的知识面却异常宽泛,正因此,他看问题的角度常常出乎米多拉意料。

    安格尔今日能做到当场原创公式,已然说明,他不仅仅知识面宽泛,现在知识厚度也已经跟上了。

    听到这,米多拉的心情已经彻底放松,以安格尔如今的底蕴,他也无须再担心他授课的情况。

    凡纳森接着又说了安格尔对杜梵的处罚,以及他对炼金公式的命名,米多拉忍着没笑,反倒是从厨房里,传来了两道笑声。

    其中一道笑声,凡纳森很熟悉,正是耶丽雅。

    另一道笑声,有些轻微,虽然凡纳森没有听出是谁,但他依旧觉得似曾相识。

    会是谁呢?

    凡纳森将疑惑藏在心中,嘴上却还在继续述说着后续的事情。

    安格尔对主题剖析的角度,也引得米多拉连连点头,在说到最后的炼金幻境时,凡纳森的眼神中再次露出了惊艳之色。

    “帕特大师拿出了一个叫做樊笼之影的炼金盒子,这是他炼制的炼金道具,其中蕴含了一方非常有趣的幻境。”

    凡纳森极其兴奋的讲述起来。

    米多拉还以为凡纳森从炼金幻境里,看出了什么门道,学会了什么东西,要不然他为何这么兴奋?结果,听完凡纳森的述说,米多拉才明白,这小子兴奋的不是技术,而是这种表现方式。

    “这是一种全新的呈现方式,通过幻境来表现一个舞台剧,故事非常的完整!虽然剧情有些古怪,但并不妨碍它的完美。”凡纳森激动的说着:“这就是一个新兴的艺术呈现方式,我相信,不久后绝对会在南域巫师界蔚成风气!”

    米多拉倒也理解凡纳森的兴奋,一般来说,炼金术士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艺术追求。正因此,许多炼金术士为了让自身炼制的作品完美,甚至还会专门跑去上雕塑、艺术表现力、美学等课程,可见一斑。

    但他们现在聊的是炼金幻境,是安格尔的课,怎么扯到了艺术上?

    “如果能有更精彩的剧本,那会更完美。譬如,以我作为主角的史诗剧本,用这种新兴的艺术呈现方式,那肯定会更精彩,毕竟我的人生,比那个叫做亚历克斯的主角,要波澜壮阔的多。”凡纳森自嗨之后,突然想起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他看向米多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当然,如果是米多拉大师的经历写成剧本,肯定更加的丰满。”

    米多拉对这些倒是没什么感觉,正准备岔开这个话题,不过这时,厨房的大门突然被推开。

    “你刚才说,那个主角是谁?”一道人影,走了出来,目光看向凡纳森。

    凡纳森疑惑的看去。

    之前他还在猜测,厨房里除了耶丽雅,还会有谁。

    如今答案终于出现了。

    一个矮小的老太太,头戴用指甲制作的孔雀翎饰物,指甲的颜色也鲜艳无比。

    正是指甲炼金屋的指甲婆婆!

    凡纳森听说过,指甲婆婆和耶丽雅似乎是闺蜜好友,她出现在这,倒也正常。

    “你说的那个主角是谁?”这时,指甲婆婆走近,表情有些怪异的再次问道。

    凡纳森迟疑了一下:“主角是我?”

    指甲婆婆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没说你,另一个。”

    凡纳森回忆了一下,有些迟疑的道:“亚历克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