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7节 兄妹相见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娜塔莎与金伯莉离开后,静室里只剩下安格尔与花雀雀。

    “大哥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花雀雀笑的很开心,言语中传递出来的快乐感,并不像安格尔与其他人交流时的那种止于表面的礼仪,而是能清楚的感受到,花雀雀发自内心的真挚与纯粹。

    安格尔也忍不住被这种情绪所感染,笑着道:“你这么确定?难道从来没想过我不会回来?”

    “你会回来的,因为我看到了!”花雀雀在说这话的时候,月牙般的笑眼里闪过一道淡淡的清光。

    看到了?安格尔想起之前伊莎贝尔曾经提到过,花雀雀其实也是特殊灵魂,当时安格尔并没有进一步去询问花雀雀的特殊能力,因为他内心中已经有所猜测。

    “是预知吗?”安格尔问道。

    花雀雀怔了下,如捣蒜般连连点头:“的确是预知,大哥哥怎么会知道?难道是伊莎贝尔大人给大哥哥说的?”

    果然,花雀雀的特殊能力是预知。

    伊莎贝尔曾经说过,特殊灵魂的能力,要么是继承生前的能力,要么就是死后通过机缘形成。

    花雀雀死后一直待在井下,很难遇到什么机缘。那么答案就很有可能是前者,她继承了生前的能力,也就是拜源族的珍贵天赋——预知。

    安格尔之前其实就已经有所猜测。

    花雀雀在她的记录册上,写了很多意义不明的古怪词句,尤其是最后一篇,她除了画出自己与娜塔莎离开的画面外,还留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我看到了很多,我只有离开,才能看到更多」?

    看到很多?在漆黑无人的井下,她能看到什么?

    当时,安格尔就觉得这句话特别像白熊霍布森的语气。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还真的猜对了,花雀雀的确继承了生前的预知能力。

    “伊莎贝尔大人并没有告诉我,你的特殊能力是什么。”安格尔挑挑眉,有些恶趣味的道:“既然你能预知,不如猜猜我到底是如何知道你的能力的?”

    花雀雀瘪了瘪嘴,有些委屈的道:“我的预知能力时灵时不灵的,想要去看别人的未来,都无法精准,经常莫名其妙的跳出一些画面,而这些画面很多都是没有意义的,而关于大哥哥的画面,我更是无法看到……”

    因为安格尔身怀血夜庇护的关系,花雀雀只要想着预言安格尔的事,基本都没有后文。

    后来,她之所以能看到和安格尔的重逢,其实也是预知能力的间接辐射。

    她当时观察的并不是安格尔,而是关于娜塔莎的事。但是,在看娜塔莎的未来时,她捕捉到了安格尔的身影。

    也是因此,当时花雀雀这才下定决心,跟着娜塔莎离开深井。

    安格尔在心中思忖,根据**塔所说,花雀雀的预知能力其实非常的强,从她能看到深渊魔神的事,就可窥一斑。

    之所以花雀雀现在预知能力减弱,大抵还是因为失去了肉身依凭的关系。

    “那你现在能想起,或者能看到你生前的事吗?”安格尔问道。

    说到生前的事,花雀雀的表情却是变得黯淡起来,摇摇头:“还是想不起,只要关于我自己的事,我都看不到任何画面。”

    安格尔沉吟了片刻,又道:“对了,当初项链吊坠里的那段丝绢画,还在你那儿吗?”

    花雀雀点点头:“在。”

    一边说着,花雀雀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丝绢。

    安格尔第一时间没有注意丝绢,而是有些好奇的看着花雀雀的手:“你现在已经能够影响物质界了?”

    当初,这个丝绢是安格尔交给花雀雀的,当时花雀雀还根本无法用手去拿丝绢,丝绢一碰到她,就自动穿过她的手掉落在地上;但现在,花雀雀不仅可以拿起丝绢,还能将丝绢藏在身上,看起来还一点也不费力。

    “原本我也不能拿住,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可以看到一些未来的画面,自那天起,我就能拿起它了。不过,稍微重一点的东西,我就拿不了了,”

    听完花雀雀的说辞,安格尔估计,这是她觉醒了预知能力后,灵魂之力也随之变强,这才让自身能影响物质界。

    安格尔接过丝绢,然后将丝绢打开,在花雀雀疑惑的表情中,摊在掌心。

    丝绢不大,仅仅一掌的长宽。绢面上是一幅笔触稚嫩的画,一个笑的很开心的卷发小女孩,与一个搂着她肩膀的少年。小女孩右手高高举起,一只花纹像是眼睛、又像是孔雀翎的小鸟正在她的手背上展翅扑腾。少年脸部的丝绢破损了,看不清长相。

    画上的小女孩就是花雀雀,而另一个少年……

    安格尔指着画上的少年:“你知道他是谁吗?”

