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节 梦境之门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当安格尔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依旧躺在梦之旷野之上。

    睁开眼后,他的思维有一瞬间出现了宕机。但很快,一幅幅画面便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箱庭之景。”安格尔轻声呢喃。

    原来,最开始梦之旷野不过是一片箱庭。如今,似乎那个庞然巨物似乎离开了,但谁又知道它会不会再回来,或者说,箱庭外的“神”会不会换一个存在?

    安格尔抬起头,看向有些雾蒙蒙的天空。

    或许,在天空之外,就有个人与他在对视着。带着嘲讽,与居高临下的俯视。

    如果不想成为箱庭之景,唯一的办法,便是如那梦中的金发身影,跳脱束缚。而一切的前提,便是实力的提升。

    安格尔苦笑的摇摇头,他现在考虑这个问题还太早,连自我价值都没有开始实现,就想着更遥远的超脱自我。

    将之前的梦,暂时封存在脑海深处,安格尔开始思索眼下的问题。

    他之前千辛万苦的融合了一个权能,他需要研究一下这个权能,能带给他什么益处。

    仔细感受着脑海中关于权能的信息流,被安格尔融合的第一个权能,名为:梦境之门。

    所谓“梦境之门”,是一种“伪空间法则”旗下的一个子权能。

    空间法则,自然是极其明朗的一个词,就是操纵空间。但前面加了一个“伪”,却是意味着,梦之旷野的空间法则是虚假的。因为梦之旷野依托的是梦界,梦界是一个虚幻的界域,凡人做了明梦都能在梦界成为创世神,所以在梦之旷野里显现的法则权能,也如梦界一般,全都是假大空。

    故而,前面会有一个伪字。

    虽然这种伪空间法则是无法撬动真实世界的空间,但在梦之旷野,却是可以用的。

    “梦境之门”的权能,安格尔仔细的看了一遍,大致的意思为:拥有此权能,可以主宰外物进入梦之旷野的位置。

    举个例子,假如安格尔允许弗洛德进入梦之旷野,那么,没有定位的情况下,他会被随意投放到梦之旷野的某个区域。

    而安格尔拥有了“梦境之门”后,则可以将弗洛德定点投放。

    譬如,之前安格尔曾经将蒂森巷的一个小楼房拖进了梦中,只要安格尔愿意,他能将弗洛德定点投放到小楼房里。

    “这个权能,虽然没有涉及到魇境主体的权能核心,但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权能。”

    安格尔思忖着,不知道这个“梦境之门”的权能,可不可以控制物品进入梦之旷野的位置?

    比方说,被梦海螺强行拉入梦之旷野的那些非生命体?

    如果可以的话,那这个权能的重要性立刻会提升到极高的地步,而“无限炼金”也会因此成为一个可期的未来。

    想到这,安格尔决定离开梦之旷野试验一下。

    不过在离开之前,安格尔还有一件事要做。

    被绿纹束缚的光球悠悠荡荡的出现在他手掌心,这个光球正是魇境主体,它如今失去了两个权能,一个被削去回馈给了梦之旷野,另一个则被安格尔融合。

    但纵然如此,光球的大小几乎没有减少,可见这个光球中拥有的权能之完善与丰富。

    安格尔在融合了第一个权能后,对于这个光球也有了更深的了解,他知道目前这个光球是无法离开梦之旷野的。

    因为,如今正是这个光球在维系着梦之旷野的平衡,一旦将光球带走,梦之旷野会立刻出现虚化,快速的倾向梦界。

    故而安格尔准备找个地方将光球安置妥当。

    他想了想,如今光球被绿纹束缚着,某种程度上是受他控制的。将之固定在空中,应该比放在地上安全,毕竟之后他应该会让很多生物进入梦之旷野,在地上难免会被发现。

    安格尔直接飞到高空,在一片雾蒙蒙中,将光球安置于此。

    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等未来有空,他会炼制一个更加保密的物品,将之带到梦之旷野,存放这个光球。

    确定没有纰漏后,安格尔返回了现实界。

    ……

    当安格尔回到现实界后,原本是打算立刻进行实验,但他显然错估了自己的状态。

    他容纳第一个权能时,因为大脑受到信息流冲击,身体能量自动消耗用以补充,在大量消耗之下,没有及时获得外物补益,导致他进入了虚弱状态。

    不过,这种状态可以通过进补、调养来恢复。

    可是,除了虚弱状态,他还有一点忘记了。他的右手,之前与那金发身影又融合了一部分。

    安格尔刚回到现实界,还没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无边的痛楚便从右手开始,往全身扩散。

