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节 觅踪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你不是拜源一族的最后一人。」

    这句话,回荡在**塔耳边。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安格尔说的是什么意思。

    “除了我,还有其他拜源人活着?”**塔嘴唇颤抖着,用激动的语气问道。

    “你可知道‘丈量星空’玛雅大人,最近收了一个新的弟子。”安格尔不答反问。

    **塔思忖片刻道:“我记得有这一回事,而且,玛雅大人还带着这个新弟子,去了冠星教堂进修。因为他的名字很特殊,和族人取名的风格很像,所以我记住了……应该是叫做,多多洛。”

    **塔说完后,突然反应过来:“你说的那个拜源人,就是多多洛?”

    安格尔淡笑一声没有直接回应,但**塔却觉得极有可能。

    玛雅大人是预言巫师,她收的弟子必然拥有预言天赋。玛雅大人甚至为多多洛申请了去冠星教堂进修的机会,要知道玛雅的另一个徒弟,白熊可是先入门很多年,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可见多多了的预言天赋非常的强。

    拜源人之所以被巫师们所觊觎,就是因为预言天赋。

    再联想其取名风格……虽然取名不能说是切实证据,但无疑,却让**塔更加深信自己的推测。

    “多多洛的拜源人身份,是树灵大人确认的。并且,他也已经踏入了巫师之路,终有一天,他会成为正式巫师,到时候我会将源火给他,交给他去点燃拜源祖坛……所以,你还是别想着牺牲自己,趁着自己还有几年寿命,想想去见花雀雀时,你该说些什么吧。”

    安格尔的这番话,让**塔陷入绝望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丝回昂。

    原来,这世间他并不孤独。

    还有其他拜源人,正活在世界上某个地方。

    **塔突然发出高声的大笑,笑声穿破雨帘,让远处的格瑞伍也惊疑的看过来。

    安格尔则静静的看着他,大雨倾盆,**塔看似在笑,但在雨丝遮掩下,更像是在哭泣。

    安格尔能理解“我不是独自一人”的感觉,就像是黑暗宇宙中,孤独的星辰寻找到了亿万光年外的星空中,也有某颗星辰在默默的与之共鸣。

    **塔笑着,或者说哭了很久。

    终于,声音慢慢的降低,直至与无。

    在激动之后,**塔却是陷入了自我的情绪中。

    如果多多洛真的是拜源人,那他的确不用再担心了,而且他在野蛮洞窟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个多多洛是安格尔引领进门的,与安格尔的关系匪浅。

    安格尔会不会将源火交给多多洛,他一点也不怀疑。

    但是,**塔内心除了喜悦之外,其实还有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与哀伤。自己用生命去寻觅机会,最后点燃祖坛的却不是自己,让他有些微失落。

    可失落虽然失落,**塔却很清楚,这大概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他能再苟活一段时间,去亲眼见一见妹妹;源火祖坛,也不会继续荒芜。

    思至此,**塔向安格尔点点头,“谢谢你……”

    面对**塔的道谢,安格尔不置可否,只是在心中轻声念叨:“我也是为了自己。”

    ……

    深渊意志的压迫,并没有持续太久。

    很快,深渊意志便盘踞到了这片大陆外的虚空,静静的等待大陆从倾覆中,慢慢拨乱反正。

    与此同时,格瑞伍与**塔,也终于能够动弹了。

    格瑞伍能够动的第一时间,瞥了眼走向另一侧的安格尔,眼底闪过一道黯光,悄悄的提起体内的火焰之力,毫不犹豫的朝着**塔冲了过去。

    在半空中化为了一道火球,能量不停的堆叠高涨。

    就算不能一击杀死**塔,格瑞伍也要教训一下他!

    就在攻势即将接近**塔的那一刻,火星突然四散。

    格瑞伍愣了一下,却看到眼前一阵绿光闪过。定睛一看,却见之前明明在数十米外的店主,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挡在了它的面前。

    自己全力的一击,却是被店主伸出的右手挡住了。

    右手上还能明显看到绿纹闪烁,所有的火焰,均在绿纹之中消散,最后露出店主洁白无瑕的手臂。

    这时,格瑞伍感觉到一阵冷冷的眸光正盯着自己。

    它抬起头一看,却见店主原本散落下来的额发,被风撩起,那冷漠至今的眼眸,正带着不悦,注视着自己。

    眸光仿佛能直透心灵,冰冷的感觉从脊椎往上涌。

    格瑞伍只觉一阵心悸,手上的力气就软了。

    下一秒,格瑞伍被巨大的力气振飞,失重感存在了数秒,它才重新找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落到了十米开外。

