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节 再遇巴鲁巴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strong>“也可以,既然来都来了,我就教你们一个戏法!”安格尔大手一挥,豪气的对着两人道:“说吧,你们想要哪一类别的戏法!”

    “真的?什么类别都可以?”赛鲁姆眼睛一亮。

    “当然,不过仅限于元素侧!”系统解析完的戏法,目前来说都是基础戏法,而基础戏法中绝大部分都是由元素粒子组成。

    娜乌西卡原本在旁看热闹,听到安格尔“吹牛”至此,也忍不住跟着起哄:“你这么有自信,那就拿出一个迷雾术如何?”

    迷雾术,是障目类术法的分支。0级戏法中,娜乌西卡只知道黑暗系有一种迷雾术,名为黑暗迷雾。除此之外,0级戏法的迷雾术便全是特定的神秘属性才能使用,元素侧的0级迷雾术却是没了。

    娜乌西卡说出“迷雾术”,也就是为了打趣安格尔,完全没想过安格尔真能拿出一个迷雾术。

    安格尔没有立刻回应,而是转头对赛鲁姆道:“娜乌西卡说的是迷雾术,你确不确定?如果你们达成统一阵线,我就教你们一个迷雾术!”

    娜乌西卡笑呵呵的看着安格尔“演戏”,暗忖:明知道赛鲁姆是黑暗系,有黑暗迷雾可以学,所以才特意询问他……大抵上只是想下个台罢了。

    娜乌西卡自认为了如指掌,不过她也没有拆穿安格尔的谎言,在她看来,不过是朋友间的玩闹,不至于要搞到人尴尬下不了台。既然安格尔自己找了台阶下,那就顺其自然吧。

    不过让娜乌西卡没想到到的是,她看穿了“安格尔的心思”,却忘了赛鲁姆也有可能出意外。

    譬如

    赛鲁姆其实并没有学过黑暗迷雾。

    赛鲁姆点头如捣蒜:“就依照娜乌西卡小姐的说法吧,我也正好没学过迷雾术。”

    娜乌西卡正在喝水,听到赛鲁姆的话,差点呛住。她回过头看向安格尔,发现他正在沉默思索,心知对方肯定是下不了台了。她暗叹了一声,决定开口和个稀泥,将这件事带过。

    “其实,我对迷雾术也没有什么……”娜乌西卡正在想法给安格尔下台,就在这时,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回头一看,却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外。

    安格尔还没看清楚来人长相,就听到赛鲁姆低声自喃:“咦,他不是说导师回来了,要过去报道么?我还以为他不会来呢。”

    当赛鲁姆将来人迎进来时,安格尔才发现,来人竟然是许久未见的巴鲁巴。

    巴鲁巴换下了一贯野性的打扮,只是穿着朴素的巫师长袍。纵然如此,也遮挡不住那逼人而来的野性气息。

    娜乌西卡对安格尔道:“半个月前,我们不幸遭受了一波深渊啮齿兽的攻击,当时我出现了一个意外,跌入了啮齿兽的洪流里。”娜乌西卡说到“意外”时,眼底闪过一丝阴厉,“……后来,多亏了路过的巴鲁巴相救,我才能顺利逃脱,对了,我的右臂也是在那时搞丢的。自那天起,巴鲁巴便加入了我的小队。”

    “我们今晚的乔迁宴,原本也邀请了巴鲁巴。不过他听说芙萝拉大人回来了,便没有答应。”

    娜乌西卡将巴鲁巴到来的原因,给安格尔解释了一遍。毕竟是不告而来,她担心安格尔会因此对巴鲁巴生出些不虞或者误会。

    不过娜乌西卡却是多虑,当初巴鲁巴为他抵挡过胡克迪克找来的杀手,安格尔便将他放在了心上,哪怕巴鲁巴说是“人情相抵”,他对巴鲁巴的感激也未曾消减。

    巴鲁巴入席后,见到安格尔时他的眼神亮了一亮,紧接着却又黯淡了下去。只是礼节性的打了声招唿,便不再开腔。

    巴鲁巴的表情有点郁闷,他没有说,安格尔却是猜到了一些。估计,芙萝拉又作妖了吧?

    赛鲁姆给巴鲁巴添上了浓汤与前菜,然后才回到座位。

    多加了一个人,原本欢快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好半晌都没有人说话。

    最后是娜乌西卡忍不住了,打破了诡异的静寂对巴鲁巴问说:“你不是说去找芙萝拉大人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巴鲁巴喝汤的动作一滞,低声道:“我去的时候,听人说导师已经离开了。”

    赛鲁姆皱着眉:“又没有见到?你这导师也真是的,什么也没有教你,简直……”

    “赛鲁姆,谨言。”娜乌西卡面色严肃的打断他。

    赛鲁姆叹息一声:“就是有些为巴鲁巴不值,你也知道,在深渊外层时巴鲁巴的战力与天赋,都绝对是一等一的,要不是没有学习太多术法,说不定当时我们就能把那个混蛋留住……”

    娜乌西卡也静默了,半晌后才道:“他跑了也好,我会亲手将他斩下。”

    安格尔听的迷煳,“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混蛋?”

