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节 海港的骚动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安格尔在三天后,也就是冻土之月来临时,在全息平板的帮助下,终于将传声术的模型构建成功。

    其他的巫师学徒在构建一个新的戏法模型时,一般都要耗费魔源中3/4的魔力,原因主要是其他学徒的等阶与戏法一般都持平。

    但轮到安格尔构建模型时,最后耗费的魔力连魔源三十分之一都不到,从这也可以看出他的等阶超过戏法水平太多。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来是奇点散射冥想法的缘故,修炼基本没有瓶颈,效率极高;二来则是在那片位面夹道内,修炼速度还莫名加快了好几倍,在位面夹道时他又不能专心去做戏法研究,只能一心修炼。最后的结果,就是如今他等级到了,实力却还没跟上。

    好在,真正拼斗时,他还有其他秘密武器,所以他目前倒是没有太着急。戏法的问题,只能多腾出时间来钻研,毕竟如今他要学习的戏法,多是对知识的理解与融合,不是说学了立刻就会。

    研究完传声术,安格尔接下来着手的就是“愈合术”,这个戏法也属于必学的戏法之一。

    不过安格尔正打算开始研究时,又有人敲起了门。

    刚一打开门,安格尔便看到一张满脸青白的老脸。

    在看到安格尔的时候,他的眼中带着惊惧,畏畏缩缩的道:“假假假面大人我,我”

    哆嗦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假面大人,泰瑞尔这几天经过反省,已经知道错了。请求大人原谅他吧。”说话的是一个满脸褶皱皮的老太太,安格尔记得此人,国宝级医师卡洛琳。

    至于哆嗦打颤的老者,正是先前气焰滔天的泰瑞尔。如今的他,被恐怖幻象折磨了三天,徒留骨瘦形销的皮囊。就连精气神都去了七分,哪还有前日的气焰。

    “该惩罚的我已经惩罚了,以后不要来打扰我。”安格尔不想耗费时间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关门了。

    回到客厅后,安格尔没有继续研究愈合术,而是思索起泰瑞尔造访的事。

    他思忖的不是泰瑞尔本身,而是这些人一个个的来造访,让他不胜其烦。巴尔和魔术师暂且不提,李昂瑞克和泰瑞尔明显是暗地里查过他,才晓得这里的地址。

    调查也就罢了,他本身也没有隐瞒踪迹的意思。但这群人,肆无忌惮的打扰他,这就让他有些不爽了。他这里又不是酒馆,任谁去留。

    想了想,安格尔叫来了杜姗,让她这些日子暂时不要出门,就在家里教学。然后他在房子附近布置了几个幻术节点,构建出一个基础幻境。

    这个幻境对人体本身并没有伤害;但安格尔融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任何踏进幻境的人,都会被魇幻气息勾动内心恐惧的事至于最后会造成什么结果,安格尔懒得去想,打扰他的思绪总要付出代价的,不是吗?

    夜色初上,安格尔循着月光,沿着幽幽水道,来到了海湾区的中心。

    这里有一片宽敞的广场,地砖呈扇形,带着优雅的痕迹。广场中央是一座雕像,雕刻着书籍的沉思老者。雕像周围一圈则是喷水池。

    白日里,这里人满为患,人们逗逗飞鸟与白鸽,听听卖艺人的乐曲,生活好不惬意。

    但此时,夜深人静。广场没有一个人,除了晚风的呼啸声,只有喷水池还在持续不停的发出汨汨水声。

    安格尔压低帽子,缓缓走到广场的尽头,这里有一座就像礼拜教堂的多塔大殿。

    ——这就是在沃特格拉斯的学界里,享誉至高盛名的中心图书馆。

    安格尔走了进去,前厅中有站岗的铠甲守卫,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了安格尔,全都视若无睹。

    穿过一条映照着不规则彩色玻璃窗的幽深长廊,他来到了大厅一层。这里数十个书架整齐的摆放着,每一个书架前面都标记了分类,不过安格尔直接忽略了这些书籍,他并没有在此停留,而是继续往前走。

    根据巴尔提供的情报,在一层大厅的尽头,有一条通往地下室的通道,而安格尔目的地——古籍密库,就在那里。

    一路上他遇到了好几队值夜的守卫,但在“无边静寂”的效果下,没有人阻拦他。

    很顺利的来到了古籍密库。

    密库的钥匙一分为三,被图书馆的馆长,以及两个副馆长分别掌控着,其他人想要进去,必须要得到三个馆长的授意。

    安格尔却懒得管这些,精神力触手伸入孔洞中,繁复的锁芯就这么被他轻轻拨开。

    进入了古籍密库后,安格尔随手在门前布置了个幻境,让人不会发现这里的状况。

    古籍密库不大,约莫十多个书架。虽然充满了陈腐味,但并没有看到灰尘,可见这里有人时常清扫。

    安格尔没有浪费时间,直接一本本的翻阅起来。

    根据那个开诊所的女子所述,她的爷爷是在书中看到的“蛇盘桓于权杖”的图案。所以安格尔并没有细读,而是操控了三只魔力之手,再加上自己的双手,同时翻阅四本书,只要看到有类似图案就停下来。

    他的翻阅速度极快,几秒钟就翻完一本。再加上他同时翻阅四本书,所以效率更高。

    时间就在他翻阅的时候,慢慢流逝

    海湾区在静谧中熟睡时,在沃特格拉斯的陆上区域,还处于华灯未央的阶段。尤其是塔罗海港,整个拂煦王庭最繁华的内陆交易港,更是彻夜不眠。

    卸货的水手,取货的商家,换了一批又一批。停港的船只,也络绎不绝,许多早上就到了海门,排队入港至夜晚的也比比皆是。

    这样热闹的景象,会一直持续到冻土之月的下旬。然后塔罗海港会经历三个月的清闲,一直到繁花之月上旬,海道解封后才会再次迎来八方人潮。

    “到你换班了?今天还有多少船入港?”坞台的负责人远远就看到一个披着黑绒披风,穿着夜勤制服的男子走了过来。

    这个男子是从海门换下来的夜勤人员,所谓海门,其实就是和陆上城门差不多,负责登记外来人员的停留情况,以及发放临时居留证明。不过海门登记的是船只,而且比起城门更忙。在城门都停歇的时候,海门还分为日勤和夜勤进行两班倒,可见他们的忙碌程度。

    夜勤男子摇摇头:“数不清,就目前排队的船来看,就要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