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4节 抢课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准确的说,七彩蜻蜓在面对安格尔的时候,才会展现出非战姿态。也只有安格尔才能感知到七彩蜻蜓的情绪。

    通过七彩蜻蜓传达出来的情绪,去了解它们为什么会占据那座遗迹?

    那座遗迹里究竟存在什么隐情?

    安格尔听完后,迟疑了一下:“虽然我能感知到七彩蜻蜓的一些情绪表达,但它们几乎很难表达出完整的意思。”

    “绯月、钻石与流光;晨曦、石英与浮芒。”桑德斯突然说了一句没来由的话,沙哑的声音,回荡在车厢内。

    安格尔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桑德斯的意思。

    其实这一句话,出自一篇经典的童话。这篇童话的故事很老套,小王子为了拯救被恶魔掳走的公主,经历的种种冒险故事。其中有一个桥段,是小王子要寻找并打开一位光明教士的密室,获取击败恶魔的神兵。而这间密室的钥匙,并非真实的钥匙,而是一个奇怪的谜题,这个谜题正是:“绯月、钻石与流光;晨曦、石英与浮芒。”

    小王子破解不出这句话的意思,于是又经历重重坎坷,寻找到了邻国的先知,借着先知的力量,终于明白了答案所指,最后打开了密室拿出了神兵。

    这个童话故事流传甚广,安格尔自然也听过。

    桑德斯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意思其实也很简单。

    七彩蜻蜓的确不会表达太过完整的话,但这不重要,将它所透露出来的每一个信息,都当成一个线索与密码,然后就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去破解他。

    实在不行,不是还有童话里的“先知”么?童话里的“先知”,是作者设定出来为剧情服务的线索人物,虽然是虚构的,但如果将其对应到巫师界,却有类似的存在。

    譬如,博览群书的学者;亦或者,寻觅命运轨迹的预言巫师。

    “我明白了。”安格尔点点头,如果只是探察一些相关消息,他应该能做到。

    安格尔的魇境里,有一只五彩蜻蜓。五彩蜻蜓的智商有些低,表达的情绪并不太多,甚至连赞美月光、赞美女王与赞美莎娃,有时候都说不通。但七彩蜻蜓的话,表达的情绪就丰富多了。

    虽然七彩蜻蜓与其他魇界魔物相比,它的智慧明显要低得多。譬如青蛙咏叹者、狐狸持琴者、以及某某大臣一类的,它们的智慧丝毫不比人类差,只不过思维模式与逻辑方向和人类不一样。

    但智慧低也有好处,如某某大臣这一类的魇界魔物,固然敬重安格尔的“莎娃”身份,但偶尔还是会疑惑安格尔的所作所为。可七彩蜻蜓就不一样,它们智慧低,却更加的单纯,换言之也更加的好骗。

    桑德斯:“只要推断出遗迹的真相,总能找到应对的方法。”

    安格尔自己也不希望,野蛮洞窟的门前,有这么一颗定时炸弹。能够想办法解决,自然是最好的。

    马车悠悠晃晃的回到了庄园。

    安格尔回到了静室,本来准备继续研究变形术,但想了想,最后却是拿出了一张新纸,在纸页最上方,写了一个词:备课。

    原本安格尔不在意授课的事,他只是去混点积分,准备随便讲讲就罢。但今日荷鲁斯提到了他的开课,言说炼金圈的人都在等着安格尔开课的消息放出。丽安娜也表现出了很感兴趣的样子,这却是给安格尔造成了一些压力。

    毕竟是第一次授课,安格尔决定还是郑重些比较好。

    转眼间,熹微的晨光,撕开了夜色的幕布,给天空机械城的主城区,披上了一层明媚的金边。

    芒士魔材街,指甲炼金屋的大门被人推开。

    一个罩着黑色徽纹巫师袍的男子,走了进来。他掀开头上的兜帽,露出了一张五官端正的面容。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面相虽然不是英俊型的,看上去却很敦厚;但他的眼神却闪烁不定,有一种精明与算计的意味。可见,他绝不像外表看上去那般淳朴。

    男子环顾一周后,目光定格在了坐在几案边,喝着热茶的指甲婆婆身上。

    他笑眯眯的打了一声招呼,坐在指甲婆婆的对面。

    “马里恩,你今日过来有什么事?马上新星赛复赛就正式开始了,你的店应该是很热闹的才对。”

    马里恩,正是男子的名字,他经营了一家店铺,恰好在指甲婆婆的正对面,是一家售卖施法材料的店。

    “有点事要找婆婆咨询一下。”马里恩顿了顿,看了看周围:“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平时不是有很多炼金术士在你这,争些无聊的问题吗?”

    指甲婆婆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而是饮了一口茶,将目光看向马里恩巫师袍上的徽纹。

    这个徽纹整体是发雾的圆形光圈,光圈内则是黑暗一片,宛若日全食。

    “你衣服上的徽纹……”指甲婆婆皱了皱眉:“你怎么跑去加入深邃炼金会了?”

