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节 真理的馈赠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这么一想,很多事情都对的上了。

    格蕾娅的肉身丢失于魇界,而整个南域巫师界最有能力去魇界寻找她肉身的人,无疑只有桑德斯。难怪,格蕾娅虽然在背后喜欢腹诽桑德斯,但当着桑德斯的面却是多有忍让。这不单单是实力的差距,也因为格蕾娅对桑德斯还有所求。

    也无外乎,格蕾娅丢下糖果屋,丢下四散零落的芭比餐厅员工,从机械城开始就一直跟着桑德斯,估计就是为了肉身之事。

    而且,这一路走来,桑德斯并没有驱赶格蕾娅,甚至格蕾娅陷落不眠城还特意去救她,想来桑德斯也答应了格蕾娅的要求。

    那桑德斯会什么时候去给格蕾娅寻找肉身?

    安格尔的脑海里闪过疑惑的时候,芙萝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维。

    “导师,格蕾娅在幻魔岛创出新术法,你在里面有扮演过什么角色吗?”芙萝拉来到幻魔岛后,稍微注意了周围的情况,便推测出了格蕾娅如今的状况。

    “你为何会这么问?”桑德斯看向芙萝拉,淡薄的眼神仿佛化为一丝幽光,投入芙萝拉那波澜起伏的心湖。

    芙萝拉浑身一僵,然后慢慢低头不语。

    莱茵将他们的对话与表情都看在眼里:“你觉得以桑德斯的美食水平能指点格蕾娅吗?呵呵,别想太多,你再想想,桑德斯宁可指点外人,也不指点你。这种事情,你自己信么?”

    芙萝拉埋下头:“是我想多了。”

    芙萝拉自己也在心里狠打着自己的嘴巴,因为看到格蕾娅肉身丢失,双魂存于一体,这样艰难的状况都能二度开花,而她自己晋入正式巫师这么久还看不到前路,心中出现了失衡。结果一冲动,不过脑就这么问了出来。

    桑德斯在心内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芙萝拉的想法,尤其是苏弥世也晋入真知之后,她的紧迫心情可以理解。可就是因为她的这种焦躁状态,让她更加不容易走上真知之路。

    桑德斯看了眼安格尔,安格尔在默默思索着什么。

    其实在看到格蕾娅通过神秘具象物成功创造术法后,桑德斯有一瞬想着,要不让芙萝拉也尝试一下神秘具象物。但经此之后,桑德斯却是看的很清楚,就算芙萝拉借着神秘具象物有说领悟,最后也过不了大意志那一关。

    大意志设下的门槛,正如莱茵阁下所说:它是给浑水摸鱼之人的阻拦,对于真正闯路之人,只是一个检测。

    而以芙萝拉如今的状态,却是当不得一个闯路之人。

    若是现在让她知道神秘具象物的存在,却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害他。想到这,桑德斯决定等此间事了,一定要与安格尔说清楚,神秘具象物坚决不能透露给芙萝拉知晓。

    天空的巫师越聚越多,其中不乏安格尔未曾见过,但威名赫赫的强大巫师。

    “来的越多也好,让这群小子看看,面对一个天才巫师他们自身是有多么渺小。”莱茵低声嘀咕。

    与此同时,围在幻魔岛外的巫师却是炸了锅。

    虽然因为桑德斯的禁制他们无法进入幻魔岛,但幻魔岛内的情况他们可是看的很清楚。他们也不是无知之人,在看到格蕾娅的真知之灵飘荡在半空,莱茵阁下与桑德斯却是在旁看戏,他们已经大致推测出目前的状况。

    原来是有人领悟术法?!

    而且是引动大意志青睐的术法!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若是创造术法之人是普通巫师,那么经此之后他便有成为真知之路的资格了!意味着,又有一个天才巫师迅速崛起!意味着,此后延绵数千年数万年,都会有后人去研究这道新的术法,并且名讳长存不衰!

    若是巫师文明能化为一座丰碑,每一个创造出来术法之人,都会在碑上留名,并且流芳万世!

    “如果换成是我的话多好。”有人眼底充满嫉妒:“为什么偏偏是一个美食巫师?”

    “格蕾娅居然在幻魔岛创造了术法,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呢?”有人思忖着:“要不,我写个稿件投给迷思期刊?”

