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节 深渊觉醒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完全在安格尔的意料之外。等他反应过来时,那道攻击早已抵达面门,眼前已然一片黑暗。

    安格尔的生理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只有瞳孔微微一缩。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安格尔身周的微风屏障突然像是注入了新生的力量,微风不再,飓风来临,那黑光在抵达安格尔面门的刹那,就像是炮弹撞上了厚厚的一层橡胶,虽有屈伸,却无法再前一步。

    “在吾的地盘,居然还敢对奥德克拉斯的使者动手。”法夫纳的冷声,刹那间响彻耳内。

    直到这时,安格尔才感觉周围的一切恢复了动静,心跳重回正常,耳边的静谧再次变为嘈杂声,就连有些模糊的视线,也变得清晰了许多。

    他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法夫纳。

    虽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法夫纳在说什么,但安格尔明白,之前的攻击必然是法夫纳替他阻挡在外。

    安格尔想要道谢,但如今现场的气势剑拔弩张,根本没有他开口的机会。

    这时,那收缩起骨翼,一身黑色骨铠的伊亚达塞又说了些什么,法夫纳的气势瞬间提升上来。青红异眸闪着淡淡辉芒,泛着油光的黑色皮肤,一道道龙鳞之纹慢慢浮现,法夫纳的背后也逐渐生成了一道恐怖的龙形虚影……赫然就是它的风龙形态!

    气氛似乎达到了临界冰点。

    安格尔脑海思维疯狂的转动,寻思着自己现在该做些什么。但是,没等他有所设想,却见脚下出现一道黑风。

    安格尔愣了一下,便被黑风一个卷飞,呈抛物线飞到了半空中。

    好不容易安格尔竭力找回了自己的重心,并且准备操控暗夜飞渡摆脱黑风时,那黑风却自己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安格尔摔落到了一座巨大的建筑前。

    安格尔看到了那熟悉的招牌:猎物馆!

    到了这时,安格尔怎会不明白那黑风估计也是法夫纳的手笔。若是他留在现场,法夫纳要分神护佑自己,反倒无法打开手脚。

    而整个拉苏德兰,相对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就是猎物馆了。至少,有夜馆主在,安格尔的安全应该无虞。

    安格尔站在猎物馆的门口,朝着南郊树林的方向望去,只能见到影影绰绰的影子,还有高空那几乎呈漩涡分布的能量交错。

    果然,那边已经动上手了。

    安格尔虽然有些担忧,但他知道自己回去估计也是送死。既然法夫纳将自己送到了猎物馆,他目前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索性转头走进了猎物馆。

    说起来,安格尔也打算找夜馆主询问剩余的那批传火之石碎片有没有到,只要这边拿到手,他就可以撤离拉苏德兰了。

    走进猎物馆后,便被凄冷的寂静所包围,外界的一切纷扰仿似都消失不见。

    穿过冰冷的大厅,安格尔并没有看到夜馆主。

    直到他来到了陈列馆时,才看到了夜的身影,它站在冯的画作前,默默的看着画中的火焰,不知在想什么。

    安格尔没有走的太近,只是远远的站在夜的背后。

    在等待夜回神的时候,安格尔也看起了那幅与馆主同名的画。当安格尔将视线放在画上时,他的瞳孔微微一缩。

    夜曾经说过,当画中的火焰彻底燎了此夜,束缚于它的桎梏,终将消失。

    而此时,画中的火焰与夜色的比例,彻底的颠倒。之前,画中的火焰只有一线,大部分都是浓郁的夜色,但如今,夜色已经被逼到角落,只剩下最后两成,其余的地方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看着这幅已经大变的画面,安格尔眼神恍惚。

    夜,是打算迈出那一步了吗?

    对于夜而言,那是领主之路。若是换成巫师界,这一步,便是蒙奇、莱茵、乃至佛伦萨等巫师心心念念追求的那一步。

    之前,听夜馆主说的时候,安格尔就是当成一个故事,还没有真实的代入感。可当看到那已经逐渐变化的画作时,他才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就要见证一个超然存在的诞生?

    恍惚之间,一直沉默注视着画作的夜,终于有了动作。

    夜回过头看向安格尔,轻声道了一句:“你来了。”

    “我来了。”安格尔下意识的回道。

    夜点了点头。安格尔这时才走了上前,与夜馆主并排站在画作前,或许是错觉,安格尔在靠近画时,似乎感觉到了一种炽烈的温度。仿佛画中之火是真实存在的,即将破开平面的世界,蔓延到现实。

    “夜馆主,画中的夜,快没了。”

    “我说过,夜一直存在着,不会消亡。”

    安格尔:“那什么时候,大火会彻底的遮蔽这片夜色呢?”

    “还差一点火候。”夜淡淡道:“不过,用不了多少时间了。”

    至于那最后一点火候是什么,夜并没有说,而是转而问起安格尔的来意。

    “我是被法夫纳大人扔过来的……”安格尔大致讲述了一下之前店铺里发生的事,叹了一句倒霉:“……我过来,也是想询问一下馆主,传火之石的碎片齐了吗?”