    娜乌西卡却是点燃烟草,横斜着烟斗,轻吐烟雾:“没什么,不过是一个暗中算计的小人,我自己会处理的。”

    娜乌西卡说到这个份上,显然是不想让安格尔继续询问。安格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问那个小人是谁,只是淡淡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一定要告诉我。”

    娜乌西卡颔首道:“放心,我不是逞强的人。”

    娜乌西卡话落,突然巴鲁巴开口道:“也没有,至少导师教了我引导法。”

    众人懵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巴鲁巴是在回应赛鲁姆的话。

    “引导法人人都有,连这个也不教的话,也说不通吧?”赛鲁姆道。

    听到这,安格尔默默的揉了揉太阳穴,说起来芙萝拉还真没有打算传授引导法给巴鲁巴,那本引导法还是他给巴鲁巴的。

    安格尔看了眼巴鲁巴,想起当时桑德斯说的“随便你教不教,反正他的命运早已注定”,便心中一阵黯然。

    也不知道巴鲁巴是不是自带静默气场,在赛鲁姆说话后,场上又沉默了,只能听到咬合咀嚼的声音。

    这一次打破沉默的是安格尔,他笑着对众人道:“接着刚才的话头说吧,既然赛鲁姆也想学习迷雾术,那我就教你们一个迷雾术。”

    赛鲁姆两眼放光:“你不提,我还差点忘了这一茬!”

    娜乌西卡也惊疑的看了眼安格尔,先前巴鲁巴的到来打断了这个话头,她还暗暗松了口气,不用想着找台阶给安格尔下……没想到这家伙自己又踏上了台阶。

    难道,他还真重组出一个迷雾术?如果是真的,那绝对有里程碑的意义啊!

    娜乌西卡惊疑不定的时候,安格尔直接开始解释道:“这个迷雾术,其实不是一个单一的戏法,而是一个复合戏法,需要学会霜降术为前提。”

    霜降术是极其基础的减缓术,是学徒使用最多的负面效果,别说娜乌西卡与赛鲁姆,就连巴鲁巴都在云端图书馆兑换了这道戏法。

    “复合戏法?这好像是……极其高端的技巧啊,我只在书中看到过这个词。”赛鲁姆回忆道。

    “我连听都没有听过,什么叫做复合戏法?”娜乌西卡道。

    安格尔简单的解释道:“就是两种戏法合在一起使用,就叫复合戏法。”

    安格尔其实只是说了复合戏法的外在表现,但其内在所蕴含的东西,却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若是有其他懂行的巫师在此,听到安格尔说出自己创造了一个复合戏法,估计眼珠子都要惊的掉下来。

    要知道,复合戏法可是真知之路的敲门砖!

    “这个复合的迷雾术,需要学会霜降术,以及另外一道我通过除尘术改良的戏法,名为尘埃。”

    听到安格尔在教授一种戏法,巴鲁巴震撼极了,能够传授的戏法要么是在外界得到的,要么是自创的。听安格尔的意思,应该是后者。

    巴鲁巴露出苦笑,同侪都已经开始达到自创术法的地步,他却只学了两三个没什么用的基础戏法。他虽然心痒痒的很想继续听下去,但也知道这不是说给他听的,便准备起身道别。

    “你也一起听吧,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多厉害的戏法,只是遮掩障目罢了。”安格尔愿意在巴鲁巴到来后,继续说起这个话题,自然是有心将这个戏法教给巴鲁巴。

    当初芙萝拉让他随便教给巴鲁巴一些戏法,其实压根就没想过安格尔会去教。因为传授戏法的条件很苛刻,安格尔显然达不到。

    不过芙萝拉没有想到的是,安格尔会通过重组排列,创造出新的戏法。

    听到安格尔的话,巴鲁巴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抵挡住诱惑,低声道了句:“我欠你一份人情。”便重新坐了下来。

    安格尔却是毫不在意,继续道:“我将它命名为:尘霾术……”

    ……

    月上中天,安格尔才道别离开。

    院子里,娜乌西卡、赛鲁姆、巴鲁巴却是拿出纸笔,不停的记录着什么,眼中尽皆迸发出夺目的亮光。

    娜乌西卡看着纸张上她推导出来的结论,眼里带着震惊:“没想到原型真的是除尘术,而且还这么稳固!”

    她以为安格尔豪言“什么类型的戏法都可以”只是一个吹牛,没想到却是真的!先前,安格尔还演示了一番“尘霾术”的效果,虽然无法完全遮挡视线,还是能看到影影绰绰的影子,但这绝对已经够得上“迷雾术”的门槛了。

    娜乌西卡在惊喜的同时,心中也略有失落。

    “与你的差距已经大到这种程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