    “还是别投稿了,格蕾娅在镜中世界创造术法,压了我们野蛮洞窟一水的巫师。你投稿出去,我们野蛮洞窟的脸都丢尽了。”有人劝阻。

    “这么多人看着,而且野蛮洞窟也有很多其他巫师组织的驻留人员。”说话的人觑了一眼不远处的小辫子老头——巴洛克,略带不屑的道:“瞒不了人的,还不如大方一些。说不定靠着第一手分析格蕾娅的原创术法,还能沾到后世留名的机会。”

    “赶紧留下影像,格蕾娅上回在云络海创造创生术的留影,价值位列所有原创术法留影的前十名。这一次,估计价值也不会低。”有人开始想着投机的技巧:“可惜,最好的观影位置还是在幻魔岛内部,也不知道幻魔阁下或者芙萝拉小姐有没有留影?”

    在诸众巫师纷纷议论的时候,树灵靠在一根藤蔓上,远远看着幻魔岛的方向,眼底带着一丝思索:“为何总觉得格蕾娅在这时创造术法,有些奇怪?此时此刻此地,明明都不合时宜啊,莫非还真在幻魔岛上找到什么契机了?”

    树灵身侧,浑身散发兴兴荣盛生命气息的女子冷哼道:“如果有契机,芙萝拉怎会一直原地踏步,而且……”

    “而且,苏…苏弥世大人也不会远遁他乡去寻找机缘。”说到苏弥世的时候,女子有些结巴,眼底有暗藏的缱绻。

    树灵眼睛一眯,冷冷一笑。

    另一边,玛雅也在看着幻魔岛,不过她却是在寻找格蕾娅的原创术法与安格尔之间的联系。她相信多多洛的预言,尤其是在关于安格尔的预言上。

    不过让玛雅有些疑惑的是,无论她如何去推算寻觅,最后都止步于格蕾娅,似乎并没有牵扯到安格尔。

    玛雅疑惑的抬头看向多多洛,“你可知道原因?”

    多多洛愣了一下,却是只字不说,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玛雅见状,也明白自己这徒弟的执拗脾气,感慨一声放弃了询问。

    “算了,就算真的与安格尔有关又如何,外力推进,就算真的领悟了术法,可不见得能跨过大意志的关卡。”玛雅埋下头,不再关注幻魔岛之事。

    流动之源,铁甲堡中。铁甲婆婆正在饮茶,她的对面坐着一个老头,这老头的形象很是古怪,浑身上下都飘散着墨色文字,有的是大陆通用语,有的是深渊语,有的是构建语……老头的身形时隐时现,就像一个不稳定的灵魂。

    “这是雨后晨露,我的一个小朋友送给我的,味道不错。”铁甲婆婆推了过去。

    老头眼里带着好奇,饮了一口,仔细回味着茶水带来的温和能量。

    “雨后晨露么?真是新奇的茶。”老头喝下后,轻轻一点桌面,一张纸片便飞了出来,他龙飞凤舞将一排字写了上去,隐隐可以看到字意:雨后晨露……

    老头记录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他“咦”了一声,回头看往一个方向。

    明明隔着一个异度空间,但他却是看到了幻魔岛上发生的一切事情。

    “怎么?”铁甲婆婆也看了过去,半晌后,慨叹一声:“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居然让外人抢了先。”

    老头突然笑了起来:“也不见得。”

    铁甲婆婆饮下一口茶:“书老,何必卖关子呢?”

    书老摇摇头:“我可没卖关子,因为我看的也不是很清楚……”

    ……

    格蕾娅已经在半空中停滞了很久,久到所有人都在怀疑,异象还会不会出现。

    芙萝拉便好奇的向桑德斯询问道:“云络海上,创生术的异象可是延绵了数百日,而且从一开始就有征兆,譬如海洋变色,流云散香。为何,现在还没有相应的异象特征了?”

    芙萝拉所说的异象,指的其实就是大意志的嘉奖。这份嘉奖,在远古巫师的口中,被称为“真理的馈赠”,但如今的巫师界,更喜欢称为“创法异象”。至于原因,大抵上和冥想法与引导法之争相差无几,现在巫师界更喜欢走实干派,对于远古巫师的婉转命名颇有质疑。

    “大意志的嘉奖,受益者是创法之人。这种嘉奖,是否会形成影响一域的异象,这完全看大意志要怎么嘉奖。就像格蕾娅上回在云络海上的异象,其实对于外人来说这是异象,但对于格蕾娅而言,就是前景。”

    “大意志让她看到了美食系的前景,这个前景就是大意志给予她的嘉奖。”说到这时,桑德斯又道:“当初我创法——梦魇替身的时候,大意志的嘉奖是让我化身为梦魇,经历了梦魇的一生。那是内心的经历,所以外在的创法异象就几乎看不见。”

    芙萝拉思忖:“导师的意思是,格蕾娅的创法异象,或许就是那种内心的经历?”

    桑德斯耸耸肩:“谁也说不清楚,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

    就在他们聊着的时候,一直没有动静的格蕾娅,终于出现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