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节 撒卡的心思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script>

    刚提到撒卡,撒卡就从山洞外走了进来。

    撒卡一扫平日阴郁的表情,面带微笑的走进实验室。

    尼斯挑眉看了眼莫名反常的撒卡,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回事?莫非是发春了?要不,干脆把这个魅妖少女留给撒卡泻泻火。

    在尼斯看向撒卡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桑德斯身后还站了一个少年。

    少年有一张极其讨人喜欢的英俊面孔,金发碧眼更是增添魅力。不过尼斯对这少年更在意的是……他穿着修长贴身的黑色绅士装,衣服的扣子扣的规规矩矩,扣到了胸前第三颗,露出内里的白色丝绸内衬与酒红色格纹领结。

    这样传统贵族绅士的打扮,尼斯在其他任何地方看到,都不会在意。但如果将他和桑德斯摆在一起,那这少年的打扮就有些意思了。

    除了没有礼帽、手杖、白手套以及披风外,少年的打扮几乎和桑德斯同出一辙,只有颜色深浅之分。

    尼斯思维转的飞快,他想起这个少年的身份了。他在接引上届天赋者时,在蛮荒号上见过此人,桑德斯新收下的弟子。

    这是在刻意模仿桑德斯吗?尼斯暗想,崇拜桑德斯的人比比皆是,模仿他打扮的也有,他就听撒卡说过,地下集市里有个叫黑杰克的人,就酷爱模仿桑德斯的衣着打扮。

    尼斯在瞟到安格尔的袖口纽扣时,眼里闪过一道幽光。

    不对,不是模仿。袖口纽扣上的徽章图案,根本就是桑德斯曾经的家族徽章!

    把自己的衣服给了徒弟穿?尼斯得出这个结论后,心中微微了然。看起来,桑德斯似乎很满意这个徒弟嘛……在尼斯的心中,安格尔的分量稍微上升了一点。

    在尼斯心中千回百转的时候,撒卡走到了尼斯身边,对桑德斯再次揖礼敬称,同时微笑着对安格尔点了点头。

    安格尔装作没有看见,走到桑德斯边上,对尼斯.拜伦行了后辈礼。

    说起来,这还是安格尔第二次见到尼斯。当初引领他们进入野蛮洞窟的人,正是眼前的灰发小老头尼斯,只不过当初尼斯以“你们现在没有资格知道我真名”为由,并不曾表明自己的身份。

    尼斯笑呵呵的接受了安格尔的鞠躬,然后拍着撒卡的肩膀,“这是我不成器的徒弟,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撒卡走到安格尔身边,微笑着对安格尔伸出手。

    “我叫撒卡,很高兴认识你。”

    撒卡修长的手递在空中,迟迟不放下。

    安格尔僵冷的扯了扯嘴角,敷衍的碰了碰撒卡的手:“呵呵,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安格尔。”

    安格尔的敷衍完全表露在外,但好在礼未失,撒卡脸上笑意不减,其他人也未在意。

    除了尼斯在心底有些疑惑撒卡的反常外,便没有再引起任何的波澜。

    ……

    “怎么样?我这魅妖少女不错吧?送你了,她的手段保准让你满意。”尼斯指着在一边还春情泛滥,含情脉脉看着桑德斯的*少女道。

    桑德斯冷嗤:“不用。”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正如芙萝拉所说,你果然就是个又臭又硬的冰块。咱们野蛮洞窟好多女巫师对你又爱又怕,你也该改改脾性了。”尼斯嘴里絮絮叨叨的数落,桑德斯也不曾在意,可见他们俩人的私交应该不错。

    “既然你不要。”尼斯将魅妖少女推给撒卡:“这个就便宜你了,反正魅妖的灵魂也是你搞到的。”

    撒卡温柔的揽过魅妖少女,在少女羞答答的眼神中,他微微一笑。

    下一秒,手起刀落。魅妖少女被砍成两半,血肉模糊。撒卡将少女的尸体随手扔进焚化炉,魅妖那女性类人灵魂却收进了一个小瓶子中。

    “我只要魅妖灵魂便可。”

    尼斯对此也没有在意,反正原本少女就已经死了,灌入魅妖灵魂才让那具肉身短暂的复活。

    在场诸人中,唯有安格尔的心中稍稍有点压抑。不过,也仅只有一瞬间的怜悯。

    道德的底线,在安格尔一次次的接触真实的巫师界后,慢慢的往下滑。或许有一天,安格尔自己都可能陷入这潭黑暗泥淖,也未可知。

    “你还没回答呢,你来我这儿做什么?”尼斯向桑德斯问道。

    桑德斯瞟了眼撒卡,一道魔力就笼罩在撒卡身周,撒卡的脸上保持着微笑,似乎并未发觉有魔力环绕。

    安格尔却是发现,撒卡身周似乎有幻象的波动,而撒卡自己却没有察觉。

    “简单的幻境。”桑德斯道:“今天来找你,是为了安格尔。这些事,我不想让其他任何人知晓。”

