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节 奥洛夫触须蟹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背生海葵的螃蟹,学名叫做奥洛夫触须蟹。

    它背上长得也不是海葵,而是一种特殊的寄生物,这种寄生物只能存在奥洛夫触须蟹的背上,一旦失去了寄主,寄生物也会死去。

    桑德斯:“说起来,奥洛夫触须蟹价值最高的,其实也是那寄生物。因为它是一种非常稀有的美食食材,之所以取名奥洛夫,便是因为它是由一位叫做奥洛夫的美食巫师所发现的。”

    经桑德斯这么一说,托比在梦中吃奥洛夫触须蟹也正常,毕竟这是一种超凡美食。

    而且,安格尔去幽影洞穴寻托比的时候,曾经在半道上看到过奥洛夫触须蟹的尸体,而且其身上有托比的痕迹,可见托比是真的吃过它的。

    现实中吃到好吃的东西,在梦中出现反馈,似乎也很正常。

    所以,托比在梦中吃奥洛夫触须蟹其实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安格尔在这么想的时候,此刻,在守望要塞附近的幽影洞穴深处,那条悠长且深黑的地下河道,依旧在静静的流淌着。

    在昨日安格尔发现巨魔的水域里,突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发光触须。

    顺着触须,可以清楚的看到,它链接着一只浑身红的像是岩浆流淌的巨大螃蟹,甚至比起昨日霜月护卫队击杀的那只还要庞大。

    这正是奥洛夫触须蟹的成熟体。

    它正慢慢的从河道下方游过来。

    不仅仅是它一只,在它的背后,还有大大小小的奥洛夫触须蟹,它们排成一排,那发光的触须,在幽静漆黑的水域里,就像是一盏盏天灯,还颇有几分梦幻美感。

    顺着这些奥洛夫触须蟹的来处,回溯它们的源起。

    沿着地下河道一直往前,在漆黑的大地中蜿蜒绵长,最终,透过一个狭长的水道,地下河道终于来到了源头。

    这是一片凄寂的黑色之海。

    亘古静默,充满了诡异的气氛。

    顺着海面往上一看,却是看到了一座断崖,而断崖之上,一个石碑耸立,若是安格尔在此,不会对碑文感到陌生——

    “不死旅团,安息之地。”

    这里就是幽寂海岸,而断崖下面,那片充满诡异气氛的大海,却是那片巫师界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幽寂死海。

    传言,这片看不到尽头的内陆海里,寂灭了一位魔神。

    传言,这是一位诸神陨落之前的伟大存在,

    传言,深渊中着名的交易贩子巴拉莱卡,一直在等待着它灵魂归来。

    关于幽寂死海的传言很多,但没有任何人,甚至没有任何恶魔敢进入幽寂死海。

    恶魔对幽寂死海的恐惧还表现在,它们不敢在幽寂海岸附近设置恶魔修道院。

    可见幽寂死海的恐怖。

    而此时,这片幽寂死海的下方。

    在漆黑的海底,有一个体型宛若巨魔的人影,佝偻着身躯,穿着破烂的灰布袍,跪伏在一个幽深的漩涡前。

    它看上去如此的虔诚,就像是敬业的祭司在祈祷着自己的神明。

    它正是当初从里层跨越而出的那位厄运的巡礼者。

    这位传播厄运,却从不主动杀生的巡礼者,跪在幽寂死海的海底,不知在做着什么。而它的头顶有气泡流转,若是仔细看去,会发现几只背生海葵的螃蟹,正缓缓的游过……

    而这些螃蟹,正是奥洛夫触须蟹。

    ……

    霜寒之翼上的喧闹并没有后文,一个不知所踪的学徒,在霜月的眼中,大概是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恶魔所杀死了。

    就算没死,他们也不会为了一个学徒而耗费精力,更不会原地等待。

    所以,霜寒之翼继续上路了,朝着晦光山脉深处飞去。

    而另一边,在贡多拉之上,桑德斯将坎特赶下了船。

    “我之前还帮你护佑这船,你居然还把我赶下来……”在坎特即将发飙之前,桑德斯一句话堵住了他的口。

    “我准备带安格尔回巫师界一趟,过些天再回来,到时候我们科多港口见。”

    坎特愣住了:“你现在准备回巫师界?霜月会把通道开启吗?”

    “会有法子的。”桑德斯没有多说。

    坎特也不好多过问,有些不情愿的从贡多拉上飞离,同时眼神复杂的看着安格尔。他完全没有想到,桑德斯居然会在这时,违逆蒙奇阁下的意思,中途返回巫师界!

    而这原因,估计就是安格尔了?

