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节 达卢克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自从香农公主在海月城首战告捷后,接下来连续征讨了数个行省,每一次都以胜利终结。

    金雀面对海澜的劣势,瞬间翻转。

    积极的事态,让各大行省的负责人看到了希望。觉得最后肯定能收复失地,胜利在望。于是,外敌困扰的因素降低后,各个行省都开始着力于解决内忧——难民问题。

    其中,沃特福德对解决难民问题的方法,比较倾向于康尼亚的做法。

    鼓励难民自己解决问题。

    白日里,难民经过登记后,可以进入城内打工。晚上,难民则统一在城外的安置区歇息。

    每日如此奔波,虽然很疲惫。但至少大多难民,也有了一个盼头。

    达卢克便是这群难民中的一员,不过他比较特殊的是,他不仅要养活自己一个人,还要养活自己的爷爷。

    在逃难的过程中,难民很少去考虑年事高的人,很多年事稍大一些的,要么在半途就因为体力被淘汰,要么就干脆就留在原村,也不给家人带去麻烦。所以在难民区,很少看到年纪太大的人。

    达卢克的爷爷是个例外,他如今年逾七十,却从隔壁陷落的行省,走了近千里路途,来到了沃特福德,而这全赖达卢克的照顾。

    他们爷孙俩相依为命,好不容易捱过了困苦的阶段,如今达卢克可以白日进城帮工,改善一下生活,但就在这时,天降霹雳。

    达卢克的爷爷患了一种怪异的病,全身宛如有虫子在爬,生出大量的红疮水肿,每日不停歇的流脓。这种痛不堪言的病,让达卢克爷爷几乎无法过上正常的生活。

    达卢克每日打工赚钱,好不容易凑够了请医生的费用。

    但这位医生却不愿意出诊,达卢克只能将爷爷背入城中。只是,在城门处却被卫兵给拦阻了。

    难民虽然可以入城打工,但达卢克的爷爷病症的态势太过骇人,看上去很像是一种皮肤的传染症,卫兵为了保护城内人的安全,自然不愿意让达卢克爷爷进入。

    “我爷爷的病症没有传染性的,我每天都在他边上,你看,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达卢克苦苦哀求着。

    一旁的难民,也帮着说话:“是啊,他都病了一个多月,要传染早传染了。达卢克好不容易凑够医疗费,就让他进去吧。”

    城门的卫兵毕竟只是小卒,见风使舵耍手段的多是上层,他们看到如此多人求情,也有些为难。不由自主的看向城防队长,见队长都在摇头,他们只能铁下心继续拒绝达卢克的请求。

    达卢克哪怕跪在地上哀求,也无法被放进城门。

    瞬间悲从心起,他就只有爷爷这一个亲人,如果连爷爷都救不了,他……达卢克胸闷极了,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唉,都被气的吐血了。”周围难民纷纷摇头离开,他们也不敢真正的对卫兵指手画脚,帮腔几句也就罢了。更何况,现在正是白日上工的时候。

    当安格尔来到城门的时候,便看到一个比他还小的少年,正跪在一个老者身旁呜咽,地上是一滩鲜血。

    安格尔的到来,从打扮到身上散发的气质,便与周围的难民格格不入。

    当安格尔亮出族徽时,卫兵根本不敢阻拦,甚至城防队长都主动前来表达敬意。

    达卢克从卫兵口中得知,眼前比他大不了多少的青年,居然是一个贵族。他看了看躺在地上昏迷的爷爷,咬了咬牙,冲向了那位贵族青年……

    安格尔看着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鞋子的少年,默然无语。

    从这个叫做达卢克的少年口中,安格尔大致得出了他的述求,想要进入城内带他爷爷去看病,只不过卫兵以担心传染为由拒绝了他。

    一旁的卫兵见到有难民冲撞贵族,立刻就要上前逮捕达卢克。

    安格尔看了一眼达卢克的爷爷,对卫兵挥了挥手:“放他进去吧,他爷爷的病症没有传染性质。”

    卫兵愣住了,一时间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此刻该抓人,还是该放人。

    好一会儿,城防队长走了过来,看向达卢克:“既然贵族大人都给了你机会,那你们就进去吧。不过,把你爷爷外露的皮肤给裹上,就算没有传染病,但如果吓着民众,有人对你们进行投诉,那我也只有依法办事。”

    达卢克没想到事情会出现峰回路转,他甚至以为自己会因为冲撞贵族而被人杖责致死,——因为以往就有难民盯着贵族就被人杀死的前例。

    他赶紧对着安格尔磕头,同时也脱下自己的外套,将爷爷的外露的皮肤给遮了起来。

    安格尔看着激动不已的达卢克,轻轻的摇摇头,“比起你的爷爷,我倒是觉得,你可能更需要看医生。”

