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节 不存在的画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从桑德斯的房间离开后,安格尔便一路向下走去,在路过一个岔道时,安格尔顿足片刻。左边是前往蛮荒号甲板的阶梯,右边则是一路向下进入内舱的通道。

    半晌后,安格尔来到了甲板上。此时,甲板上并没有人,安格尔伸了个懒腰走到护栏边。

    冰凉的夜风吹来,将他衣袍吹起,仿佛漏风的气球。

    睡了一天一夜,安格尔的精神很饱满,惟独思想有些懒倦,所以才来到甲板吹吹凉风,放松紧绷的情绪。

    在魇界的那几天,看似顺利轻松,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情绪有多紧绷。在地下迷宫的时候,别看他飞的很快,其实每每经过一个拐角,他的心就会多沉甸一分,生怕下一个转角处就会碰到取他性命的魔物。这种自己给自己的心理压力,在魇界时他用强大的心理素质压了下去,好不容易回到现实,强压下去的压力在放松时像弹簧一样反弹。

    这种心理压力的反弹,让他哪怕精神不错,但行事却懒洋洋起来。这种状态下,无论做任何事,都无法做到最好。所以,安格尔哪怕想立刻回房修炼引导法,以便更早进入超凡的世界,但此时也被他克制住了。

    漫天星斗之下,一座飞艇在云间穿梭。

    安格尔在飞艇的甲板背靠护栏,闭着眼享受这一刻冷风中的宁静。

    突然,安格尔感觉有人在背后轻轻的推了下他,他猛地一愣,背后可是万丈高空,怎会有人?

    安格尔迅速起身,转过头一看。

    当看到一双*的玉足时,他愣了片刻。来人竟然是芙萝拉,而且刚才不是人在推他背,而是被芙萝拉给踩了一脚。

    芙萝拉悬浮在半空中,一脸笑嘻嘻的看着他。

    “这么小就开始学深沉,也不知在想什么。”芙萝拉眯着眼:“安格尔,你该不会是思春了吧,我记得你和那个娜乌西卡走的很近,你们俩……嘻嘻。”

    安格尔的思维正处于倦怠,所以芙萝拉出现,安格尔也懒得起身用敬语,只是随意的打了招呼。但当芙萝拉对他揶揄起来时,安格尔才懒洋洋的回了句:“前路都还是一片茫然,谁还有心思想这些。芙萝拉小姐,你也别打趣我了。”

    安格尔本身就情窦未开,对感情之事完全不上心,甚至有点排斥。

    “好吧。”芙萝拉也没继续调戏安格尔,“我只是来给你送点东西。”

    安格尔瞥了芙萝拉一眼,只见她凭空掏出一个白色的圆形物什,丢给安格尔。

    “导师将你从魇界带回来的魔杖与匕首拿走了,那些东西对他有纪念意义。为了弥补你,所以才让我过来的。”

    借着温柔的月色,安格尔看清那圆形物什是凹凸状的薄片,就像是一颗放大的纽扣。仔细摩挲其的材料,硬度十足,但摸起来感觉很温润,不像是金属,也不是瓷器,倒像是骨质。

    “纽扣”的正面写有野蛮洞窟的字样,除此之外还有个火焰的纹记。安格尔知道这火焰是野蛮洞窟的徽记。

    “这是一张不记名的骨卡,里面有一万点贡献,等你有了个人铭牌后,可以将里面的贡献转到自己名下。贡献点是野蛮洞窟的通用货币,无论是购买材料、学习课程、以及兑换物品,都需要用到贡献点。这一万点贡献,就是导师对你的补偿了。”

    说完后,芙萝拉也没有久待,便对着安格尔挥挥手,飘忽着离开。

    骨卡?果然是骨质的。

    安格尔并没有拒绝这片骨卡,他在桑德斯的藏书室待了许久,自然很清楚贡献点的作用。一万贡献点并不算太多,换算成魔晶也不过一百魔晶左右。

    一百魔晶,对于巫师学徒来说是一笔天价财富,但对于正式巫师而言,也不过是毛毛雨。

    “没想到还没有进入野蛮洞窟,就得到这么一大笔魔晶。”将骨卡收好后,安格尔笑着自喃,加上格蕾娅送的那小袋魔晶,安格尔的身家足有130个魔晶了。这笔钱在绝大多数巫师学徒中,也算是小有身家的了。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有金钱的刺激,安格尔的倦怠少了许多。略微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安格尔从一边地上拿起两幅画,离开了甲板。

    回到房间后,安格尔将画丢到一边,然后关紧房门,躺倒在床上。

    他现在首要事情,肯定是验证全息平板的摄录成果。为了以防万一,安格尔还拿起绒被捂住头,在被子里蜷缩着掏出怀表。

    全息平板的系统界面,并没有出现魇界里打不开的情况,运行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打开了摄录界面。

    安格尔翻阅起录像与照片保存的文件夹,当看到满满当当的图片与视频时,安格尔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魇界之行的摄录并没有出错。只是安格尔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灵魂体能将全息平板带进去?按照桑德斯的说法,他以灵魂进入魇界,别看在魇界他穿着一身衣服,其实那些都是虚假的,衣服等外物永远都不会破碎,就像是他被青年桑德斯踢了一脚时,也没有吐出鲜血一样,那不过是灵魂臆想罢了。

    可为何全息平板没有遵守桑德斯说的规律呢?难道全息平板是以实体跟着他一起进入魇界的?

    安格尔目前想不出答案,只能等下一次有机会进入魇界时,再去求证。

    反正现在知道摄录的东西没有丢,那就万事大吉,要不然肯定心疼死了。

    既然摄录没丢,安格尔也不急着去查看里面的内容,而是打开录像视频,想要看一看那副《牧人挤奶图》是不是他的错觉。

    当初他第一次踏入监狱长的长廊时,并没有看到过《牧人挤奶图》。但第二次去时,这幅图诡异的出现在了他眼前,他竟然毫无印象。

    安格尔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记忆出错,还是其他原因。所以,安格尔第一时间查询起来。

    录像持续的时间很长,安格尔直接拖动视频的行动条,到最后进入监狱长房间的位置。

    视频画面里——

    安格尔在金碧辉煌的长廊里,一边前进一边观看着两边的油画。

    镜头有些抖动,但定格时还是能看清两边的油画。

    一步一步,安格尔一路没有停顿。其中他还看到了《星空下的旅人》。

    到了!当一副黑色的油画出现在他面前时,安格尔猛然按下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