    尼斯点点头,他看得出来撒卡身周的幻境对他没有伤害,只是隔绝了声音,并且制造出一个让他信以为真的幻境罢了。

    尼斯与桑德斯在另一边交流,桑德斯将安格尔的灵魂情况简单的说了下,着重的将“灰色雾气”摆明。尼斯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时不时还用奇异的眼神看一眼安格尔。

    半晌后,尼斯似乎有了什么方案,拿出几张羊皮纸,手持羽毛笔快速的写着东西。

    尼斯埋案的时间很长,在这期间,桑德斯一直在旁讨论着某些公式的数据,安格尔因为完全听不懂,便将目光放在了撒卡身上。

    准确的说,他将目光放在撒卡身周的幻象上。

    安格尔认得出来,那就是基础幻术。幻象的节点在安格尔眼中清晰可见,安格尔默默解析,得出的结果是,这个幻象其实一点也不难。如果给他充足的时间,他也能布置出来。

    幻象虽然不难,但其中还包含了安格尔不懂的东西。譬如安格尔感觉到某种奇妙的韵律,就像是钟摆在左右移动时,带来的有节奏的声响。

    这个有节奏的韵律,表面上也不难。是“音幻”的基础——宛音幻象。安格尔有心的话,也可以花点时间布置出来。

    但这个……韵律,有什么用?

    他可以使用“宛音幻象”布置出这个韵律,但他完全不知道这个韵律在整个幻象中有什么作用。

    桑德斯给他的那个记载幻术的笔记本,安格尔早就倒背如流,但结合笔记本里的东西,安格尔依旧没有得出答案。

    安格尔想要询问桑德斯,但桑德斯目前正与尼斯激辩某个数据,安格尔也不好打扰。

    又过了一刻钟,桑德斯提取了安格尔的一些体液,然后再回去与尼斯讨论。

    安格尔依旧在观察那道幻象,明明看上去简单至极,却处处都是谜团。

    若非场地不对,安格尔都想对自己摆出这道幻境,看看具体效果是什么。

    在安格尔观察幻象的间隙,他偶然抬起头,发现撒卡在幻境中的表情很奇怪,一直用深情的眼神盯着一个方向。

    似乎在幻境中,有那么一个人,被撒卡一直注视着。

    按照这个幻象节点推论,桑德斯布置的幻象肯定还是他们四人在洞窟中,要不然撒卡为何一直规规矩矩的坐在边上,定然是尼斯在旁他不敢造次。

    如果照着这个推论下去,撒卡的幻境中有“他自己、安格尔、桑德斯、尼斯”四人,而撒卡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某人,绝对不会是尼斯……至于桑德斯,应该也不是。

    安格尔突然觉得背脊有点发凉,刨除这两人外,貌似只剩下他自己了?

    撒卡用深情的眼神看着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撒卡难道猜出了他的身份?

    安格尔深切记得,当初他用“牛奶男爵”和撒卡比赛,当最后胜局以定,撒卡发现希尔薇雅的灵魂术法对他无效时,撒卡原本疯狂的面容突然变得绅士温柔起来。

    不停的对“牛奶男爵”说什么“瑰宝星”。

    那时,撒卡的眼神就是如此,又深情又温柔……看的安格尔浑身鸡皮疙瘩。

    安格尔很清楚,撒卡并非是看上了“牛奶男爵”,他当时可是穿着巫师袍,外貌都没露出来,怎么可能被别人看上。

    撒卡看上的……应该是他的灵魂。

    自己的灵魂被人觊觎,简直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正因此安格尔当晚甚至特意到天空塔外埋伏撒卡,想要杀了这个变态。不过,最终没有堵到撒卡,反而堵到了克洛伊兄弟。

    安格尔看着幻象中撒卡那眼神,心中已然确定。

    撒卡应该真的发现了他的身份。

    那可不好办了……

    被这变态盯上,大晚上也睡的不安宁啊!

    安格尔甚至有种冲动,趁着撒卡目前被幻象所困,直接杀了他了事。

    然而,尼斯就在旁边,这条路绝然不通。

    还有一点让安格尔有些担忧,杀死撒卡就真的“完结”了吗?要知道,撒卡可是灵魂系的。

    灵魂系的名言:死亡不是结束,只是开始。

    杀了撒卡,说不定还更麻烦。既然杀人不见得能解决问题,那么对付撒卡的计划只能暂时搁浅。

    不过,撒卡在安格尔的仇恨序列中,还不是头名。胡克迪克才是他必杀之人。

    同时,胡克迪克也是灵魂系的,只是目前看来,胡克迪克进入野蛮洞窟只有半年多,按照同侪进度,他的灵魂系应该还没有入门,顶多还在学习普通的基础术法,杀死他肉身应该就能毙掉他。

    不过也不能说绝对,胡克迪克如今去神秘的“魂土”洗礼,说不定会得到什么底牌。

    为了以防万一,安格尔还是决定等天空塔比赛结束后,去云端图书馆找找看灵魂术法,在行思考对策。

    ……

    撒卡之事暂且放在一边,安格尔又沉浸在“幻象”的研究中。

    又过了约莫两个时辰,尼斯突然站起来,“好了,按照安格尔的身体数据,完美的分离灵魂体的实验报告已经做出来了!现在就差实际操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