    坎特的眼神太过明显,就算一句话也不说,他的意思也表明的很清楚。

    桑德斯咳嗽了两声,用传声术对坎特道:“你想多了,如今帕米吉高原正处于两界融合之际,我也想回去看看,能不能得到些好处。”

    两界融合的确有利可图,更何况《霜月密刊》里也记载了,这次双界融合会有人得到天大的机缘。所以,桑德斯的这说辞,坎特想想也觉得有可能。

    不过,按照双界融合的速度,如今去可能稍微晚了一点。

    但也无妨,若是寻找到被融合的另一界入口,抢先进去搜刮资源,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是,最让坎特比较疑惑的是:“跨界的通道,掌握在霜月的手上。他们平素不会开启,你打算怎么让他们同意?”

    桑德斯对此的回答,依旧是笑而不语。

    坎特见得不到答案,也不再强求,而是看向安格尔。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若是你那软态虫的母虫,真孵化出了变形软态虫,可得给我们家琦莉留一只。”

    “没问题。”安格尔满口答应。

    坎特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桑德斯也向丝奈法传音道:“我要暂离几日。”

    桑德斯并没有说理由,丝奈法也没有过问,只是言说早日归来。

    桑德斯便带着安格尔离开了人群众,独自去往了晦光山脉的另一侧。

    此时,坐在一片浮冰上的萨曼莎,看着桑德斯离开,眼神有些阴郁的看向丝奈法:“他刚才给你传音了?”

    丝奈法觑了萨曼莎一眼,点点头:“他说要离开几天。”

    “说了去哪了吗?”萨曼莎皱起眉问道。

    “不知道,不过看他带着安格尔离开,或许是与他那学徒有关?”

    萨曼莎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她比较不满的是,说起来她与丝奈法虽然地位相等,但她此前是守望要塞真正的负责人,桑德斯传讯却不与她说,而是告诉后来的丝奈法,让她心中十分的怨怒。

    身材虚胖的布鲁芬,这时也走到了丝奈法身侧。

    “如今都到了晦光山脉的中段,这里以往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我打算去我的生物炼金工坊继续之前的实验。”

    布鲁芬的眼圈是黑黢黢的,表情也有些沮丧。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东菈离开了。

    他来守望要塞,就是想求教东菈的,如今东菈不见,他的实验只能独自支撑。也无怪乎,他这几日心情一直很烦忧。

    丝奈法理解布鲁芬,可是,如今的状况却不太乐观:“虽说,晦光山脉这条路线以往并没有什么危险,但你也看到了,如今深渊变数已生,既往的经验失效,之前我们连续遇到十几波强敌,这就是铁证。”

    “再加上,桑德斯如今暂时离开了队伍,队伍整体实力锐减,再次遇到像之前那种大恶魔,对我们非常不乐观。所以,还是先别急着做实验。”

    布鲁芬听罢,无奈的叹息一声。丝奈法说的也对,总不能外界在拼命战斗,他自己则在炼金工坊里偷闲。

    “我明白了。”

    布鲁芬接受了丝奈法的建议,时刻准备与接下来遭遇到的“强敌”对战,然而诡异的是,晦光山脉继续的路程中,并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甚至,以往走这条路线时会遭遇到魔物,此次都消失了。

    直到他们到达科多港口,都没有遇到太大的风浪。

    就像是,桑德斯的离开,也带走了一切的灾厄……

    ……

    与一帆风顺的丝奈法等人相比,桑德斯这边却是连续遭遇到了伏击。

    好在,桑德斯的实力强大,解决了一只实力堪比二级巫师的暴虐恶魔后,他们暂时来到一个安全的山洞歇息。

    毕竟,经过连续的作战,桑德斯也需要恢复魔力。

    安格尔有些感慨,他们已经没有飞到半空中招摇,而是落下来走的山路,结果都遇到了这么多强大的敌人。

    估计,坐在霜寒之翼上的人,此时更是遇到强敌无数。

    “也不知道晦光山脉出了什么变故。”安格尔嘀咕着。

    在安格尔怀里的托比,此时翻了一个身,露出腹部柔软的羽毛。安格尔无奈的叹息一声,认命的帮托比顺着毛。

    当安格尔给身前的火堆再次添柴的时候,桑德斯从冥想中睁开眼。

    “有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

    桑德斯之前虽然在冥想,但其实也趁着冥想的时机,思考了目前的一些情况。晦光山脉平素很少会有这么多恶魔聚集,如今出现这种情况,显然正在发生什么变故。

    或许,正有什么不得了的魔物正在复苏。

    就像之前他们完全不知道,临界森林的下方,居然还存在着一个跌落王座在此休眠的恶魔领主。

    “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早点离开了。”

    安格尔也同意桑德斯的话,忍不住问道:“那这里离跨层的地方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