    “传火之石的碎片还需要等待一天,不过,白烬火融剂我已经用地狱幽火煅炼出来了。”夜取出一个瓶子丢给了安格尔。

    这是一个非常精致的红色雀口瓶,上面还调绘了奇异的图腾,完全不似深渊的风格。

    瓶身微微发热,稍微摇晃,能听到里面有液体流动的声响,同时伴随着火焰燃烧时的噼啪声。

    安格尔打开瓶口往内一探,却是有些惊讶。别看这个瓶子很小,但瓶内似乎通过某种方式扩大了空间,小小的瓶子装载了近乎一海缸的白烬火融剂,宛若岩浆的赤亮之色带着浓烈的高温铺面而来。

    “难得炼制一回,索性多炼了一些。这些火融剂,我听冯说过,你们炼金术士若是用来炼制道具的话,可以附带一些深渊的混乱暗能属性。”夜道了一句。

    安格尔带着感激与感动,速度飞快的将瓶子装到了手镯内。这可是好东西,一点也不比西莫斯的骨头价值低,而且地狱幽火目前只有传火恶魔能拥有,这意味着它在人类中几乎是独一份的存在。

    等到收进手镯中后,安格尔才对夜猛地道谢。

    夜有些失笑,不过并没有对此说什么,它炼制白烬火融剂本身也不耗费什么功夫,而且材料也是安格尔自己花钱买的。

    “也不知道,店里的情况怎么样了。”安格尔收起火融剂后,又惦记起了另一头,毕竟之前法夫纳救了他,“馆主,我能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吗?”

    “可以。”夜点点头,然后又道:“你不用担心法夫纳,在拉苏德兰能伤到她的人,极少。能留下她的,一个都没有。”

    听夜这么说,安格尔也放心了不少。

    不过,想到之前发生的事,安格尔就觉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伊亚达塞为什么会突然对他动手,妎的变化应该没什么副作用吧?妎明明得之有益,伊亚达塞不说感激他,但也不至于要动手杀了自己吧?

    安格尔摇摇头,主要是它们说的都是古恶魔语,他一句都听不明白。只有等见到迦南的时候,再问问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记得妎指了指自己,伊亚达塞立刻便对他动手了。

    总不会是吃醋了吧?安格尔揉着太阳穴,一脸的迷惑。

    这时,夜的目光难得从画上移开,看向了南郊树林里那能量交汇的位置。

    半晌后,夜收回了视线,思忖了一会儿,用古怪的眼神看向安格尔:“潘娜思魅魔是在你店里觉醒的?”

    “觉醒?什么觉醒?”

    夜伸出手指凭空一点,空中凭空出现了妎之前巨大化的虚影。

    安格尔这才点点头:“如果这是夜馆主口中说的觉醒,那的确是。”

    夜深深的看了安格尔一眼,它突然有些明白,安格尔为何赚钱速度会这么快。虽然深渊觉醒需要本人的意志作为主导,但就像是一把燎原的火,没有那火源,永远不会烧起来。而安格尔的体验之旅,便是那火源。

    能让潘娜思魅魔觉醒的海洋韵律,也无怪乎那么多恶魔前仆后继的前往。

    夜的眼神太古怪,让安格尔不禁疑惑问道:“馆主说的觉醒,是什么意思?”

    “觉醒,就是让恶魔之力突破界限,达到一种生命层次上的进化。”

    夜的第一句话,便让安格尔愣住了。这种生命层次的跃迁,就像是石像鬼与暗金石像鬼的区别,两者虽然都是石像鬼,但实力上却完全是云泥之别。

    随着夜的讲述,安格尔的表情却是越来越难看。

    觉醒,又叫深渊觉醒。

    这是一种深渊之力引导出来的觉醒形态,一旦觉醒,不仅仅是之前安格尔理解上的生命层次跃迁,同时也代表着的是……限制解除。

    半血恶魔为何很少达到高魔层次?恶魔的阶层为何难以跨越,小恶魔就算修炼数千年,还只是小恶魔?

    这一切都是因为血脉的先天限制。

    比起人类而言,恶魔虽然生来强大,寿命也很漫长,但它们有一个弱势,便是难以解除先天血脉的限制。

    而这限制,意味着它们的实力虽然强大,可一旦达到上限,却很难再提升。而人类的话,虽然也有所谓的大壁障,可也有各种方法去突破这个大壁障。但恶魔却不行,数以百万的恶魔,也很难出现一个能突破上限的。

    不过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绝对的,恶魔真的想要突破上限,也有一些方法。

    其中最困难,但效果却最好的方法,就是觉醒。

    一旦觉醒之后,上限将会无限度的提高。

    这也意味着,没有了血脉上限的限制,妎的未来不再被中阶恶魔所困,甚至有可能问鼎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