    格瑞伍低下头,肩膀隐隐在发抖,不敢看店主的眼眸。所以,格瑞伍忽略了安格尔眼神里一闪而逝的惊讶。

    安格尔看到格瑞伍攻击**塔的时候,当时什么也没想,下意识的冲过来阻拦。

    等他将格瑞伍的攻击阻拦下来时,他才猛然想起,从力量层次来看,自己还没突破壁障,依旧属于学徒;而格瑞伍是天生恶魔,虽然是小恶魔,但作为恶魔中的贵族,哪怕还属于幼体,其实力至少也达到了正式巫师的层次。

    可他居然接下了格瑞伍的攻击?而且,安格尔还没有使用其他力量,单纯用肉身接下来了。

    不仅仅如此,自己的反应速度,也超过了安格尔的想象。这种反应速度,比起以往来说,至少提升了一倍以上!

    也就是说,在面对敌人的攻击时,他能用更快的反应做出应对。

    而这,还仅仅是安格尔肉身加强后的初效果。如果,未来再经过系统性的锻炼,安格尔无法想象自己肉身会变得多么强大。

    安格尔内心的惊讶只是闪瞬间,当他注视到格瑞伍那瑟瑟发抖的肩膀时,安格尔右眼眯了眯……就在刚才,他似乎感觉到右眼有些异样。

    是右眼造成格瑞伍的惧怕?看来不仅仅是**,右眼的变化,也很神秘。

    安格尔暂时没有去深究,而是敛下额发,遮掩住了右眼。

    “他现在不能死。”安格尔静静道,他知道格瑞伍对**塔的恨,其实他自己也不满**塔的行为,但他不能让**塔的灵魂,在如今被深邃之主所掌握。

    “无论有什么怨恨,我不希望现在解决。”安格尔顿了顿:“这片大陆的异状,肯定已经落入了其他人的视线内,我们必须尽快的离开这里,其他的事情,等以后再说。”

    安格尔的话,终于让格瑞伍的颤抖稍微止住了一些。

    “我没想杀死它,之前只是想教训一下他。”格瑞伍不敢抬头,低声道:“好吧,我明白了。”

    格瑞伍下意识的将店主的话,当成了命令。却是忽略了之前心中的疑窦:依照店主的实力,怎么可能接下它的攻击?

    奥路西亚倒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过它被源火封印着,将声音发散出去会消耗它的灵魂之力。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安格尔身上的秘密很多,它也懒得提醒格瑞伍。更何况,奥路西亚其实内心深处,也对安格尔有些忌惮。

    得到格瑞伍承诺后,安格尔吁了一口气。他不想在这时,再起什么波澜。

    **塔这时也缓缓站了起来,比起之前丑陋异形的样子,他现在好歹有个人形,而且眼神中也少了混乱,保持着清明。

    只不过,扭曲的器官依旧扭曲,一点也看不出曾经的阳光俊朗。

    因为**塔不着寸缕,安格尔随手丢了一件黑色斗篷给他。他接过后,道了句谢便穿了上去。

    有斗篷遮掩,看上去倒是正常了许多。而且,斗篷上有无垢魔纹,可以祛除**塔身上的恶臭。

    **塔穿上斗篷后,站到了安格尔的身后。

    “安格尔,你怎么还拿着这个?”**塔的目光透过斗篷,看向安格尔的手上。

    安格尔的手上正捏着一个精致的雕像,正是残酷学者的降物。

    之前安格尔便是去捡这个雕像,才让格瑞伍以为有机可乘,对**塔发起了攻击。

    “一个约定,不得不拿。”安格尔叹息一声,将雕像收起。反正上面有绿纹,残酷学者也感应不到自己:“无关紧要的事先不说了,现在最紧迫的事,是从这里离开。”

    一旦外面的深渊意志撤销,肯定会有大量的巨擘大能前来,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

    安格尔看着**塔:“是你带着我们来到这里的,你应该知道,这里是哪里吧?”

    不仅仅安格尔看着**塔,格瑞伍也看了过来。

    **塔苦笑一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当时虚空中灾难频发,我只能按照深邃之主给我的一些坐标,随便乱走……我对这儿也不了解,之前我构建祭坛,除了想要献祭奥路西亚外,就是想从深邃之主那里得到这里的信息。”

    **塔不可能在这时说谎,他是真的不知道。

    线索一断,安格尔只能将目光看向格瑞伍。

    格瑞伍还在为**塔提到“献祭奥路西亚”而感到气愤,当察觉到店主的目光后,这才后知后觉的道:“我问问奥路西亚大人,它应该会知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