    花雀雀点点头,但又摇摇头:“我只知道他是哥哥,但是其他的我都忘了,无论是他的长相,还是他的名字,所有关于他的一切,我都无法想起。”

    顿了顿,花雀雀好奇的问道:“大哥哥,你突然问我这件事是为什么?”

    安格尔:“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会预知能力么?”

    “为什么?”

    安格尔伸出手指,点了点丝绢画里少年的脸:“是他,告诉我的。”

    ……

    安格尔从静室走了出来,桑德斯正坐在大厅沙发上,戴着淡金色的单边眼镜,看着手上摊开的一本厚壳书。

    听到安格尔的脚步,桑德斯抬起头:“他们见面了?”

    安格尔点点头:“见面了。”

    安格尔说到这时,嘴角勾起一个恶趣味的笑容,他并没有通知**塔,直接就把花雀雀带到了手镯中。

    安格尔现在还能回想起,**塔乍见花雀雀时的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在经历一阵兵荒马乱手足无措后,**塔捂住脸,转身背对着花雀雀,不停的咳嗽想要平复剧烈的心跳。

    至于花雀雀那边,在见到**塔的刹那,就已经呆愣住了。

    她的表情很复杂,眼神中有光辉时隐时现,似乎回想起了很多过往的画面。

    半晌后,花雀雀的眼眶突然变红,用一种安格尔从未听到的过嘶哑声音,轻声叫了句:“哥哥?”

    后面的事,安格尔便没有再窥探了。

    这是他们俩兄妹的时间,安格尔没有去打扰,也不打算偷窥。

    在得知花雀雀和**塔已经见面,桑德斯点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提到了另一件事。

    桑德斯取下眼镜,合上书册:“之前伊莎贝尔传来了讯息,她说她那边的准备已经完成,就看你什么时候去清理亡灵。”

    “什么时候都可以。”安格尔想了想:“反正现在也没其他事,不如就现在去吧。”

    “也行。”桑德斯颔首:“我来通知吧。”

    因为伊莎贝尔并不在魂域,所以桑德斯只能给金伯莉发去了讯息,很快,金伯莉那边就传来的回讯。

    “十分钟后,黑森林节点聚集。”

    在金伯莉传讯过后没多久,娜塔莎便找了过来。

    “金伯莉夫人让我来为二位带路。”娜塔莎恭敬道。

    在跟着娜塔莎离开时,安格尔注意到,整个魂域的廊道里都是匆忙走过的女巫,而她们去往的方向,和安格尔等人是一致的。

    显然,在安格尔确定了现在就去清理亡灵时,整个黑城堡的人都动了起来。

    从她们这一连串的反应,不管是回讯速度也好,还是大规模的动员也好,都能看出黑城堡对这件事的高度重视。

    桑德斯还借着心灵系带对安格尔调侃道:“如果你在晚几日答应,估计还能将黑城堡的底线推后一些,提更多的要求。”

    安格尔的回应则是一片沉默……你早知道如此,就该提醒我呀!

    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出口了,安格尔也不打算食言。

    在前往节点的路上,安格尔通过心灵系带向桑德斯问道:“格蕾娅大人那边还没有回应吗?”

    **塔和花雀雀如今已经见面,他们到黑城堡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二分之一,如今只剩下与格蕾娅见面这件事。至于帮着清理亡灵,则是额外的事项,并不算在内。

    “没有回应。”桑德斯摇摇头。

    “那她们到底在做什么?”安格尔有些疑惑,听金伯莉之前的说法,格蕾娅和菲丽希娅在冰窟做着某些尝试,所谓的尝试是什么?

    与黑城堡的变故有关吗?

    “据说,是一种能彻底祛除黑城堡亡灵气息的‘盛宴’。”桑德斯回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