    马里恩伸出食指摇了摇:“我不是加入深邃炼金会,我只是混入其中。要不然我也不会在衣服上画深邃印迹,而是直接印刻在皮肤上。”

    深邃炼金会,是天空机械城的一个炼金交流会,虽然没有搞出太出格的事,但小作小乱却不停歇。如指甲婆婆一类的人,是非常看不上这个炼金会的。因为深邃炼金会背后,其实就是深渊魔神深邃之主对自己泛信徒的延伸。“日全食”的纹路,就是深邃之主的印迹。

    “你混到深邃炼金会做什么?”指甲婆婆疑惑了片刻,看着马里恩闪烁的眼神,心中突然敞亮,以她对马里恩多年的了解,她似乎有些明白马里恩去炼金会的意图了:“占便宜去了?”

    “不是占便宜,只是去回收低价资源。”马里恩一本正经的道:“说来,我这次找婆婆也是与这个炼金会有关。”

    马里恩说着,从自己的衣兜里取了一个圆盘模样的东西,递给婆婆:“这是一个炼金中间品,我自己算了一下,材料费大概就要330个魔晶左右,但他出售给内部成员,只要了350魔晶。如果大量的拿去卖的话,我觉得有赚的,但这个加工费只要20个魔晶,我觉得太低廉,有些蹊跷,故而想要询问一下婆婆。”

    指甲婆婆看了一眼,就丢给马里恩:“的确算是中间品,本身质量没问题,不过炼制者是借助了深邃之主的力量。”

    一边说着,指甲婆婆一边翻过圆盘,指了指角落里一个非常小的日全食徽记。

    “可以用,但不建议用。因为这是深邃之主将力量延伸的一种手段,经常接触的话,很容易变成它的泛信徒。”指甲婆婆顿了顿,看向马里恩:“你也不希望,天空机械城沦为魔神信徒的聚集地吧?”

    马里恩接过圆盘,脸上闪过犹豫。

    见马里恩还有些迟疑,指甲婆婆道:“这个钱,你就算赚了,我估计用不了多久,罗森就盯上你了。”

    马里恩一听罗森的名字,身体一个哆嗦,眼神变幻不定,最后叹了一口气:“好吧,不赚这钱了……唉,早知道昨晚就不混进去了,听了一晚上的‘深邃在上’,脑袋都大了。”

    顿了顿,马里恩继续道:“对了,刚才的问题婆婆还没答呢,今天婆婆这里怎么没人?”

    指甲婆婆闻了闻茶香,不紧不慢的道:“都去抢课了。”

    抢课?马里恩疑惑了片刻:“我记得水纹女巫的课,前几天就抢完了啊。怎么,她又准备开课?”

    “还是说,凡纳森先生开课了?不过好像也不对,凡纳森的课,应该不至于全员去抢课吧?”

    凡纳森是阿希莉埃综合学院里非常有名的炼金术士,原本外传,他与飓风高塔的“秘银变革者”杰拉尔,是最有希望被纳入研发院成员的炼金术士。不过,半途却杀出了个安格尔。

    凡纳森虽然炼金实力不错,但他是非常先锋的革新派,课堂上常常对于传统流派表现出鄙夷,所以一般传统流派的炼金术士,都不愿意去听他讲课。

    指甲婆婆摇摇头:“不是凡纳森,水纹女巫也没准备开课。不过这次授课的人,也的确是研发院的成员。”

    “研发院成员?是魔药大师,还是说,有谁从外面回来了?”马里恩好奇道,他最近好像就听说,只有水纹女巫回到了天空机械城。

    指甲婆婆顿了顿:“如今在舆论热潮上的那位。”

    舆论热潮?马里恩愣了一下,突然双眼瞪得滚圆:“婆婆你说的人,该不会是……”安格尔?

    指甲婆婆点点头:“就是你心中想的那位。”

    “他居然已经回到了天空机械城,而且还开课了?”马里恩呐呐的嘀咕了一阵,突然拍了拍大腿站起身来:“现在在抢课吗?我也要去试试。”

    “你抢课做什么?你那三脚猫的炼金水平,去听课完全是浪费席位。”

    马里恩:“我和隔壁卖女巫汤的吉姆打过赌,赌安格尔到底有没有晋入正式巫师,赌注可是足足一百魔晶!我得亲眼去看看才行。”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答案。”指甲婆婆道。

    “别,千万别告诉我。我必须要亲眼见证,这才有揭开谜底的仪式感。”马里恩说完,就准备拔腿往外走。

    指甲婆婆:“虽然今日抢课,但他正式开课要等四五天后了。我记得没错的话,新星赛复赛,安格尔会去当特约评判。”

    马里恩脚步瞬间顿住。

    “你早说嘛。”马里恩坐回了桌边,新星赛初赛是后天晚上结束,复赛则是大后天开始。如果安格尔到时候要去当特约评判,那就可以亲眼见证他是不是晋级了,不用特意去费力抢课。

    “也难怪你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现在不仅仅是舆论热潮,在炼金圈想来都是话题中心,他现在去开课,估计药剂学的炼金术士都会跑去抢课。”马里恩常常来指甲炼金屋,虽然他自己的炼金水平是半吊子,但因为接触的多,对炼金圈倒是很有了解。

    “不过,没想到安格尔现在就能授课了。我估计,他应该是阿希莉埃授课教师中,年纪最小的吧?这个荣誉,不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