    如果有巫师在此,透过真视之眼可以清楚的看到,安格尔的右手内部在出现巨大的变化,骨头在增长,神经与肌腱在崩裂又重组。

    没过多久,他的右手臂便被强行拉长了一截,与左手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仅仅如此,从他的右手内部中产出了一缕奇异的血脉,就像上回融合右手掌的时候,融入到了他的全身。

    按照桑德斯所说,这就是投影血脉。

    右手的崩塌与重组,血脉融合的痛楚,再加上原本他的身体便虚弱,三重叠加,导致安格尔进入了无边无际的痛苦之中。

    他甚至连痛呼出声的力气都没有,全身的毛孔大量的排除着污血。

    这种恐怖的景象,把托比吓懵了。之前安格尔身体虽然在流血,但也只流了一会便停止了,而且安格尔的呼吸也恢复正常,故而托比虽然担心,但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但此刻,安格尔明明眼睛已经睁开,但全身却出现了惊悚的惨状。

    再看看那不停流出的污血,还有安格尔额头上跳动的青筋,猩红的双眼……托比这回是真的吓到了。

    它很想带着安格尔去找人求助,但找谁它也没个概念。而且,它也不敢移动安格尔的身体,就怕稍微一动就出现了变故。

    在这种情况下,托比想了想,从含雪之羽里取出了一些药剂。

    这些药剂一部分是安格尔给它准备的,另一部分则是格蕾雅给它的。托比也不知道该用哪种药剂好,最后它选择了一个不需要吞咽,效果较为温和,能够恢复血气的药剂。

    也是歪打正着,安格尔此时因为大量血液的排出,加之能量流失,全身已经饥渴到了极限。

    托比选用的药剂,却成了及时雨,填补了他体内的一阵空虚。

    最重要的是,托比选用的是温和的药剂,这对于陷入到崩溃边缘的安格尔,却是最好的选择。效果稍微强一点,都可能导致安格尔体内气血失衡。

    使用了这个药剂后,安格尔虽然全身依旧剧痛,但力气稍微恢复了些。

    他强撑着不适,颤抖着手指,点了点托比放在他身边的几瓶药剂。都是恢复血气、补益能量的温和性药剂。

    托比立刻领会了安格尔的意思,一瓶瓶的将药剂取了出来,往安格尔嘴里倒。

    半晌后,安格尔终于恢复了些许气力。

    他躺在地上不停的喘着气,托比则靠在他湿发边,有些后怕的蜷缩着。

    疼痛在慢慢消退,不过,气血大量消耗又强行进补的后遗症却来了。他感觉大脑有些晕眩,只来得及和托比说了一句:“我休息会,别担心。”

    便沉入了黑甜梦乡。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周后了。

    刚醒过来,安格尔依旧有些虚弱,但至少精神还算不错。他的四肢有些酸软,本想撑靠着坐起来,却发现没有一点力气。

    这也就罢了,安格尔还闻到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

    夹杂着腥味与发酵过后的污水味。他偏过头看了看,却发现自己身周一片污黑,全是他之前流出来的污血。

    本来如今就是盛夏,气温很高,这些污血在高温中闷着,最后发酵出一种极其难闻的味道,同时还吸引了一些蠕虫在旁拱动。

    托比此时正站在他的胸口处,看到有虫子往他身上爬,就甩出一道灰色气息,将这些虫子化为渣滓。

    这些虫子的尸体聚集的多了,臭味也更加浓郁。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伸出虚弱无力的手,从空间手镯里取出一顶纯黑色的高脚帽。

    这是当初戴德威亚给他的那套宛若“怪诞伯爵”的礼服帽子,上面恒定了一道三级戏法:净化力场。

    将净化力场打开后,他身周的污秽,刹那间消失无踪,空气中的味道也恢复了正常。

    安格尔的动作,让托比一喜。三两下就跳到安格尔的脸颊边上,用小脑袋瓜不停的磨蹭着安格尔,亲昵之意表露无遗。

    安格尔苍白的脸颊露出一抹微笑:“放心,我没事了。多亏了你的药剂,要不然我还真的可能在这栽了。”

    他现在也清楚了当时的状况,现在想想,也是后怕极了。

    若非有托比在旁,说不定他真的就当场崩溃了。

    这也怪他,在梦之旷野对魇境主体太着迷,完全忘记了自己右手经历了新融合。正因为没有考虑的那么完全,导致最后出了问题。

    以后遇到任何问题,都不能只顾眼前,也要看看它会不会在未来带给他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