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节 奇点散射冥想法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奇点,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万千位面,重叠世界,都是由奇点开始,奇点有无限大的密度,无限扭曲的时空,无序到趋近于无的能反,它代表了宇宙的一切,以它为始构建的精神模型,先天就拥有不可思议的效果……”

    安格尔读了前两页,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本《奇点散射冥想法》给出的理论倒是很厉害,让人不明觉厉。但正因为它看起来厉害无比,给人前途无量的假大空愿景,才让他十分怀疑真的能做到作者所说的那种境界吗?

    “用辞遣句就像在吹牛。”安格尔低声自喃,摇了摇头继续往下看。

    安格尔又翻了几页,后面的内容倒是正常了许多,开始讲述如何让心思澄净,如何抑制思维波动,在大脑中构建稳定的精神力模型。

    关于澄净心思、抑制杂念、构建模型,这三大步是进入巫师学徒的关键步骤。在这本书册里,倒是记载了一种颇为独特的方法,比起安格尔在桑德斯藏书室里看到的那些引导法来说,高端了不少。

    安格尔继续翻页,书中开始介绍构建的精神模型的图样。看着第一步勾勒原点,安格尔的眼睛又是一亮,这种构建方法竟然用的是三十六位空间坐标系定位法!

    众所周知,在脑海里构建一个精神模型,是非常容易出现位置偏差的。譬如第一个起始点,如果它的原本位置与你自己构建的位置向左移了0.0001厘米,都可能让你后续出现很多错误,最终导致契合度下降也是有很大可能性的。

    而所谓三十六位空间坐标系定位法,是一种将思维分区,分为36个大区,每一个区域构建一个空间坐标系,然后以坐标的方式,来进行点对点、线对线、面对面的表示。

    这样,就可以规避如今主流的精神模型意识流构建方法的弊病。

    但这种方法也同样有很大的限制,它并非适用于所有人。

    首先,想要运用这种方法,需要精通大数据计算、数字归纳与整理、坐标系算学,这个对于思维发达的正式巫师来说并不难,但对于一个凡人而言,却是十分考验,只有天才中的天才,才能通过这第一关卡。因为它不是简单的算数,而是以小数点后十位开始的精确数据统筹。只有超一流的敏捷思维,方能承受。

    而且,这种数据思维的能力,还必须自己去归纳,旁人是无法帮助你的。因为每个人的数据都不一样,你想要精确自己的数据,只能自己去整理。哪怕是正式巫师都无法帮助你,只能在旁干瞪眼。

    这第一点,数据思维的能力就已经剔除99%的天赋者了。但并非说,剩下1%就能使用三十六位空间坐标系定位法,它还需要达到更高的要求——

    第二,便是对空间的敏感程度要极高,这是需要天分的。

    精神模型要构建在什么地方?是真正的空间吗?并不是。

    它构建的位置在思维空间中,这是一个不属于现实的空间,更像是在另一个维度去构建一道模型。所以,必须要有非常高的空间敏感度,才能达到这个要求,毕竟思维并不能具象化,只能依靠天分。

    只有同时拥有数据思维的能力与空间认知的天分,才能将三十六位空间坐标系定位法运用出来。

    正是因为适用群体太少,所以这种方法很早之前就被淘汰,如今早已失传。

    安格尔倒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发现了这种定位法。

    这种定位法对于安格尔来说,却是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且不说他自己对数据的分析能力极高,他还有全息平板帮忙,就算空间认知天分不高,也能通过全息平板内置程序进行空间建模来辅助完成!

    安格尔确信,有全息平板帮忙,这份引导法他有80%以上的把握修炼成功!

    安格尔拿着这本散发墨香气味的笔记本继续往下翻,后面的内容多是精神力模型的坐标象限点的数据,安格尔目前还没有开始修行,倒是不用太去在意。

    就在安格尔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字迹戛然而止。

    这本引导法竟然只写了一半,后面的页数全是空白!而且安格尔发现,在最新的两页里,作者的字迹十分潦草,似乎在赶时间一样。

    就算是如此匆忙的记载,但最后这本引导法也只写了一半。

    安格尔有些遗憾的放下这本还没写完的引导法,虽然作者没有将后续写上去,但就已经记载的内容来看,这本引导法的价值也珍贵无比。

    凭借作者的只言片语,安格尔稍微计算了下,就这只画了一半的精神力模型,其达到的契合度保底值就超过30%!

    要知道,桑德斯曾经说过,野蛮洞窟保底值最高的引导法《蒙托斯八面引导法》,保底值也才13%!

    可以说,这本只记载了一半的《奇点散射冥想法》是安格尔目前所知的,保底值最高的引导法!

    只是可惜,只记载了一小半。如果这是全本,说不定保底值能达到60%以上。

    ……

    踏、踏、踏——

    就在安格尔略微惋惜的时候,突然,他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颇有规律的脚步声。

    脚步声踢踏作响,带着固有而熟悉的频率。

    安格尔突然一愣,这脚步声的频率,好像是……桑德斯的脚步声?

    安格尔在藏书室读书的那几天,经常听到桑德斯的脚步声,所以十分的熟识,那种不紧不慢、不急不缓却让人产生压迫感的脚步声,正是桑德斯所独有的!

    难道桑德斯来了?

    是真的桑德斯?还是另一个年轻桑德斯?安格尔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他强烈希望是真的桑德斯,否则他连怎么离开魇界都不知道。

    安格尔也想过外面的不是桑德斯,而是一种幻听,或者说是某种魔物。这种可能性看似不小,但安格尔的直觉告诉他,外面那人正是他等待许久的桑德斯!

    想到这,安格尔心情也开始忐忑起来。

    一方面期待是桑德斯,一方面也有些害怕是幻听。

    在等待的过程中,安格尔将全息平板的摄录功能关闭,他自从经历了那座“诡异的墙”后,就一直打开摄录功能。关掉摄录后,安格尔想了想,又把全息平板从手腕上取下来,重新放进怀表里面。

    如果外面的那人是桑德斯,以正式巫师的记忆力,很有可能发现他手腕上突然出现的水晶薄片,所以安格尔为了以防暴露出全息平板,才决定先一步的将它收起来。