    安格尔留了这句话后,便转身进了城。

    安格尔进城后,一路上看似悠闲的在逛,但他看到一些卖工具的店铺,或者原材料的店铺,便会停下来,通过梦海螺将整座店都搬进梦之旷野。

    原本他打算是将梦之旷野的第一座城市,每一栋建筑都必须有特色。但后来他发现,自己对单一的建筑,可以做到审美。但他投放了一堆美好建筑后,因为种种不契合,反倒是不美了。

    所以他现在对建筑也不挑了,直接将店铺搬进去,就算不好看,弗洛德在里面,他可以改造嘛。

    完成对弗洛德的承诺后,安格尔踱步来到了一座整体湛蓝色,宛若海潮涌动的建筑面前。

    这里是海洋剧院。

    安格尔以前极为憧憬这里,因为他小时候崇拜的音乐大师梅杰夫,每次进行国家巡演的时候,只要有沃特福德站,都会在海洋剧院进行演奏。

    这算是他童年的一个梦想之地。

    整个沃特福德,唯有海洋剧院最有特色。安格尔打算将海洋剧院搬进梦之旷野,哪怕现在海洋剧院投放到梦之旷野也没有什么用处,但也算是完成小时候的一个愿景了。

    在安格尔正准备拿出梦海螺的时候,突然看到海洋剧院的门口,坐着一个少年。

    正是此前他在门口看到的那个叫做达卢克的少年。

    他打着赤膊,一脸呆滞的坐在剧院门口的阶梯上,他的爷爷,此时也从昏迷中苏醒了,坐在他的旁边。

    达卢克的爷爷在默默垂泪,达卢克则靠着花坛,失神无措。

    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达卢克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才慢慢回过神:“不好意思,我马上就离开……咦,是贵族大人?”

    达卢克原本以为是海洋剧院的守卫来驱赶他们了,没想到回头一看,却是此前帮助他入城的那位贵族青年。

    达卢克恭敬的行了一礼。

    安格尔静静的看着他:“看你的样子,对医生诊断的结果似乎不太满意?”

    “没有,医生说了,我爷爷没有什么大问题……”达卢克完全没料到,一个贵族会关心他们这种底层人士,连回话都有些颤抖。

    “你爷爷没有病我知道,我问的对象,是你。”安格尔瞥了一眼达卢克爷爷,别看他全身长满弄脓疮红肿,但他精神力一扫,就发现达卢克爷爷体内基本是正常的。

    他的症状倒有些像精神幻想症,因为突然遭遇到环境变化,从干净规律的生活,换到了破烂棚户的难民区。于是,看到几只虫爬在身上,就幻想起自己全身被虫子咬噬,最后出现寄生虫错觉,身体主动出现了应激反应。

    究其根本,其实就没病,只是想的太多。不过患者一般不这么觉得,他们自己觉得自己一定得了生理疾病,甚至最后可能真的就瘙痒难耐,流脓至死。

    反倒是达卢克,安格尔此前便感觉到,达卢克体内血气浮动,并且身体机能在缓慢的下降。有一点类似乔恩的状况,不过达卢克并非是被大意志给侵蚀,应该是患了某种病。

    达卢克惨淡的一笑:“医生说我得了暮症,一种医学上的绝症,说我活不过一周。”

    暮症?安格尔并没有听过这个症状,他对医学的了解全是小时候乔恩的教授,多是地球的症名。

    “大人,您是医生吗?”问话的是一旁正在不停挠痒的达卢克爷爷,他眼眶含泪:“大人能看出了达卢克身体的不对,是因为你是医生吗?那……大人能救救达卢克吗?如果能救达卢克,就算要我立刻去死,我也愿意。”

    安格尔顿了顿,看向达卢克:“我不是医生,没有办法救你,不过我可以让你用另一种方式活下去,但从此以后你将彻底离开旧土大陆,你可愿意?”

    安格尔在感觉到达卢克症状和乔恩莫名相似时,便决定将他列入实验样本的名单。

    更何况,达卢克本身也的确患了不治之症。

    达卢克愣了愣,没明白安格尔的意思,但安格尔也没有继续解释,只是将选择权摆在他的面前,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如果我离开了,那我爷爷怎么办……”达卢克担心的看向自己唯一的亲人。

    “你别担心我,我一个人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达卢克爷爷赶忙做出表示,但达卢克看着爷爷全身的脓疮与红肿,却是根本不信。

    达卢克放心不下爷爷,但如果安格尔不救他,他又终究会死。

    一时间,达卢克陷入了纠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